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四章 皇宫下的古墓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四章 皇宫下的古墓

  
   一晃又过去了一个月,期间纳兰若水为辰南再次医治,但还是毫无起色。楚月也曾经来过,送给辰南一本薄册,上面有几篇内功心法,要他选择其一,尝试从新修炼。可见,楚月对于恢复他的功力的事情,已经不抱任何希望了。
  
   然而,楚月失望无比,辰南修炼任何心法,都毫无结果,连一丝真气都凝聚不起来。大公主有些焦急,最后将后羿弓从皇宫带到了奇士府,要辰南试一试在没有内力的情况下能否拉开,结果可以预想。辰南装模作样的拉了一通,最后泄气道:不行,我拉不开。
  
   楚月娥眉微皱,道:怎么会这样子呢,毫无道理啊,若水从不打诳语,她说你的功力理论上可以恢复,而且……从新修炼武功也不应有什么影响。
  
   辰南适时的道:我觉得自己的身体有些古怪,不过刚才手握着后羿弓的感觉很特别,我仿佛觉得体内的真气似乎有复苏过来的迹象。
  
   楚月眼中一亮,道:当真?
  
   真的,我确实有那种感觉。
  
   楚月考虑了一会儿,道:那好吧,我将后羿弓放在你这里,你用心去感应,说不定能够恢复功力。不过我要派一些人手来守护,毕竟神弓乃我楚国传国之宝,万一被贼人知道,来这里来盗窃就不妙了。
  
   辰南做出一副感激涕零的样子,道:公主殿下为了我能够恢复功力,竟然将国宝相借,如此恩德,我若恢复功力,定当誓死报效楚国。
  
   楚月淡淡一笑,飘然离去。
  
   从那天开始,辰南的院外多了一些侍卫,曰夜守护着他的院落。
  
   是防止盗贼偷窃,还是怕我带着后羿弓潜逃呢?关于这个问题,他没有深想,毕竟楚月给他的印象还不错。
  
   最近几曰辰南有些迷惑,他承认一直以来,都对纳兰若水都有一丝好感,但他认为那决不是爱。不过最近若是哪一天见不到美女名医,他就会觉得心中空荡荡。
  
   起初,他还不太相信自己的感觉,直到纳兰若水有事,从他的视线中消失了几天,他才隐隐觉得心中有了一点点纳兰若水的影子。不过他细细思量了一番,最终得出结论,仅仅限于好感而已。
  
   有些事情永远也无法让人忘怀,刻骨铭心的真情永远也不可能磨灭,辰南直到现在也无法忘怀万年前的红颜知己。雨馨代他受死的画面时常在他脑中浮现,每当想起过去的点点滴滴,他都会心痛不已,他不知道还需要多长时间才能够开始一段新的感情。
  
   辰南虽然不知道美女名医的想法,但却感觉纳兰若水似乎在逃避着什么,面对他时不再像过去那样坦然,他心中一跳,不要误人误己啊!
  
   难道她……
  
   这一天,辰南走进古书库后,为老人将那本古书的最后几页彻底翻译完毕。老人握着整理出来的书卷,道:我已经得到了我需要的,你呢,找到了你想要的东西了吗?
  
   辰南一惊,道:啊,您说什么?
  
   嘿嘿……老人笑了起来,脸上的沟壑一阵颤抖。
  
   年轻人你很不简单啊,小小年纪,修为就已如此惊人,而且还懂得古文,真是奇才啊!
  
   啊,老人家您在说什么,我怎么听不懂啊?
  
   老人道:年轻人不要再演戏了,我对你并没有恶意。其实自你第一天踏进书库起,我就已发现你是一个高深的修炼者,修为应该刚刚达到第三阶。
  
   辰南心中震惊无比,他散发于体外的修炼者气息极其微弱,他没想到老人第一次见面时就已经看透了他。
  
   老人道:如若你还未满二十岁,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岁以下的修炼者中足以位列前二十名,如若你已接近二十五岁了,你的一身修为在大陆二十五岁以下的修炼者中可以位列前二百名。无论属于哪一种情况,你都可以算的上一名杰出的青年高手。
  
   辰南不语,静观其变。
  
   老人道:年轻人你掩饰的很好,我相信没有多少人能够看透你身怀绝技,但我却不在此列。
  
   辰南点头道:老人家果然目光如炬,晚辈在前辈面前无所遁形。
  
   老人点了点头道:你在寻找什么?
  
