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十六章 撒完狗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三十六章 撒完狗血

  
   表盘形成的地图在夜间有些不清,她将掌上电脑拿出来,连接上表盘,电脑屏幕立即出现一个清晰的地图。
  
   地图不断放大,那个不断跳动的绿色小点在黑夜里散发着强烈的荧光。
  
   何念手指在屏幕上轻轻划了几下,显示屏就立即形成一条清晰的路线。
  
   车窗外黑暗的世界压抑得仿如要吞噬一切,何念冰眸沉了一会,然后下车大步向着仓库侧面走去。
  
   这个仓库是临山而建,从公路只有一条小路通进来,路之窄堪堪只容得下一辆车,这种地方是私人仓库的最佳之所,却不知其主人为何将其废弃。
  
   而仓库后面,就不能称之为路了,到处是杂乱的树枝和灌木丛,何念翻过树枝草丛,没有碰到一根树枝。
  
   悄无声息地在黑夜里行走,凉如水的月光下只余下一道残影。
  
   她只循着一个方向前进,表盘上的绿光愈发的亮了。
  
   夜里的风缓缓吹动着她的头发,只穿着一件T恤的她感到丝丝凉意。
  
   目光紧紧盯着前方的一个山坳,风中隐隐有股血腥味,何念收起了掌上电脑,眉头微蹙,目光却凝重起来。
  
   微微思索了一下,她就抬起脚向那个山坳走去。
  
   怎么会没东西?
  
   其实还是有东西的。
  
   何念极力想忽视脚下边的一堆血,但是——
  
   朦胧的月光下,那滩血迹仿佛一张无形的手,紧紧拽住她的眼光,她手上的表盘,绿色光芒达到鼎盛。
  
   她还在纠结要不要继续走下去,此时身后突然有股风袭来,何念脸色一变,身体一侧,避开来人攻击,竟然有人隐匿气息在她身边,她竟然没感觉到!
  
   双手擒住来人袭击的右手,本想进一步动作,那人却猛地停止了攻击。
  
   黑夜里,她分明看到一双熟悉的眼眸,顿时脸上浮上一层惊鄂,
  
   那人也看清了何念的脸,突然就收了收回了手上的攻击晕倒下去。
  
   何念接住,嘴角抽了抽。
  
   她微微低头,看着表盘上光芒极盛的绿点,然后扫了眼楚知轩,眸底的光泽难测,伸手一按,荧光满面的表盘又恢复了沉寂。
  
   何念瞪着眼纠结了一会,才抽着嘴角将人拖到外面。
  
   银色的跑车飞驰在公路上,在一个岔路前她停了一下,从后视镜看了躺在后座的人一眼,手中了方向盘转了下,向前飞驰的车立马转了个方向,向另一个方向飞去。
  
   这人身上是枪伤,不好去医院。
  
   当她拐了个弯时,响着鸣笛的警车才缓缓地开来。
  
   城外青山的山腰上,一座地中海别墅赫然屹立,作为B市唯一一个、也是最后一个亿万山上的别墅项目,其风格独特,气势辉煌,前后有花园,小桥流水,地下有车库、游泳池。
  
   这种别墅整个市只有十一栋,大多是一些顶级富豪买的。
  
   买这栋别墅的时候,何念也是很心疼的。
  
   买完就后悔了,因为钱花光了。
  
   何念下了车兑了指纹将门打开,别墅的感应灯随即亮起来,整栋别墅瞬间灯火通明,在半山腰,成为一道别致大气的风景。
  
   毫不费力地将男人搬进大厅,何念看着车子后座染上的血迹,不由揉了揉额角,洗一次车加上保养是很贵的。
  
   进了车门,看着那个被她放在地毯上的男人,何念目光转向他身下的波斯蓝地毯,顿时就又心疼了,这是她好不容易空运过来的!
  
   虽是心疼,人还是要救的,何念上楼,从楼上卧室拿出一个大型的急救箱。
  
   偌大的屋子突然传来一声嘈杂的音乐,突然乍起的声音让她不由惊了下,一手拿着急救箱,另一只手从口袋掏出手机。
  
   “你在哪?”冷硬的声音从手机那头传来。
  
   看了眼楼下地上躺着的男人,何念眼眸闪了闪,然后一本正经地说,“今天教授找我,我就先回学校了,有事吗?”
  
