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60章 乱局(下)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60章 乱局(下)
玄凤当时收了这两块石碑,带回营帐,便伤重不起。随后强封要穴,应对追来的介氏兄弟,更不及处置,只得放置在一边。她虽一见之初,就知此物与在岭南得来的一般无二,关系重大,但又岂会想到,灵月教竟如此不顾礼节,借口二长老不受节制,强行硬闯了宗门的营地?
于是三将俱是沉默了下去,暗想着如何应对,只有流云不明所以,说道:“就算是魔物的法器又如何?这些天来正魔交战无数次,夺了对方一件法器有什么稀罕?”
海枫灵笑道:“自然没什么稀罕,只不过,早在南郭镇事变之前,流云宗主,你可记得,你我在南郭镇月老庙曾有缘一见?”
她这一句话问得唐突之极,流云愣了一下,道:“是,此事流云当然记得!”海枫灵微笑道:“当日流云宗主说了许多往事,还拉了枫灵去见燕老宗主,情真意切,令枫灵好生感动。不过,枫灵与你的师妹,当真是相似至此,令你一见难忘了么?”
流云心中一热:“师妹她……何以突然说起南郭镇,又亲口问起红叶?是她终于想到了上一世的过往?”这样想着,话便脱口而出:“自然是一见难忘……你与红叶岂止相似而已?你分明是……为了二十年前的那一场约定而来……”
海枫灵笑了一笑,柔声道:“流云宗主情深意重,枫灵极是了解。不过,天下之大,无奇不有,相貌相同,也是极平常的事情。如今魔道肆虐,你身为正道第一宗门的门主,若只思付着这些微的小事,却忘了留意其他,枫灵纵然与宗主的前世恋人相象,也不敢以此为荣,更要以此为耻了!”
“以此为耻”四字,她话音突变,声色俱严肃无比。介无悦在一边赞道:“不错不错,枫灵你果然不愧得过教主亲传,公私轻重,分判得明明白白,不以私情累公义,以人间安定为第一要务,老夫我极是赞赏,极是赞赏,哈哈,哈哈哈!”
这一番话里讽剌之意极是明显,海枫灵笑道:“介长老过誉了,枫灵不敢当得很。”就势又正色说道,“流云宗主,介长老的教诲,是对枫灵的激励罢了,你不必太过介怀。不过,说起不以私情累公义,枫灵现有一桩大事,断不敢因天心灵月二派的私交,而隐瞒了齐聚于此的正道同道!而且,此事流云宗主也该早有留意,只可惜你耽于情义,却忘了这一件重大变故的前因后果!”
流云更为愕然,天心三将却是人人脸色有变。那一夜,他们甫听说燕赤霞入魔,震惊之下事事追问,金光也不隐瞒,除了佯作疯颠一事语焉不详外,连随灵月教一路而来的所见所闻,都向三人一一交待了个明白。而玄凤在岭南时,曾与海枫灵当面打过交道,更亲手抢到过一块相似的石碑,只是后来南郭镇魔氛突起,她不及取出,才失陷在了月老庙中。当下择自己知道的说了,两相印证之下,当时便都怀疑了灵月教知道些此事相关的因果。
如今听得海枫灵这般说话,不知情倒也罢了,知情者如他们,又岂会认为,这只是为了诱赵流云说些前尘往事,不大不小丢些颜面那么简单?
一直端坐不动的金光,突然伸出手来,在离他最近的玄武背后暗写了几个字,随即站起身来,冷冷说道:“不错,说得极好。不过,天心灵月纵有私交,也决非贵教可以不循礼数的藉口。你等无故闯入,难道就不该也给天心正宗一个交待了么?”
他声音不高,但蓦地响起,只引得人人侧目,流云才一呆,玄武已抢前面,沉声道:“不错,此事的确须给本门一个交待!”向后退了一步,暗地里一拉玄凤,再向青龙施了个眼色,朗声又说道,“灵月教闯我营地,无外乎听了那至尊道门门主之言。玄凤,此事你最知情,是也不是?”
玄凤不明就里,仍是点点头,答道:“是,至尊道门一事,确是玄凤所为!”