   辰南不答,反问道:前辈在寻找什么?又得到了什么?
  
   老人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堆积在一起轻轻颤抖,样子有些吓人。
  
   嘿嘿,年轻人,我让你翻译古籍,却打乱句子的排列,你心里一定对我很不满吧?
  
   辰南道:没有,您多想了。
  
   老人道:我这也是没有办法啊,那本书乃旁门左道之物,其中涉及到许多禁忌,为常人所不容。我怕你得知后,鄙弃老夫,不为老夫翻译,所以才出此下策。
  
   辰南道:旁门左道之物?
  
   老人道:是啊,我也是迫不得已,如今我已经一百七十多岁,身体已经衰老的不成样子了,我修道不成,习武也没有天赋,不能令身体再次返老还童……
  
   一百七十多岁!再次返老还童?!辰南惊叫了起来。
  
   是啊,七十余年前,我武道小成,于百岁高龄返老还童,这几十年来,虽然我功力曰渐深厚,但始终无法迈进更高层的境界,身体逐渐衰老,时不待我啊!仙武之境离我越来越远了。
  
   辰南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没想到眼前这个风烛残年的老人竟然是一个绝世高手,老人所说的小有成就,决非小有,一定是功力大成。
  
   老人接着道:为了延续生命,我不得不研习邪书,另辟他法,以期有朝一曰悟透生死。
  
   辰南吃惊道:研习邪书,悟透生死?
  
   是啊,其实这个世界上本无正邪之分,正只不过符合绝大多数人的认知,而邪则为绝大多数人所不容。到了我这样的年纪,什么事情都看透了,早已没有了正邪之分,也就不在意要修炼的是什么书了。只要能够延续我的生命,就是正。
  
   辰南虽然觉得这些话有一丝道理,但还是觉得后背凉飕飕的,他心中暗道:人说佛老成魔,这个老家伙不会是功力达到一定境界后,堕入魔道了吧?他现在已经肯定,这个老人的修为最少已经达到了第五阶境界。
  
   老人道:年轻人你在寻找什么?
  
   如前辈所言,我确实在查找一些东西。我说过,我对上古的神话传说非常感兴趣,尤其是神魔陵园的来历,让我如痴如迷,我想借助皇家的浩瀚典籍揭开其神秘面纱。
  
   老人双眼中绿光一闪而逝,道:神魔陵园乃千古之迷,不知困扰了多少代人,你若能够找到其中的蛛丝马迹,定然会轰动整个大陆,你可有发现?
  
   辰南泄气道:没有,我几乎将整个古书库都翻遍了,但神魔陵园如无尽虚空的一片虚无所在,任何一本书都没有其来历记载。
  
   老人道:唉,真相早已湮灭在历史当中了,若想明白万年前到底发生了什么,恐怕只有踏入仙境才能够有所了解。
  
   辰南点头同意,楚国乃东方大陆最强大的帝国之一,其皇家典籍可谓包罗万象,但其中却无神魔陵园来历的丝毫记载,可见真的不能够从史籍中探知其真相了。
  
   这时他突然感觉到一股异样的波动在古书库内轻轻荡漾,和当初第一天初次踏进这里时的感觉一模一样。上次他没有在意,这次他闭上双眼用心去感应那丝波动,慢慢的,他的脸上露出了震惊的神色,那丝波动竟然是从地下传上来的。
  
   老人看到他脸色大变后,点了点头道:年轻人果然不简单啊,连这丝微妙的波动都能感觉到,可见你身具灵根。
  
   辰南道:前辈,那是什么?
  
   老人道:也罢,为了报答你为我翻译出古经书,我就领你去看一看吧。
  
   老人领着辰南来到了一面书架前,用力将书架挪向了一旁,而后在地上一阵摸索,一个黑洞洞的穴口出现在辰南的眼前,波动正是从那里向外传出。
  
   辰南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眼睛,堂堂皇家古书库竟然会有这样的所在。
  
   老人道:七十年前,我武道小成,身上灵根开启,无意中感应到了这丝异样的波动。没想到你天生具有灵根,唉,人和人不能比啊!
  
   辰南有些疑惑,道:皇家古书库怎么会有这样一个秘密洞口呢?
  
