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番外之信念 不敢倒下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番外之信念 不敢倒下

  
   许念是一个很懂事的孩子,就好像她以前还会问妈妈为什么爸爸好像不喜欢她。
  
   后来,她就不问了。
  
   直到那一天,她看到爸爸带着一个小孩跟一个漂亮的阿姨在逛街。
  
   那小女孩比她小一岁,穿着白色的连衣裙,笑得很开心。
  
   她爸爸,笑得也很开心。
  
   第一次见到爸爸笑得那么温柔。
  
   趁妈妈不注意的时候,她偷偷回头看了眼一行三人,她其实很伤心,爸爸从没有给她买过衣服,也从没抱过她,为什么,现在却能给这个小女孩买呢?
  
   只是再伤心,她也不会跟妈妈说。
  
   第二天,那个漂亮的阿姨就来找妈妈,她偷偷躲在角落看着那个阿姨一边流泪一边在跟妈妈说话,“何小姐,我不想晴晴没有爸爸,你成全我们好不好?我跟许大哥是真心相爱的!”
  
   真好笑,那人不想她女儿没有爸爸,所以就来抢她爸爸?
  
   许念几乎没忍住自己的步子,她好想出去,将那位阿姨赶出自己的家!
  
   可是妈妈什么也没说,带着她直接离开那栋豪华的别墅。
  
   很自然的,她爸妈离婚了。
  
   许念走的时候,看到爸爸那面无表情的样子,觉得心里好难受好难受,她一直认为,只要努力爸爸就会喜欢她,但是没用,一点用都没,直到现在,爸爸看她的眼神还是那种淡淡的带着厌恶。
  
   许念红了眼,不由握紧妈妈的手。
  
   爸爸讨厌她。
  
   第三天,两人离婚的消息在市里掀起了轩然大波。
  
   今天,是他们离婚的第五天。
  
   许念趁妈妈不在家时在空荡的屋子里转了一圈,然后拿了个小板凳跳到电脑面前,打开电脑,开始打字。
  
   宝宝:白叔叔,听说我爸爸跟妈妈离婚了。
  
   白漠:听说?真的?
  
   白漠在发这句话的时候非常惊讶,还有一种轻快的气息,许念撇撇嘴,幸灾乐祸。
  
   宝宝:假的!
  
   白漠:……
  
   宝宝:逗你的,我们都搬出来了。
  
   白漠:宝贝儿那你们现在在哪?
  
   宝宝:在一个小胡同里。
  
   白漠:你妈妈有没有说接下来要去哪里?来我们大M国吧,带你去游乐园玩!
  
   好吧,他又不由自主的有些兴奋了。
  
   许念苦恼的想了下,实在想不出那样严肃的白叔叔,为什么碰到妈妈的事就不由自主的冒着粉红色的泡泡。
  
   宝宝:不知道,不过妈妈今天早上看到爸爸将她的照片放在报纸上,好像很生气的样子,就出去了,到现在还没回来。
  
   奇怪归奇怪,她还是一条条的说得清清楚楚。
  
   小孩子天生的感觉很灵敏,觉得何元灵很不对劲。
  
   白漠:报纸?
  
   宝宝:恩。
  
   白漠突然间就下线了。
  
   坐在电脑前的许念傻眼了,皱了皱秀气的鼻子,然后嘀嘀咕咕地跳下板凳:“白叔叔真是个怪人。”
  
   “当然,妈妈今天也很奇怪!”
  
   不过她到底也听了白漠的话,没到处乱跑,只在屋里转悠着,将积木堆了又拆,然后想起了什么,到房间里拿了块漂亮的小床单披在身上,装成大侠的样子。
  
   何元灵晚上才回来。
  
   她的脸色很不好,不过看见许念披着床单一个人自说自话的样子,她噗嗤一声笑了。
  
   一天的惊惧和不安消散了很多。
  
   正在客厅的转悠着的小精灵听到笑声,瞬间就僵硬了。
  
   她将床单拿下来,迅速甩到一边,然后盘腿坐在积木边。
  
   装作什么也没发生的样子。
  
   何元灵笑了下,若是平时,她肯定会嘲笑一下小丫头,不过此时她顿了下,就直接上楼,先将屋子里的证件什么的都拿出来,然后快速下楼抱起许念,在她白嫩的脸上亲了两口,紧绷的情绪才好了很多。
  
   “宝贝儿,咱得走了!”
  