   “没事,”何廷毅明显松了口气,他刚回来,发现何念的电脑开着,人却不见了,觉得有些心慌慌的,就打了她的电话,“那你早点休息,先挂了。”
  
   何念应了声,将手机塞进口袋。
  
   楚知轩的伤在腹部,不深,但不知什么原因昏迷不醒,双眼紧闭,又长又翘的睫毛在眼睑投下一层阴影。
  
   清洗好伤口,何念从急救箱翻出一个玻璃瓶,打开瓶塞,将细碎的粉末均匀地撒在伤口处。
  
   处理完这一切的时候,她一转眼就看到地毯上的血迹,她扶额长叹,讲真这地毯很贵,绝不在他那办公室前地毯的价格之下。
  
   忙了一天的她这才累瘫了的往楼上爬。
  
   清晨,半山腰迎来第一缕阳光,沙发上那个清贵俊雅的身体动了动,长长的睫毛颤了颤,赫然睁开,露出一双瑰丽让阳光都失色的黑眸。
  
   楚知轩从沙发上坐起,骨节分明的手指揉了揉太阳穴,一双眼睛扫了眼陌生的地方,面上微怔。
  
   眼睛稍阖,右耳动了动,听到楼上传来绵长平稳的呼吸声,他这才睁开眼。
  
   何念一直睡到日上三竿才起来,在卧室刷了牙,换了衣服下楼的时候竟然闻到一股食物的清香,她那冰眸一亮,脚步不觉间加快了好多。
  
   楚知轩听到声音,微微转头,嘴角勾起一丝笑容,“早上好。”
  
   何念一愣,看着还在厨房忙碌的人,目光恍惚,清晨的阳光投在他身上,那道清瘦的身影,竟然比阳光还要耀眼,赶紧拍了下自己的脸,何念缓步走去。
  
   “你看起来挺行啊?”
  
   楚知轩将砂锅端下来,偏头笑了笑,“伤得不重,你的药效果也很好。”
  
   何念默了下,药效绝不会好成这种样子的。
  
   “不好意思动了你的厨房,我煮了些粥,你要不要?”楚知轩拿出了两个碗,看着还杵在一旁的何念,认真道。
  
   他本来是要走的,但是一想到楼上还睡这一个人,自控能力一向很好的他脚步却怎么也迈不开,只好又掐断了手机链接,进厨房煮了粥。
  
   好在这里看起来没什么人居住,但厨房用具什么都不少。
  
   不过蒙上了一层灰,也不知道这么干净的别墅哪来的灰尘。
  
   对了,还有米。
  
   恩,也快发霉了。
  
   “没关系。”何念看着被盛在碗里的粥,目不转睛。
  
   米粒晶莹,色泽鲜亮,入口软糯清香,带着丝丝甜意。
  
   楚知轩只吃了一小碗,剩下的都被何念扫了。
  
   楚知轩觉得还是很有成就感的,你看眼前这人,平日里对他爱答不理的,此时为了一锅粥而折腰。
  
   何念喝下最后一点粥,然后有些尴尬,吃得有些多了,不能怪她,实在是太好吃。
  
   她幽幽的叹了口气,然后将碗洗好整整齐齐的摆在柜子里。
  
   至于其他落了灰的厨具,不好意思啊,她没看见。
  
   接下来何念拖出昨晚那辆车,带上楚Boss向山下而去,不过楚知轩在山脚就下了车,对此她也没有多问,银色的车停了下后就继续飞驰而去。
  
   两人都默契的忽略了昨晚的事。
  
   留在山脚的男人一直看着那车渐渐消失在眼前,才收回了眼光。
  
   没等一会儿,就有一辆黑色的车缓缓停在他身边,两个身穿黑色紧身服的人下车。
  
   B市最大最黑暗的酒吧,AND,中文翻译就是天使与恶魔,外表奢华低调又神秘,许多人都慕名前往。
  
   不过,这里上午是不开业的,下午3点半才开始营业。
  
   何念一路向酒吧里面走去,服务员拦都拦不住,只好请经理过来,“小姐,您好,天使与恶魔下午3点半准时营业,请您到时再来。”
  
   经理硬着头皮。
  
   何念停下了步伐,看着挡在她身前的人,微微一笑,“我找一下人,让一让,不然我会打你的。”
  
   何念不想跟这个人多做纠缠,微微一翻身,从侧面拐了过去,消失在楼梯口,身速之快,连周围的人都没反应过来。
  
   经理身后的保镖欲上前拦截,却被经理拦了下来。
  
   他在酒吧当经理这么多年,一双眼早就被锻炼出了火眼金睛,心知这个女生来头不小,觉得还是不要去惹她的好。
  
   上了楼,何念微微停顿了下,目光扫了眼楼上的房间。
  
   最里面有一道黑色的厚重房门,门边站着八个威风凛凛的黑衣汉子的那间房,何念瞄准那个房间朝那个方向走去。
  
   还没靠近,门就开了,里面迎出来一个青年,“何小姐,请。”
  
   何念颔首,大步向里面走去。
  
   里面铺着一层华丽的沙特阿拉伯地毯,庄重奢华的摆设,石锦程正坐在主坐上,他的面前跪着三个身上染血的黑衣人,气氛凝重得仿佛轻轻一触就会爆炸。
  
   这场面,当真是血腥,周围站着的黑衣人个个都吹着脑袋,怕一个不小心,火就烧到了自个儿身上。
  
   何念对那血腥的一幕视而不见,反倒一眼就看到了那块被血污了的地毯。
  
   那地毯……是空运过来的吧?
  
