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十章 战后 3000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五十章 战后 3000
“还有一个人被压在下面!”疲惫的申屠妙玲并没有忘记做出关键一击的贾晓,她拖着双腿向怪物的巨大腹部走去。
  聂小洋也艰难地提起一口气,和女孩一起试图推开沉重的腹部,救出被压的少年。然而瘫死的怪物体重仿佛更甚生前,女孩和小洋又并非以力量见长,是以尝试了好几次都差一点才能推开尸体。
  就在二人焦急之间,第三双手覆上了鬼狩蛛冰冷的腹甲。
  “假小子在下面?”封尘的声音从申屠妙玲的身侧传来。
  女孩抿紧了嘴唇,轻轻地点了点头。
  三个人合力终于将怪物的腹部推向另一边,将奄奄一息的贾晓拖出了怪物的身下。可怜的孩子早已不省人事,软铠着重保护的胸部,钢制的薄板也陷下去一块,只有微弱的呼吸还能证明他还活着。
  封尘三两下脱下昏迷少年的上身铠甲,“快,我们把他送回房间去。”
  聂小洋突然想起了什么:“狗龙王呢?它有没有跟过来?”
  “猎神在上,我已经把他干掉了。”封尘背起气若游丝的贾晓,补充道,“那些小狗龙也已经没有威胁了。”
  申屠妙玲和聂小洋互相对望了一眼,眼神中齐齐出现了些异样的神色。这个貌不惊人、实力在众人面前也没有什么出彩的毛头小子,居然一个人不声不响地干掉了狗龙首领和他的大军。
  但是目前最要紧的事并不是询问封尘的战况,而是救助伤者。眼见仍有余力的封尘背起了假小子,另外二人只得一左一右扶住挣扎的熊不二,五个人互相搀扶着走进离战场最近的休息区。
  贾晓的房间里,教官和黑氅猎人已经等候多时了。
  封尘小心翼翼地将昏迷的少年平放在床上,艾露早已跳上了床头,一双肉掌拂过他的脉搏、额头和鼻息,又仔细地看了一下外伤。
  “断了两根肋骨,索性没有伤到肺部,体表的都是淤伤,这小子也真是命大。”安菲叹了口气,“可怜前些天青熊的抓伤还没有合拢,现在又崩开了。”
  贾晓在被巨腹砸下来的时候堪堪用大剑抵挡住了第一波冲击,巨大的剑身卸去了一多半力量,这才没有让他全部的肋骨都碎裂掉。
  “也许还有些隐伤,不过先保住命再说。”安菲尼斯将罗平阳唤到身前,指挥他托起贾晓的上半身。艾露挽起袖子,露出干瘦的胳膊。也没见怎么用力,他的肉掌在贾晓的前胸不断地挤压推拂,只听咔咔几声,昏迷中的贾晓紧皱的眉毛却舒展开来。
  女孩子申屠妙玲转过脸去,没有去看同伴青紫斑驳的裸露上身,不知是不忍还是有些羞涩。其他人也都一声不吭,兴许是是被安菲尼斯一手轻描淡写的正骨术震撼到了,更是因为实在是累了。
  “这贴药外敷,这些煎了给他服下去。”安菲尼斯敏捷地跳下床,从罗平阳大氅的里面变戏法似的掏出成捆的纱布和两副药来。
  见其他人都迟疑着不肯拿走教官给的伤药,封尘便坦然地伸手接过。这只老艾露虽然行事不算靠谱,但是自己用过他给的药,知道他起码并不会害人。
  “还有你。”艾露猫抬爪指着靠在墙边熊不二,“鬼狩蛛的蛛丝是带毒的,你能撑到现在已经不容易了。”他扔给大个子一个小药瓶,“你还有伤,不能洗澡,一天吃两粒,两天之后,毒素带给你的虚弱感就会消散了。”
  众人望着一旁萎靡的熊不二,发现他的脸色确实有些不正常的潮红,难为他还能在身中蛛毒的前提下发动那样爆烈的攻击,锁定了最终的胜局。
  众人脸色各异。一场战斗下来,小队里几乎是人人挂彩,不需要有三个月的期限,就是能不能撑住下一次怪物的进攻都难说。
  聂小洋想要说些什么,却被教官伸手挥停。高瘦少年被老猫打败过一次,他便不自觉地服从了教官的命令。
  “狗龙王和鬼狩蛛都死了,这附近的怪物光是争夺地盘就要乱斗好一阵子。”安菲尼斯下意识地撸着自己的胡须,“大概最近营地里都不会出现大型掠食种了。”
  他虽然没有明说,但是言语中却含着再清晰不过的意思:最近都不会再有大型的战斗了,见习猎人们可以平静地养伤休息。
  说完这句话,安菲便头也不回地离开小屋。
  黑氅猎人掀起门帘也准备离开,但他的脚步突然停在门槛附近,“你们几个……”他叹息了一声,“下次不要这么拼命,如果你们求援的话,我和安菲或许听得见。”
  贾晓冲到鬼狩蛛面前的瞬间,教官便看见了。那小子带着死志,浑然不顾自身的安危,只求能够暂时控制住怪物的行动,给其他人创造最后一击的机会。怪物砸中他的时候,教官和罗平阳才堪堪跑到战场二百米之外,救援已然无望了。
  这也是刚刚安菲尼斯为什么只是安静地做好了救援伤者的工作,而没有对这场战斗做任何评价的原因之一。
  他有些愧疚。
  让毫无经验的少年们一次对付两头大型怪物,终究还是太过勉强了。
  …………
  教官们飘然而去,留下屋子里沉闷的一干人。
  封尘拆开安菲尼斯给的外用药,扯开一卷纱布,细细地给贾晓缠着。他自打进入营地以来,一直都受到这个机敏而开朗的少年照顾,此刻已经将他当做自己营地中最好的朋友了。
  “我受够了。”一场战斗中遭受了电击和蛛网的摧残,熊不二的声音显得有些嘶哑,“我不想再参与这什么劳什子的守营任务了。”
  “哼,你不是还自诩不在任何战斗中退缩吗?”聂小洋讥讽道。
  “我当然不会害怕。”熊不二辩解着,“但我不想参加这种没头没尾的战斗。”他艰难地站起来,“这个教官既不教我们狩猎知识,又不教我们武器技巧,只把我们扔在这里等着喂野兽。”他唾了一口,“我看这只死猫没安什么好心。”
  封尘给贾晓的绷带打了个结:“喂,安菲教官刚刚可是救了你的性命啊!”