   她们住的地方在胡同最深处,车子开不进来,她们只能走出去,许念出去的时候还抓了几块绿茶酥,她记得妈妈晚饭还没吃呢。
  
   何元灵没心情,只快步走着,只要走出去,就好了。
  
   她们的车子,就停在胡同口的大路上。
  
   “妈妈,我们要去哪?”许念抱着何元灵的脖子,低低的问着。
  
   “我们回B市找你外公,宝宝还没见过外公吧?”何元灵紧了紧怀中的小人,觉得心在发涩,心中却在暗恨许建安,竟然将她曝光,现在B市已经被她的照片席卷了。
  
   她好不容易找到一个偏僻的地方躲了这么久。
  
   如今,又要被人找到了。
  
   她不怕,只是,她怕许念。
  
   “外公?那是什么鬼?”许念皱皱鼻子。
  
   “噗!那是你外公,可不是什么鬼!”何元灵捏了下她的小鼻子,哭笑不得。
  
   许念苦恼的想了会儿,“可是妈妈,他都没看过我,是我亲生的吗?”
  
   “……”何元灵头疼,不跟她瞎扯了。
  
   头顶上隐隐有奇怪的声音发出来,何元灵面色一变。
  
   巷子深处有一股风吹来,裹着一层的阴冷。
  
   何元灵心跳越来越快,她将许念放在一个垃圾堆后面,大量的垃圾掩住了她小巧的身体。
  
   “宝宝,等妈妈回来。”她看了眼那小小的一团人影。
  
   许念点点头,一双黑漆漆的眸子蒙上了一层水雾,她很懂事的说着:“妈妈要快点回来,我怕黑。”
  
   何元灵转过了头,用力抱了抱她,黑夜掩住了她发红的双眼,然后头也不回的走进了黑夜。
  
   许念抹掉脸上的泪水,然后开始默数,从一数到一百,又从一百数到一,来来回回不知数了多少遍。
  
   可是,数得再多,妈妈还没回来。
  
   漆黑得一点灯光都没有的夜晚,脏乱的垃圾堆,各种味道弥漫。
  
   一只小老鼠一直在她眼前啃着一只苹果核儿,吱吱作响。
  
   许念看着它,心里惴惴不安,心思从何元灵离开的事情转到老鼠身上,她在想老鼠要是不高兴把自己啃掉怎么办?
  
   这样想着,她忘了自己数到哪了,然后又重新开始。
  
   月亮已经上升到半空中,她已经能看清周围的事物了。
  
   又过了一会儿,许念看见有人影朝她这边过来。
  
   是妈妈!
  
   她认出来那个影子,连忙爬起来冲出去。
  
   何元灵站得很直,即使她身上有多处枪伤,不过伤口流出的血染红了黄色的衣裙,一滴滴晕染了淡色的衣裙,在这种朦胧的月光下,像是在上演着一幅无声的恐怖片。
  
   许念愣愣的站在她面前,往日里活泼可爱的小脸,此时一点表情也没。
  
   “你疼不疼?”
  
   她不敢碰何元灵,只是一双大眼睛不断的流眼泪。
  
   小小的孩子又怕妈妈担心,立马又捂住了嘴,一个劲儿想忍住流泪。
  
   她这样子看得何元灵心疼极了,她想伸手摸摸小孩子的脑袋,让她别哭,可是因为血流过多,此时已经眼前漆黑一片,什么都看不清。
  
   “藏……好。”何元灵觉得自己下一秒就会死亡,她不想来这里连累许念,但是她放不下,总想看一眼这小孩安全的样子才能安心。
  
   这孩子打小就聪明,会懂得如何保护自己。
  
   她想抬手,摸摸小孩的脑袋,可是手在半空中又垂了下去。
  
   她还有很多话没说,还有很多叮嘱没想起来,还没……看到宝宝长大的样子。
  
   可是,生命在一丝丝流失。
  
   她动嘴,却再也说不出话来。
  
   等到许念一边哽咽一边慌乱的点头,她才放心地垂下脑袋。
  
   她知道自己的女儿,虽然很小,但答应的事,一定会做到。
  
   一身血染的衣服,依旧美丽的容颜,还温热的气息。
  
   那双清亮漂亮的眼睛缓缓闭上。
  
   许念忽然不流泪了,她将头埋在何元灵的脖颈里,轻轻的叫了一声,“妈妈。”
  
