返回 第23章 我们,只能睡一张床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23章 我们,只能睡一张床

她和陆薄言,到目前为止连夫妻之实都没有,甚至已经商量好两年后离婚了。

怎么要孩子?

而且,这个话题……根本就是在挑战她脸皮的厚度啊!

苏简安的脸红得像罂粟花,手脚都不知道该放哪里了,不敢看唐玉兰,更不敢看陆薄言。

陆薄言饶有兴趣的欣赏着苏简安的脸色——结婚前夜不是要他脱了给她看?现在脸红什么?

不过他无法否认的是,她脸红起来更像羞涩的少女了,桃花眸闪烁着犹如一只受惊的小鹿,让人觉得……不欺负她简直对不起她那张脸。

他亲昵地把苏简安搂过来:“这个问题,我们谈过了是不是?”

苏简安愕然,怎么都想不起来她和陆薄言谈过孩子的问题,但是陆薄言的表情不容置疑,她只能怯怯的缩在陆薄言怀里:“有,有吗?”

“这么快就忘了?”陆薄言微微扬起唇角,眸里的宠溺几乎要溢出来,“你当时还说,你很喜欢小孩。”

苏简安才没有说过这种话,她可以确定陆薄言在瞎掰了。但是当着唐慧兰的面她不能拆穿,只能笑:“呵呵……”

如果接下来陆薄言说他们准备要孩子了的话,她已经有对策了——两眼一闭,假死。

“但是你还年轻,我们不着急。”陆薄言突然说,“妈,我和简安准备过两年再谈孩子的事。”

苏简安眨巴眨巴眼睛——她还以为陆薄言要坑死她呢,这是……放过她了?

她松了口气,对着陆薄言微微一笑——坑她的账,今天晚上再算!

唐慧兰看小夫妻亲昵默契的样子,以为他们相处和谐心有灵犀,欣慰地笑了笑:“简安,你别紧张,我不是催你们的意思,你们有计划就好,尽管按照自己的计划来!我呢,只要你们过得开心就好了。”

苏简安如蒙大赦,点头如捣蒜。

下午,陆薄言临时有事走了,苏简安在家陪着唐慧兰。

婆媳俩无事可做,又都是对逛街没多大兴趣的人,干脆打开电视边看肥皂剧。

苏简安平时对肥皂剧敬谢不敏,但是今天边看边和唐玉兰讨论剧情和角色,意外的发现肥皂剧没有她以为的那么无聊。

夕阳西下的时候陆薄言回来,就看见苏简安和母亲挨在一起坐着,他已经很久没在母亲的脸上看过那么幸福的笑容了。

苏简安靠在母亲身上,一副乖巧的样子,和平时张牙舞爪伶牙俐齿的小怪兽判若两人。

陆薄言换了鞋子,就听见俩人认真地讨论哪个男演员比较帅,双方各持己见,慢慢的苏简安有些说不过唐玉兰了。

苏简安急中生智,果断又肯定地说:“管他们哪个比较帅呢,反正都没有我们家薄言哥哥帅!”

唐玉兰深有同感地点点头,突然看见门口那边的人影,开心地笑了:“薄言,你回来了,我和简安正说到你呢。”

陆薄言回来了!!!

苏简安如遭雷击,猛地转过头,果然——陆薄言,正站在不远处似笑非笑的看着她……

为什么一遇上陆薄言她的人品就崩盘?上次在酒吧胡言乱语被他听见,这次在家又被他听见,能给她留条活路吗?

苏简安欲哭无泪的遁了:“我去倒水。”

陆薄言知道她脸皮薄,好心的没再为难她,施施然走到客厅坐下,顺便给唐玉兰的茶杯添了茶。

唐玉兰呷了口茶,舒舒服服地沙发上一靠:“我们家简安其实很可爱。她平时的成熟老练大胆,不过是一种伪装而已。”

陆薄言只是一笑——苏简安是“纸怪兽”,他比任何人都清楚。

“房间我已经叫人给你们准备好了,你难得不忙,今天晚上早点休息。”唐玉兰起身,“我去厨房看看晚饭准备得怎么样了。”

今天晚上?

陆薄言的唇角缓缓勾起——他倒要看看,苏简安会是什么反应?

晚餐较之中午要清淡许多,苏简安吃到7分饱就放下了筷子,正好接到洛小夕的来电,她走到花园去接。

“妈了个爸,那群人太凶猛了!”洛小夕一惊一乍的说,“才不到两天时间啊,你就被人肉出姓苏在警察局当法医了啊!照这样的势头下去,明天你的资料估计就全都曝光了!韩若曦的脑残粉该来找你了!还有啊,这事已经闹上微博了!”

