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一章寻回神器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二十一章寻回神器

就在这时,赵小凡背后一凉,一丝冷意直冲心头,下意识往后退去,急忙转过身来,散开神识环顾四周,并没察觉到异常。

顿时放心了下来,一阵微微轻轻拂过,原本寂静的空间,很快冷清了下来,让他感到十分惬意,抬头仰望着苍穹,赵小凡慢慢闭眼,深深吸了口气,感受着灵气滋润,浑身十分舒畅。

沉寂了几分钟,赵小凡缓缓睁眼,冷酷俊美的脸上,浮现出一抹笑意,十分地耐人寻味,“还是这里好啊,不仅灵气充溢,环境也十分幽美,比外界任何地方,都要好上几百倍啊,空气也十分清纯,不错,很不错啊。”

话音刚落,赵小凡面色狰狞,不由得笑了起来,满意地点了点头,以后能在这个地方,好好地静心修行,比起在外界苦修,至少提高几倍之多,长久以往下去,必定攻有所成啊,想想未来宏图大业,赵小凡一阵激动,当真是双喜临门。

想着之前的遭遇,赵小凡就愤愤不平,随即仰天大吼一声,发泄着心中的苦闷,这一异常的举动,让一旁等候的青青,吓得跳了起来,目光撇向一旁,落在赵小凡身上,不满地撇了撇嘴,小脚随之移动起来,两人慢慢拉开了距离。

忽然,不远处的空中,一道黑影从中闪过,以迅雷不及之势,化作一道白光,飞快地消失在空中,察觉到外界异常,赵小凡睁开双眸,催动体内的元力,急忙将神识散开,四处查探了一下,他想亲眼瞧一瞧,究竟是什么东西,竟然有如此之速。

由于过度劳累,赵小凡四处走动,身上旧伤很快复发,未能痊愈的伤口,被硬生生给撑裂,无比钻心的疼痛,在心头涌了上来,让赵小凡痛苦难耐,很快打消了这个念头,随即双腿盘坐,开始运功调气。

“呵呵,这位年轻人,你的临危不乱,让老夫非常吃惊,天生傲骨天成,举手投足之间,透露着王者之气,给人一种心灵上折服,能够做到这一点,无一不是天地间,数一数二的强者,你能将神格融合,已经在不经意间,达到了天人合一之境,此乃逆天之举,你不仅没受到天谴,还活得生龙活虎,让老夫十分困惑,不知道你方不方便,给老夫透露一二,你是如何做到的?”

正在挣扎赵小凡,脑海中灵光一闪,一个苍老的声音,在耳边响了起来,声音清脆响亮,透露着一丝雄壮,倘若在寻常人身上,肯定七窍震碎,全身爆裂而亡。

强忍着疼痛,赵小凡整理下思绪,急忙站了起来,当即双手作揖,恭敬道:“前辈言重了,晚辈不过一介匹夫,没有多大的能耐,能够入您老法眼,我感到万分荣幸,咱们先抛开这个话题,我现在就想知道下,这个是什么地方?我怎么会出现在这?还望前辈不吝赐教,如实告之晚辈。”

赵小凡面露谦和,显得十分地恭敬,孤身一人到了这里,在这一陌生环境中,人生又地不熟,出于安全的考虑,只能卑躬屈膝,人既然在屋檐下,就不得不低头,凡事要多动动脑子,万不可意气用事,懂得处世之道,才能屹立于人世,免受天灾人祸。

赵小凡心里明白,面对人界众强者,绝不能霸王硬上,解决地最好办法,就是能投其所好,随着对方的性子走,在讨好对方的同时,做好自己分内之事,万不可急切浮躁,惹来杀身之祸。

“年轻人,老夫闲来无事,随便问一问而已,你不要心生害怕,也不要有心理负担,你身处的地方,乃是我挥动神力,幻化而成一道结界,这里的一切事物,不管其有多么强大,都在我的掌控之中,只要我没下令,这里暗藏的危机,威胁不到你安全,还请你放下戒心,相信老朽所言。”

