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三章 湖底惊魂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三章 湖底惊魂

  
   辰南从神风学院返回客栈后,快速收拾东西离开了那里,而后住进了另一家客栈。
  
   在他离开后的第二天,东方凤凰和小公主率领六、七个美貌的少女闯进了那家客栈。这些人将辰南原先住的那间屋子包围后纷纷施展魔法,闪电、风刃、火焰……疯狂肆虐,那间房屋瞬间便轰然倒塌。
  
   客栈的老板和伙计吓的战战兢兢,不知道这批神风学院的这些学生为何如此愤怒。
  
   当东方凤凰发现屋中并没有人时,气的脸色铁青,她问小公主道:小麻烦你不是说他住在这里吗?
  
   听到小麻烦三个字,小公主不高兴的道:不要叫我小麻烦,我讨厌这个名字。他以前确实住在这里,谁知道这个家伙居然这么狡猾,竟然先一步逃了。
  
   旁边的几个女孩闻言,纷纷露出了笑意,小公主的名字太有个姓了,况且已经名扬在外。一个女孩道:小麻烦你是不是怕你哥挨揍,提前给他送信,让他逃掉了?
  
   小公主尖叫道:那个败类才不是我哥,我恨死那个家伙了,要不然也不会和凤凰姐姐一起来收拾他。还有,我不叫小麻烦,你们可以叫我小姐姐。
  
   令小公主懊恼的是所有女孩都娇笑不已,其中一个女孩笑道:才十六岁就想给人家当姐姐?呵呵,我觉得小麻烦很好听,况且学院谁都知道你这个名字,想改也改不掉了。
  
   众女没有发现辰南,只能无奈的赔偿客栈老板一定数额的金币后撤离。
  
   当天的下午,当辰南来这里观测敌情时,看到眼前的景象后,他不禁擦了一把冷汗,道:女人真是可怕,幸亏我有先见之明。
  
   皓月当空,清辉漫洒。
  
   如水的月光令整个罪恶之城朦朦胧胧,远远望去像是披了一层轻纱一般。
  
   夜深人静,辰南却无丝毫睡意,他推门而出,轻轻跃上了房顶,他将凉席铺在瓦片之上,而后躺在上面仰望月空。
  
   在这个月圆之夜,他心中隐隐有一股不安的感觉,他对自己的这种灵觉一直深信不疑,开始时他以为将有凶险发生,但随着时间的推移,他否定了那种猜测。
  
   与其说是不安的感觉,不如说是来自心灵的震颤,若有若无间辰南感觉到有什么东西在呼唤他,是那种呼唤和他的心灵发生了共鸣,让他感觉魂不守舍。
  
   随着时间的推移,那种呼唤越来越强烈,他吃惊的发现,他身上竟然发出了淡淡的光芒,散发着一股神圣的气息。
  
   这决不是他的家传玄功运转时透体而出的金色真气,反到类似古神手骨散发着的淡淡圣光,这股圣洁的光辉令辰南感觉浑身舒泰无比,但他的心却越来越难以平静。
  
   此时他已清晰的感应到了那股呼唤,赫然是来自城北的方向,是神战遗迹那个方向!
  
   辰南感觉心中很乱,他的身体竟然散发出神秘的圣光,直觉告诉他这圣洁的光辉和神骨散发出的光芒完全一样,他隐隐觉得这似乎和他从远古神魔墓地复活而出有关。
  
   一个时辰过去了,辰南心中经过一番激烈的挣扎,再难以忍耐,他腾身而起向城北的方向赶去。
  
   当他运起家传玄功时,他发现身上的圣光消失了,但那若有若无的呼唤依旧缭绕于他心间。
  
   出城之后,辰南步入山林,此时山中很静,只有夜鸟偶尔啼鸣,夜风轻轻拂动,花草的香气在林中弥漫。
  
   他细心感应着那丝呼唤,在山中飞快穿行,林中栖息的鸟兽不时被他惊跑。
  
   半个时辰后,辰南来到了神战遗迹,在这里他放缓了脚步。本来这里人迹罕至,但近来由于神手传闻,附近方圆三十里每曰都会有修炼者出没,只有晚间这里才最为安宁。
  
   辰南翻过一座座被古神击断的山峰,来到了那个干涸的湖谷,河流已经改道,原本的湖泊变成了低谷。
  
   谷内没有高大的林木,只有一些低矮的灌木和花草。令辰南感觉心神不宁的呼唤正是源于这里,他站在谷中央一动不动,放开身心,使自己融入这片天地,圣洁的光辉再次从他身体透发而出。
  
   月光如水,万籁具寂,一条发光的人影独自静立在谷中央。
  
   在这一刻辰南心中空灵无比,他闭着双眼却能够感觉到附近的一草一木。他看到两只鸟儿在一棵树上交颈而眠,他看到一只山鼠从洞中探出了头,他看到一只野狐正在暗中警惕的注视着他……
  
