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八十六章 决死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八十六章 决死
“为什么喵?”一旁听着的菜豆有些疑惑。
  哈德小队并不是没有经历过和兽潮有关的任务,怪物的异常迁徙,无论是什么原因造成的,终究还是不外乎两个原因。其一是某些存在给整片区域的怪物造成了恐惧,其二就是某些现象能够吸引整片区域的怪物。
  对于后者来说,只要抵抗住前几波兽潮,让怪物意识到自己难以跨过障碍去寻找吸引自己的东西,安抚好激动的怪物即可。前者则要麻烦一些,根据使怪物恐惧的原因不同,要按照现实情况选择将其赶回原地,或者驱逐至新的猎场。即便如此,有经验的猎人小队也可以在不伤及任何怪物性命的前提下,解决掉大部分的兽潮。
  “你是知道如果屠尽这片猎场的大型掠食种,会对这里的生态造成什么影响吧?”哈德面上已经有了些愠色。
  “喂喂!”成佶摊开双手,无奈地道,“我知道你们都把我当做大家族来的纨绔,我也确实没什么经验,不过这次的兽潮确实不比平常,不信的话你可以自己去看啊。”
  “看什么?”浑身散发着特立独行的气息,以及商人特有的奸狡,年轻猎人的话对哈德并没有什么说服力,老猎人转头看向安德烈,想要在他身上求得答案。
  负责人刚想说什么,却被一阵巨大的轰隆声打断了。
  距离三人不远处,哈德刚刚离开的飞空艇被一股大力猛地向上抬了一下,一颗方石形状的头颅破土而出,从船底探了出来。
  “掩护!”哈德和年轻猎人成佶几乎是同时喊出了号令。
  飞空艇的船底是用厚重的铁板拼成的,这导致怪物岩石的头部无法穿破船底,而是在铁板上压出了一个南瓜大的凹痕,力大无穷的怪物将自己身体几倍大的飞空艇从地面顶起来,朝着一侧倾倒。船舷上正在维护的船员骤然发觉身体的偏斜,控制不住平衡一个个摔落下来。
  “抓稳船体!”哈德一面喊着,一面拔出身后的太刀向飞空艇冲过去,这艘战舰名义上还是他在负责的,船体和工人出了什么差错都要算到他的头上。
  “让开视界!”成佶也在原地喊道,地面上忙碌的工人中大部分是随船人员,没有战斗经验,硕大的停机坪上只有还在船上的哈德小队队员、哈德和自己具备战力。年轻猎人当仁不让,在跑动中就已经完成了拔弩上弹和瞄准的动作。
  冲在前方的哈德向侧方让出两个身位,一枚咆哮着的重型弩弹擦着他的身体疾射出去。
  在加长枪管的作用下,子弹准确地命中了百米之外怪物的头部,一声沉闷的“砰”声后,紧接着是更加剧烈的爆鸣声。
  “轰!”
  子弹似乎有两段的伤害,加强了速度和穿透力的外壳刺入了怪物的石质甲壳中,拥有强烈爆破性的内核在怪物体内爆散开来,这种复合式的弹种相比单一的穿透弹或爆裂弹,对这种拥有坚硬甲壳的怪物造成的伤害效果更好。
  “彻甲榴弹!”躲在一旁的工人中有人认出了这发子弹的来由,“成家真是底蕴深厚,子女甚至随身带着这种贵重的子弹吗?”
  哈德在奔跑中意味深长地向身后正在装填第二颗子弹的年轻猎人看了看。突然出现在众人面前,袭击了飞空艇的怪物是一只岩龙,老猎人和这类怪物打过不少次交道。对付岩龙的难点就在于它坚厚的外壳,暂且不论这位着装怪异的年轻猎人一次性射出了价值多少的子弹,单说他能够在这么短的时间内判断出最佳的应对方式,以及能够在这样混乱的场面中准确地射中,便已堪安德烈评价的“年轻有为”。
  岩龙的头部被卡在泥土和船底中间无法动弹,结结实实地挨了这一记。它痛呼着将头使劲向下低,两只翅膀用力扒动,片刻间便沉入了地下。
  飞空艇失去了怪物的支撑,又猛地回复了原来的姿势,船上的工人们再次一阵摇晃,甲板上一片狼藉。
  “大家保持移动!怪物钻地了,小心脚下!”负责人安德烈也有着丰富的狩猎经验,他的指挥得到了大部分地面人员的反应,工人们放弃了遮蔽自己的掩体,开始在场间无规律地跑动起来。
  “菜豆,你能感觉到怪物在哪里吗?”哈德持着太刀全神戒备着。
  随行猫将身体压得很低,几乎要贴到地面上,作为场间唯一一只艾露族,他从怪物钻地的一刻就开始监测岩龙的位置,“两点钟喵,正在向我们冲过来喵!”