玄武便道:“很好!那么,便令人请江彬帮主等人一并过来吧。抢去两块石碑,灵月教便可以做出大篇文章,我天心正宗被这般任意闯入胡闹,难不成反而只能忍气吞声了么?”一声令下,便有弟子离开,去另一边请正被天心门人困住的江彬等人过来。
赵流云皱了眉头,看看金光,再看看玄武玄凤,到底一言未发。
他自不是笨人,虽不知内情,但介无悦话一出口,便也知被海枫灵绕进了圈套,算给天心正宗不大不小地丢了回脸。此时见金光突然开口,玄武急急插话,玄凤受示意接上,只当纯为了挽回此事。他虽极不喜金光,只是这个天心正宗前宗主,对于天心正宗声誉看得极重,这一点上,他还是多少心中有数的。
他又是极大咧咧的性子,三将既然助了金光说话,他索性落得自在,免得越描越黑,又被绕进什么话里,只是不禁有些黯然,轻叹一声,对自己暗自一句:“她到底不是当初的师妹了。红叶脾气虽坏,但即便是走火入魔之时,也不会这般……这般算计于我!”一时便怔怔地出了神。
江彬一行人过来,都是薄有怒气。那军士大声道:“流云宗主,小的被扣了整整一夜有余,无法回楚大人那边交待差事,您的天心正宗,莫不是诚心要害小的违了军令受罚不成?”
玄凤冷冷地道:“事是我做的,与流云宗主无关。这位兵爷,事后本护法定会向楚略大人亲自交待,断不会累及无辜就是!”
那军士还要再说,一错眼看到金光,微微一愣,江彬也看出不对,拉了拉他,示意先不要多话,自己却向灵月教中看去,正见到那至尊道门的门主挺胸凸腹,在人群里得意洋洋,眉头便不由自主地皱了起来。
一边的海枫灵,见玄武等人忽地接话岔开,赵流云自顾退到一边走神,早不由得暗自讶然。此时见了江彬等人神色,心知连他们也看出了不妥,不禁再看了眼金光,已有的怀疑,便更深了几层,只想:“此人断不似小倩所言的疯颠!只一开口,便令三将听命相应,岂是一介疯子可以做得来的?而夜名,情形又是那般的离奇古怪!难道其中别有什么玄机,是天心正宗的人,也有意想接近利用小倩的身份?”
她这一趟来,原意是为了带回这个“灵月教寻找的疯子”,借机试探昨夜营地被袭夜名由被掳变成身负丹丘生身法的怪事,更要狠狠折一番天心正宗的颜面出气。但抢到暗藏饕气的石碑法器后,她心思灵动,立刻联想到昔日知道的诸多疑点,便要藉此突破,将天心正宗与眼下的南郭镇大变联系起来。毕竟南郭镇之变,是近二十年来罕见的魔物为祸,只要有一两分的疑点,就足以象流传天下的《正宗入魔记》说部一样,令天心正宗栽上一个天大的跟头。
却不料金光忽然开口,几句话间,眼前局势,便突然变得颇有几分诡异起来。
她还未想好如何应对,远处一阵喧哗,天心正宗有人大声喝道:“岂有此理!楚大人,你虽是朝廷命官,也断无这般不讲道理,径自闯我天心正宗营地之理!”随即呯呯一阵乱响,法力撞击声极为猛烈,外围大批天心正宗弟子被强行冲开。
只有一人犹自死守不让,但冲入的那一行人中,另有一人大步当前,掌上光华流转,挟了法力飞快劈出。死守那人每接一掌,便是一声闷哼,登登登连退数步。待众人看清来的竟是监天司的湖南指挥使楚略时,那人已硬接了十余来掌,终于一口血喷将出来,整个身子被震飞出去。
“是雷战?”
赵流云为海枫灵伤神,未象三将等人一样推敲眼前局势,反而成了最先反应过来的一人,身形一闪便冲上去,运掌在被震飞的雷战背心一托,道力送出,将楚略未竭的掌力化解,大声喝道:“楚指挥使,你何以突然闯营伤人?”
雷战借了他这一托之力,腾身平稳落在地上,嘴角带血,回身抱拳怒道:“先有灵月教,后是监天司!赵宗主,雷战请命,且将这一干人等全部拘起再说!”口中说话,目光穿过天心三将,落在另一人身上,顿时呆在了当场。
泪光从眼中浮起,他怔怔地上前了两步,猛地跪倒在地,大声叫道,“宗主……宗主……宗主……您……您终于……回来了……”叩首到地,泪水涌下,和着嘴角鲜血,洒落在尘泥之中。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合租的秘密 时间凝固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都市情感] 浴火少年 纯银耳坠
[玄幻奇幻] 烈焰灼天 爱吃白菜
[总裁豪门] 初婚不归夜 伊画
[悬疑灵异] 山村异事
[古代言情] 唐门奇葩录 小鱼大心
[总裁豪门] 萌妻强索爱 桃灼灼
[乡村] 我的美女老板 冷海隐士
[都市情感] 独步之巅 山间老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