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六十八章 混乱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六十八章 混乱
大号的圆球被封尘一手勉强抓住,举在肩膀的高度。随着少年奋力跃起,爆弹被猛地掷出。
  这颗爆弹不像刚刚被树叶包裹住的弱化版一样,而是整个灌满了硝化蘑菇粉末。爆弹直砸到雌火龙的嘴里,砸在它龇起的尖牙上。
  还未等怪物看清攻击自己的是什么武器,一阵比之前更剧烈的爆炸就在自己的眼前发生。
  “轰!”一声剧烈的爆鸣声响彻两人一兽的耳膜。
  剧烈的爆炸迸发出堪比闪光玉的光亮,火光后则是滚滚升起的浓烟。硝化蘑菇的粉末爆散出橘黄色带着黑烟的火焰,翻卷的气浪以怪物的头部为中心,甚至影响得方圆几十米的树木都摇晃得沙沙作响。
  热浪在怪物猝不及防之下击中了雌火龙脆弱的眼睛和口腔,震得它的头部猛地向后一仰。怪物就像在前行中撞上了一堵无形的墙一般,双翼无力地扇动了几下,双爪在空气中抓挠不停,竟是从天上就这样掉了下来。
  并不只有雌火龙一个人承受了整个爆弹的全部威力,还在空中的小猎户也处于爆炸中心的位置。本应跳势散尽落到地面的封尘,居然直接被爆炸的推力向后推了两米远,屁股着地坐在雌火龙面前的草地上。
  爆鸣的响声还没有完全散尽,少年们觉得自己的耳朵里仿佛只剩下了奇异的嗡鸣声。聂小洋想向封尘喊着什么,但是他连自己的声音都无法听见。他只能一边冲着小猎户招手,一边不停地指着自己的刀和怪物的身体。
  封尘也被这一击炸得晕乎乎的,硝化蘑菇的威力增加并不是一加一等于二那么简单,成倍的火药产生的效果也许等于三倍到五倍单独使用的威力。这显然也是用惯了简易机关的封尘所不了解的,而这种不了解让他付出了代价。
  不在盾牌护卫范围内的右手,因为更加接近爆炸的中心,整个皮制手套和臂铠的皮制部分被炸烂,铁板也被炸得向外卷曲。他已经感觉不到自己的五个手指了,只知道它们在自己的眼前不住地颤抖,整个前臂火辣辣地疼,好像淋了一层岩浆一样。
  封尘看懂了聂小洋手舞足蹈的指示,他忍着疼痛,将固定在右腕上的单手剑解下来,持在左手上,艰难地站起身来,靠近雌火龙的身体。
  怪物的嘴角和鼻孔不停地渗出大股的血液,头壳上的鳞片也被炸掉了部分,露出里面第二层乳白色的内鳞。趴倒在地上的怪物双脚不断蹬踏着,想要站起身来,却被封尘抢先欺近了头部。
  少年反持着剑,向鳞片较薄的地方砍去,然而雌火龙的头部来回扭动,口中的磷液也四散喷溅,根本无法命中。眼见着怪物即将起身了,见习猎人不得不放弃击杀它的意图,转而来到了它一侧的肉翼旁。
  精铁磨制的单手剑这次没有让封尘失望,刃尖轻易地刺入薄薄的翼膜之中,从翅膀另一侧突透出来。小猎户腰身一转,一道长长的划痕便贯穿了整个翅膀。
  “赫……嗷!”刚刚鼓起劲力准备站起来的雌火龙软肋受到伤害,整个身体更加剧烈地颤抖起来,翅膀扑扇着,翅尖的利棘将想要进一步破坏的封尘逼退。
  “它的脚!”聂小洋在远处喊道,一边担心封尘仍然听不见,夸张地指着自己的腿部。
  小猎户弯下腰来,冲着它鸡爪般的小腿上使劲砍去,然而非惯用手的力量毕竟要小,况且擅长陆战的雌火龙腿部更是无与伦比的强韧,这一刀不但没有割破它的腿部,反而让单手剑大力地弹起来,带着封尘整个人向后退了一步。
  雌火龙在翅膀和长脖子的辅助下即将站起来,再也不由得见习猎人犹豫了,他大吼一声,单手剑重重地斩在火龙的一只脚趾上。
  大概是运气使然,这一击正好打在怪物一根脚趾的关节脆弱处,刀锋入肉,竟然真的将一根脚趾头切了下来。一截手掌大的脚趾骨碌碌地滚落到一旁,伤口处还一下一下地喷出血液。
  刚刚站起来的火龙猛地缩起了受伤的脚,同时头部扭过来,冲着封尘又大吼了一声。
  然而小猎户已经机灵地跑开了,在割破了怪物的翼膜、砍掉了它的脚趾之后,火龙的行动能力必然会大幅下降。封尘的特制爆弹终究还是给两个少年带来了喘息的机会。
  看见封尘掉头就跑,聂小洋也一瘸一拐地去与他会合:“尘小子,有这样的大家伙,为什么不一开始就拿出来用?”
  封尘一边跑,一边苦笑着给他出示了自己伤痕累累的右手。小猎户在逃亡中终于有机会将臂铠解下来,他手臂的状况严重程度还要甚于小洋被火球击中的左腿,看来要有很长一段时间没法使用了。
  “赫……呃!”雌火龙的吼声在身后变得有些异样,它本意是要惩罚三个闯入自己巢穴,威胁自己孩子的爬虫,顺便将他们撕碎了做晚餐。但是追击了数十公里,这些人类且战且逃,不但没有被踩碎在自己的爪下,反而伤到了自己的翅膀和爪子。
  它的眼睛渐渐被怒血充满,整个变成了红色。大地女王的高傲不允许她在三个甚至还没有它大腿高的弱小动物面前铩羽而归。怪物就像没有感觉到自己还在流血的翅膀和右爪一样,以比刚刚更强的爆发力,向仓皇逃路的二人猛冲而来。
  “糟糕,怪物怒了。”聂小洋将左手搭在封尘的肩膀上,他一回头便看见了双眼血红的雌火龙,“看来是要跟我们不死不休了。你还有没有这样威力的道具,赶快拿出来用一下啊!”
  二人双双受伤,一个丧失了机动能力,一个基本丧失了攻击力。像刚才那样利用道具做成的大威力攻击已经无法再用出来,短时间内也没有能够甩掉怪物布置机关的方法。
  更重要的是在这样阴暗的密林中,不出半日伤口就会恶化,两人的体力会进一步下降,直到被紧追不舍的雌火龙咬碎脑壳,成为洞穴中的一堆枯骨,或者重伤疲累而死,倒在逃亡的路上。
  破局的方式已经用光,封尘二人已经做出了最大的努力,然而怪物的实力远远超越见习猎人的能力范围。刀砍不动、火烧不坏,又像是拥有无限的体能和精力的怪物,又要怎么办才好呢?
  就在这个时候,一声龙吼从远处传来。
  这声龙吼不是雌火龙那样的凶狠而暴戾的吼叫,而是更加清亮而悠远的,像是歌唱般的吼叫。
  这吼叫好像从极远的地方传来,又响彻在见习猎人的耳边,响声振聋发聩,又像是呢喃低语。
  雌火龙听见了,它充血的眼睛逐渐回复到本来的橙黄色。
  封尘听见了,他停下脚步向声音传来的方向望去。
  聂小洋听见了,他皱着眉头看向同样不明就里的小猎户。
  “这又是什么情况?”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