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21章 公道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021章 公道
司机小曹虽然年纪不大,但比唐天宇还是大了三四岁,他也是从部队专业归来,开车很稳。但是做人太老实了一点,平常与人相处,总是很少话,所以段超和田伯明都不喜欢喊他出去办事。
  
   唐天宇倒是喜欢小曹的姓格,司机尤其是贴身司机,关键是信得过。上辈子唐天宇大部分的金融决策都是在轿车里面打电话通知出去的,如果换做一个头脑灵活嘴巴没有门闩的司机,那会存在太多的风险,一不小心可能带来千万甚至过亿的损失。
  
   无论官场还是商场,司机都是最终要的人,有时候作用胜过了秘书。
  
   唐天宇和陈忠坐在桑塔纳的后排,两人打开了窗户,也不说话光抽烟。唐天宇给小曹递过去一根烟,小曹摇手笑着说,不抽烟,见唐天宇一再坚持,便取了一根搭在了耳根上面。
  
   唐天宇见小曹接烟的姿势蛮老道,应该是没好意思抽,他也就没多说什么,打量着窗外的风景,吞云吐雾。
  
   大约过了一个多小时,车子便开到了县城,陈忠是侦察兵出身,所以记忆力不错,由他指路,很快便来到了孙升家的楼下。这片房子是县委家属楼,建了没有多久,房子挺漂亮,据说里面的户型也还不错。
  
   小曹没有上楼,在楼下等着,唐天宇和陈忠二人上了楼。陈忠先是按了一下门铃,然后又敲了两下门,有点无奈地笑道:“唐书记,今天太不凑巧了,貌似他家里没有人啊。”
  
   唐天宇摇了摇头,淡淡一笑道:“继续敲!”
  
   陈忠有点诧异,唐天宇指了指地面上摆放的两双鞋子,陈忠脸上这才露出了诧异之色,然后若有所悟的暧昧一笑,继续用力敲了起门来。
  
   又过了十分钟,门内传来了沙沙的响声。
  
   “你来做什么?”吴群打开了门,脸上露出了诧异、愤怒、惊讶等表情,显然对陈忠突如其来的降临,感到不可思议。
  
   “我是诚心向你道歉的!”陈忠说完这话便望房间里瞧。吴群脸上露出了慌乱,赶紧挡住了缝隙。
  
   “谁要你猫哭耗子!”吴群骂了一句,便准备把门关上,不过唐天宇早了一步,伸出一只手将门隔了开来。
  
   “让我们进去谈谈吧。我们是为了解决问题。”唐天宇一用力,门便被推开了。陈忠在唐天宇后面摸了摸自己的脑袋,暗道这小唐书记看上去温和儒雅,但做起事情来倒是干脆果敢,一点都不拖泥带水,不像自己有时候瞻前顾后,以后要跟他多学学。
  
   吴群知道挡不住,大声道:“你们这是要私闯民宅吗?不怕我报警?”
  
   “你报警吧!我们等着!”唐天宇微微一笑,拉着陈忠坐在了沙发上,手指点了点沙发道:“我们就在这里等着,让人过来看看,这百曰还未过,孙主任的夫人就已经按捺不住了,与狗男人在家中白曰宣*银,颠*鸾*倒*凤。”
  
   “你……”吴群嘴巴抖动起来,也不知道是慌张还是气愤,过了一会,才怒骂道:“你胡说什么呢,含血喷人,给老娘滚出去!”
  
   “含血喷人?”唐天宇笑着指着吴群看上去整洁,但上身披肩内露出的凌乱打底衫一角,笑道:“吴女士,要不要再给你一点时间,整理一下衣服。”
  
   唐天宇打量着吴群,年纪大约在三十五岁左右,风韵犹存,不过眉眼间还是留下了岁月的烙痕,不过即使如此依旧看得出来年轻的时候,也是一个迷倒不少男人的风流人物。
  
   唐天宇原本看到门外有两双鞋子,一男一女,便心生疑窦,等到门打开之后,看到吴群脸颊处潜藏的两朵红晕,心中更是确定无比。
  
   之所以这吴群没有及时来开门,是因为这吴群在家里偷男人。唐天宇眼睛狠辣,吴群脸颊处的两朵红晕,分明就是刚刚颠*鸾*倒*凤的罪证。再仔细看看吴群被撞破的神情,他已经对自己的判断确信无比。
  
   他有点好奇,那房间里究竟藏着谁!
  
   “房间里面应该有人吧,要不请他出来聊聊?”唐天宇在口袋里面摸了一阵,发现烟丢在楼下的桑塔纳里面了。陈忠则从口袋里面掏出了烟递给了唐天宇一支。
  
   吴群脸色通红欲言又止,没有了一贯的泼辣摸样,不知道如何是好。
  
   又过了几分钟,房间的门被打开了,一个身材臃肿,面相严肃的男人推开了房门,从里面走了出来。
  
   “周局长!”陈忠情不自禁地站起来,他脸上露出了诧异之色。
  
   面前的男人正是县公安局长周宏,他虽然臃肿,但身上自有一股不怒自威的气势。陈忠站了起来,显然是因为气势所迫。
  
   周宏冷哼了一声,脸上露出了不悦的神色,淡淡道:“陈队啊,这位年轻人是谁啊?”
  
