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040章 誓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040章 誓言
有时候遇到女人主动扑到怀里,并不是艳遇,有时候很有可能是劫难。唐天宇看清楚了怀中的女人,赶忙将她推了出去,力气用得不是很大,但还是将女人推开了几步。
  
   “谭县长,您好!”
  
   “嗯?唐镇长!”
  
   面前站着的这个女人穿着一件紫色格子呢绒大衣,下半身踩着一条弹力裤,脚上踩着一双高帮皮靴,头发高高的盘起,一如既往还是那副孔雀的装束,正是陵川县的二把手们,年轻的女县长谭林静。
  
   不过谭林静此刻倒是略微显得有些惊慌,她双眼扫视着唐天宇,脸色微红,似乎被撞破了什么秘密,有点不知所措。
  
   这时,从拐角处出现了一个身高约莫在一米八左右的男人,他身穿着军大衣,留着齐整的短发,国字脸,一双虎目不怒自威,往谭林静所在的方向急冲冲地赶了过来。
  
   “林静,林静!”那军装男人很快来到了谭林静的身边,拉了一下她的手。
  
   谭林静看了一眼唐天宇,脸色微红,躲开了军装男人的拉扯,轻声道:“注意形象!”
  
   随后谭林静跟唐天宇点头示意了一下,便从楼梯急冲冲地下去了。那军装男人脸色有点尴尬,叹了一口气,紧随谭林静而去。
  
   陈忠指了指包厢,眉头挑了挑,道:“进包厢再说。”
  
   进了包厢,陈忠便将谭林静的事情给唐天宇说了一遍,听得唐天宇一阵唏嘘。刚才那个军装男人是谭林静的老公,名叫许援朝,今年三十三岁,是胜军分区中校级官员。
  
   不过这许援朝并不如同看上去那般正派,因为谭林静长期不在身边,所以经常在外面勾三搭四。谭林静不回省城还好,前段时间有事情突然回到家,发现许援朝竟和一个姿色平平的女人躺在一张床上,当时就崩溃了。这事儿,以谭林静的气度,原本不想闹大,便准备跟许援朝和平分手,但是没有想到许援朝不但不肯分手,还闹得沸沸扬扬,甚至来到了陵川县政斧静坐,每天跟着谭林静人前人后的跑。
  
   谭林静是一个公众人物,如果许援朝采取比较温和的策略,或许还能有缓解的可能,但这样子一来,动静闹得太大,无疑让谭林静倍受舆论的压力,其实造成了覆水难收的境地。
  
   听陈忠说完谭林静的遭遇,唐天宇无奈地摇了摇头,笑道:“家家都有一本难念的经,谁知道人前光鲜亮丽的女县长背后也有这么心酸的故事呢?”
  
   陈忠拍了拍桌子,骂道:“这许援朝真不是一个东西,老子都想揍他一顿。家中貌美如花的老婆不好好保护,在外面偷食就算了,还找了一个暴丑的,这不是故意恶心咱们么?”
  
   “萝卜青菜各有所爱,每个人爱好都不一样,人的审美观大致相同,但又有所不同。过惯了锦衣玉食的曰子,偶尔也喜欢尝一下清茶淡饭,那别有一番滋味。”唐天宇颠头晃脑的点评道。
  
   “哈哈,你这观点实在是太无敌了!”陈忠倒满了一杯酒,也不跟唐天宇碰杯,直接将那杯酒灌进了肚子里,道:“现在许援朝已经快成陵川县人民的公敌了。你要知道,这陵川县多少男人将谭县长想象成梦中情人啊。”
  
   唐天宇摆了摆手,道:“人民就是这样的,总是看到公众人物的表面,不知道公众人物的背后呢。”
  
   唐天宇总觉得不太想讨论谭林静的私生活,话锋一转,问道:“现在县里的情况怎么样?”
  
   陈忠知道唐天宇是在问县里现在的斗争情况,轻声道:“现在凌书记和杜书记的争斗已经进入了白热化状态,前端时间市里有人下来调查凌书记的侄子凌泉的经济问题。据说,凌书记已经被内定今年换届之后,便要靠边站了。”
  
   唐天宇眉头拧起,拾起筷子,夹了一口菜放入嘴里,不做声。
  
   陈忠继续道:“不过凌书记也蛮厉害的,省里有领导一直放出声音来,要让凌书记再干一届。最近县委也流传了一些杜书记的消息,说他平常生活作风有问题,跟自己的小姨子关系暧昧……”
  
   唐天宇听到这里,终于脸上有了笑意,道:“这场战斗果真闹得如火如荼啊。两个人看来是要刺刀尖肉的血*拼了。”
  
   政客们的战场就这样,无所不用其极,唐天宇现在还处于最底层,没有机会见到这样大规模的场面,不过他知道,随着自己一步步地走在这通往权力顶峰的金字塔上,迟早也会遇到这样类似的问题,唯一的方法,就是小心谨慎,尽量不要给对手以可趁之机。
  
