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0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0章

李月瑶筝曲抚罢,宾客听得如痴如醉,心悦诚服地哄然称赞,即使连名姬柳诗诗,音律无所不通,亦对才女的筝艺佩服之至,同样的曲子在她的手指下奏出,竟然犹如仙曲一般。

龙天羽对现代乐器和流行的RAP也很在行,但古代乐坊却从未涉及,此时觉得超越自己那个年代的钢琴、小提琴等名曲,仿佛与淳于婉儿的瑶琴难分轩轾,正要找来美妙的词语称赞,忽然听到右旁丈许的席位上,有人脱口说道:“此曲只应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闻,小姐的筝曲有如天籁之音,实在令项籍佩服!”

众人听到这两句诗词比任何赞美的话都恰到好处,不禁相顾望去,李月瑶眸子一闪,嫣然一笑道:“籍公子出口成文,令月瑶佩服才是,不知龙公子对人家的曲律有何看法呢?”她转而问向正发呆的龙天羽,希望他能说出更迷人的话语。

李园也是一凛,心想:“果然虎父无犬子,连说话的语气和措词也如此惟妙惟肖,新颖独到!”暗叹一声,又想到了往事故友。

在场最吃惊的莫过于龙天羽,他自幼习武,对国学文化也感兴趣,适才突然听到项羽的诗句,骇然吃惊,心想:“哦靠,这厮怎么会朗诵唐诗?倘若自己所记不错,这两句应该是出自诗圣杜甫的《赠花卿》,但杜甫是唐朝中期的诗人,比楚汉时期要晚上一千多年,项羽怎么能知道?难道这两句是他先作出,但没有被记载下来,直到后人重新又作出不成?”

此刻被李月瑶蓦地一问,忙压下奇妙的思绪,面对才女以及众人的目光,灵机一动,也想起一首唐诗来,随口念道:“锦瑟无端五十弦,一弦一柱思华年,庄生晓梦迷蝴蝶,望帝春心托杜鹃;沧海月明珠有泪,蓝田日暖玉生烟,此情可待成追忆,只是当时已惘然。听到小姐仙曲,实令天羽感触横生。”

众人愕然惊诧,咀嚼诗词之意,均感新鲜独特,不同诗经与楚辞的韵味,即便连张良、李园等也不禁惊讶他的才学,更别说柳诗诗、张倩、郭钰莹三女,爱煞了君郎的魅力。

李月瑶神采飞扬,眉梢眼角尽是欢喜之意,显然对他的表现大是满意,接着问道:“龙公子所言甚妙,月瑶听闻古时候,伏曦做琴瑟,长三尺三寸六分,好像一年三百六十日,上圆下方,犹如以法规治理天下,筝琴本为陶冶情操之物,何与治理国家相匹对呢,月瑶很请教公子!”说着秀眸闪烁,妩媚一笑。

众人这才知道,才女有意在考教龙天羽的才学,都放下水酒卮杯,看他如何对答。

春秋战国起宴饮成风,而宴会上交谈的话题也是必不可少的,难得与名动天下的才女同席,她的每一句话无不引起众人的注目。

龙天羽感受着众人灼热的目光,同时清楚才女正在当面考教于他,一则为他树立威信形象,使他更加深入民心;二来看他有否真才实料,心中暗想:幸亏自己没事还翻过一些古代史书,不然此时非出丑不可。”

当下向佳人潇洒一笑,借题发挥道:“琴筝虽是乐器,但弹奏起来与治理国家一样,必须专心致志,五十根弦好似君臣之道,大弦看似春风浩荡,犹如君也,中弦看如山涧溪水,像似臣也;其余小弦相辅相成乃是子民,这如同国家政令一般,齐弦配合协调,才能弹奏出美妙乐曲,而君臣各尽职责,百姓拥戴,方可国富民强,政通人和,四海生平,故此弹曲与治国的道理相近也。”

