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5章 煎尸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5章 煎尸
“凶手还用了一些解剖技术,凶手先是把死者的脊柱部位斩开,旋即死者的脊椎就被小手术刀分离出来。但凶手又一次性取出了死者的整套器官,我猜测是和我一样专业的人作案。”曾萱说道。
“你判断是法医人员干的,有什么依据吗?”陈放问道。
张昊道:“他有可能不是法医,而是一个专门研究怎么杀人的疯子!”
“疯子?”陈放诧异的看向张昊,道:“昊哥,死者的个人档案我已经看过了,他不像是一个会和别人结仇的人,但如果是神经病作案,那也是有可能的。”
“我从其他老刑警的口中听说了一起案件,那起案件中也有一个单纯以杀人为乐的疯子。”张昊阴沉着脸道。
“曾经的案件也出现这类人?”陈放问道。
“是的,陈伟国协助破的案子,你作为儿子是清楚的,他是我们江宁市刑侦大队里最顶尖的心理侧写师。当时警方根据陈伟国提供的线索抓捕嫌疑犯时,你知道他正在干什么吗?”
陈放和曾萱异口同声地问:“分尸?”
“不是。”张昊卖了个关子,沉吟道:“他正在煎死者的尸块!“
曾萱和陈放都睁大了眼睛。
“不仅如此,当时警方还发现有不少在冰箱冷冻的残肢断臂和堆放在角落的骨架。案件结束后,嫌疑犯被判了死刑,即便过了那么多年,可那起案件都还是所有参与者们的噩梦呢。”
张昊心情很沉重,因为这起案件和当年的案件雷同,这不会是巧合!
陈放在案例室找到了吃人案的卷宗。
陈放查看了当时的细节,发现无论是分尸和剔出骨头,还是手指头的失踪以及人头的丢失,甚至发现的凶器都很相似。
陈放还发现了一个问题,当时存留下来的凶手分尸照片,一些解剖的手法好像不同。
“你从什么地方找来的?这可是标准的教科书式解剖方法!”曾萱好奇问道。
标准的解剖手法不难学习,但从图上来看,曾萱也觉得有点不对劲,疑惑道:“不对啊,他虽然是标准的解剖方式,但是解剖的顺序好像乱了!”
“乱了?”陈放凝视着曾萱道。
“是的,如果是要把尸体带走丢弃,那他就不应该把死者的胸部破开,张队长不是说了吗?那起案件主要是吃人!”曾萱提到煎尸吃人,不禁感觉肚子里一阵翻涌。
陈放点了点头,问道:“案发现场在什么地方?我要过去看看有没有线索。”
“案发现场在海上西街的一个废弃屠宰场,距离我们不远。”曾萱没有去案发现场,尸体都是收敛员运送回来的。
陈放道了谢,旋即出了警局,恰好碰见杨桃,淡淡一笑:“我要去案发现场,一起吗?我正好缺个司机。”
杨桃含笑点头,把陈放带到了海上西街的屠宰场。
案发现场是在大都市中的小角落,一处废弃的宰猪场。
一条条的黄色警戒线早已经拉好了,陈放和同事打了招呼,旋即走了进去,死者是昨天傍晚七点钟左右死的。
陈放来到这里时,他和杨桃就先闻到一股血腥味,杨桃忽然:“陈放,你有没有闻到一股焦臭味啊?”
“焦臭味?”陈放疑惑道。
陈放并没有闻到杨桃所说的焦臭味,倒是一股血腥味浓郁的让人想吐!
“那么重的焦臭味,好像是红烧肉糊了的味道,你真没有闻到?”陈放看着杨桃,一脸认真,不像是恶作剧。
陈放听杨桃这么一说,觉得这儿可能还有其他线索,他立即拨打了正在了解死者个人信息的张昊的手机。
“喂,怎么了小放?”张昊拿出手机,疑惑道。
“昊哥,你快来案发现场一趟,我们发现还有线索没被找出来,可能还需要警犬的配合。”陈放干脆利落地道。
“好的,我马上过去!”
张昊挂断电话,跟走访同事打了个招呼,就驱车回到警察局里。
张昊来到案发现场后,警犬饲养员把警犬大宝带了下来,开始进行有条不紊的搜索。
五分钟后,大宝发现了养猪槽里有堆积的灰烬,上面隐隐能够看见已成黑炭的手指。
张昊带着穿上手套,把手指骨头装在证物袋中,准备给曾萱进行检验。
另外还发现了杀人凶器,这一把小巧的手术刀便是切开皮肤和皮下组织的主要凶器。
根据新发现的线索,刑侦大队再次开始讨论。
“作案工具可能还有一把可以砍断骨头的刀,但已经让大宝找过了,没有发现。”张昊摸了摸下巴,疑惑道。
陈放拿出尼泊尔军刀,笑着道:“昊哥,你没觉得这把尼泊尔军刀的损角吗?这把军刀就是用来斩断骨头的主要凶器,我们搜集的凶器已经齐全!”
张昊把尼泊尔军刀接了过来,这把尼泊尔军刀上的确有损角,这就说明凶手在肢解尸体时,可能用的就是尼泊尔军刀。
“那些被碳烤的手指检验出来了,但不是这具尸体的,而是另一具我们还没有线索的尸块。”曾萱拿着报告匆匆赶来,气喘吁吁地道。
“我经过走访取证,死者陈熠,江宁市人,年龄二十七。死者家庭对陈熠的死亡异常冷静,没有任何表示。只有儿子每天哭泣着说要找爸爸,但他父亲死亡的消息,我实在说不出口。”张昊叹道。
“另一个死者的指纹比对了吗?”陈放一脸神奇的说道。
“已经做好了,是个男性,但没有比对出身份来。”曾萱无奈道。
“有可能是个农村里边的,但我看他手指很细嫩,不像是农村做事的,有可能是外国人。”
张昊知道外国的指纹不是特别好做,因为还需要确认其国籍和去大使馆领取相关批证。
这也是相当麻烦的,一个弄不好什么也得不到。
而且对方可能没有身份信息,也没有护照。
“那我们就从这个陈熠开始找起,我肯定一定能从陈熠的身上找到线索!”杨桃信誓旦旦的道。
一名同事走来,开心道:“确定了,陈熠和另一名死者有关联!”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古代言情] 沉年花惜落 半枝红杏
[总裁豪门] 豪门恶魔总裁 萧染
[官场] 草根天路 渔阳员外
[都市情感] 医色生香 骑鱼看猪
[都市异能] 地狱诡探 道门老九
[乡村] 风流村官 拿根鸡毛当令箭
[悬疑灵异] 主宰天下
[玄幻奇幻] 苍穹天引 平凡魔术师
[总裁豪门] 我的神秘老公 秦汤汤