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82(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82(二)
“海棠,别瞎说,公子才不会呢?”薛碧贞在一旁柔声细语道。
“哟!我这才出去多大一会儿啊!小姐说起话,越来越像一家人啦,算我这个外人多嘴,我看,我在这也是多余的,还是在外面侯着吧!”牙尖嘴利的海棠,搞得两人也是哭笑不得。
三个人你一句我一句的聊了些题外之话后,薛碧贞起身告辞道:“时辰不早了,碧贞还要赶回望春楼,公子保重!”两人对望了一眼,薛碧贞双目之中依旧泛着淡淡的苦涩,令人怜香。
刘铭祺起身相送,信誓旦旦地道:“碧贞小姐,剿匪归来之时,就是我还小姐清白洁身之日。”
薛碧贞微微点了点头,眸中传情,面带红润,轻声道:“碧贞盼公子凯旋归来,也好服侍公子左右。”
刘铭祺笑着点点头,立言为定,就此离别。
如今的刘铭祺肩负着秀娘那沉重如山的恩情还不知该如何回报,却又多欠下一身情债,不由长叹道:“做男人难,做好男人更难,在大清朝这种三妻四妾的封建体制下做好男人则更是难上加难。”
三日之后,刘铭祺的火枪骑兵营已初具规模,射击能力经过实弹操练,射击水平得到了大大地提高,虽说不能百发百中,但是枪弹无眼,一枪打出去,几百粒铁砂,其拥有的杀伤力是不言而喻的。加上这些都是王总兵亲自挑选的骑兵,马上功夫了得,而今再配上一支能百米杀人于无形的火枪做武器,更是如虎添翼,驰骋沙场,必将是所向披靡,无可阻挡。
自从这支规模并不太大的火枪骑兵营组建成功后,得到了很多文官武官的一致好评,恭维赞扬之声更是源源不断地传到了提督府内葛尔泰的耳朵里,不得不让他刮目相看,重视三分。无论是在物质上或是军饷上都给予了极大的支持,比普通士兵的待遇要强上几倍,连提督府骑兵护卫营的待遇也比之不及。为了鼓舞士气,葛尔泰下令,在火枪骑兵营出征前按人分赏,每人十两银子,予以犒劳,大得人心。
在康襄城所有人期盼的目光中,刘铭祺率领着这支四百人编制的火枪骑兵营出征了,前去与在域关山伏击匪寇的王总兵会师。
遥遥百里的路程,一个时辰不到,便已赶到域关山的山麓之地,域关山是康襄城外一座较为原始的深山老林,山林中鸟兽颇多,森林里不见人烟,伤人的狮子老虎常常出没其间。此山具有十分重要的的军事战略地位,懂得点军事战略的人都知道地形地貌的优势对赢得战争所具备的重要作用。域关山美名为山,实则并不高,而是由一些起伏高低的若干个土丘连接而成,再加上山林的遮挡覆盖,已看不出此“山”的巍峨之势。
远远地就闻听见山中跌宕起伏的混乱声音,战马嘶鸣的声音、喊杀震天的声音、枪炮开火的声音、刀剑相磕的声音、声声入耳。骑坐在马背上的刘铭祺勒住战马,抬头望了望,只见对面林中山鸟惊飞,野禽哀嚎,声震林宇。
小宝跟上前来,同样勒住战马,笑道:“公子,我想一定是总兵大人马到功成,正带兵伏击匪寇呢!此刻已将匪寇围困在山中,任其宰割。说不定不用我们费一枪一弹,便可凯旋而归啦!”
刘铭祺面沉似水,眉头紧蹙,预感颇为不妙,侧耳仔细听了听喊杀声,沉默半响道:“小宝,我看不见得呀!你听,山林中传出来的“杀”之声豪爽霸气一浪高过一浪,而那些被杀后的呻吟声却是细弱无力,如果我猜的没错的话,总兵大人的人马恐怕已遭不测。”
小宝伸着耳朵静下心来仔细的听了会儿,点头道:“公子言之有理,那现在我们该怎么办呢?”