   好久都没人应。
  
   “妈妈,其实我很害怕的。”她一个人自言自语,才五岁大的孩子,不懂什么是死亡,隐隐在想着,她好像再也见不到妈妈了。
  
   心疼,止不住的发疼。
  
   一开始还会流泪,到现在,好像已经流不出来了。
  
   她突然想起了妈妈刚刚说的话。
  
   第一次,她说话不算话。
  
   这么小的孩子,也不知哪来的力气,硬生生将何元灵拖进了垃圾堆,将她的身体藏到垃圾后面。
  
   “小老鼠,你们可不要吃我妈妈,她很爱漂亮的,也好怕疼,要是醒来发现自己肉被咬了,你们就完了。”
  
   她怕小老鼠真的啃了妈妈,然后又掰下半块绿茶酥,放在小老鼠旁边。
  
   小老鼠一点也不怕她的样子。
  
   她认真的叮嘱完小老鼠,然后又看了眼何元灵。
  
   月光下,那身染血的衣服红得刺眼。
  
   许念愣了下,然后迈着小短腿一步步走出去,走到胡同拐弯的地方,她回头看了垃圾堆一眼,然后如同刚刚的何元灵一般,朝着她来的方向头也不回的走出去。
  
   一路上除了断断续续的血迹,什么都没有。
  
   没有人也没有灯的胡同,很吓人。
  
   她甚至能听到自己的脚步声,还有月光下朦胧的影子,她总觉得自己身后有一只伸着舌头的鬼叔叔在看她,可她不敢回头,这一刻,无限的恐惧在她心里慢慢被放大。
  
   她眨了眨眼,努力让自己忘却眼前的恐惧。
  
   对了,为什么妈妈不会做饭呢?可是,自己也好像不会呢,莫非,这个也有遗传……
  
   一边天马行空的想着,一边重复的喊着那句话,掩在心底的恐惧好了很多。
  
   不一会儿就有一群人出现在她面前。
  
   许念天真的抬起头,谁也不知道,眼前这看似无害的小孩将眼前这几人的脸深深映在了脑海。
  
   她长得很像何元灵,特别是那双眼睛,简直一个模子刻出来的一样。
  
   几个黑衣人互相交流了一番,不时夹杂着奇奇怪怪的语言,许念听得很模糊,大约只听懂了几句,“上面给我们的时间不多,那女人估计也活不成了,八成死在了哪个角落,抓她女儿也一样。”
  