  “那又怎么样?”熊不二更加气愤了,“如果不是他把狗龙引过来,这里根本没有人会受伤。”
  “这不就是训练的一部分吗。”申屠妙玲朱唇轻启,虽然是问句,但是被她说成了肯定的语气。
  “对啊,我们都还活着,这就是最重要的。”封尘附和道。
  “下一次就死了。”熊不二眼神黯淡下去,好像这句话一定会变成事实一样。
  “我看你是怕了吧。”聂小洋叉着手,不屑地说。
  听到这句明显的挑衅,熊不二的怒气涌上来:“你有什么资格说我?刚刚在面对狗龙王的时候,还不是你不敢正面攻击,用麻痹陷阱把我连累了?”
  “你呢?你又怎么样?”聂小洋丝毫不让,“要不是你没有挡住那只该死的蜘蛛,床上那个小子怎么能伤成这副模样?”
  两个盛气凌人的少年互相数落着,壮硕少年熊不二拥有着营地最强猎人的傲气,而高瘦的聂小洋却不喜欢和任何队友扯上关系,二人都是孤高而自傲的人物,从见面第一刻起就隐隐产生了敌意,在战斗结束后的现在终于有了爆发的机会。
  “够了!”大声的争吵不利于假小子的休息,封尘不得不第一时间出声阻止。
  三双眼睛同时移到他的身上,一个人干掉了狗龙王和它的族群,封尘给其他见习猎人的印象,相比青熊兽时候那个只会抱头鼠窜的狼狈少年有了太大的改观。
  乍一被共同战斗的队友用严肃的目光看着,小猎户意识到自己应该说些什么了。
  “贾晓告诉我说,你们都是各家族的天才,无论去到哪里,都会有不俗的成就。”他的眼神清澈见底,就如雪林中的精灵鹿一样,“我不是什么家族的后代,我只是大雪山北面一个普通猎户的孩子,但是我也知道一些事情。”
  “我在蓝松林中狩猎的时候,曾经看到过被逼上绝路的精灵鹿们组队搏杀野猪,也曾轻易地捕猎过一整群失去头领、互相之间战斗得伤痕累累的野狗。”小猎户挠了挠头,觉得自己的话表达得不是非常清楚,“我的意思是,重点不在于我们有多强,而是在于我们是不是一个队伍。”
  “无论大家愿不愿意,我们已经在这个营地中了,想要活下去,想要变强,就只能学着相互配合。”他的目光扫过众人,“刚刚的战斗,我们不都已经做到了吗?没有大家对计划的配合,我们现在大概已经成了怪物的晚餐了吧。”
  是啊,正在进行的训练已经成了既定的事实,无论众人各自背负着什么样的命运,在这一刻他们都是训练营的成员,是队伍的一份子。想要生存下去,获得更多的历练,就只能抛弃嫌隙,相互扶持配合。
  房间里再次陷入了沉默,精英少年们并不是不懂这个浅显的道理,而是各自的骄傲让他们不愿意放下身段去配合他人。封尘作为此战的功臣,这番话只有由他说出来,才能被这些崇敬强者的见习猎人们,真正地听到心中去。
  “谢谢你。”半晌,申屠妙玲第一个开口,她的妙目注视着聂小洋,“在最后一击的时候,能够相信我,把武器借给我用。”
  被营地里唯一的女孩子感谢,饶是不近人情的少年,脸上也浮现出一阵绯红。
  封尘的一番话,让屋内的气氛暂时平静下来,他见众人都安静了,便继续回头为贾晓擦拭身体。
  大熊也想起自己被蛛网缠住的时候,是聂小洋的飞盾及时让自己脱困的。但大个子脸皮却薄,刚刚和人吵得那么凶,此时却不好开口感谢。他只能转身拉开门帘,向外面走去。
  “你去干什么?”聂小洋问道。
  “我去修房子。”熊不二低声说,“那只老猫只说要我们保住建筑,没说不让我们动手修。”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