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七章围于阵心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二十七章围于阵心

之前的兴奋劲,慢慢消散了,赵小凡张望着,看看芋沫沫那边,轻飘飞舞半空,石雕之间游刃有余,低头看看他自己,人比人气死人,想要好好活着,还是现实一点。

回归到现实,赵小凡一挠头,他这一大活人,绝不能等死,双手轻轻一合,口中默念灵诀,神识探入腹中,丹田中的神格,悬浮于空中,在它的神体上,不时闪着蓝光,神格秉承天道,蕴含天地奥义,在劲敌对战中,所发挥的作用,自然非同小可。

“神格涌动,神将八方,擎天一柱,任随我行,天之罚,地之意,给我现...”

赵小凡爆喝一声,黯淡无光的神格,顿时闪闪发亮,射出耀眼光芒,意念的控制下,干涸丹田之中,一丝丝真元力,凭空滋生出来,逐渐融合起来,蕴养五脏六腑。

一溜烟的功夫,赵小凡体内的真元,已经聚到临界点,随时都会爆发,看准时机之后,赵小凡一个转身,腾飞悬于半空,口中默念灵诀,化作一道白光,飞快袭向前方。

双脚踏在石柱上,围绕着它中心,以极快地速度,空中旋转一周,飞快冲了过去,一双犀利的眼睛,不时看向一旁,神识散布开来,一有蛛丝马迹,立刻就会知晓。

这边,此时,芋沫沫并未全身心,前去寻找阵法核心,一双浓眉大眼,不时瞥向一旁,赵小凡一举一动,全在她的掌控中。

虽然有些好奇,芋沫沫强忍着,努力掩饰自己,手脚并用起来,装作漠不关心,她很想看一下,赵小凡有多大本领,能凭一己之力,破解道家阵法。

目光飞快转动,眼前之物尽收眼底,东面有墙体遮挡,石柱大概十余根,目前已有七个,被赵小凡查过,都没有发现阵心。

心里有些失落,赵小凡没气馁,作为一个男儿,想要干成大事,必须经历磨难,受得了打击,深深吸了口气,赵小凡心一横,硬生鼓起勇气,默默祈求上天,希望有奇迹发生。

皇天不负有心人,赵小凡的努力没白费,终于在第九个石柱中心,一块凹陷的弯槽,看到一丝曙光,金光璀璨着,十分地耀眼。

“终于找到了,不枉我一番苦心。”

一个翻身过去,赵小凡趴在石柱上,两脚紧紧缠绕,闭口屏住呼吸,慢慢靠上去,急忙伸出右手,向阵心中间摸去。

道家之法,以天为道,以地为根基,阵法之处,蕴含强劲天元力,寻常人一靠近,就会触发封印,在周围形成一道结界,把来犯之敌,囚死于结界,手段极其恶毒。

现在时间紧迫,赵小凡不管了,有神格的保护,他还怕个鸟啊,该出手就出手,绝对不会姑息。

“芋师姐,阵心我找到了,你赶快过来吧,我一个应付不了,得你出手帮忙。”

芋沫沫闻声,没有一丝犹豫,身形快速一闪,来到赵小凡身旁,待身体站稳后,抬头望上看去。

此刻,赵小凡的右手,已经触到泛光之地,随着碰触一刹那,一道金光溢出,整个柱体四周,瞬间被一道结界笼罩。

赵小凡的身体,被金光包裹住,慢慢被吞噬,很快就要消失,不知哪来的勇气,芋沫沫脚一蹬,翻身跃上半空,跟随前者一道,被结界所围困,陷入深渊之中,难以自拔脱身。

赵小凡正在犯愁,远处飘来的身影,让他诧异不已,这小妮子闹哪样,连性命都不顾了。

“芋师姐,你进来做什么?我可还等着,你来救我呢,这下倒好了,谁也出不去了,坐着等死吧。”

“哼,你还教训起我了,要不是看你可怜,我至于会沦落到,现在这个地步么?只能怪你无能”

芋沫沫小脸通红,她是出于好心,却变成驴肝肺,狗咬吕洞宾,不识好人心啊,她还就不管了。

赵小凡怔了怔,好像所有的错,都出在他身上,和别人没半点关系,想想一肚子气,比窦娥还要冤。

“芋师姐,现在说啥都晚了,还是赶快想想,怎么能把这结界,给强行破开吧,老是这样下去,迟早玩完。”

“废话连篇,我要知道怎么破解,还用得着你说?省点力气吧,动动你的脑筋,想想怎么破解。”

芋沫沫咒骂道,她恨铁不成刚,面前这个男人,连心爱的女人,都保护不了,活着有什么用?不如一头撞死,省得招人心烦,还落不下好。

赵小凡默不作声,他实在想不出,会落到这步田地,真是上天无门,下地狱没辙啊,身陷进退两难,不如回家卖红薯。

芋沫沫凝气固神,平复了一下心境,越是这个时候,越要心平气和,不能被外界干扰,在这关键时刻,万不可掉了链子,把自己的小命,白白给搭上了。

“赵小凡,你好好想想,古书中描述,道家之法所化的结界,该如何化解?我要听实话。”