   权力让人心潮澎湃,但权力也会让人随时进入万丈深渊,真是可爱又可怕的东西。
  
   虽然唐天宇现在还够不到凌安国,但他心中已经有了盘算,如果能够让凌安国早点下马,并不是一件坏事。于私,凌安国是凌峰的爸爸;于公,凌安国当年犯下的经济大案怵目惊心。所以唐天宇或多或少地给陈忠透露了一些东西,陈忠看上去粗莽,但也是有灵姓的人,把唐天宇的话揣摩了几遍之后,暗道既然是贵人的提点,还是得多多注意。
  
   陈忠一如既往的嗜酒如命,跟唐天宇棋逢对手,加上心情不错,所以多喝了一些。因为陈忠喝酒豪放,唐天宇也喝了一些。
  
   对于酒这个东西,唐天宇不排斥,他现在有时候是故意在锻炼自己的酒量。酒,在官场上,有时候是一块很好的敲门砖。
  
   喝到最后,王波过来将陈忠接回家。唐天宇则醉醺醺地由王洁妮扶着进了电梯,回到了房间。一进房间之后,唐天宇酒意便上涌,跑到卫生间里一阵吐。王洁妮看得心疼,便用毛巾给他擦洗了一番,并帮他将衣服全部脱掉,替他盖上被子。
  
   王洁妮望着躺在床上的唐天宇,心中五味杂成。从骨子里,她知道自己现在的做法不对,首先她跟唐天宇有三四岁的年龄差,唐天宇比自己年轻好多岁,跟他牵扯不断,最后伤害得只会自己。因为她知道按照唐天宇的能力,自己不可能与他走到最后,他应该找一个能够在工作上给他一臂之力的人。其次,她发现自己越跟唐天宇在一起,越沉浸在了不可自拔的感情中,曾经想要再也不见唐天宇,但还是没有忍住。她知道如此这般只是因为自己动了情。
  
   “要不,就给你做一辈子的情人吧。”王洁妮抚摸着唐天宇的脸,轻声说道。
  
   睡到半夜,唐天宇被喉咙中一阵火辣给激醒,睁开了眼睛之后,发现王洁妮衣衫完整地躺在自己的身边,脸上似乎挂着泪痕。他顿时心中不知是何等滋味。他伸出一只手轻轻地摸着谭林静眼角的泪水,轻叹了一口气,这女人看上去外表泼辣,事实上内心很敏感。
  
   唐天宇喜欢王洁妮,并不仅仅因为她在生活上对自己颇为照顾,而且还因为她骨子里有一股好强的劲头,若是一般的女子,谁又能顶住县公安局局长的威胁,不被潜规则呢?当懂了王洁妮之后,唐天宇偶尔看到王洁妮身上流露出来的风搔与妖媚,心中却是有种淡淡的心疼,只觉得本姓善良纯洁的女子,不应该因为生活所迫,而出卖自己的灵魂。所以唐天宇想要保护王洁妮。
  
   王洁妮睡得很浅,感觉到脸上有点痒痒的感觉,她睁看了眼睛,发现唐天宇正仔细地打量着自己。她能够从唐天宇的眼神中看到一股清澈,更有一种名叫疼惜的感情在其中流淌。
  
   她伸出了一只手,点了点唐天宇的额头,笑道:“看什么看,觉得姐姐好看么,姐姐答应你,今天你觉得姐姐哪里好看,都给你摸摸。”说完这话,她故意挺了挺胸口那非常壮观的风景。
  
   唐天宇摇了摇头,挪了挪身子,将王洁妮抱在了怀里,轻声在她耳边,道:“姐,今天我不想摸你,只想抱着你。”
  
   王洁妮有点吃惊,更有点感动,唐天宇的怀抱很紧,让她感觉喘不过起来,但她又觉得幸福,只觉得如此这般继续下去,那就很美好,即使窒息了,能躲在这怀抱里,也足够幸福。
  
   这一夜,唐天宇将脱得光光的王洁妮抱在怀里,没有做其他的举动。这算是一种誓言,算是承诺要保护王洁妮一辈子的誓言。
  
   “姐,要不我们结婚吧。”唐天宇轻声说道。
  
   “不行,你太小了,我不喜欢跟比自己小的男人结婚。”王洁妮摇了摇头道。
  
   “胡说,我就是年龄小,其他哪个地方不比其他男人大一些?”唐天宇有点郁闷地说道。
  
   “噗!我就是觉得你年龄小,你比我还年轻,以后会遇到比姐更年轻,更能给你的事业带来帮助的女人。”王洁妮笑着劝解道,她一边劝解,泪水却是情不自禁地流了下来。
  
   “姐,你舍得让我去找别的女人结婚吗?”唐天宇感觉到了王洁妮温润的泪水,心中涌起一股酸楚。
  
   “舍得!当然舍得,即使你将别的女人抱在怀中,姐,也会很开心,因为你曾经这么喜欢过我。”王洁妮轻轻地点头道。
  
   “姐,我一定会娶你。”唐天宇叹了一口气道。
  
   “我不会嫁的,这一辈子都不会嫁人了。”王洁妮固执地说道。
  
   “那咱们走着瞧吧。”唐天宇怀中光滑如同白玉的王洁妮又紧了紧,发誓般的说道。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