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十章 驱逐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八十章 驱逐
“什么?你怎么突然不想干掉它了?”聂小洋又惊又怒,好在没有情绪失控地大声吼出来。
  “这只彩鸟哺育着孩子呢。”封尘为难地道,“在我的祖地里,猎神有教诲,母亲和孩子不在捕猎的范围内。”
  远处树梢上的彩鸟忽地张开艳绿色的翅膀,扑棱了两下便飞到鸟巢上空。少年们以为它发现了二人藏身的树干,惊得向后疾退了一步。
  不过怪物并没有朝着自己的方向来,而是缓缓地落到窝里,用它喇叭形的喙梳理着幼鸟的毛发,显得甚是和谐。
  看到自己暂时安全了,小洋轻舒了一口气,又对封尘呵斥道,“我不想听你们雪山以北那些部落的习俗,不干掉这只怪物,我们都要玩完,这可是你自己说的。”
  “可是……违反猎神准则的人会被神明唾弃,”封尘满脸无奈,“我可不想下辈子变成一只野兔什么的,然后被不知道从哪窜出来的狐狸和野狗吃掉。”
  聂小洋用拳梢狠狠地钻了两下封尘的脑壳,“你还有心思想下辈子?再这么犹豫不决的话,我们连这辈子都没有了。”
  “那……”封尘眼珠一转,试探着问,“我们可以把它从溪谷里赶出去。”
  “赶到哪去?”聂小洋有些焦急,雄鸟不知何时就会回来,若是让这两只大家伙聚到一起,夫妻同心之下,少年们就没有任何机会了。
  “只要赶出溪谷,到哪里都行。”小猎户哀求道。
  “不要想了,溪谷通向外界只有一条路。”聂小洋看向谷口的方向,“你也看到了,现在那里充斥着各色的大型掠食种,不要说将怪物引到那去了,就是我们自己去也只能落得个死无全尸的下场。”
  封尘咬着嘴唇努力地思考着,尽管外界的怪物相比大雪山中的野物来说,普遍地更大也更强,但是天下的野兽都是猎神的子民,都受到狩猎法则的保护。即使自己离开了大雪山,也要遵从猎神的教诲,这是封尘在狩猎道路上最后的底线。
  “我们朝谷内走,”他最终决定道,“彩鸟终究还是鸟类,我们带着它越过谷内的山崖,去到另一个地界,它就应该不会回来了。”
  “胡闹!”小洋确实已经生气了,“昨日我们探索的时候你又不是没看见,溪谷越往中心处越狭窄,内里的断崖有三四百米高,我们赤手空拳怎么爬的上去?更别提后面还要有一只彩鸟在追着了。”他回绝道,“想做到这件事,除非我们有一个小型的飞空艇,能够飞越整片溪谷。”
  “小洋!”封尘严肃地说,“这一窝彩鸟是教官掳来的,兽潮的形成并不关它们的事。它们只是想抚养自己的孩子,没有做错任何事情。即使没有猎神的准则,我也不想没有理由地去主动猎杀怪物。”
  望着小猎户清亮而执着的眼睛,聂小洋斟酌了一下,还是勉强地点了点头,“好吧,驱逐就驱逐,不过路线我来定,我们得以最快的速度到达谷心,才能有时间爬上山崖。”
  “我们怎么引它出来?”计议已定,二人开始讨论细节部分。
  “你吸引它的注意力,我偷走它的一个孩子。”聂小洋眼珠一转,“不怕它不跟上来。”
  “喂,猎神的法则里也不允许捕猎幼崽的啊!”封尘有些慌张地道。
  “那就鸟蛋吧。”少年改口说,“那只死猫也经常做这样的事情。”
  细细追究下去,鸟蛋也可以算是“幼崽”的一种,封尘仍然不知道这样做是否妥当。
  “猎神的法则里没有说过不允许绑架幼崽吧。”聂小洋接着一笑,“况且你又不是没吃过鸡蛋。在大的方向上我听了你的话,到了具体的细节时你要听我的了。”
  小猎户再次露出了无奈的神色,不情不愿地点头应道,“好吧,我回去营地找些布置陷阱的工具,我们跑不过怪物,得想办法不被它追上。”
  “我也去勘察一下附近的地形。两个小时后在这里碰头。”小洋打了个手势,二人就此分开。
  …………
  常春藤叶搓成的麻绳柔韧性确实很强,但是重量却相比其它的材料要重了太多。封尘织成的一张能够网住彩鸟的大网,重量几乎等同于小半个少年的体重。
  见习猎人喘着粗气将陷阱工具拖到彩鸟巢穴周围时,聂小洋已经在原地等候多时了。
  “彩鸟还在巢里。”聂小洋低声道,“我们往北面走,北面有一条相对宽敞的小路,奔跑时不用顾忌被树木和杂草绊住手脚。”
  封尘点头应允,放下手中的绳网问:“附近有能够设置这玩意的地方吗?”
  小洋回忆了一下,“这一片树木长得太过密集,彩鸟追击的时候必然要飞到树梢上面。不远处有一块稍小的空地,应该是彩鸟降落的唯一机会了。”
  两人一边交换着情报,一边做好了机关的布置工作。在以往的狩猎中,封尘很难遇到这种有充分的时间做捕猎安排的情况,是以准备得非常用心。
  “你真的准备将怪物用这东西网住?”看见封尘将一张椭圆形的巨大藤网竖在了彩鸟的必经之路上,聂小洋不禁迟疑地问道。
  “这家伙大概能给我们赢得一到五分钟的时间。”小猎户细细地将固定的绳子绑紧,“小心一点,藤网上有我装的铁刺和倒钩,你如果陷进去不会比彩鸟更好过。”
  小洋赶紧缩回了抚摸着大网的手,向后倒退了几步:“所以,你真的是个猎户?”
  “没错。”封尘把一根挂在树上的绳子向下一拉,整张网便像变戏法似的收紧,湮没在茂密的树冠之中,“我七岁开始就和老爹学着打猎,后来有点心得了,便自己出猎,算起来也是八个年头的老猎户了。”
  “你和我见过的其它见习猎人不一样。”聂小洋说,“我自小对猎人的印象,就是不断地磨练自己,让身体素质和狩猎技能变得更强,去对抗强大的怪物,我们把怪物看做敌人、对手、要摧毁的目标。”他望着仍在忙碌的封尘,“可是你却并非如此,你狩猎的方式、对待怪物的方式都和我们不同。相比于‘狩猎’,和你一起行动,感觉就像身处‘游戏’中一样。”
  “我来做猎人,只是因为雪林村需要一个猎人。”封尘转头对着他一笑,“至于怎么做——我还是习惯用在大雪山中学到的狩猎手段,毕竟我喜欢狩猎,更喜欢用自己习惯的方法去做。我并不理解猎人中那套信奉强者的说辞,猎神的教诲中说,每个生命都是平等的,无论是猎人还是猎物都有自己存在的意义,狩猎对于我来说更像是一种生存方式,而不是比赛或者彰显实力的工具。”
  聂小洋还想说些什么,但是自嘲地摇摇头,止住了自己的嘴巴。
  “都布置好了。”封尘擦干脸上的汗水,“可以抓鸟了。”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