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十三章 西戍 3000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五十三章 西戍 3000
伴着急速的“吱嘎”一声,“小市场”的门被急促地踢开。
  隐约听见仓库里有些混乱的声音,接着是一男一女两个孩子从门后匆匆地逃出来。
  封漫云刚刚露出“不买”的意向,油面管事的脸色就立刻沉了下去。小市场虽然是见不得光的交易场所,但他的买卖却都是明码标价童叟无欺的。这其中对卖家的约束和对买家的约束效力同样强大。
  试想一下,一样昂贵而少人问津的货物,若是买家在交易前突然反悔,将会给小市场的主人带来多大的损失呢?是以市场主人豢养着一批打手,作为小市场的武力威慑,替主人强制性地与买家达成交易。
  这种行为在世人眼中有一个专有的名词用来形容,那就是强买强卖。
  少年和少女正在被两个地痞模样的闲汉追赶。后者穿着歪歪扭扭的粗布衣服,头巾也只是半扎着,但手臂和小腿处露出的肌肉分明就在标志着二人是久经巷斗的能手。
  封漫云拉着阿萍从仓库中没命地往外跑,他的右手还攥着一整把银币。打手来的太突然,他并没有机会将阿萍的钱悉数带走。
  “别跑!”
  “臭小子,要了小市场的东西敢不买?”
  辱骂声不绝于耳,封漫云咬紧牙关,努力不让自己回头看去。阿萍握着自己的手心也在不停地渗出汗水来。
  不知在碎石路上跑了多久,前面的巷子越跑越窄,少年凭借着记忆要往大路上走,但还是被羊肠小巷绕晕了方向。
  “你死定了。”两个打手中,稍矮的那个不知何时已经从岔路里追到了二人的前面。他从腰间拔出一柄短匕,眼神在封漫云和阿萍之间游走。
  “堵住他们!”阿萍身后,略高些的打手也围了上来。
  这一段巷子只能容得下两个人并排行走,如果有人刻意围堵,便是无论如何也冲不出去的。阿萍握紧了封漫云的胳膊,然而前后都是坏人,她并不知道要躲到男孩的哪个方向才更加安全。
  “对不起。”少年轻声道歉,他慢慢地挪动脚步,将吓得发抖的女孩挪到墙边,自己用身体挡在她的身前。现在的境地是由他而起,若非他的执着,阿萍和自己也不会面临现在的困境。
  “木头。”女孩呼唤道,“我害怕。”她有些后悔,如果不是自己轻易地听信了阿浩的怂恿,大概就不会落到现在这副田地。
  两个打手顶着一副凶相,一左一右地冲了上来。矮个的稍前一步,他抢先将手中的匕首捅向封漫云。
  少年的身后就是毫无战斗能力的女孩,他不能退,只能伸出手去阻挡疾刺而来的凶器。然而成人的力量比他大太多,他的双手虽然准确地抓住了对方的胳膊,但是一股大力从对方的手臂上震来,握着匕首的手冲破了封漫云脆弱的阻拦,直刺在少年的肩头。
  “嘶……”封漫云倒吸了一口凉气。
  地面传来哗啦啦的响声,肩头穿刺了的封漫云再也拿不住手中的一把银币了,失手掉在地上。
  小市场的打手并不想杀了二人,只想让他们吃点苦头乖乖交钱拿货而已。是以匕首没有选择要害刺下去,而是无关紧要的肩膀。即便如此,封漫云还是品尝到了近在咫尺的死亡气息。
  有那么一瞬间,他仿佛回到了雪林村的猎人选拔擂台上,对面的狗龙看着自己的时候也是这样凶戾的眼睛。
  他的面容扭曲起来,疼痛好像刺激到了这个少年心中的某根隐藏的神经。他双手抓住矮个子的肩膀,额头用力向对方的脑袋上撞去。
  “哎哟!”没想到挨了一刀的小孩子还能有这么大的反击力量,矮个子吃了一亏,他把匕首留在对方的肩头,后退了几步,揉着被撞得青紫了的额头。
  “你流血了!”阿萍更加害怕了,木头的身体素质她十分清楚,半桶水都要磨蹭半天才能挑回来,怎么可能同时和两个大汉搏斗呢?