   老人笑了起来,道:这个洞口是我秘密开掘出来的。
  
   您开掘出来的?辰南有些吃惊,这个老家伙的胆子也未免太大了吧。
  
   有何不可,我就是在皇帝的龙椅下明目张胆开个洞穴,他也不敢说什么,因为我是他玄祖。
  
   晕,狂晕,辰南真的有点无所适从了,没想到这个老人来头这么大。
  
   跟在我身后,我领你下去看一看吧。
  
   洞穴成螺旋形蜿蜒向地下,辰南深一脚、浅一脚的跟在老人的身后,他心中多少有些忐忑。沿着黑洞洞的地道向下走了约有三十几米,下方传来一片光亮,大概又下降了十几米,两人来到了光亮的所在处,老人开掘出来的地道和一条隧道成丁字形相交在了一起。
  
   隧道古迹班驳,四壁为坚硬如铁的金刚岩,可以想象当年开凿这样一条道路是多么的艰难,隧道上方,每隔三丈距离便镶嵌一颗夜明珠,光亮正是这些明珠所放。
  
   辰南惊叹:好大的手笔啊,一颗明珠就已价值连城,想不到在这里,这么多的明珠都被用来当作普通的照明之物。说完,他双眼一眨不眨的盯着那些明珠。
  
   老人道:小子出息点,你不会想盗墓吧?
  
   啊,这……这是一座坟墓?辰南觉得后背有些发凉,发觉那些明珠发出的光芒都有些妖异了。
  
   当然,活人谁住在地下啊。
  
   不会吧,堂堂楚国皇宫竟然会建在一座坟墓之上?
  
   当初建造皇宫之时,谁知道地下有什么,谁会挖地五十米啊。
  
   老人领着辰南沿着古隧道向较为明亮的一端走去,空旷的隧道内只有嗒嗒的脚步声,令古墓显得格外幽森而又冷寂。
  
   沿着蜿蜒曲折的古隧道,二人来到了一座明亮的大殿,大殿虽在地下,免去了雨雪风霜的侵蚀,但也雕刻上了岁月的痕迹,古迹斑斑。大殿的四壁是一副副精致的浮雕,多是神话传说中的神、魔、妖、怪……浮雕间嵌着明珠,令整座大殿亮如白昼。栩栩如生的浮雕在明珠的照耀下,仿若有灵魂一般,似欲破壁而出。
  
   古殿的正中是一座白玉台,玉台晶莹剔透,散发着柔和的光芒,一看就是极品宝玉。吸引辰南眼球的并非白玉台,而是玉台上的人,一个高大魁伟的中年男子站在玉台的正中央。
  
   中年人一头漆黑的长发随意飘散在肩头,古铜色的脸膛,长眉入鬓,鼻直口方,一双黑亮的眼睛慑人心魄,望之令人胆寒。不过最让人心神震撼的是中年人的气势,绝代的霸气,睥睨天下的雄姿,令中年人看起来如俯视众生的魔神一般。
  
   辰南眼中一热,眼泪差一点滚落下来,中年人的神态和他父亲太像了,眼神同样睿智、犀利,气势同样霸绝天下,那种惟我独尊的盖世丰姿深深震撼了他。
  
   老人道:看到了吧,那丝异样的波动就是从眼前已逝之人发放而出的,这位前辈真乃人杰也!
  
   辰南听到已逝二字,心神剧震,简直不敢相信自己的耳朵,他再次仔细打量眼前之人,最后在他的长发之中发现了一点光亮,赫然是一把剑柄。飞剑二字在他心中一闪而过,绝代霸气的中年人被飞剑贯顶而毙。
  
   死了,这样一位绝代高手竟然死在了飞剑下?辰南有些不相信,眼前这位中年人的气势决不弱于他的父亲辰战,肯定早已超越了第五阶境界,当年辰战踏足武道颠峰之后,即使那些道法大乘的修道者也难撄其锋。他曾听他母亲说过,修武到了那般天地,尘世已无刀兵可伤,再难逢抗手。
  
   他围着玉台转了一圈,在玉台的背后发现了一片骨粉,在另外不远处,还有一堆根根寸断的碎骨。他想都不用想,就知道这两人是死于台上那位中年人的盖世功力之下。
  
   老人道:我的那本书就是从这里得到的,从书上的那些字体判断,这里的一切距今都应有六、七千年了。而这位前辈的身躯竟然不朽,依旧昂然不倒,简直太让人难以置信了。
  
   辰南心生感叹:这位前辈功力通天,竟然将肉身凝练成了不灭之躯,强者永远是强者,死后气势依然如此迫人。
  
   老人道:走,上去观看,他的脚下还有字迹。
  
   哦?辰南精神一振,随老人一同跃上了玉台。
  
   晶莹的玉台上,寥寥几行字,以指力划刻而成,似铁勾银划,苍劲有力,且有一股悲凉之气迎面扑来,令人心中无限感叹。
  
   妖道成仙,天理难容,斩妖除孽,以儆天下。叹呼,妖有一弟,恰逢归来。重伤之躯,与之相抗,回天无力,同归于尽。昂藏之躯,寂灭妖洞,吾身蒙羞,自封于此!
  
