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8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8章

风云变幻,时局动荡。

自沛县起义后,六国遗民争相涌动,伺机举兵抗秦,逐渐形成星星之过燎源之势,赵高横权当道,蒙蔽二世,见大秦根基危危可汲,派少府章邯为将领,受命率骊山刑徒及奴隶七十万之众反扑义军。

章邯迎战周章、破邓说、败伍徐屡战屡胜,使秦廷得以苟延残喘,二世胡亥又增派长史司马欣、董翳协助章邯进攻义军,章邯解除了起义军对荥阳的包围后,倾全力猛扑陈县,迫陈胜遁走至城父。

章邯惨忍地下令大肆屠杀陈县全城无辜百姓,顿时尸横遍野,血流成河。

当屠城令下达之时,秦兵“家至户到,僻巷,无不穷搜,乱草丛棘,必用长枪乱搅。”“市民之中者,投井者,投河者,血面者,断肢者,被砍未死手足犹动者,狼籍。”

若见年轻美色女子,遂“日东昼街坊当众奸淫。”有不从者,“用长钉钉其两手于板,仍逼淫之。”情景残忍,令人发指。

章邯率军一路南下,攻破城父后慑于龙天羽威名,没有直接进犯,而是驻军等候后方粮草,养精蓄锐,派出王离、涉间围剿齐王田儋,魏王魏咎,黄河以南、长江以北的义军唯剩下彭城一支。

此时大秦雄师的锋头直指彭城龙天羽。

龙天羽指挥若定,从容微笑,在将士的簇拥下来到新府邸。

当他攻占彭城后,吕公与萧何便参议为龙天羽修造一处将军别院,供以静修安寝,自立称王,府宅自当独建,不宜与街客商贩居在一起,为了便于保护和驻军,便在西北郊处建造一座大宅院,有三千精锐护主,以防应付随时变动。

龙天羽离开彭城时,宅院尚在修建中,历时三个余月,基本竣工完毕,遥望一座占地百母的豪宅堡垒,傍山而建,成东西走向,有内外主次之分,巧夺天工,气势雄魄,内院清雅,防守严密,一条自然护城河引过高墙之下,固若金汤。

龙天羽精于玄术,将宅院按五行八卦方位、九宫洛河之数施建,相辅相成,配以现代一些军事建筑风格,使府邸在雄伟中透着三分神秘,似足了古今结合的军事基地。

萧何、张良、吕臣、夏侯婴、樊哙、周勃、灌婴、吕泽、张云、纪信、陈婴等二十几位将领聚于正堂,向风尘仆仆的龙天羽汇报敌情。

龙天羽听过章邯屠城的恶行,拍按而起,怒道:“凡兵不攻无过之城,不杀无罪之人,章邯,我龙天羽一定替天行道,铲除你这人渣!”

萧何道:“秦兵奸淫掳掠,滥杀百姓,实在可恨之极,章邯目前驻扎在彭城的正南面商丘,修筑甬道输送粮食,西北定陶、曹县、泗水有王离、涉间的驻军,西南阜阳、淮南一带则是苏角、李由的驻军,形成三面围剿之势,而司马欣、董翳为左右先锋,不断进攻砀山、萧县、濉溪,这三座小城乃彭城屏蔽,倘若失守,秦军便可长驱直入,兵临城下,形势不容乐乎。”

龙天羽摊开了山河地图,沉思冥想,问道:“城中百姓有何举动?”

萧何回道:“彭城百姓比先前多出一倍之多,皆由四地迁移过来,商贩贵族,客卿剑士,混居在城内,今日所见万巷沸腾之象,便是百姓拥戴,情绪高昂的表现,还有一些是从陈县、城父、临济逃来的难民,数量颇多。”

龙天羽又道:“城中物价如何?可有囤积奇货的商贩?”

萧何低思了一下,叹道:“经天羽这么一提,我倒觉得的确有些物价在上涨,只是上下浮动还不大,倒是丝绸布帛、防身剑器都在高售。”

众人一时不明白他为何不问军事战况,反到关心起百姓生活的琐事来,秦军六十万人马形成围困之势,各将领都在等候他的命令,准备反击破敌,却见他不徐不急的,都心乱如焚。

龙天羽另有一番感慨,兵以民为先,百姓一乱,这座城就如同死城一般,失陷是迟早的事,说道:“萧军师,劳你连夜起草一份文件,限定城中物价,不许商贩故意囤积,谋取暴利;同时挨家查清户口,把三个月内来到彭城的无论什么人,都要编制登记户薄,我要个详细数据;三是不得军中士兵扰民、私自动百姓的东西,违令者军法处置。”

萧何点头道:“会后夫子便去起草,明日全城查办。”

龙天羽又向曹参问道:“目前军中数目如何?可直接出战的精兵又有多少?”

曹参回道:“义军共有步兵十万,骑兵两万,战车两千辆,黑甲精兵八千人,其中步兵又分五万重甲兵,三万轻装兵,两万弩箭手,分散在沛县、砀山、萧县、濉溪、宿州、灵璧各有一万五千人,其余则固守在彭城,今日主公带来两万多苍头军,一千五百名郭府家将,使彭城守军力量有所提升,但与章邯的六十万大军相比,数量上太过悬殊。”

龙天羽道:“各城守将又是何人?”

曹参回道:“沛县灌婴,砀山纪信、周苛,萧县袁英,濉溪周勃,宿州吕泽,灵璧吕臣,彭城由属下跟萧公驻守,就眼下看来,秦军尚未发动大规模的进攻,只是着重三面的部署和后勤防务,近些日来,在西北、西南、正中偏北南四面相继扑来,投入兵力数量大幅度增多,估计章邯大军粮草甬道已经修的差不多了。”

龙天羽对目前形势多少有个大致了解,至于如何破敌,还要随机应变,加强自己实力的同时,还要针对敌人每个弱点或大意处下手,出奇制胜,至于弱点出现在何时何处,就要伺机而动了。

众人目光瞧向主帅,盼他想出万全之策,攻破秦军,樊哙急性子,实在憋不住了,问道:“主公,你倒是下个命令啊,俺老樊第一个打头阵,把章邯那厮脑袋瓜子揪下来,给你当球踢,成不成?”

萧何道:“樊将军不要冲动,章邯兵多将广,万不可直撄其锋!”

龙天羽转向张良道:“张先生,你有何高见?”

此刻乃是政权会议,不容岳丈亲戚地叫个不停,反没有了严明身份,不易使人慑服。

张良叹道:“如今实力悬殊,宜守不宜攻,一动不如一静。”

龙天羽微笑道:“我也正是此意,最危险的对手不是敌人,而是自己,如果敌人尚未进犯,咱们自己先乱了阵脚,心浮气躁,定会中了敌人的计。”

樊哙摸不着头脑,甚么[危险对手不是敌人却是自己],不解道:“那咱们现在该咋办?等着章邯来攻打么?”

龙天羽心想古今战争,无非靠三样:谋略、气势、勇猛;倘若运用得当,就可掌握取胜的关键,而作战要直接考虑的因素:粮草、赏罚、军威、武器,四项基础充足完善,才能保证其他智谋得以实施。

他忽然一想:“古代战争,我何必拘于兵法常规,则可大胆的改编活用,因势制宜,向现代化军队兵种改良,最好研究出炸药或大炮出来,把章邯大军统统轰成炮灰。”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总裁豪门] 余生痴爱难逃 天街小雨
[都市情感] 顶级强者 一杯八宝茶
[都市情感] 铁拳争锋 梁七少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古代言情] 天才毒医妃 芥沫
[都市情感] 护花武帝 龙天涯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