   贵着呢。
  
   石锦程那一点也不心疼的样子,看起来好像挺有钱的啊,何念推了下镜框,心下暗搓搓的。
  
   不过想起来自己回来时做良民的,又惨戚戚地。
  
   移开了注视着地毯的目光,何念问石锦程,“文清呢?”
  
   石锦程示意让手下把这三个人拖下去,看到何念何念进来,冷酷的脸上表情稍缓了些,他起身在前面带路,“你跟我来。”
  
   何念跟着他进了里面的一个屋子,谢文清此时正站在窗前,身上的伤明显被处理过了,右手还打着石膏。
  
   谢文清看见何念,便走到她身边,没有看石锦程。
  
   石锦程伸出的手僵在的半空中。
  
   何念:“……”
  
   她绝对没有幸灾乐祸。
  
   石锦程脸色瞬间变冷,一双鹰眸凝起冰碴子,房间里的温度下降了好几度。
  
   不过眼前两人的做派,让他泛起了一丝无力。
  
   一个是他惹不得的,另一个是他舍不得的。
  
   何念很干脆的带着谢文清出去。
  
   不过出去的时候,大厅里又多了个男人,他的脸上有一道疤,看起来阴沉沉的,让人很不舒服。
  
   何念脚步微顿,冰眸流转。
  
   两人回到车中,谢文清突然念叨了一句。
  
   “勇於敢则杀,勇於不敢则活。此两者,或利或害。天之所恶,孰知其故?天之道,不争而善胜,不言而善应,不召而自来,繟然而善谋。天网恢恢,疏而不失。”
  
   “什么意思?”何念默了下。
  
   谢文清微微一笑,“老子的《道德经》第七十三篇,自然大道,修身养性。”
  
   “修身养性?这难道不是适应自然变化,无耻的运用各种办法去取胜的意思?”何念继续问。
  
   “……你这样想,也可以。”谢文清第一次觉得自己语塞,不过听起来似乎也挺有道理的。
  
   何念这才满意的继续开车。
  
   车子没开到学校,只是停在学校边租的公寓前,林灵已经早早的等在那了,在她身边的还有一脸很不爽的叶瑾希。
  
   林灵肿着一双眼睛,看到谢文清,泪又忍不住流下来。
  
   何念皱眉,哭得她头都大了。
  
   谢文清安慰她,“别哭啊,我又没事。”
  
   不说还好,一说林灵哭的更厉害了,目光朦胧中看到谢文清,不由上前,想要抱住她,念见此立马拽住,林灵速度过快的身体一顿,吃痛地转头,红着眼,茫然的看着她。
  
   “她手断了。”何念指着谢文清打着石膏的手说道。
  
   “什么!”林灵瞪着双眼,“怎么会……怎么会变成这样?!麻蛋谁干的,我要给他一亿点暴击!疼不疼?”
  
   听到她的最后一句,谢文清仰了仰脖子,觉得自己不能再掉泪了,千言万句的话只化成了两个字,“不疼。”
  
   “哼!”这时被忽略的大小姐不爽了,鼻孔里冷哼一声。
  
   叶瑾希踩着高跟鞋,狠狠地跺过来,何念怀疑,这地是不是要被她给跺坏了。
  
   “林三儿!学会耍猫腻儿了,啊?这么大事也不知道通知我一声,合着都拿我当外人了是不是,要不是我刚好回学校,这件事是不是要瞒我到底了?”叶瑾希女王气场全开,林灵毫无招架之力。
  
   骂完之后转身,看着谢文清,“你看看你,一身伤!是不是很爽?你丫非要到了菜市口才让我省心是不是?”
  
   叶瑾希越说越委屈,感觉自己选像是被全世界抛弃了一般。
  
   “你们一个两个的,还拿不拿我当老铁了?!”叶瑾希数落到何念,望见那双冰眸,一时间聚起的气势以可见的速度瘪了下去,她还真没有敢当面吼她的勇气。
  
   于是只是嘟囔了一句,“冰山女!独裁女!魂淡!”
  
   “好了,是我让她别说的。”何念解释了一句。
  
   叶瑾希整个人都斯巴达了。
  
   她眼角一瞥,瞅到了何念开过来的那辆银色的跑车。
  
   看起来很名贵的样子。
  
   “有车了不起啊!有钱了不起啊!”狠狠踹了一脚何念的车,叶瑾希嘀咕。
  
   ------题外话------
  
   尽快撒完狗血。
  
   明天立冬,最近也转冷了,大家注意保暖~
  
   今天银杏叶果真落了!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