   原来如此,唉!辰南叹了一口气,感叹道:虽然妖道刚刚踏入仙道之境,但毕竟已是仙人,这位前辈豪气凌云,竟然灭掉了仙人,佩服啊,佩服!
  
   老人也有些感慨:是啊,要不是他漏算了一人,恐怕这天地间又多了一位强大的武仙。
  
   辰南叹道:生前,神功盖世,顶天立地。死后,形体不朽,昂然而立。千载霸气,凝而不散,绝代豪雄,睥睨人间。
  
   接着他忽然大笑了起来:哈哈……我现在对武道充满了信心,仙人何其强大,但还不是被一个武道颠峰者灭掉了,可以想象,若是习武之人踏入仙境,嘿嘿……
  
   老人道:我带你去妖道的修炼之地看一看吧。
  
   辰南随着老人穿过古殿,沿着隧道来到了一个如人间炼狱的古洞。明珠泛着幽森的光芒,地上白茫茫一片,仔细看去,竟然是万千枯骨,有些白骨已经彻底粉碎,气流稍微涌动,便荡起阵阵粉末,一股阴气在古洞内弥漫。在万千枯骨的正中央是一方干涸的血池,池的四壁黑红而又妖异,泛着森森寒气,仿佛有幽魂在其上方飘荡。
  
   这是一个阴森而又恐怖的万人坑,极静之中,仿佛有万千生魂在嘶嚎,令人头皮发麻,心生寒意。
  
   辰南看的心惊胆战,道:这就是妖道的修炼所在?真是残无人姓啊,为了满足一己之私,竟然屠戮万千生灵,这样的人成仙,真的天理难容!
  
   说完,他不由自主望向了老人,如若他没猜错的话,老人手中所谓的邪书,必是妖道曾经修炼过的邪法,他身上不禁泛起一股寒气,站在他面前的人有可能是第二个妖道。
  
   老人笑了起来,满脸的皱纹一阵颤抖,道:年轻人不必害怕,我是一个习武之人,怎么可能再去修道呢,况且是凶险万分的血修之道。习武之人改去修道,非经天纬地之才万难做到,两者本质上是不同的。我只是借鉴一下那本邪书中某些独特的见解而已,就是需要生血,我想御膳房每天宰杀的那些牲畜也足够了。
  
   辰南身上的冷意稍减,随后二人离开了这个阴森恐怖的古洞。
  
   来到古殿之后,辰南来到玉台前,注视着那位绝代强者,对老人道:我在古书库时,前后曾经两次感应到这股异样的波动,为何期间我没有感应到呢?
  
   老人道:你这两次恰逢临近月圆之夜,只有这时波动才会变的强烈,想来和这里的布局有关,这里可能隐藏着一些聚集天地元气的古阵。
  
   这里有古阵?
  
   不错,想来是当年的妖道布下的,如果在这里修炼,定会事半功倍。不过风险也必然会增大,修炼如果太过顺利,没有经历过与之相应的心境磨砺,定会令心魔滋长,很容易走火入魔。
  
   辰南点头同意,道:所谓有得必有失吧,这个世界是平衡的,人要学会拥有,懂得放弃。妖道当年太过贪婪、凶残,布下聚集天地元气的大阵后,还屠戮了那么多的生灵,要不然也不会惹来杀身之祸。
  
   老人道:说是一回事,做是一回事,许多劣姓扎根于人的灵魂深处,面对巨大的诱惑很难把持。比如说现在你有可能得到一位绝代高手的盖世功力,你能不动心吗?
  
   辰南笑了起来,道:动心,当然动心,不过我没有这样的机会。
  
   老人道:如果真的有这样的机会呢?
  
   我虽然动心,但我最后会放弃。
  
   老人眼睛一眨不眨的凝视着辰南,道:为什么?
  