说话间,一道白光闪过,一位身着绿衣,衣冠楚楚的老者,出现在空地之上,脸上带着几分微笑,满含深情望着前方,眼神中充满了期待。

“结界?不会这么巧吧?难道面前这位老者,是...仙人啊?”赵小凡小声嘀咕,浑身随之颤抖,眼神中充满震撼,心里边震惊不已,盯着前方看了会,赵小凡急忙上前,弯腰鞠躬行了一礼。

“请前辈恕罪,晚辈见识学浅,不知您大驾光临,还请前辈多加海涵,原谅晚辈的不是,有所冒犯之处,还请你大人大量,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绝对不会再有下次,如若再犯的话,我就天打五雷轰,从此不得好死。”

“呵呵,小友不必紧张,老夫已经说过了,我对你并无恶意,想必以你的见识,能够猜出我的身份吧?若真是这样的话,这就足以能够证明,我的判断力没有错,你不仅聪明伶俐,领悟也是超凡,那位将死仙者,能够无所顾忌,把神格融合于你,这是前世之中,你苦修得来的造化,让老夫好生仰慕。”

“前辈过奖了,我只不过是运气,比别人好点罢了,谈不上什么前途,只是对于前辈之言,晚辈有些不明白,你口中所指那个仙人,他是何方神圣啊?现在身在何处?我怎么没见过他,我只是一介凡人,空有一身鸿图大业,除了这一腔热血之外,跟一般人比起来,并没有突出之处,还望前辈指教一二,为晚辈指点迷津。”赵小凡双手作揖,恭敬鞠了一礼,显得非常虔诚。

“关于这个仙人,咱们都心知肚明,我就不便多说了,老夫刚才所说之言,可谓是句句属实,我头脑清醒的很,不会认错人的,至于说指点迷津,老夫倒不敢当,我之所以来这,并轻易将你找到,是因为在你身上,有股我熟悉灵兽气息,是它一路指引着我,老夫才能找到这里。”

老者的一番解释,让赵小凡茅塞顿开,当即拍下了脑袋,之前光顾着逃命了,居然把这个茬忘了,急忙将手伸进衣袖,在背包中一阵捣腾,在老者目光注视下,双手捧着一枚灵蛋,凑到老者跟前,脸上带着笑容。

“前辈,既然你看上这枚兽蛋,晚辈也不能抢人之好,做出苟且之事出来,这枚兽蛋与前辈有缘,晚辈将其完璧归赵,还望前辈收下。”

老者微微一笑,满意地点了点头,挥手捋了捋胡须,说道:“小友,你为人十分正直,让老夫我心生倾佩,咱们只是一面之缘,你用不着如此拘谨,茫茫宇宙能够相遇,也是上天注定缘分,天地万物皆有因果,从你捡到兽蛋那刻起,你们两相互之间,已经建立主仆之情,永远不会再分开了。”

听着老者解释,赵小凡即喜又悲,他实在搞不清楚,老天这是怎么了?天底下好事坏事,都让他给遇上了,赵小凡心中猜测,这冥冥之中天开眼,让他获得如此机缘,在这疯狂的背后,肯定隐藏着一些,不为人知的秘密。

“好吧,既然您这么说了,晚辈不吝赐教,定当恭敬从命,闲话说了这么多,晚辈在这言归正传,前辈把我带到此地,肯定是有什么急事,想要晚辈出手相助,你老尽管开口就是了,晚辈一定竭尽全力,完成你对我的嘱托。”

“小友,难得你小小年纪,如此深明大义,老夫这次叫你来,确实有一件急事,需要你出手相助,老夫不会让你白做,待你日后修为提升,实力达到一定高度,老夫会亲自出手,帮助你突破瓶颈,未来百年之后,你定可大道有成,成就无上神通,屹立于三界之巅。”

