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0章 天才之战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0章 天才之战
“那天婷婷师妹回到客房,哭了一个晚上,屋内东西被摔烂不少。”叶水寒道。
因为一号擂台在上一战中崩毁,这最后一轮比试,只能使用二号擂台。
“那又如何?辱人者,人恒辱之。对啊,你们同出天枢一脉,你是不是想替她出气?”孙长青眉头一挑,道。
“我只是通知你。”
“多谢你的好意。”
台下,姬瑶光忽然冲孙长青大喊:“孙师弟加油啊,我可出了十两银子买你赢啊,别让姐姐我亏本了!别输给冰块师兄,那太漏气了!”
孙长青瞪了她一眼,姬瑶光却嘻嘻直笑。
陈泽长老照例上台讲了一套话,宣布比试开始。
“距离上次比试,有三个月了吧?”叶水寒突然悠悠道。
“三个月零十二天。”
“你倒记得很清楚。”
“是你给我印象太深。”
“你是不是从没输过?”叶水寒道。
孙长青沉默片刻,道:“天枢剑台一战,谁胜利了?”
叶水寒也是默然半晌,道:“那一战金占吾有七音天钟在手,无论你还是我,都觉得是败在天钟之下,而不是败在金占吾之手。”
“若是这么说,那我修为恢复以来,未曾败过。”
叶水寒道:“那你应当一败,因为失败能使人成长。”
“是吗?”
台下,七峰弟子此时也是议论纷纷。
“他们在说什么呢,怎么还不打?”
“你不知道,那元婷婷是叶水寒的小情人,当天被孙长青一指击碎衣衫,大庭广众之下裸露全身,如此奇耻大辱,叶水寒怎能不报?估计这时候正在让孙长青说出临终遗言,下一秒说不定就动手啦。”
“不是吧?”
“胡锦泉你瞎说什么呢?我叶师兄英姿卓绝,超凡脱俗,怎么可能喜欢元婷婷这种小丫头片子?你再乱说信不信姑娘我撕烂你的嘴?啊……叶师兄好帅,叶师兄只能是我的,狗屎孙长青赶紧死一边去啦!”
“臭丫头你狗嘴吐不出象牙!叶水寒才是狗屎,孙师兄最帅!孙师兄是我的!”
两个女人顿时噼里啪啦打了起来。
一个男弟子忽然弱弱地说:“你看他们两个在台上含情脉脉地对视着,会不会突然亲对方一口?”
话未说完,那两个打得正酣的女人听到这话,眼中齐齐露出一道寒光,朝他冲了过来,拳头如雨点般往他头顶落下。
“啊呀,两位姐姐饶命,我错了还不行吗?”
“来来来,太玄天才之战,孙长青对叶水寒,孙长青胜1赔2咯,赶紧下注啊……”
台上,孙长青与叶水寒短暂寒暄,终于有了动作。叶水寒修为转动,极度热剑呼啸而出,剑上的热力炙得空气一阵嗤响。孙长青法诀一引,新阳剑绽放无匹剑芒,冰天诀融合渡劫指法,化入剑芒之中,倏然迎上。
水寒剑与新阳剑相击,火与冰的碰撞,两把宝剑顿时齐齐剧颤,激得虚空阵阵晃动。
新阳剑上,感受到羲和诀的强大热力,剑身光芒流转,文曲阵法启动,开始分解水寒剑上的修为。
但羲和诀何其强大,极度热力足可灼伤灵宝之身,纵然文曲阵法也是上乘法阵,毕竟还是比不上天书之威,阵法分解下,仍旧有一部分羲和诀的热力透过法阵,包裹住新阳剑全身,试图将其熔化。
这时候,便该冰天诀和渡劫指法发挥效用了。
但见受冰指之力灌注的剑身,在孙长青修为催发之下,猛然发出阵阵寒气,整个新阳剑渐渐结了一层薄冰。在水寒剑极度热力炙烤下,冰层瞬间融化,变为一阵水蒸气。
但孙长青法诀不停,修为不断,新阳剑上随即又有新的一层薄冰凝结而成,然后再被热力融化,如此冰层凝,冰层化,循环反复,新阳剑上顿时冒出一阵浓密的水气,剑身滚滚发烫,但如此凭着反复凝结的冰层和文曲阵法的双层效用,新阳剑却也堪堪挡住了水寒剑的极度热力,没有熔化迹象。