  封漫云没有答话,甚至也许没有听见身后的声音,他无言地将匕首从肩头拔下来,虽然痛的浑身冷汗直冒,但脸色仍然苍白而坚定。
  他抽出身后的木制太刀。
  高个的打手也冲上来,他虽然没有携带武器,但是一手握拳、一手成掌,显然是生死巷斗中练出的独特路数。这种搏斗术虽然不如猎人和军方间流传的那样精妙,但是胜在适应个人的习惯和素质。
  封漫云并没有和人相搏的经验,所以他只能出刀。
  太刀的刀刃打在打手结实的手臂上,高大的打手并不在意,一条木棍能给自己多大的伤害呢?手中握着锋利的匕首不用,却用没有任何威力的木棍作为武器,这已经不是没有经验的问题了,而是傻的可爱。
  太刀的刀刃从中间应声而断,竟然丝毫没有阻挡高个的打手的速度。他贴近少年的身体,手肘在他的手腕上一磕,便让封漫云手上唯一一件对他有威胁的匕首掉落下去。他双手抓住少年的肩膀,凭借身高的优势将他向上提起。
  少年的双腿离开地面,不住地蹬踏着,而后被重重地摔在地上。
  “木头!”阿萍惊叫道,高大打手正欲继续猛击,被从后面闪身出来的阿萍抢先抱住了腿部。小姑娘用尽全身的力气不让这个可能伤害少年的男子上前一步。
  封漫云蹒跚着爬起来,他提起手上仅剩的半截太刀,朝着高个男人的身下冲过去。
  没冲两步,少年就被身后的一双大手牢牢地抱住。
  “别管那个女孩了,这小子有些虎劲,快把他收拾一顿,我们好回去交差。”矮个的打手招呼着同伴,双手费力地束缚着不断挣扎的封漫云。
  高个子两手一提,将腿上抱死的阿萍扔到一边,大踏步向封漫云走来。
  少年被抱起来的时候是背对着矮个子的,就算手中还有武器,却没有办法攻击到自己身后的人。
  再迟几秒,自己有可能被这两个人杀掉的!封漫云这样想着,身体的挣扎突然停了下来。
  他好像放弃抵抗了一般,双手软软地垂下来,只有因为奋力挣扎而疲累的肺部还在不停地喘着粗气。
  高个子看见了少年的眼神。
  如果说平静和疯狂能同时存在于一个眼神中的话,那面前的瘦弱少年无疑拥有最平静而疯狂的眼神。
  他不是放弃了抵抗,而是在积蓄力量做最骇人的反击。
  然而高个猎人的反应已经慢了,就在两方相差不足两米的时候,封尘把手中的半截太刀反持着,狠狠地刺进了自己的大腿处。
  被折断的刀身有着尖而细的断口,反而比未断之前要锋利许多,但是木头的边缘粗糙而带有毛刺,不像是刀,更像是一柄磨钝了的锯子。
  封漫云就将这柄锯子坚定而缓慢地送进了自己的血肉里,钝刀割肉最为疼痛,大个子还能看见伤口附近的皮肉在颤抖地蠕动着。
  大腿后面是矮个男人的腹部,于是短锯也刺进了男人的腹中。
  “啊!”意识到封漫云已如此残忍而决绝的行为攻击到了自己,矮个男人赶忙将少年脱手推出,木刀从腹部骤然抽出来,打手的伤口又是一阵剧烈的疼痛。
  高大的猎人被少年的举动惊得有些痴了,是以封漫云蹒跚着走到他面前的时候,他还没有完全反应过来。
  少年的身高只够到高个子的肚脐附近,所以他选择了一个最舒服的位置攻击。
  “啊!”同样的一声惨呼,高个子像虾米一样弯下腰去,伏在墙上不动了。命门被攻击,即使是抗打能力超强的无赖汉,也要有片刻失去战斗能力。
  “木头!”被甩到一旁的阿萍显然也碰破了头部,她一面捂着自己的伤口,一面朝封漫云跑来,“快跑啊!”
  “我没事。”他第一次转身和阿萍说话。如果刚刚没有女孩舍身抱住高大男子,现在的自己应该躺在地上被两个打手轮番踢打吧。
  封漫云笑了笑,这笑容伴着周身的疼痛和四溅的血液显得有些诡异。
  “我并不想惹麻烦。”少年低下头去,对两个打手说,“我只是想当猎人而已。”
  “你是疯子!你就是一个疯子!”矮个的打手咧着嘴,捂着自己的伤口道。
  封漫云不疯,他只是不关心除了自己的信念以外的任何事物,包括自己的性命。
  “你如果有这样的狠劲,为什么不去西戍部?”稍高些的打手也捂着自己的裆部说,
  “西戍部?那是什么?”少年有些疑惑地问。
  “那是给不怕死死的人去的地方。”矮个子的打手疼的声音有些颤抖,“你不是要当猎人吗?那里全年都招猎人,没有条件限制的。”
  “有这样的事,你们为什么不早和我说?”封漫云沉着脸,他腿间伤口上还留着一柄贯通而过的木刀,但少年却浑不在意。
  “小爷爷啊,我们是做生意的,又不是工会大厅,”高个子艰难地坐起来,想扎紧肋下的伤口,“再说了,那地方全城的人都知道,谁成想你连那种给送死的人去的地方也感兴趣?”
  封漫云回头看了一眼孩子啊后怕的阿萍,后者轻轻地摇了摇头:“那里是雷鸣沙海,只有死囚和……原住民才能去的,传说中沙漠里有吃人不吐骨头的鲨鱼,去的人十个里最多有一个人能回来。”
  小姑娘水灵灵的眼神望着少年,不知为何,她忽然生怕少年说出那句话。
  “我要去。”
  封漫云还是说了出来。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