   许念默默的将“死”字默念了一遍。
  
   再醒来时也不知道自己在哪里。
  
   只知道那些人把自己关进了一间漆黑的屋子,一点灯光也没,那里面也有老鼠,很多的老鼠,她很害怕,怕老鼠吃掉她。
  
   有人进来时,她就会看到一道明亮的光,就着这些光,她能看到那些老鼠。
  
   有特别大的,有眼睛特别红的,也有……只剩下血红的肉的。
  
   那些老鼠也有牙特别长的,尖尖的露到嘴的外边儿,小小的豆眼黑的发寒。
  
   她只看了一眼就低下头。
  
   从来没有这样害怕过。
  
   她越害怕就越想妈妈,想着想着就一个人流泪,然后又想起了妈妈一个人躺在垃圾堆,又止住了泪。
  
   妈妈一个人在那,肯定也害怕。
  
   她想。
  
   也不知道过了多久,门再次被打开,这次天已经亮了,可是她好累,也好饿。
  
   她不知道经历了什么,有人拿着粗粗的管子扎在她身上,好像有什么流出来了,很疼,眼泪自然的分泌出来,那是疼到了极致。
  
   不过她没哭出声来。
  
   周围的人一直说着她听不懂的话,她觉得她好孤单,连一个陪她说话的人都没。
  
   老鼠一直没有吃她。
  
   她开始试着跟老鼠说话,后来,她就不说了。
  
   连小老鼠也不理她。
  
   恍惚间,她好像看到了妈妈,那时候的妈妈穿着浅黄色的裙子,微微侧头看她,眉眼间温和婉丽,很好看很好看。
  
   又断断续续看到了那晚她浑身是血的样子。
  
   触目而惊心。
  
   那些穿着白大褂的人一直拿着针在她身上扎啊扎的,可是她一点也感觉不到疼。
  
   只感觉自己的灵魂飘起来了。
  
   有时候他们会给她注射一些奇形怪色的东西,她经常会全身没知觉,或者全身像被无数的虫子叮咬,她想挠,可是手脚都被牢牢绑在试验台,她知道,要呆一夜才会有人来。
  
   她很想像以前一样睡一觉,睡醒了就好了,可是钻心的酥痒让她半刻都缓不了。
  
   后来,她就一遍遍数数,从一数到一百,又从一百数到一,也不知过了多久,才有人过来打开门。
  
   她闭上了眼睛,恍惚间觉得这肯定是妈妈当时的感受。
  
   任由那些人将她像木偶一样摆弄着,那一双漆黑美丽的杏眸,最终,一片死寂。
  
   等到无望,便也就想到不想。
  
   这一觉许念睡得很久,很久。
  
   再次醒来,她已经在一个陌生的地方。
  
   一睁眼,就看到一张深刻的混血脸,那张原本英俊的脸上如今满是胡渣。
  
   “白叔叔,我妈妈呢?”许念艰难的说着,她如今骨瘦如柴,鸠形鹄面,一双本来就很大的眼睛如今尤为突出,声音很微弱,白漠听得很不真切。
  
   一睁眼,就要妈妈。
  
   白漠的心仿佛被一个尖锐的利器给刺破一样,疼得无法呼吸。
  
   他这一阵子一直在想着法子给许念输营养液,可是除了让她脸色变得好看一点,什么用也没。
  
   先前长得如同瓷娃娃一般精致的小人儿,这才几天,就变得如此人不人鬼不鬼的样子。
  
   “你快快好起来,很快就能见到她了。”心在发疼,他找到了何元灵的那一瞬间,如一头困在笼中的困兽,在濒临疯狂的边缘,收下很快摸清了形势,这才发现,她竟是被许念藏起来的!
  
   所有的疼痛在发现那小孩消失的瞬间被冲散。
  
   他不明白一个仅五岁的孩子是怎么做到这一步的,等意识到这一切的时候,他心疼到滴血,她还这么小,却独自经历了这一生最恐怖的日子。
  
   那个将许念带走的研究室,已经被他夷为平地。
  
   可是,却不够。
  
   “我妈妈已经不会回来了对不对?”许念的眼神很空洞,她自顾自的说着,“我听他们说妈妈死了,死了是不是就再也看不到她了?”
  
   “爸爸有了新的女儿,我见过,他新女儿长得好漂亮好乖,所以他不要我了,反正他也不喜欢我,一直也不想要我。可是现在连我妈妈,她也不要我了吗?”
  
   “我再也不嫌弃她烧的菜难吃了,她说她生我的时候好疼好疼,她那么怕疼,我说过我要给她买最好的钻石安慰她,她也说好等我长大的,她说好的……白叔叔,她说好的……说好的……”她突然瞪大双眼,黑色的瞳仁满是惊恐,“她言而无信,她不要我了,连她也不要我了!”
  
   “白叔叔,我哭不出来了。”
  
   白漠再也忍不住,伸手抱住了她,哭出声来,“念念别这样,别这样好不好……哭一哭吧,叔叔陪你,怎么样都陪你好不好?”
  
   她很难过,感觉心脏被狠狠挖了一块,可是却忘了怎么去哭。
  
   是爸爸,爸爸让坏人发现了妈妈。
  
   不,那个人不是她爸爸。
  
   是别人的爸爸。
  
   她连妈妈都没有了,又怎么会有爸爸呢?
  