说完,老者轻轻一挥,未等赵小凡反应,双手打出一结,催动丹田真元之力,径直掐出一抹神识,随着一道白光闪过,老者幻化出一道虚影,出现在后者脑海中,依旧是傲骨天成,仙风飘然于其中。

赵小凡摇了摇头,目光直视着前方,在其双眸注释之下,老者双手轻轻一挥,一道泛光的画卷,悬浮于半空之中,显得十分惟妙惟肖,在画面的正中央之地,一处空旷之地,悬浮着几把古剑,散出咄咄逼人之气,让人心生敬畏,从其质地外形来看,绝非是人界之物啊。

盯着前方的画卷,赵小凡两眼发直,看得有些出奇,熟读古典诗经的她,对于画面中悬立古剑,自然是知晓一二,这几把上古神器,早在诸神之战中,就已消失灭迹,在赵小凡意识中,原以为是个传说,没想到却亲眼看到,真是长见识了啊,亮瞎了他的双眼。

“这位前辈,您老有什么嘱托,尽管讲出来便是,晚辈竖起耳朵聆听,愿听候你的差遣,只要在我能力之内,哪怕是粉身碎骨,我也会不遗余力,帮你完成此心愿,晚辈说到做到,定当不辜负你的期望。”赵小凡坚定道,双眸闪烁着光芒,显得胸有成竹。

“小友,以你的博学多识,想必在这画面之中,悬浮的几把神器,你在别处有所耳闻吧?”

得到对方的肯定,老者继续说道:“这六把上古神器,乃是秉承天道所化,有毁天灭地之神力,就在千年之前,人界发生诸神之战,导致它们消失灭迹,也就从那一刻起,神界就此衰落了下来,没了昔日的宁静,魔族疯狂攻击下,一时间血雨腥风,到处都是狼烟四起,人类纷纷闭门不出,惶惶不可终日,老夫我是想让你,寻回这几把神器,还天下一个太平,重掌三界秩序。”

老者淡淡道,缓缓负手而立,抬头仰望苍穹,双眸爆射出精光,目光中略显失落。

“老前辈,神界乃强者盘踞之地,像我这小小凡人,怎么可能会做到?更何况这六大神器,身在何处也没谱,茫茫天地上哪去找?犹如大海捞针啊,对于你这个请求,晚辈能力有限,恐怕无法如愿了。”

赵小凡回敬道,言语间略显尴尬,缓缓低下脑袋,掩饰住心里的震惊,尼玛,敢跟神界作对,这是要作死的节奏,他又不是个傻子,没嫌自己命活长了,没有足够的实力之前,还是得夹着尾巴,老老实实做人啊。

对于赵小凡所言,老者并没出言反驳,目光眺望着前方,双手轻轻合十,催动体内真元之力,随手掐出一抹神识,打入赵小凡脑海中。

随着一道白光泛起,一股古老气息袭来,一幕幕远古之景,出现在虚空之中,如此凄凉残暴之景,勾起了赵小凡尘封记忆,浑身不由为之一颤。

画面中所显现,是沉淀千年之景,千年之前的神界,在天道运势眷恋下,到处显得生机勃勃,充满了生机与活力。

随着外族的入侵,一切都在眨眼之间,莫名的发生了变化,到处是尸横遍野,人们叫苦连连,非常惨绝人寰,人外有人山外有山,即使寻常眼中,数一数二的强者,在这广阔人界之中,也是形同蝼蚁,在绝对强势面前,只有折服的份儿。

眼前浮现之景,让赵小凡彻底惊呆,为了追求永恒天道,人类不惜自相残杀,下手祸害无辜,他们的所作所为,使得天道为之愤怒,无边无际的欲望,是浩渺人世间,最为邪恶的力量,可以破坏一切。

在人界之中,凡是世间之物,都是天道衍生而出,也因天道的强势,从而毁于一旦,这就是生存法则,除了神明之外,没有人可以逃避。

此刻,在画面刺激之下,赵小凡恍惚的意识,很快变得清醒过来,在他的内心深处,隐藏着某个东西,被硬生生唤醒了起来,随着其愈演愈烈,赵小凡不经意间,感到莫名的心痛,原先骚动的情绪,也在强势压制下,慢慢平复了下来。