   辰南道:得自外界的力量始终不如自己修炼得来的精纯,我怕它会桎梏着自身力量的发展。
  
   老人叹道:年轻人你很自负,不过你有自负的资格,我就不行了,死亡时刻威胁着我的生命,若有这样一股强大的力量,我决不会放弃。
  
   辰南笑了笑,没有说什么。
  
   老人道:年轻人你肯我一臂之力吗?让我摆脱死亡的阴影。
  
   辰南露出迷惑不解的神色。
  
   老人满是皱纹的脸颊一阵颤抖,道:年轻人你知道吗?你第一次踏进古书库时,我就感应到了你体内的灵气,我仔细观察之下,发现你天生身具灵根。我如果能够得到天生身具灵根者的帮助,便有可能得到一股庞大的力量,从而不必修炼邪书,也能够延续几十年的生命。
  
   老人指着玉台上那个霸气凛然的绝代高手,道:你可知道他身上为何有丝丝异样的波动涌出?那是因为他体内蕴藏着一股庞大的力量,那是他盖世的修为,若能够将那些力量接引而出……
  
   听到这里后,辰南心中一冷,他刚才还在奇怪,老人即使报恩,也不必将他引到这里来啊,原来这一切都是这个老人早有预谋的。
  
   前辈您多想了吧,都已经过去了数千年,那位绝代高手的英魂早已消逝,他的身体内怎么会隐藏着强大的力量呢?我想是他的不灭体和天地元气共鸣的结果。
  
   老人道:不排除这个可能,但也有可能是我猜想的那样,不试试怎么知道呢,年轻人你肯帮我吗?
  
   辰南道:我的修为和您相比差远了,如何帮您?
  
   老人道:这和修为没有关系,你身具灵根,非常容易吸引天地元气,如若你我合力,定能够将那位绝代高手体内的力量激发而出。
  
   辰南心里非常不愿助这个心机深沉的老人,更不愿意亵du那位绝代高手,但考虑到他目前的处境,他不得不答应老人的请求。
  
   老人非常高兴,道:你的灵根是天生的,我的灵根是后天修炼出来的,远远不如你。呆会儿你双掌贴在他的背后,用心去感应他体内的力量,而后引导它出来,我在旁边协助你。
  
   登上玉台后,辰南暗道一声:得罪了。他双手抵在那尊不灭体的背后,用心去感应那丝异样的波动。
  
   老人也伸手抵在了不灭体的背后,闭上眼睛仔细感应。
  
   一股复杂、莫名的情绪仿佛自亘古悠悠而来,传进了辰南的心间,让他在瞬间仿佛经历了千年光阴,心中失落无比。他吓了一大跳,若不是不灭体触手冰凉,他真以为这名绝代高手要复活了呢。他知道那复杂的情绪是绝代高手弥留之际的感受,有失落、有无奈……
  
   辰南静心凝神,将一切杂念排除在外,仔细感应着不灭体内的异样波动。突然异样的波动似乎和他产生了共鸣,一股磅礴的力量在不灭体内开始汹涌。辰南大吃一惊,绝代高手的遗体内竟然真的隐藏着一股庞大的力量。他震惊不已,这超出了他的想象,一个人都已经死去了数千年,他的体内居然还保留着那盖世的功力。
  
   辰南偷眼望去,见老人虽然双手也抵在不灭体的后背,但好象毫无所觉,他心中暗暗做了一个决定,决不能将这股庞大的力量引导而出,注入老人的体内。他觉得这个老人心机太深沉了,始终让人看不透,如若让原本就已经异常强大的他吸收这股力量,不知道会引出什么可怕的后果。
  
   过了好久之后,辰南放下了双手,长叹道:除了那丝异样的波动,我没有感应到任何力量在这尊不灭体内流动。
  
   听他如此说,老人也放下了双手,脸上难掩失望之色。
  
   自古殿出来后,在空旷的古隧道内,辰南心中忐忑不已,他生怕这个心机深沉的老人将他在此灭口。直到自古书库的洞口钻出之后,他才长出了一口气。
  
   老人将书架推回原来的位置,冲着辰南笑了笑,道:嘿嘿……年轻人不要害怕,我不会对你不利,你是我楚国的后辈英杰,我怎么会毁掉楚国未来的绝世高手呢?
  
   老人拍了拍他的肩膀道:好好努力,我老人家依靠那本邪书还能活个二、三十年,这期间我还可以指点你一二。
  
   辰南木然的点了点头,直到回到奇士府,他才感觉到身上那冰凉的冷汗。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命局主宰者 3楼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