赵小凡一阵酸楚,照对方的说法,他以前所说的话,都他娘是骗人的,没天理,没天理啊。

心里虽然郁闷,但赵小凡觉得,嘴上的功夫,可不能闲下来,如若不然的话,真是没得救了。

“芋师姐,根据我的记忆,道家之法,乃是五行之中,比较难掌握的功法,它虽秉承天道而生,但是充其量,就是个附属品,没什么可担心,只要修为够强,足以能够破解。”

“说的是不错,凭我的实力,想要把它击破,应该算不上什么难事,我就是有些担心,会发生什么意外。”

芋沫沫委婉道,她从小喜欢文艺的青年,赵小凡满腹经纶,让她春心萌动,信念开始动摇,至于到了哪个地步,可就不得而知。

“梦想很美好,现实却很沧桑,不是我要反驳你,凭借我的直觉,你根本就破不了,面前这道结界,还是让我出手,结束这一切吧。”

赵小凡挽起衣袖,弯腰躬着身,准备大干一场,这往大了说,不能再女孩面前,丢了他的颜面。

芋沫沫很不爽,竟有人怀疑她的实力,这是赤果果的鄙夷,顿时有点坐不住,这事必须解决。

“赵小凡,你竟敢小看姑奶奶的实力,好啊,今天我就让你看看,什么才是真正的强者。”

说完,芋沫沫双手一挥,一把泛光长剑,出现在手中,一手提着剑,另一只手放在胸前,口中默念灵诀,体内真元之力暴动,顺着刀柄输入剑体。“木之所向,为吾独尊,天地万物,势如破竹,给我往死里轰...”

轰隆隆.....

满含恨意攻击,化为数道利剑,朝着四个方向,全力攻了过去,四周徘徊灵气,纷纷后退避让。

赵小凡不以为然,在他的眼中,芋沫沫是个花瓶,只会袖里耍刀,中看不中用,某处功夫了得。

利剑袭了过来,硬生生轰在结界上,没有预想的天崩地裂,结界之上的元波,只是浮动了下,很快恢复平静,依然挺直竖立,独领一只风骚。

芋沫沫彻底惊呆,眼前这一击,可是耗费了她,全身的真元力,配合上品仙器的剑灵,人剑合一,发出最强大的攻击,居然这样轻易散去,饶是一个正常人,都会心生惶恐。

“这...不可能,我打出这一击,可是蕴含神道,放眼天龙大陆,都没有几个人,能接住我这一掌,赵小凡你告诉我,这不是真得,不是真得啊...”

芋沫沫泣声哽咽,曾经引以为傲的修为,竟然这般不堪一击,面前巨大反差,让她心灰意冷,神情异常消沉,瞬间跌到谷底,双眼黯淡无光,显得十分凄凉。

赵小凡心软了,他最清楚芋沫沫的习性,不但争强好胜,而且追求完美,这本是件好事。

毕竟人外有人,山外有山,人在江湖行,总有失足的一天,一旦陷入泥潭,后果不堪设想。

慢慢凑了上来,来带沫沫身旁,赵小凡脸色凝重,他能明白对方,此时此刻心情,他所能够做得,只有关怀呵护。

“芋师姐,你别伤心了,这不是你的错,是对方太强大,即使人界的强者,也未必能破解,剩下的事宜,就交给我吧。”

听到这些话,芋沫沫泣不成声,心里更加难过,眼眶泛着泪花,此刻很想找人,倾言诉一诉苦,排解心中压抑。

突然,不知是何原因,芋沫沫侧身一闪,扑入赵小凡怀抱,双手紧紧抱住,仿佛生怕对方,会弃她而离去。

赵小凡强忍着,他完全被眼前,发生的这一幕,彻底地惊呆了,这要放在以前,根本难以想象。

“芋师姐,你别难过了,为了这点小事,不值得,实在气不过,你就打我两下,这样会好过些。”

“我谁也不怨,是我自己太弱小,总是自以为是,可以战胜一切,不想却被其害,我就是个傻子,竟连这点常识,都悟不出来。”

芋沫沫狂吼道,不停挥着双手,捶打赵小凡前胸,好借这个机会,得到一点安慰。

赵小凡忍着疼痛,目光盯着前方,双眸爆射精光,双拳握在一起,俊俏的脸庞上,露出一丝阴狠。

“都是这个孽障,我要让它消失,给芋师姐报仇,血债就要血偿,以慰在天之灵。”

安抚好长时间,芋沫沫的心情,才有所好转,神智恢复正常,这时她意识到,行为有些失态,急忙挣脱约束,脱离赵小凡怀抱,脸上泛起晕红,在她两个眼角,余泪在不停地打转,显得十分悲凉,跟周围的景色,相融在了一起。

“真...真是不好意思,我刚有些激动,一时没控制住,有不周的地方,请你多多包涵,不要到处宣扬。”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婚恋生活] 今世忘却前尘缘 步从容
[乡村] 我的合租大小姐 寒夜雨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搬尸工 陈十三
[都市情感] 我的高冷大小姐 大大洋洋
[悬疑灵异] 网红鬼主播 吞鬼的女孩
[都市情感] 神武太卫 小司马
[悬疑灵异] 异事鬼篇 一叶知秋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悬疑灵异] 九煞禁墓 道门老九