在场宾客纷纷称赞,举杯共饮,张良、李园、郭敬等各自点头,深觉此比喻大有道理。

李月瑶彗质兰心,闻言点头沉思,欢喜道:“龙公子言语不凡,他日定是人中龙凤!”送上一个妩媚笑容后,转向他身旁席位的张良问道:“张先生运筹帷幄,立志灭秦,博浪沙一役天下皆知,虽误中副车,但此雄心壮志举世无二,这几年间先生一己之力,奔走天下,希望六国遗团结合力抗秦,让月瑶钦佩不已。”

张良叹道:“灭秦之举来日方长,刺杀始皇只能治表,欲绝其根唯有动其根基,然则各处起义乃乌合之众,相互攻击难成大器,只有找出能人贤者,凌驾义军之首,方可成事。”

众人寻思此言,一时静若无声,李园忽地问道:“请问先生,何为能人贤者呢?”

张良环顾一周,继续道:“能者乃具奇能异力,可灭秦之人;贤者此乃明君,仁德贤才可使天下得治,百姓安居;正如兵法所云,仁者之师方可百战百胜!”

项羽哼了一声道:“先生的话虽大有道理,却如缥缈的云烟一般,非实战也,两军相斗勇者胜,我项羽一人可杀他几百人,如此之威势怎能不让敌人降服呢?有我带兵,战必胜、攻必克,什么仁者之师,只有任人宰割的份,嬴政统一六国,又何时讲究过礼仪仁义,大兵挥近尽所折服!”

此语一出众人不禁一呆,心中一想也不为道理,同时亦被项羽的气势所折服,在场的目光聚到张良身上,看他如何反驳?

张良显然乃雄辩大家,微微一笑,道:“六国离乱为暴秦所统治,天下百姓受了几十年的战祸之苦,灭秦虽需能者,但绝非治理天下的贤者,推翻暴秦以后德治天下,使百姓安享太平盛世,才是主流。”

李月瑶称赞道:“张先生的话发人醒思,真是精彩绝伦。”众人亦随声附和。

项羽心想自己从小学习剑术骑射,兵书战略,对什么“仁政”从来不屑一顾,尽管其母当年以才学名动天下,但自己却学来甚少,在政论上如何也辨不过,张良这位儒生夫子,蓦地想到龙天羽也是武将出身,不若拉他下水,转向龙天羽问道:“不知龙兄除领军打仗外,对这些缥缈的治国之道,有何见解?”

龙天羽愕然一呆,登时会意,心中暗笑:“项羽你也忒小瞧了人,老子可是两千多年后的才俊,问我政治学,随便找个后人的理论,你们也不曾听闻过?”

李月瑶俏目亮了起来,含情脉脉地瞧着龙天羽,笑靥如花道:“公子旦说无妨,月瑶很想再聆听公子的高论!”

龙天羽感受着才女灼热的目光,故意装出难为的神情,转身望向柳诗诗与张倩、郭钰莹她们的席位,三女眸光闪亮,一眨不眨地盯着他期盼着可以一盼意中人的风采。

项羽看到他为难的表情,以为他当真如此,心下则想:“还不是同老子一样,带兵打仗就是战争,称霸天下就是王道,讲什么‘仁政’劳什子治国之道,不切实际也!”

宾客目光都集中在他身上,静聆他的回答,瞧他是否能说出一番道理来。

龙天羽左手习惯性旋动右手无名指上的钻戒,以其潇洒的招牌动作,道:“天下大事,分久必合,合久必分,战争不过是政治的延续和工具,不能长期混战下去了无终结,要知道没有永远的敌人,只有立场的差异;治理天下在得民心,灭六国者,六国也,非秦也;族秦者,秦也,非天下也!”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总裁豪门] 余生痴爱难逃 天街小雨
[都市情感] 顶级强者 一杯八宝茶
[都市情感] 铁拳争锋 梁七少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古代言情] 天才毒医妃 芥沫
[都市情感] 护花武帝 龙天涯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