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67(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67(二)
“哈哈……小菜一碟,何足挂齿。”刘铭祺得意地满脸开花,笑声朗朗,让一旁的秀娘满面疑惑,不知道相公为何笑得如此神魂荡漾,好生让人纳闷。
刘铭祺和秀娘来到二楼,在当初刘铭祺做过的桌前坐下,闲聊几句后,小二将店里的好酒好菜如数端来,热情款待。刘铭祺露出一个真诚又俊美的笑容,挽起衣袖,拿起竹筷,将满桌的大鱼大肉不停地望秀娘的碗里夹……
酒馆的生意红火,来往的吃客在酒馆里川流不息,刘铭祺一边喝酒一边注视着来来往往的人们,能来酒馆吃喝的人大多都是一些生意人,个个均是满面红光,挺胸凸肚,看样子一个比一个精明。
正这时,楼下突然气势汹汹地闯上来一伙人,横眉立眼,唧唧歪歪,一脸穷凶极恶的模样,虎视眈眈站到一张大木桌的两旁,一看这阵势就知道他们不是什么良民。
酒馆的吃客们顿时安静了许多,有几个胆小怕事的忙不迭丢下碗筷下楼去了,生怕惹祸上身。
随着碎杂的脚步声,楼下传来了几句寒喧声,一位带着纯正东北口音的男人开口说道:“雷大爷请了,多谢雷爷赏光,今天我们几个兄弟要好好给雷爷压压惊,消消气。”
来者正是前几日与刘铭祺在望春楼结下梁子的雷霸天,只见他撇着大嘴,满脸不屑地哼道:“哼!老子我纵横康襄城十几年,大风大浪见得多了,没想到这次却阴沟里翻船,栽倒在一个书呆子身上,一想起来,我就火大,要是让我见到那个书呆子,我非劈了他不可。”
“必须的,不给他点颜色看看,他就不知道马王爷三只眼,真是不知道天高地厚的短命鬼,敢在雷爷头上动土。”围在雷霸天身边的陪客趁机拍着马屁。
话音落地,正在喝酒的刘铭祺像是被人狠狠地敲了一闷锤似的,脑袋‘嗡‘的一下就大了,这真是狭路相逢、冤家路窄,心里也不由得紧张起来。但脸面上却看不出丝毫破绽,刘铭祺也是大风大浪里走过来的,心理素质那是相当的好,就算刀架脖子,他也能沉得住气。
“相公,我们快走吧!”秀娘神色紧张的小声说道。她此时的心里十分害怕,知道进来的这些人不好惹,也一定不是什么好人,更担心相公会招惹上是非。
刘铭祺转过身来温柔的一笑,道:“秀娘莫怕,今日好不容易请你吃一顿好的,别浪费了,慢慢吃。”刘铭祺心里明白,现在想走也走不了了,即使自己化成了灰,那雷霸天一定也能认得出他,一见面还不得就把他剁成肉酱,以解心头之恨。如今之计,得先保护好秀娘的安全再说,然后再见机行事。
雷霸天在几个小社团老大的陪同下,边喝边聊,也并未注意到坐在对面墙角处的刘铭祺,只顾着喝酒侃山,吹牛放炮。他的手下已将楼梯口把守得严严实实的,连只苍蝇都恐难飞出去。
刘铭祺心知祸到临头,正开动着脑筋,边喝酒边想着如何脱身的计策。
“大爷,要添些菜吗?您千万别客气,尽管吩咐。”小二笑着跑过来问道。生怕怠慢了。
“嘘,小声点。”刘铭祺心里一紧,借着小二的身体做挡护,带着严肃认真的表情警告道。
小二见刘铭祺一脸凝重的表情,不敢再大声喧哗,忙躬身压低嗓音问道:“大爷,您不会是和雷霸天结下梁子了吧!他可不好惹啊!”
