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十一章 价格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五十一章 价格
正是晚饭时间。
  灶台附近的炊烟还未完全散尽,几条鲜美的小鱼已经被端上了餐桌。
  王大妈在菜场幺了几尾鱼,女儿阿萍正是长身体的时候,不能每天以包子果腹。大妈每日揉面的手做起鱼来也是鲜美异常,鲜味从桌子上一直飘到窗外。
  “木头!来吃饭啦!”梳着侧马尾的女孩倚在门口,伸手招呼着正在费力地将水桶里的水倒进水缸的年轻小伙子。
  小伙子穿着一身明显太过宽大的粗布衣服,白净的脸上灰尘混着汗水流下来,像被猫抓过一样。
  看着这一幕,女孩噗嗤一下笑起来,“去洗洗脸和手啦,待会娘又要嫌弃你了。”
  “噢。”被叫做木头的少年下意识地擦了擦脸,却粘上了手掌上的泥土,显得更花了。
  少年连忙从水缸中取了一瓢水,想要低头冲一冲脸和手,手上湿滑,瓢却失手掉在了地上。
  他弯腰去捡,然而这个动作对他来说却意外地费力。
  因为他的背后背着一把长而直的太刀。
  阿萍是在工会大厅外卖包子的时候遇见封漫云的。
  女儿心地善良,王大妈总会看见她往家里带来些野猫野狗,用包子馅料好生喂着。然而被她带回来一个野孩子,还是个男孩,这倒真是头一次。
  丈夫去世以后,王大妈便和女儿相依为命。两口人依靠卖包子的本事,总能在商业街和工会大厅门口混个温饱。眼瞅着这个不爱说话的少年就要露宿街头,王大妈还是动了些恻隐之心,毕竟一双筷子一床被褥,娘儿俩也还是供得起的。
  少年虽然说话不多,但也并不是好吃懒做之辈。他显然是受过些教育的,能够认字记账,帮了阿萍一家不少的忙。小孩子力气不大,每次只能从井里挑半桶水,但却从没有嫌苦嫌累,每日都毫无怨言地承担着这项工作,是以大妈迟迟下不了将他赶走的决心。
  热心的大妈给封漫云的饭碗里添了半条鱼,短短几日的寄住,让这个本来冷清的家里多了些人气。她叹了口气,还是把迟早要说的话说了出来。
  “漫云啊。”她试探着说,“下午的时候我问过邻居老马家,他家是行脚商,三天后就会租一辆飞空艇去大雪山北面收些药材。”
  “他们说可以花五枚银币在那艘船上租下个位置,”她观察着少年的反应,但封漫云只是低头闷声地吃饭,“你就能回家了。”
  听到回家二字,封漫云起了反应,他停下碗筷,摇摇头:“我不回去。”
  大妈尴尬地一笑:“没关系的,不用花你的钱,我们母子俩虽然不算富裕,但是五个银币还是能拿得出来的。”
  即使话并不多,封漫云也断断续续地将偷渡初日的事情讲给了阿萍母女俩,在市井生活了多年,小姑娘第一时间就告诉犯傻的少年——他被骗了。封漫云还怔着不说话,被娘儿俩有理有据地开导了好久才接受了这个事实。
  “娘。”阿萍幽怨地看了她一眼,“木头不是担心钱的事情,他在这里是想当猎人。”
  “可是猎人选拔早就结束了,你还在这里有什么用呢?”大妈皱着眉,“我看你的身板啊,也不是当猎人的料。早点回到家乡去,别让父母担心了。回去打熬一下身体,三年后说不定就选上了呢。”
  “我不回去。”对于这个收留自己的大妈,少年的心中只有感激。封漫云想不到什么可以反驳她的方法,只能把自己的想法又重复了一遍。
  王大妈的脸上有些愠色:“难道一辈子当不上猎人,你就一辈子住在这里?”
  封漫云抬起头来,用清亮而执着的眼神看着这位母亲:“我知道一直寄住在这里,给大娘您添麻烦了,如果这里不欢迎我的话,我可以走,但是请您不要把我送回雪林村。”
  “傻木头。”阿萍用筷子背戳了封漫云一下,“娘是担心你在这里的安全,我们怎么会不欢迎你呢?”
  在封漫云看不到的角度,王大妈狠狠地瞪了女儿一眼。
  …………
  “你不要往心里去,娘说话就是那样。”阿萍小心翼翼地对这个木然的少年说。
  “没有。”封漫云摇摇头。
  金羽城的道路经过几百年的整饬变得坚硬而干净,像二人脚下这样坑洼不平的碎石路,已经只能出现在城郊附近了。
  这对少男少女正是走在城郊一条偏僻的巷子里。
  巷子的布局极不规整,各式的简易砖房甚至还有木屋都杂乱地磊在小巷旁边。小巷最窄的地方甚至容不下两人并排行走。
  “你知道吗,我爹也是个猎人。”阿萍走在前面,侧马尾在肩头一晃一晃的,“虽然只是最低等级的猎人啦,他一辈子也没捕猎过什么高级的怪物,也没有钱置办豪华的装备。”
  一听到猎人相关的事情,封漫云的精神便提了起来,他快步跟上阿萍的脚步,“你爹现在在哪里?”
  “他走了。”阿萍摇摇头,水灵的女孩眼神中现出一些失落,“我和娘很久都没有见过他了。”
  少年有些尴尬,不知道如何接话。
  阿萍转过身来,后退着前行。她看见封漫云的窘相,又嘻嘻地笑了起来:“没关系啦,我和娘两人生活了这么多年,该习惯的早就习惯了。”
  “抱歉。”看见女孩开朗的笑容,封漫云的难过却更甚了,不知是为这对坚强而乐观的母女所动容,还是想起了远在雪林村的自己的亲人。
  “哎,你也会说些贴心的话嘛。”阿萍把脸凑到他的脸前,“我还以为你整个人都是木头做的呢。”
  “不要叫我木头。”被少女这么近地贴着面,他能闻到女孩清新的、混着刚出笼的包子味的体香,他羞赧地转过脸去。
  “为什么啊?明明整天背着一截木头,却不许别人说。”阿萍嘟着嘴,她喜欢调笑这个木讷的男孩,看着他在自己的言语下露出窘态,是自己每日卖包子回来最开心的事情。
  “这不是木头,是一把太刀,猎人用的。”封漫云纠正道。
  “切,没劲。”老爹在走前最喜欢和他们母子讲关于猎人的事情,母子二人早就听烦了那一套,没想到这块木头是比老爹还痴迷猎人的怪物。
  “我们……这是要去哪?”封漫云没有在意女孩的抱怨,转而问道。
  “前面是‘小市场’啦。”阿萍也严肃下来,“据说是只要有钱什么都可以买到,我在摆摊的时候听一个卖糖人的小子说过。”
  “这里……也可以卖见习猎人的资格吗?”封漫云的眼神炽热起来。
  阿萍抿了一下嘴唇:“卖的,不过不会便宜。”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