   只剩下白叔叔了。
  
   许念很快就出现了问题,她喜欢一个人呆在漆黑的屋子里。
  
   她每天都按时吃饭,但吃了就吐,瘦弱的身体一点都没变好。
  
   M国最权威的心理专家,说她有很严重的心理病。
  
   白漠一边心疼,每天尽量哄她吃饭,可是没用,她依旧会吐。许念瘦成骨头,他也好不到哪儿去,后来没有办法,他联系了Z国何家的人,第二天,就有一个半大的小男孩过来陪她。
  
   何家其他的人,也会在角落里偷偷瞧她,白漠心里清楚的很,却没再说什么。
  
   他一直很不喜欢何家的人,觉得许念跟何元灵变成现在这样,何家人有很大责任。
  
   他高兴的是,何廷毅的陪伴让许念清醒了很多。
  
   终于有一天早上,她走出了那件黑屋子,明媚的阳光照在她惨白的皮肤上,带着凛凛的寒意。
  
   只是那一张脸上没有了纯真和粉嫩,冷冰冰的,没有一点表情。
  
   她给自己改了姓。
  
   她一直努力的学习这所有东西,每天几乎睡觉的时间都没有,一个小小的孩子,每天的训练强度连一个成年人都比不上,她从不让自己闲下来,脱力了就进医院,身体好了就继续训练。
  
   她身后的一群人,看得既心疼又震惊。
  
   她从来没有跟别人说她为什么要学这些,只是发了疯一样学着。
  
   五岁之前,她的世界还算美好,她还有妈妈,五岁之后好像连阳光也没了。
  
   她身后再也没了可以纵容她的人,怎么敢倒下?
  
   终于,在她15岁那年,她一个人找到了当年的那群人。
  
   血债血偿。
  
   等她报完仇后却觉得好空洞,心空荡荡的,无论她再做什么,妈妈好像也回不来了,她以前会嫌弃妈妈做的菜,现在却连那种焦糊的味道也不记得了。
  
   人生好像也就这样,报完仇就什么都不存在了,现在连活下去的信念都没了。
  
   一直走一直走,却无意间听到几声渴望生命的声音。
  
   山洞里的一只很小很小的狗,估计没几个月大,那么小,但是那双眼睛却散发着勃勃的生机。
  
   她搬开了堵在山洞边上的石块。
  
   于是,她也活下来了。
  
   白漠跟何廷毅找到她的时候,她跪在B市的墓前。
  
   “妈妈,我长大了。”
  
   “你看见了吗?”
  
   她在M国呆了两年,这两年,她什么都干过,在弯道上赛车,去贵族的城堡偷蛋糕,教训老是看不起Z国人的金毛……
  
   两年过得挺充实,但她的心却好像空洞洞的。
  
   十七岁时,她才想到要回B市,上大学。
  
   这么多年,她从来没有去过学校,她知道自己有点不正常,当同龄人在上小学、初中、高中时,她或许是在训练、也或者在飙车,活在黑暗中。
  
   但是这些回归正常的生活,她也想一个个的去体验,试试这个年龄段该有的东西,在她妈妈在的城市。
  
   落叶归根。
  
   她也不知道为什么会有这样的想法,这明明是那种老得起不来的人才有有这样的感慨。
  
   后来,她无数次的想,这是她这辈子最庆幸的一件事。
  
   从来没有念过书的她,在校园里觉得格格不入,幸而,她被分到了一个很好寝室。
  
   她第一次进寝室,就是一个长着娃娃脸的可爱女生冲她灿烂的笑着,“你好,我叫林灵,咱们以后就是室友了,以后请多多指教!”
  
   里面一个温婉的女生也站起来,露出真挚的笑容,“林灵,别挡着路,帮她把东西拎进来。”
  
   这种笑容,似乎是冲淡了她这十几年来所有的阴霾。
  
   来学校的第一夜,她觉得被子里,都充满着阳光的味道。
  
   ------题外话------
  
   楚:你先走。
  
   何:?
  
   楚:你不用倒下,我在你身后,没有人敢让你倒,当然累了你可以停下来靠靠我,你一回头,我就在。
  
   何家众人:嗷嗷嗷上面这个人好不要脸皮,这件事有我们就够了!你走远点!
  
   **
  
   番外好像整体基调不符合文风(最近晋江文看多了),还被妹妹吐槽又拖又拉,好想一屁股坐死她!然后课程设计演讲开始了,花花今天要忙一整天,章节已经提前传好,可能来不及回复亲们(说的好像什么时候及时回复了一样!),群摸头~
  
   ps:谢谢柠檬≌黄莺、水莔埖的花花
  
   爱泥萌么么哒~
  
   本书由首发,请勿转载!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言情] 财运天降 陆原居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