“不急!来人啊!”刘铭祺稳坐钓鱼台,吩咐道。
“下官在”他身后的把总拱手道。
刘铭祺高声命道:“吴把总,本千总命你速带一小队人马前去探探军情,不得延误。”
“喳!”吴把总得令后。带上十几个兵丁,催动马匹,向密林深处直奔而去。
此次伏兵剿匪,本以为王总兵率领大队人马,在兵多将广、粮草充足的优势下,再凭借着山林做屏蔽,伏击之优势,能彻底地将这群匪寇歼灭在域关山内。也好长长大清朝的军威国势,可眼下这一仗却叫人不敢恭维,损兵折将更是难免的事。
一炷香的功夫,一小队人马急急返了回来,吴把总满头大汗地催马来到刘铭祺的面前,勒住缰绳,道:“禀告千总大人,正如千总所料,前方战情危急。离此三里,乾字营、兑字营、离字营、震字营一路节节败退,伤亡无数,全然无力反抗。”
“既然如此,我火枪骑兵营阻敌立功的时候到了。传我命令,全营做好战斗准备,弹药上堂,并列两路,伏击匪寇,掩护四营顺利撤退。”刘铭祺神情坚定地命令道。颇有几分将帅的味道。临危不惧,是作为一军之将的最起码的心理素质。
军令一下,火枪骑兵营的士兵们纷纷下马,迅速将马匹拴在山谷的矮树上,然后按照刘铭祺的指令,以山林做掩护,并列两纵,蓄势待发。
喊杀声越来越近,已然眺望见不远处的,几个狼狈不堪的清兵护送着一位四十多岁的大人正朝刘铭祺这边奔来。刘铭祺定睛一看,不是别人,正是总兵大人王世长,其惊恐之状,如被野狗追辇的鸭子呱呱直叫,心里忍不住讪笑道:“我的总兵大人呀!临来的时候说好在域关山中设下埋伏,伏击匪寇,以逸待劳,一举将匪寇歼灭,怎么现如今却演变成被匪寇追杀的下场了呢!”
不过,再怎么说王总兵也是他的顶头上司,如今被蟊贼杀的如此寒碜狼狈,他自己的脸上也无光啊!岂不是被匪寇鄙视大清没能人了吗!
刘铭祺急从树丛中钻出来,向王总兵迎了过去,来到近前,满脸关切地拱手自责道:“末将来迟一步,请总兵大人恕罪!”人都是要面子的,特别是在领导上司的面前,决不能露出一点嘲笑或是不敬的态度,这也是在官场上混荡,最基础的准则。
“哎呀!还恕什么罪呀!我上了大当,吃了大亏啦!这些个匪寇真他妈的狡猾,不好对付啊!”灰土灰脸的王总兵哭丧着脸抬起胳膊用袖头抹了一把泥汗,悔道。
其实王总兵说的上大当,吃大亏也的确如此,并无虚言。三天前,王总兵率领四个营的兵力奉命埋伏在域关山,准备在匪寇途径之地予以伏击。然使他万万没想到的是匪寇们早料到此举,推出八门火炮充当开路先锋,连续不间断的朝他们埋伏的地点狂轰滥炸,四个营瞬间便被炸得支离破碎,尸橫遍野,血流成河,战马也被这轰天撼地的爆炸声惊疯,四处撒野狂奔……如此一遭,真是叫天天不应,叫地地不灵。匪寇们停止了轰炸后,还没等硝烟散去,便挥兵一路杀来,这才让王总兵他们吃了个大败仗,一路败逃下来,溃不成军。
“大人莫急!您先行退到后方休息,莫将率领火枪骑兵营掩护四营撤退,阻击匪寇的攻势,请大人放心。”刘铭祺信心十足地安慰道。
“好,刘千总,这次就看你火枪营的啦!”王总兵振了振精神道。
“托大人的福,我火枪营定能让这群草头小匪命丧此处,有来无回。”说完,刘铭祺转身命道:“小宝,护送总兵大人撤离到安全地界休息。还有,把我马袋里的那瓶好酒带上,给大人压压惊。”人在为难的时候,最需要的是信心和关心,这一点刘铭祺自暗其道,即便是生死危急关头,也不忘把总兵大人的马屁拍的啪啪响,让心灰意冷的王总兵又重新点燃了生的希望,心里更是对刘铭祺赞赏尤佳。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合租的秘密 时间凝固
[都市情感] 16555 梦入洪荒
[都市情感] 浴火少年 纯银耳坠
[玄幻奇幻] 烈焰灼天 爱吃白菜
[总裁豪门] 初婚不归夜 伊画
[悬疑灵异] 山村异事
[古代言情] 唐门奇葩录 小鱼大心
[总裁豪门] 萌妻强索爱 桃灼灼
[乡村] 我的美女老板 冷海隐士
[都市情感] 独步之巅 山间老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