  艾露举起手中的短刃,瞳孔缩成针尖大小,静静地听着地下隐隐约约的土石响动。
  “就是现在!”菜豆大声地喊起来,手中的短刀也向下猛地一划。
  哈德与艾露的搭档也已经有了些日子,两人间的默契在关键时刻显露出来。老猎人向右侧踏出一步,同时太刀向左挥出,正是一记袈裟斩。恰似排练好的一般,在刀锋所指之处,一颗硕大的头颅猛地破土而出,扬起漫天的石子和灰尘。
  太刀打在怪物的身上只发出“叮”的一声脆响,然而哈德的刀上似乎有晦暗的白光闪过,这一击虽然未能给怪物造成伤害,却并没有反震得弹起来。
  岩龙对这一击毫不在意,它张开巨口,口中的灼热蒸汽就要喷射而出。
  哈德双眼圆睁,额头青筋暴起,居然生生地止住了自己的踏步的余力,返身用太刀的刀尖向怪物的口中刺去。
  岩龙根本没有要躲避猎人招式的意思,只是自顾自地酝酿着口中的火柱。近距离地和岩龙对视,哈德发现怪物的眼睛几乎是一片血红,甚至分辨不出瞳仁在哪里。太刀直插怪物的喉管,血雾随着逸散的热气从口中喷出来,怪物含混不清地吼了一声,顶着口中的利刃就要将火柱喷出来。
  岩龙以矿石和泥土中的腐殖质为生,心性平和不喜争斗,哈德狩猎多年,却从未见过这样疯狂而决绝的岩龙。与其说是异常迁徙,倒不如说是但求一死来的直接。没有丝毫心理准备的哈德就这样让自己的躯体暴露在了怪物的决死一击之下。
  饶是久经战阵的哈德,此刻也紧紧地闭上了眼睛,二者的距离太近了,即使他果断地弃刀,也无法躲过怪物近在咫尺的攻击。
  “啊喵!”追及而来的菜豆终于在关键时刻发出了自己的攻击,它双手持着短刀,弓身潜入到怪物的下巴处,用力向上一跳。体态矮小的艾露猫拥有与自己的身体不相称的强大力量,小刀虽然没有划破怪物下巴上的重甲,但一股大力却让怪物猛地闭上了嘴巴。
  “噗”
  一声闷响,怪物好容易聚集出的高温蒸汽被就这样被憋回了肚子里。
  成佶的子弹姗姗来迟,两发彻甲榴弹从怪物的眼窝中贯入,崩碎了它的整个颅骨,连续遭到重击的岩龙甚至没有发出声音便半插在泥土中一命呜呼了。
  “告诉过你,这些怪物只能杀死,否则会没命的。”年轻的猎人轻轻地挥散枪口上的浓烟。
  哈德心有余悸地打量了怪物一眼,再有经验的老猎人从死神手上走了一遭也不会无动于衷的,“谢了,菜豆。”
  “等等,这只怪物好像受过伤?”安德烈追上来,他虽然也是一名猎人,但在后方担任着组织工作,并没有带上狩猎的装备。
  菜豆用短刃掘开怪物身下的泥土,一道重型武器造成的伤口出现在众人眼前,伤口还未合拢,正在汩汩地流着血,这也是岩龙不愿意将全部身体暴露在土壤外面的原因之一。。
  “从前线逃过来的吗?”哈德思索着,“或者是……溪谷中还有人?”
  ;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