刘铭祺点了点头,道:“好不好惹我就不管他了,小二,我只求你帮我办个事。”
“大爷您说。”
刘铭祺轻声说道:“我想请你把我的娘子先护送出酒馆,以确保她的安全,日后我定会酬谢。”
“大爷,您千万别客气,既然大爷有难,我哪有不帮之理,您就放心吧。”小二一脸憨态,时不时地挠一挠后脑勺,倒觉得不好意思起来。俗话说多个朋友多条路,人生很难讲谁能在关键时候能搭救你一把,不过前提是你要有颗仁慈善良的良心。当初若不是刘铭祺施恩于小二,也不会换来小二的感恩回报。
“在下真的感激不尽。”刘铭祺正与起身拱手施礼。
“大爷莫要多礼。”小二说完,端起桌上酒壶,满满地给刘铭祺倒满了一杯酒,又笑嘿嘿地说道:“呵呵,大爷,对付这些个吃人不吐骨头的流氓地痞,还要用软刀子扎。您放心,我先送贵夫人离开酒馆,然后再去隔壁的药铺,找我的同乡要点蒙汗药放在雷霸天的酒坛里,神不知鬼不觉地将他们全麻翻,这样大爷就可以脱身了。”
没想到小二年龄不大,倒也是鬼头鬼脑、有勇有谋,实在令人刮目相看。刘铭祺不停地点头,大嘉赞成,大喜过望,总算是松了口气,立即轻声感激道:“一切就拜托小二了。”
秀娘湛蓝色的双目紧紧地望着刘铭祺,猜出相公一定是遇到了大麻烦,忍不住问道:“相公,出了什么事了?”
刘铭祺假装轻松,嘿嘿一笑:“一点小麻烦而已,有时间再跟你解释,别担心,你先和小二离开酒馆,然后回家等我,知道吗?”
秀娘两颗又黑又亮的眸子中闪烁着担忧:“不,无论发生什么事,秀娘都要和相公在一起。”,俗话说知夫莫若妻,这几天相公变化异常,时常在梦中惊醒,一身冷汗;时常满腹心事,心神不宁;想必相公一定是遇到了什么祸端,一定是有事瞒着自己,不愿意让自己担心。
刘铭祺抓过秀娘的小手,轻轻地揉了揉,道:“秀娘,你放心,我保证在天黑前一定回家,相公不会有事的,相公还要与秀娘恩恩爱爱的白头到老呢!你就乖乖地在家等相公我回去吧。”刘铭祺轻声吩咐道。也许人遇到危险时所考虑出来的想法百分百的真实可靠,嘴巴可以欺骗,但眼睛所流露出来的情感是抹杀不掉的。秀娘望着刘铭祺的那双流露出真情实意的眼睛,默默地点了点头,泪水再也忍不住,一滴一滴的往下掉。
在小二的陪护下,秀娘顺利地离开了酒馆,刘铭祺的心也放下了一半,独自饮着小酒,有一口没一口的夹着美味菜肴,一副沾沾自喜的样子。
没多时,小二便吃力地抱着个大酒坛子,迈着沉重的脚步上了楼,一见雷霸天等人,赶忙点头哈腰的讨好道:“雷爷,知道您要来,老板特意让我给您和您的兄弟们送来一坛多年窖藏的好酒,请您笑纳。”
“是吗?明知道大爷我喝酒不给钱,还有心送好酒,看来你们老板很会做生意吗?”雷霸天眼皮抬到没抬一下,低低地哼了一声。小二心中暗笑,老板见到雷霸天这号人物来酒馆,早就躲起来连面都不敢见,还送酒呢,搞不好把命都送喽。
“哦。”小二答应一声,开始闷着头将桌面上的几位老大的酒杯装满,又笑嘻嘻的给雷霸天的兄弟们分别倒上一大碗酒,这才溜到一旁规规矩矩的垂手而立。
一旁的老大模样的陪客借机溜须道:“来,兄弟们都举起碗中的酒,敬雷老大一杯。望雷老大早日报仇雪恨,干!”说完,带头将一碗酒喝了个底朝天。
“报仇雪恨!报仇雪恨!”雷霸天的兄弟们扯着嗓门喊道,纷纷跟着一饮而尽。众人咋呼出来的声音跟擂鼓似的,着实把刘铭祺惊出一身的冷汗来。如果他们发现雷霸天的报仇对象就坐在他们对面的话,还不得把他扒皮抽筋大卸八块啊。
幸亏鬼头鬼脑的小二给他们下了蒙汗药,等他们药性一发,自己赶紧得逃离这是非之地。刘铭祺边想边偷偷扫了一眼,见喝过酒后的几个打手,酒碗一丢,一抹嘴,像是没喝够似的直叭嗒嘴,看来好酒兑蒙汗药的味道还是蛮不错的。
刘铭祺大气都不敢出一口,越到关键时候就越觉得紧张,生死关头,谁敢说‘不怕’两个字,这些人可都是白刀子进去红刀子出来的主,由不得你不怕。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女总裁的超级男神 黑风
[都市情感] 我的高冷大小姐 大大洋洋
[总裁豪门] 余生不知情欢 蓉蓉
[婚恋生活] 只愿今生伴随你 田小姐6
[都市情感] 最佳女婿 陪你倒数
[都市情感] 超级女友在都市 夜神归
[总裁豪门] 秋风难凉情翩然 莫小莫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总裁豪门] 冰冷少帅荒唐妻 明药