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五十四章 馈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五十四章 馈赠
“闪光!”封尘的声音在营地上空响起,少年的汗水和尘土搅成了泥浆一般,在他的脸上划出了一道道的痕迹。
  听到少年的提醒,战场上的同伴们纷纷闭上了眼睛。熊不二将头缩在方盾后面,他的大盾前面有一些焦糊,似乎是被高温灼烧过;聂小洋也用小圆盾遮住了自己的眼睛,没有遮挡的两人将身体背过去,用胳膊挡住视线。
  闪光弹抛出一个弧线,直奔对面的怪物而去。
  怪物是一只巨大而怪异的鸟类,这只怪鸟长着宽大的喙,和可以展开收拢的、围脖似的巨大耳朵。它的全身并没有一片羽毛,而是被细密的鳞片包裹,翅膀也是类似飞龙的两折肉翼。
  比起一只鸟,它似乎更像一头疯癫的龙。
  训练营众人已经和这头怪鸟鏖战了四天有余,狡猾的怪物凭借着自己会飞的优势,总能在情势不对的时候逃之夭夭。大怪鸟会喷吐一种能够剧烈燃烧的火油,温度极高且难以扑灭。虽然喷吐速度不快,少年们可以轻易躲开,但是对几乎全是木制建筑的营地来说,无疑是一种灾难。
  所以,今天见习猎人们不能再让怪物逃掉了。
  “糟了!”刚刚被引开注意力的大怪鸟不知为何又望向了封尘,它向少年身前凑了凑,却不偏不倚地让过了迎面而来的闪光玉。
  道具在怪鸟耳后爆开,天然的围脖为它遮蔽了大部分刺目的光线。怪物只是稍稍眯了下眼睛,视力就恢复了正常。
  “快跑!”道具没有生效,贾晓高声提醒站在怪物面前的封尘道。
  在远处游荡的申屠妙玲反应更快,她在闪光弹爆开的一瞬间就弯弓搭上了一支箭。
  这支箭和普通的制式箭并无不同,但却在箭杆上绑了一个骨制的小事物,细看下去,却是封尘随身携带的骨哨。
  随着女孩一松手,利箭带着尖啸声射了出去。大怪鸟的巨大耳朵为它提供了更加敏感的听力,骨哨破风的响声在它的耳中清晰可闻。他停下扑向封尘的脚步,转头用肉翼抵挡飞来的箭矢。
  精明的贾晓怎么会放弃这样的好机会,他欺身上前,沉重的大剑横向挥出,斩击在大怪鸟鸡爪一样的脚上。
  “嗷!”怪鸟发出凄厉的叫喊,那只脚已经多次受过重击,假小子的这一剑已然是压死骆驼的最后一根稻草。
  随着重剑斩势耗尽,怪鸟应声而倒,在一旁蓄势许久的熊不二擎着长枪对准怪物的脸部疾冲而去。
  聂小洋也扔出了手中的圆盾,盾牌拉着铁线缠绕在不停扑扇着的翅膀上。他双脚腾空,顺着铁线一荡,便迅速靠近了躺倒在地的怪鸟。
  熊不二的枪尖顺着怪物的眼眶刺进脑壳中的时候,聂小洋的单手剑也刚好割断了大怪鸟的喉咙。
  “收工了!”贾晓扛起拖在地上的心爱的大剑。
  看着相斗了数日的怪物在面前咽了气,假小子有些畅快也有些疲惫。这是他伤势养好以后的第一场战斗,那次的不幸重伤让他成为了训练营中实战次数最少的成员。
  自那场惨烈的战斗结束已经一个多月了,即使安菲尼斯带来的药材再好,断掉的骨头也要一点点修复。假小子只能每日看着其他训练营的成员在营地附近巡逻和战斗,自己却只能在床上静养。
  安菲教官和罗平阳时不时地会将一些奇奇怪怪的东西带来营地,有时候是一截尾巴,有时是一把颜色奇异的毛发,也有恶心的粪便和说不出名字的野草,但无论他们带回来的是什么,总会有发怒的大型怪物尾随而来,紧接着就是猎人们和怪物的一场大战。
  少年们从最开始的愤愤不平,到后来便习以为常,甚至连巡逻都有些懒散了。一人一兽两个教官就像是开战的信号,只要诱饵被放到营地,便预示着和未知的怪物的另一场艰苦卓绝的战斗。
  这只大怪鸟便是如此,腹黑的教官当着它的面打碎了它大半窝的蛋,又带了一个回到营地,才让素来与世无争的食虫怪物和训练营的众人不依不饶地缠斗了好几天。
  “是我干掉的。”聂小洋甩了甩单手剑上的血液。
  “割喉并不会当即致命,”熊不二有些自傲地说,“我的长枪捅破了它的大脑,我才是最先干掉它的。”
  “这个有那么重要吗?”申屠妙玲走近前来,想要找回刚刚射出的响箭,骨哨是封尘在战斗前借给她的,没想到在战斗中发挥了奇效。
  两个赌气的少年齐齐地望了一眼冷着脸的少女,又齐齐地偏过头去刻意不看对方。在先前的一个月中,他们二人一直都维持着一种微妙而平衡的关系,既作为队友互相扶持,又在任何可能竞争的地方像孩子一样争斗不休。
  “不好意思。”远处走来的封尘挠了挠头,“闪光玉没有扔准。”
  “闪光玉要朝着怪物相反的方向扔啊。”假小子俨然一副教官的模样,“这样不但可以用身体挡住刺目的光线,还能防止刚刚那种情况的发生。”
  尽管封尘奇思妙想的点子能给少年们的狩猎带来极大帮助,封尘仍然是营地中实力最差的见习猎人。这不光体现在他和众人比起来蹩脚的单手剑技能,还在于他缺乏最基本的狩猎技巧和常识。在过去的一个月中,小猎户像干涸的海绵一样贪婪地吸收着从同伴身上学来的各种知识,但是相对于底蕴深厚的各家族子女来说仍然有很大差距。
  “没关系,讨伐成功不就万事大吉了嘛。”聂小洋揉着封尘满是灰土的头发,“洗个澡睡个好觉,又可以多休息几天了。”
  断断续续地力战了几日,营地里的众人都没有时间洗澡,即便是爱干净的女孩身上也粘上了一股汗臭味。这也是猎人生活的无奈之处,无论你有什么样的生活习惯,在这个熔炉里都会被“猎人的习惯”所代替。
  同伴们并无一人搭腔,聂小洋向着众人目光所指看去。
  “铛铛铛”,有节律的金属杆砸过地面的声音由远及近地响起来。
  安菲教官和罗平阳并没有穿着他们标志性的黑色大氅,而是将它们拿在手中。
  确切地说,二人是用大氅当做包袱,装着一袋什么东西,向众人走来。
  “又来?”熊不二有些无奈地道,尽管在大怪鸟的狩猎中众人并没有什么损伤,但是武器磨损和补给的损耗一定是有的,他们可不想在这种准备不充分的情况下,和未知的怪物再战一场。
  “这次又是什么?”贾晓从身上摸出一根糖棒,“蛋?尾巴?这么不规整的形状……你不会是把哪只怪物家里的幼崽砸碎了吧?”
  猎神的教义里不允许猎杀幼崽,封尘的眉头有些紧皱起来。
  “别紧张。”教官一个打挺,干瘪的猫身从罗平阳的背上跳下来。他将手中的包袱放在地上,发出“叮叮当当”的金属声,“这次并不是诱饵,我给你们带来了好东西。”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