“多谢前辈指点,若没有你的提点,我恐怕到了身死,也永远不会知道,浩渺的人世之中,竟然会如此邪恶,刷新了我的底线,你老尽管放心吧,我赵小凡向天发誓,绝不辜负你老的嘱托,誓死将神器寻回,还三界一个太平。”

“嗯很好,既然你这么说了,我也会履行诺言,待你功成大道之时,我会现身帮助你一把,望你不要让我久等了,现在时间不早了,老夫还有要事在身,就先行走一步,咱们有缘再见。”

话音刚落,老者身形一闪,化作一道白光,消失在了原地...

随着老者离去,身后站立的赵小凡,浑身打了个冷颤,猛然惊醒了过来,左右环视了一下,让他略微感到意外,一阵微风轻轻吹过,熟悉的环境气息,让赵小凡的心神,感到无比得舒畅,心里边十分温馨,感到久违的渴望。

那一夜恍如一梦,赵小凡记忆犹新,深深印在脑海中,打上了一个印记,不管他身到何处,将会终生伴随,永远挥之不去...

如今已是时过境迁,让赵小凡一阵感叹,无良的上天啊,好像在捉弄于他,一会让他坠入地狱中,一会又伸出了援手,宛若冰火两重天,让人欲罢不能。

此时,赵小凡似乎感觉到,在他的内心深处,有一股异样的暖意,飞快地涌了上来,仿佛如隔三秋一般,让他这个小屁孩子,瞬间变得成熟了不少,当初那个废物,早已不复存在。

....

从昏迷中清醒过来,赵小凡睁开双眼,挣扎地站了起来,左右环视了一下,离他不远的地方,一位壮实的陌生男子,摆正衣襟站在那里,好奇地打量着他,突如其来的变故,让赵小凡心里一惊,顿时警惕了起来,挣脱了开青青双手,恶狠狠盯着前方,随时准备发动攻击。

“喂,你是什么人?怎么会出现在这?你最好如实说来,否则,别怪我不客气。”

对面的男子,脸上微微一笑,径直凑了上来,说道:“这位小兄弟,你昏迷了这么久,对于外界发生之事,你肯定无从知晓,在你昏迷之前,那个追你们的老头,还有他的一干手下,都在我的震慑之下,纷纷落荒而逃了,你们已经安全了,不用再担惊受怕。”

听着对方的言辞,再看看对方的衣着,赵小凡打了机灵,感觉到似曾相识,可碍于彼此颜面,又不敢轻言判断,只好默默呆在原地,周围一切都寂静了下来,三个大好的活人,就这样僵持在了一起。

从开始到了现在,男子始终背对着两人,略显冷酷的脸上,一抹鲜亮的疤痕,赫然矗立于其中非,显得尤为扎眼,突显出他的苍老,跟真实年龄十分不符。

天道无情人有情,万千大道是沧桑,岁月是把无形之剑,它无处不在,不断变幻着招式,摧残每个人的心灵,即使修为至高的强者,也会在它的折磨下,成为一介行尸走肉,为世人所不耻。

在人界之中,成为一具行尸,待体内真元耗尽,散尽自身之精华,等待若干年之后,便会化为世间尘埃,一个平凡的修士,想要改变眼前这一切,唯有修为超脱凡俗,突破天道的束缚,才能跳出五行外,屹立于三界之巅。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合租的秘密 时间凝固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都市情感] 浴火少年 纯银耳坠
[玄幻奇幻] 烈焰灼天 爱吃白菜
[总裁豪门] 初婚不归夜 伊画
[悬疑灵异] 山村异事
[古代言情] 唐门奇葩录 小鱼大心
[总裁豪门] 萌妻强索爱 桃灼灼
[乡村] 我的美女老板 冷海隐士
[都市情感] 独步之巅 山间老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