   “这位是夏余镇的唐书记。”陈忠感觉有点诡异,他尽管知道撞破了周宏和吴群的私情,但还是忍不住回答周宏的话,而且带着一点毕恭毕敬的态度,再看看唐天宇依旧坐在沙发上一动不动,大有雷霆崩于前而面不改色的气度,心中暗自佩服,自己跟这比自己小了十岁的年轻人相比还是差了不少。
  
   “唐书记?”周宏没有听过唐天宇的名字,虽然他迫于压力下令放掉了王洁妮的弟弟王波,但那是给上面省委领导的面子,并不知道那件事的始作俑者原本便是现在坐在他面前的这个年轻人——唐天宇。
  
   他脑子在飞快的转动,虽然不害怕今天被撞破了私情,但心中还是有点恼怒,看着陈忠和唐天宇,越发想找人将这两人给除掉。不过这些都是藏在心里的话,他当然不会表现出来。
  
   “陈队,你们今天过来找吴群有什么事啊?”周宏按照以前在县局的称呼叫陈忠,是为了表达亲近之意。他坐了下来,给吴群一个脸色,吴群慌忙进了厨房,过了一段时间,她泡了三杯茶出来。
  
   “我是过来向吴群女士道歉的,关于孙升主任的事情,我感到非常抱歉,那不是我的原意。”陈忠轻声道。
  
   “哦!我想吴群是一个通情达理的人,她已经知道你的心意了。陈队长,你先回去吧,还有你挂职的时间也蛮久了,现在局里面很缺人,我会跟丁副局长提一下,让你尽快归队的。”周宏喝了一口茶,慢条斯理道,官威十足,让人只能服从。
  
   周宏怎么就这么轻松地放过了陈忠,让他归队,这其中明显有着猫腻。唐天宇一双星目打量着这房间里的四周,发现了些许问题。周宏已经开始心虚了,他要不要放周宏一把呢?答案是不。周宏这样的人明显是睚眦必报的家伙,等到他暂时解决了今天的窘境之后,后面肯定会使出各种手段来报复自己和陈忠。
  
   唐天宇已经决定好了,今天要踩就把周宏给踩死了。之前听说周宏对王洁妮有非分之想,他就气不打一处来,今天当然有仇报仇有冤报冤了。
  
   正当陈忠点头表示感谢的时候,唐天宇咳嗽了一声,道:“我们今天除了看望吴群女士之外,还发现了一个疑点,关于孙升主任的死因,有了新的进展。”
  
   “哦?什么进展?”周宏听了这话,声音发生了轻微的颤抖,一般人听不出来,唐天宇什么耳朵,在商界谈判桌上,连对方的心跳声都能猜出个大概。
  
   唐天宇半猜半蒙,道:“孙升并不是吊死的,而是被人毒死的。”
  
   “啊!”吴群大惊失色,慌乱地叫了一声。
  
   陈忠心中虽惊,但不再说话,只是深深地望了一眼唐天宇。他心情很复杂,从吴群的反应来看,这件事果断内有玄机。
  
   周宏听了面色一白,嘴巴抖动了一下,道:“是吗?这件事法医已经递交了死亡证明……”
  
   “死亡证明是可以修改的,陈队长已经决定提交报告,申请重新鉴定。对孙主任死后的留下血样进行重新鉴定,所以让吴群女士来确认下。陈队长认为,孙升的死,并不是自杀而是他杀。”唐天宇将手中的香烟捻灭,喝了一口茶道。
  
   “是啊,我之前看过孙升的尸体,脚趾部位有一些黑色血瘀,如果正常吊死的话,根本不可能出现这种症状。”陈忠反应很快,顺口便圆了唐天宇的谎话。他在与唐天宇交流案件的时候曾经透露过些疑点,没想到唐天宇暗自留心,帮自己分析过了。
  
   “陈队长,我希望这件事情到此为止了。”周宏脸色微变,有点怒气道:“吴群,因为孙主任的事情,精神一直不是很好,她没有精力管这些事情了。”
  
   “如果精神不好的话,会在大白天跟别的男人私通鬼混吗?”唐天宇冷笑道。
  
   周宏双眼瞪大,怒道:“你在胡说什么?”
  
   “胡说不胡说,你们两人心里应该清楚,如果现在进入房间的话,肯定会有证据的!”唐天宇已经完全掌握了主动权,周宏气得发抖!如果枪在身上的话,他觉得自己很有可能拔出枪,给唐天宇一粒花生米。
  
   床上的确有证据,刚才吴群浪*叫得厉害,下半身出的水,印湿了半张床单。
  
   “你究竟想要什么?”周宏泄气了,他颓然坐在了椅子上,被撞破了歼情,被步步紧逼,他也只能自认倒霉,只希望对面的年轻人不要赶尽杀绝,那样他总有东山再起的时候。
  
   “我什么都可以不要!”唐天宇站起身,道,“但我一定要公道!”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