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4章 京都变天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4章 京都变天
季尘如却不恼反而忍不住笑出了声:“七皇叔啊,按理说您是长辈,可这也长不了尘如几岁,怎的思想这般老旧。络朗血气方刚,又是个孩子,到了年纪有喜欢的人,为自己的感情和父母顶两句嘴不很正常。”
季承乾轻哼一声,笑着负手而立:“也是,当初你和青沉不就如此,为了这么一个庶出的女子。你居然还跑到皇兄面前要挟皇兄,还真是不是一家人不进一家门呢。”
商容这下心中已然有数,沐王虽在民间声誉不错,可为人并不大度。
见季尘如正要反唇相讥,商容开口打了圆场:“唉,沐王此言差矣,你与太子不也是一家人。”
元帝像是预感到京都可能有一场浩劫,派人私下将络青沉招来。
络青沉福身跪在皇塌之前,听着元帝咳嗽。
“青沉啊,你起来,坐在朕的床边。”
络青沉奉命坐在元帝床边,看着脸色苍白的元帝,有些担忧地问道“父皇身子不适,怎么传唤太医前来看看。”
元帝慈祥地笑了笑:“你这孩子倒孝顺,没什么大碍,应是方才饮酒呛着了。”
顿了顿,见络青沉像是有心事,元帝继而问:“青沉,当初你为何选泽站在尘如这边,明明老七是更合适的人选。”
他突然发问,叫络青沉不知该如何作答,想想络青沉答:“儿臣也不知,如父皇所言,当初皇叔确实比殿下更合适拉拢。可父皇,有些事像是冥冥之中自有定数,那日儿臣本想去找皇叔,却在酒馆撞上殿下。”
元帝低眸沉思,片刻后抬首又问:“那,如果要你再选一次,你还会选尘如么?不用顾忌,只是与你闲聊。”
络青沉汗颜,哪有这样闲聊的,这要是自己答会选沐王,岂不是蓄意谋反。
可络青沉还真没想过这个问题,如果当初没有勿相忘那次见面,自己会不会选泽沐王呢。
明知季尘如和络朗蓄意而为,又明知他是想故意拉拢自己,或者当时的络青沉是觉着季尘如和她一样无助吧。
那现在呢,现在什么都有了的络青沉,还会选他么。络青沉自己也陷入沉思,这是试探,但自己也确实该问问自己。
再抬头,络青沉心里已有答案。
“会,不论是走上绝路的络青沉,还是像现在翻身之后的络青沉,都会选择太子殿下。因为,如果是沐王,他不会全力支持青沉翻身,和所作出的任何决定。”
没有季尘如,就没有自己现在所拥有的一切,络青沉对季尘如的赏识心怀感激。
从初见他让络朗帮自己,再到如今,他和自己一起对付季承乾。络青沉能感受到他的心,还有他的真诚。
这一切,都是源于季尘如对自己心存爱意,可季承乾不一样,从头到尾他爱的只有皇甫落玉和他自己。
元帝对她的答案很满意,赞许地点了点头,忽地抓住她的手语重心长的说:“孩子,记住,漪澜似猴,一定要记住这句话!关键时刻,它会帮你和尘如一把。”
说着,还从袖中掏出一块长相奇怪的石头,递给络青沉。
络青沉虽心中半信半疑,可还是郑重地接过元帝手中的石头,她总觉着元帝是喝醉了。
这奇怪的石头,怎么可能帮自己和季尘如呢。
一番促膝长谈后,元帝就让络青沉退下了。
回去之后,络青沉并未将此事告知季尘如,而是收起那块石头。毕竟就算是喝醉,也是元帝所赐。
入夜后,别苑的人回来说络问灵产子,络青沉又连夜赶去别苑。
没等络问灵醒过来,络青沉就差人将孩子抱走。临走络青沉还不忘吩咐何御医,给她用上好的补品,一定要让她在一个月之内恢复过来。
当夜,一只信鸽飞入太子府,季尘如打开纸条,上书四个字—王妃有孕!
季尘如不禁蹙眉,这皇甫落玉这个时候怀上孩子,也不知是好事还是坏事。
剑霜不知何时驻足门外,抱剑而立:“主子,北疆那边有动静,北疆公主秦清与沐王于上月中旬,在晔城城郊客栈宿了一夜。”
季尘如蹙眉起身,负手立于窗前:“北疆那边怎么说?”
“北疆放出话来,公主清白为沐王所辱没,北疆皇室颜面受损。要么沐王娶北疆公主为妻,要么兴兵北上,绝不撤兵!”
季尘如闭眸,抬手捏了捏鼻颈:“冉昱那儿布置地怎么样了?”
剑霜低头,眸中略过一闪而过的柔情:“我们的人已经到天耀城,按照太子妃的吩咐,帮侯爷料理战后之事。消息也派人在京都散步,相信明天就能看到效果。”
季尘如紧蹙的眉头,在听到这个消息之后,这才松懈了一些:“如此便好,上次袭击太子妃的那伙人隶属谁的麾下,你们查清楚了么。”
剑霜张张嘴,却半天没说出口,犹豫再三:“这......”
季尘如察觉不对劲,厉声询问:“讲!”
剑霜吓得单膝跪地,面色惨白:“是,是安和公主!那日我们的人将那些人严刑拷打之下问出。不仅如此,安和公主还伙同沐王,在今日的国宴中下了药。圣上他......”
还未等剑霜说完,季尘如披上斗篷,连夜骑上快马赶往宫中。
怪不得,怪不得今日安和的脸色一阵青一阵白。亏自己还以为她是病了,让静妃去多照看照看她。
那试药人没有试出,想来,是父皇的杯子被人动了手脚。
好你个季承乾,一边利用北疆公主巩固兵权,威胁东夏江山。一边又利用安和在宫中掀起波澜。果然,你是按耐不住了么。
季尘如越想越着急,猛地就甩了马屁股一鞭子。夜风席人,衬得四下多了几分杀机。
入夜,络青沉自噩梦中惊醒,她摸出枕边放着的那块石头,心下总觉着京都要变天。
看季尘如这么久还未回来,提灯去寻,这才发觉愣在那儿的剑霜。
看斗篷不在,络青沉就知季尘如是出去了。这大夜里,他好端端的出去干嘛,难不成是宫里出了什么事。
父皇!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古代言情] 沉年花惜落 半枝红杏
[总裁豪门] 豪门恶魔总裁 萧染
[官场] 草根天路 渔阳员外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
[都市异能] 地狱诡探 道门老九
[乡村] 风流村官 拿根鸡毛当令箭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玄幻奇幻] 苍穹天引 平凡魔术师
[总裁豪门] 我的神秘老公 秦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