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9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9章

龙天羽丝毫未将这个流寇歹徒放在眼里,斜眼瞧向对手,虎背熊腰、豹头猿臂、宽鼻阔嘴,比自己矮上半头,相貌平平,但眉宇甚浓,双目精光闪烁,看上去倒也有一股狠劲。

雍齿?这名字听来很是耳熟,难道是曾与刘邦、樊哙一同以以屠狗维持生计的雍齿?

后来随同刘邦沛县起义,南征北战,但一代将相,怎会在光天化日之下,做出令人发指的勾当,不过想想刘邦当初也是个地痞子,他的朋友如此也就不足为奇了。

正当遐想之际,雍齿大喝一声,步若猛虎,挺剑疾刺过来,势如奔雷。

龙天羽眼明手快,瞧见对方疾刺而来,看清力道与方位,嘴角露出揶揄之色,对方的剑术看似威猛,实则虚张声势,空有一身蛮力而已,并无精妙剑法寓内。

龙天羽并未抽剑,待对方剑尖涌来之时,身子倏地倾斜,避过剑锋,等他余力已衰,一剑刺空之时,伸手在扣住对方握剑的手腕,同时施展截拳手法,弯起右膝连续两下,撞在雍齿的小腹,接着左勾拳,贯满劲力,狠狠地击在他的脸颊。

战事一合之间便已结束,这一拳臂力惊人,配合截拳道中侧身凝聚全身力量,瞬间爆发的原理,一拳将他连人带剑迫出四、五步远。

雍齿只觉头晕目眩,何曾见过如此敏捷狠辣的打法,一时拳脚生风,膝肘并用,倒在地上不敢恋战,喝道:“浑小子,雍爷我定会记下这个梁子,日后决计不会放过你!”言罢踉跄逃去,不敢再战。

龙天羽浅笑道:“不要等太久喔!”

他回身瞧去,那位女子长发凌乱,衣不遮体,娇躯倦缩在一起,双臂怀抱,不知受惊过度还是怕羞,担心起来会露出重要的部位。

仔细端详,女子应该在十七八间,容色清丽娇美,柳眉顾盼生姿,肩若削成,肌如白雪,发育丰腴的胸儿脯半露于前,仿佛玉碗筘成一般,紧靠在一起的双腿白皙浑圆、修长优美,此刻依然团坐在地,娇喘微微,双眸红肿,泪珠刷刷地滑过脸颊,当真吾见犹怜。

龙天羽除下自己的外衫,披在她的身上,待佳人惊魂未定时,顺势将她拦腰抱起,怜惜道:“姑娘家在何处?我护送你回去!”

女子闻声方回过神来,想到适才一幕虎口脱险,不由埋头在他怀内放声哭了起来。

龙天羽手足无措,只好温言安慰一番,过了良久,见她哭泣声渐止,爱抚粉背相询道:“不知小姐芳名?家住何处,我可以护送一程!”

那女子泪珠莹然,愕然抬首,仰望抱着自己的男子,英姿潇洒,正气凛然,不由看得呆了,暗忖此地荒郊野外怎会有如此洒脱的人物,一时心跳加快,玉颊泛起几分红晕。

她低声道:“我叫萧湘儿,家住前方不远的沛县,只是近几年,常住姨母家,今日回来探望双亲,孰知…孰知经此遭遇歹人,幸亏公子相救,不然…人家就惨了。”

龙天羽听到此地乃沛县,心忖:“难道是刘邦的卧龙之地?看来自己昨夜多绕出了几十里路,无意中到此,不过既来之则安之,不若先睹刘邦为快,瞧瞧他到底是何人物?”

当下好奇道:“小姐不必多礼,路见不平拔刀相助,乃习武之人份内应当,噢…是了,适才那歹人有没有…那个…什么你?”

萧湘面红耳赤,偷瞄了他一眼,羞涩地垂下螓首,以蚊子般的声音娇咛道:“幸好公子来的及时,那坏蛋只是撕破人家衣裙,并没…没有怎样人家!”

龙天羽微微点头,这样还好,如果真的发生什么,对于一个少女来说,很可能会留下一些阴影,任何时代,女性都是弱者,名节和清白,有时候被看重,超过生命本身。

萧湘见他怔怔出神,问道:“湘儿还不知公子的大名?你…你真的愿意一路护送人家回去么?”

龙天羽微微笑道:“大丈夫言而有信,怎会欺骗弱女子?何况本人正要前往沛县,这护花使者的职位,我龙天羽是当定了。”

萧湘口中念着‘护花使者’一词,甚感新鲜,仔细咀嚼方明其意,不由红晕蔓延至耳朵和玉颈处,此时远处那个小丫鬟也止住哭声,抹泪来到小姐身旁,心有余悸,一阵后怕。

龙天羽爱怜地将佳人放下,然后背过身躯,说道:“小姐先将衣衫换了,我去将你府上那名车夫埋了,然后咱们便立即上路。”

萧湘被他抱在怀内,首次如此温柔亲近地感受到男子气息,只觉浑身发烫起来;此时被他放下,见他又丝毫不贪婪美色,虽然钦拜男子英雄了得,但不免有几分失落,希望对方能多抱自己一刻。

龙天羽走过去,将送她回府却中剑毙命的车夫埋好,随后打一口哨,追月良驹闻声长嘶疾奔过来。

萧湘换上一袭粉红色的绣装,体态轻盈,柳腰纤细,长发梳洗,云髻峨峨,婀娜走到龙天羽身前道:“龙大哥,你瞧人家这样穿戴可以了么?”

龙天羽凝神细看,见她眉如翠羽,眼横秋水,容色清丽,娴雅慧淑,倒是美人胚子。不禁赞了一句:“很美!”说完把她拦腰抱起,放于追月马背,然后又将小丫鬟也抱了上去。

龙天羽牵马步行,徒步走了两个时辰后,终于来到了刘邦的老家沛县,经过护城高墙,步入一条宽阔的街道,两旁一幢幢石房、泥屋、木楼不规则地排作两行,街道上摆满了各种农作物、精工品以及牲口,买卖的人们停停行行,挤满了泥街近八成的面积。

正当龙天羽转头与佳人调笑之际,蓦然间从前面丈许远处的酒栈,闪出十多个魁梧汉子,提剑立在街道中间,拦住去路。

其中一位正是包扎后的雍齿,指着龙天羽,向身旁一位看似这群人的首脑人物道:“三哥,就是这厮打伤兄弟的,今日无论如何也要出了这口鸟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总裁豪门] 余生痴爱难逃 天街小雨
[都市情感] 顶级强者 一杯八宝茶
[都市情感] 铁拳争锋 梁七少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古代言情] 天才毒医妃 芥沫
[都市情感] 护花武帝 龙天涯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