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2章 小雨(下)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2章 小雨(下)
“你有没有觉得,这样对人家小姑娘很不公平?我说,小梓是阿黛最宠的弟子,你可别太委屈人家了。”
阵法推演不比平常,须得安静宁神,这间行帐,无形中便成了金光独居的所在。一道布幔将行帐隔成前后两进,阿梓宿在外间戒备,金光独坐在里间对着阵盘推演。此时是子夜,更显得安静。而失踪已久的丹丘生,正大剌剌地坐在幔后椅上,一边看金光借阵盘里的道力设下隔绝音声的结阵,一边有一搭没一搭地找话和他闲聊。
当然得不到回应。丹丘生无奈之下,站起身来,正色说道:“魔道不会此时来袭,停一刻不看,不会漏掉什么……算了,我这一趟来意,你应是早就明白了吧?”金光仍不看他,只道:“为钟九?”
丹丘生道:“知道就好,你当真肆意妄为得紧,万一此事传回西域……”话未说完,便被金光打断:“唯也如此,大天龙寺才有机会为正道尽一份心力。你等无功受禄,当如何答谢本座才是?”
丹丘生气结,想到来意,才平了平气,继续道:“我不涉及你们的纷争。但自从你和监天司拉拢了关系,毁心居中,便再不得安宁。且不说那些正道来试探底细,便是妖魔中,也有暗探出头没脑。如非,如非有我在……哼,你敢公然用毁心居作掩饰,是早打上了我的主意了罢?不错,定是如此,我曾当着你的面,提起过要暗中照应阿黛的!”
金光不告而别,再有消息时,却成了西域大天龙寺高人,监天司的座上宾后,靳黛水那边,麻烦的确多了许多。好在靳黛水聚高手赶练隐雷,力量集中,普通暗探抵不了用,偶有硬手来袭,丹丘生藏身暗处,所谓黄雀在后,次次都有代为打发了去。只是,这又烦又累的活计,却全是他一句“会暗中照应阿黛”的无心之言招来的。
金光一味负手看着阵盘,似乎已完全神游其中,对身边人事全不在意。丹丘生恨恨盯了他半晌,终于往后说到:“我这趟来,也不是要你如何,你费了这么多心机,借监天司的势遥控了全局,所为何来,我也猜得出一二。只是你你不该连阿黛都瞒了去,令毁心居上下如此担心……”
金光毫不理会,伸手虚按,在阵盘上默划一阵,似在计算什么变化,半晌,收手负回身后,冷淡开口道:“毁心居中,没有几个知道我是谁,更谈不上担心。只是……丹丘生,三界圣女是天心正宗的至上法统,你以私情拂乱其心,这笔旧帐,本座尚未和你算个清楚,你如今,竟仍敢直呼着靳黛水的小名?”
丹丘生怒道:“你……算了,你不可理喻,我不和你多说。但我毕竟是大天龙密行寺中人,金光,你既借了本寺的身份,瞧在三界圣女与本寺曾有过的交集份上,我可以代你瞒天过海,但是,你却决不得借此了却私怨……”神色转为凝重,沉声又道,“以杀止杀,果报无穷,生死流转,永不得脱。金光,不论那个可能是否属实,你都不能因此害了那人的性命!”
“本座只有公心,何时计较过私怨?”金光应了他一句,面无表情地又道,“丹丘生,你这一趟也好,正好让你知道,明日午后,魔道定会反攻。若毁心居处不遇强敌,你可往西一行,看一看你我的那个推测,是否真的能够成立!”
丹丘生一震,他对阵法虽是外行,但见多识广,知道大凡阵法,阵盘之上,都能看出设阵之处的灵气变化。妖魔以魔气为道行高下标识,与正道阵法运行的道气截然不同,是以坐镇阵盘,不难坐巡千里,对范围内的情形了如指掌。只是,如果想精确到一人一物的详情之上……
他不可思议地摇了摇头,说道:“金光,你可疯了?这样入微的推演,是何等耗费心神!当初我便说过你心脉受损,若再这样推算无度下去,最轻也要折寿数年。你……难不成天心正宗的荣辱,竟是比你的性命还要重要?”
但金光早垂目看回了阵盘,只道:“那边有几味点心,极是辞腻,我不喜欢,但小雨吃剩了的,想来也不乐继续再吃。你若是仍想闲坐片刻,便不妨自己取了来食用消聊本座对今日的阵盘变化尚有一二不明之处,恕不奉陪你说那些无益闲言了!”振袖一指,靠里的一张小桌上,果然散落着几块甜饼。
丹丘生便不再提起方才的话题,他这一趟来,原是出于对靳黛水的担心,知道自己钟情一生的女子,对这天心正宗旧宗主极为尊重,无形中也不愿太过得罪于他。看一眼甜饼,不解又被勾起,嘀咕一句:“看来你对这两个孩子还真是另眼相看,尤其是这个叫小雨的女孩。不对……不对,还是不对……”
脸色突然沉了下去,他怒冲冲地哼了一声,喝道:“我走了,金光宗主,明日我会去那边看看,若是情况属实,你最好还是开诚布公地和阿黛谈上一谈。南郭镇这边自有天心正宗的人在,你若是死要面子不肯和他们服软,便由阿黛出面好了,毁心居源出天心正宗,由不得他们不信……”
幔帘才掀开,身后传来的,是极淡然的回答:“看出来了?看出也自无妨。不过你若不忿,不如便去收他兄妹二人入门下吧。我不会教他道术,但你若有心,自能助他在乱世里保全自己和小雨!”
丹丘生回头愣了一下,矮胖的身影,这才消失了去,便如从未来过一般。金光抬袖从阵盘上拂过,结阵解开,空中漫弥的白色微光,被阵盘如鱼吸水般地被吸回了灵旗之间。
那些甜饼,小雨不会再吃了,阿梓明天,该给这小姑娘换一种口味了吧?小孩子的心思,易哄也难哄。不过,只要她喜欢恋在这里,灵月教也好,监天司也好,便会坐实一层他钟九为一己得失,宁愿曲意讨好身份尊贵的小倩姑娘的看法……
他默默想着。
丹丘生,该是想到这一点,才会不齿地大怒离开了罢!不过,左右是刻意让他想到的,免得再被他的好心纠缠不休。只是,连金光自己也不明白,丹丘生指责声响起时,自己为何突然有了那么个异想天开的念头,然后,便那么淡淡然地说出来了?
佛法修为,最能克制心魔,弥补前世的恶念。
是么,这样说来,下意识地,还在担心夜名那孩子与七夜有关了?可是,似乎当时,不全是因为想到这一层呢……
不愿再想下去,低咳了一声,他再次将注意凝回阵盘。
白色微光在阵盘里流转,象极了当初在识海里,唤醒了他的祖师爷的法力。金光静静地看着,神色之间,又全是平素的淡定了。
纵然大违本性,纵然委曲求全,这种路,还是要坚持着走下去的。只因将功赎罪也好,重整门户也好,为的都是守正辟邪,匡扶正道
不仅是对祖师爷的承诺,更是他一生行径无悔的……最后证明!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合租的秘密 时间凝固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都市情感] 浴火少年 纯银耳坠
[玄幻奇幻] 烈焰灼天 爱吃白菜
[总裁豪门] 初婚不归夜 伊画
[悬疑灵异] 山村异事
[古代言情] 唐门奇葩录 小鱼大心
[总裁豪门] 萌妻强索爱 桃灼灼
[乡村] 我的美女老板 冷海隐士
[都市情感] 独步之巅 山间老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