“闹上微博了?”苏简安蹙了蹙眉,“我给我哥打个电话。”

苏简安挂了电话,还没来得及拨出苏亦承的号码,身后就传来陆薄言的声音:“不用找你哥了。”

她疑惑地看着陆薄言:“你知道我说的是什么事?别告诉我你也逛那个八卦论坛啊……”

陆薄言才没有那么闲。“沈越川已经在处理那个帖子了,你不用担心你的资料会曝光。”

苏简安还是比较相信陆薄言的办事能力的,感激地笑了笑:“谢谢。”

“我们是合法夫妻,于情于责任我都应该保护你。”陆薄言走过来,目光深深的看着苏简安的眼睛,“还有,以后有事,你应该第一个想到我,而不是你哥。”

他的眸子深邃而锐利,带着一种不可思议的魔力,似乎只要和他多对视几秒就会不自觉的沉|沦……

苏简安咽了口口水:“我知道了。不过以后,应该不会有什么事了,我尽量不麻烦你。”顿了顿,她又说,“这件事你不要告诉妈,我不想让她担心。”

不让唐玉兰担心这件事上两个人很有默契,回屋后皆是一副若无其事的表情,唐玉兰自然没怀疑什么。

九点钟一到,习惯早睡的唐慧兰就回房间了,苏简安也想睡个早觉,问陆薄言:“我睡哪间房?”

陆薄言带着苏简安上了二楼,推开主卧的房门:“这里。”

宽大的房间,暖黄的灯光,很有复古的味道,不是苏简安的风格但是她不排斥偶尔体验一下,唐慧兰还细心的帮她准备了睡衣和洗浴用品。

泡个澡,就可以睡个美美的觉啦~

突然,苏简安发现有什么不对——陆薄言为什么还在房间里,而且……

“陆、陆薄言……”她抱着睡衣,声音有些颤抖,“你脱衣服干嘛?”

“洗澡。”陆薄言理所当然。

“嗡”的一声,苏简安的脑袋里仿佛有什么炸开了,她瞪大眼睛:“你也在这间房睡?!”

“在这里还分开睡的话——”陆薄言勾了勾唇角,“陆太太,我们就露馅了。”

苏简安一愣,顿时泪流满面。

“我暗示过你拒绝。”陆薄言一副他没有责任的样子。

“暗示我看不懂啊!”苏简安幽怨的看着陆薄言,“你为什么不直说啊!”

“怪我。”陆薄言揉了揉快要抓狂的小怪兽的头发,“我高估了你的智商,下次不会了。”

说完他风轻云淡的拿着浴袍进了浴室,苏简安抱着睡衣坐在床边,默默流泪……

十几分钟后,陆薄言从浴室出来了,苏简安下意识的看向他,鼻血差点流了。

陆薄言的浴袍系得有些松,露着性|感的锁骨和结实的胸膛,引人遐想。还滴着水珠的短发被他擦得有些凌乱,却不像一般男人那样显得邋遢,反而为他的英俊添上了一抹撩|拨人心跳的狂野不羁。再加上那张俊美如雕塑的脸,苏简安不得不承认,这个男人是天生的妖孽。

而她,和这个男人在深更半夜独处一室。

苏简安突然感觉自己需要更多的空气,呼吸心跳都失去了固有的频率,故意别开目光不看陆薄言,拿着睡衣溜进了浴室。

宽敞的浴室里还氤氲着陆薄言淋浴过后的水蒸气,想起他刚才光着身子在这里,她就……哎,她在想什么!!!

这个澡,苏简安洗得简直脸红心跳。

磨磨蹭蹭了将近一个小时苏简安才洗好,取过睡衣准备穿上,她却差点晕过去——唐玉兰给她准备的睡衣也太……性|感了,又薄又短不说,还是深v领的!

可是总比不穿好,她只能哭着套上,拉开浴室的门一条缝,就看见陆薄言气定神闲的坐在沙发上看书。

她却无法淡定:“陆薄言,你能不能把我的外套拿给我?”

陆薄言看了眼躲在浴室门后的女人,大概猜到什么了,眸子闪过一抹不自然的神色,若无其事的把外套送过去苏简安。

苏简安的外套是中长款风衣,穿上她有安全感多了,从浴室里晃出来,打开柜子上下翻找。

她纤细修长的腿大大方方地露着,灯光下她的肌肤如羊脂玉一般光洁温润,陆薄言一阵口干,不自然的别开目光,问她:“你找什么?”

“被子跟枕头。”苏简安说,“今天晚上我们得有一个人打地铺。”否则这个早觉没法睡了!

“不用找了,被子只有一床。”

苏简安头皮一麻,转过身来:“什么意思?”

陆薄言好整以暇地勾了勾唇角:“我们只能——睡一张床的意思。”

苏简安腿一软:“不好吧?”

“这是唯一的选择。”陆薄言躺到床上,“当然,你也可以选择整夜不睡。”

看着陆薄言闭上眼睛,苏简安顿时感觉孤立无援。

整夜不睡是不可能的事情,可是和陆薄言同床……真的不会发生什么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古代言情] 沉年花惜落 半枝红杏
[总裁豪门] 豪门恶魔总裁 萧染
[官场] 草根天路 渔阳员外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
[都市异能] 地狱诡探 道门老九
[乡村] 风流村官 拿根鸡毛当令箭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玄幻奇幻] 苍穹天引 平凡魔术师
[总裁豪门] 我的神秘老公 秦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