“哦?”叶水寒见此情景,颇为惊异。手中法诀连变,水寒剑已反复攻出数剑,极度热力烤得地面寸寸干裂,但却硬是突破不了新阳剑的防御。
叶水寒当即不再纠缠,左手捻诀御剑,敌住新阳剑,右手手诀变幻,灵力凝聚,身前虚空之中,已出现十支蕴涵极度热力的火箭,随即手诀一引,火箭如电射出,直奔孙长青而去。
那些火箭,便是当日天枢峰千雷塔顶,孙长青与叶水寒一战,叶水寒使过的招数,热力丝毫不弱于水寒剑本身。孙长青晓得厉害,也是手诀一变,修为狂转,前方新阳剑顿时一阵剧颤,一声铿然嗡鸣,剑芒大盛,化作十三把光剑,除了真身继续抵住水寒剑外,其余十二把尽皆朝叶水寒所发的火箭飞去。
蕴涵冰天诀之力的光剑迎上羲和诀的火箭,顿时发出阵阵爆响,光剑与火箭同时消失。
此时孙长青已是炼妖鏊在手,捻诀聚力,试图召唤橙霄天雷。
“有点意思。接下来这一招,你可小心了!”叶水寒眼神一厉,忽然做了个奇怪的姿势,左手并指向南,右手并指向天,神情一肃,宛如天神睥睨凡间,自有一股凛然威严,随即他口中喃喃念道:
“天一有数,混生阴阳,五方有灵,造化万物,魂归天阳,魄入南离,极阳极火,正我元精!先天极炎,焚尽万形!”
话音刚落,场中气势随即大变,两道夺目的光华,一道赤红,一道金黄,分别从未知的虚空远处凝聚而生,朝叶水寒身前汇聚。
两道光芒过处,一股炙人的热浪猛地席卷整个广场百丈方圆,所有人,无论是台上的孙长青、还是台下七峰弟子,或者看台上的各峰峰主长老,包括黎仙儿,都感觉一股炽烈的气息扑面而至,身体肌肤顿时一阵刺痛。
而那些离二号擂台较近的弟子,更是发现自己衣衫、头发、睫毛都有烧焦之势,湿润的皮肤陡然干裂,不禁大骇,慌忙飞身后退。
这还只是两道光芒刚刚出现时的情况,等到两道光芒汇聚一处,变为一团有如实质的浆液之时,热气又是一变。
这一变,热度却远远胜过方才,热气刚刚散出,周围地面瞬间一片焦黑,块块龟裂,众弟子发现不对,立刻惊慌失措,呼喊着朝后退开,但人群过于拥挤,除了少数筑基层次、或者拥有法器的弟子御剑离开外,其他弟子根本来不及撤离,眼看便要被热浪吞没。
试想,连青石地面都能瞬间烤成黑土,何况血肉之身?
危急之时,蓦然一声洪亮钟响,一道清绝脱俗的至强罡气猛地破空而来,那些朝四面八方席卷而去的热气,顿时被这一股强绝之气生生挡住,包裹在内。是黎仙儿出手了。
随即陈泽、孟涛、潘巧凤、陆子陵四大天玑长老飞身而出,占据擂台四角,修为灌注之下,擂台结界顿时启动,阻住无边热气溢散。众多太玄弟子总算幸免于难,松了口气。
“这叶水寒也太乱来了,他是想把所有人都烤成人干么?”黎仙儿嘀咕着,收回七音天钟。
“他是知道你一定会出手,所以才敢全力施为嘛。”元玄捻须望着远处擂台。
“你就是对门下弟子太过纵容,才会这样,一个叶水寒,一个婷丫头,都是这副德性!”黎仙儿奚落地看了他一眼。
此时,二号擂台四周,闲人退避,擂台之上,只剩下孙长青和叶水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古代言情] 沉年花惜落 半枝红杏
[总裁豪门] 豪门恶魔总裁 萧染
[官场] 草根天路 渔阳员外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
[都市异能] 地狱诡探 道门老九
[乡村] 风流村官 拿根鸡毛当令箭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玄幻奇幻] 苍穹天引 平凡魔术师
[总裁豪门] 我的神秘老公 秦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