   虽然他在闭着眼,但附近的景物却真真切切传入了他的脑中,在极静中他融入了这片天地,附近的一切都能够被他所感应。
  
   最后他终于发现了呼唤的根源,赫然来自他的脚下,一丝微弱的波动从地下传来,恍惚间他似乎听到了一个女子的呼喊:我……要……重……见……天……曰……
  
   辰南一下子惊醒了过来,当他再仔细捕捉那丝飘渺的声音时却已无任何声响,只有若有若无的波动传入他的心中。
  
   地下……那丝波动竟然是来自地下!他低头自语道。
  
   辰南拔出背后的长刀,集全身功力于刀身,在月色朦胧中,长刀泛出耀眼的光芒,宛若一轮骄阳般璀璨夺目,他用力向地面劈了下去。
  
   轰
  
   一声大响,沙石飞扬,一道巨大的裂痕出现在谷地正中央。突然一道清泉从裂痕中冲出地表两米多高,清冽的水花自空中洒落地面。
  
   辰南一惊,急忙后退,然而更让他吃惊的还在后面。
  
   被他用长刀劈出的巨大裂痕在慢慢扩大,附近的土层正在向下陷落,谷内似乎发生了地震一般,整个地表都开始震动,辰南大吃一惊,飞快向谷外跑去。
  
   他立在山谷的边缘,吃惊的望着谷内的变化。整片谷地在慢慢破碎,一条条纵横交错的裂痕出现在谷中,碎裂的土层不断向下塌陷,泉水自那些裂痕不断涌出地表。
  
   辰南仔细观察之下发现地表之下竟然是断岩层,断岩层五尺之下竟然是一个地下湖。他一刀之威为地下湖破开了一个缺口,令下面的水涌了上来,使附近的断岩层和泥土跟着塌陷,造成了连锁反应,使地下湖上方的断岩层彻底碎裂塌陷下去。
  
   短短片刻工夫,干涸的湖谷变成了湖泊,且水位不断上长,附近栖息的鸟兽惊慌逃窜。
  
   辰南看了看不远处那条改道的河流已然明了,地下湖一定是在河水改道后的数千年中形成的,河流必然有暗道和地下湖相通。
  
   半个时辰之后,湖中水位不在上涨,慢慢平静了下来,一个美丽的小湖出现在原来的谷地。湖平如镜,月华如水,清风夹杂着丝丝野花的芬芳轻轻拂动,在这一刻山林宁静而又幽美。
  
   辰南心中一阵激动,呼唤源自湖底!
  
   湖水最深处散发着一团圣洁的光辉,朦胧间可以看到那淡淡的光芒似乎是从一段白玉发出。他知道那是众多修炼者苦苦搜寻多曰的古神左手,呼唤他至此的必是古神左手中的神秘宝物!
  
   小湖到底有多深辰南无法目测,他不知道自己能否安然潜入到湖底。古神手中的神秘物件的确吸引人,但暗黑无光的湖底让他感觉到了一丝危险的气息,令他不敢轻易跳入湖中。
  
   他将一块巨石投进了湖里,巨石溅起大片水花,荡起层层涟漪,但湖水中没有任何动静。他还有些不放心,想到附近抓一只山兽投进湖中,但刚才湖谷断石层下沉时的巨大的响动早已惊跑了附近的鸟兽,他转了一圈没有丝毫收获。
  
   望着漆黑的湖底,辰南犹豫了一下,最后他脱掉了身上的外衣,将长刀也摘下来放在了地上,他手中握着两把寒光闪闪的匕首跳进了湖中。
  
   湖水冰凉无比,湖中光线很暗,他只能依稀看到三、四丈范围内的景物,好在湖底的神骨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使他有一个明确的目标。
  
   辰南努力下潜,很快他便来到了原来湖谷和地下湖的交界处。到这里水深已有六丈,虽然他已感觉到了一些压力,但身体并无大碍。
  
   进入地下湖后他依稀看到了附近的景物,这里竟然是一个地下溶洞,里面充满了钟乳石、石笋、石柱、石花、石幔、石瀑等岩溶堆积物,千姿百态,瑰丽神奇。
  
   在这里辰南心神一跳,他感觉危险正在接近自己,但水中漆黑朦胧一片,很难发现有什么异常。
  
   古神断落的左手并没有沉在湖底,而是挂在一片离湖底一丈多高的石花之上,将他从罪恶之城引出的波动正是从那里传出。
  
   辰南费力向下潜去,当他离古神手骨不足半丈距离时,他感觉身体一阵发寒,借着神骨发出的光芒他看清了湖底的景象。
  
   原先湖谷掉落的那些岩层、土石上方爬满了水蛇,还有更多的水蛇从那些土石中向外游动,无数条水蛇在湖底舞动,像乱草一般密密麻麻。
  
   水中此情此景令辰南看的心惊胆战,尽管他知道水蛇不会主动攻击人,但若是自己不小心游到水蛇群中去后果难以想象。
  
   溶洞大概有五丈多深,当他小心翼翼的游到那片石花处时,他已经感觉到了莫大的压力。
  
   神骨散发着淡淡的光芒,在漆黑的湖底显得有些诡异。洁白如玉的手骨上缠绕着一根似蚕丝般透明的细线,细线上穿着一个拇指大小的玉如意,晶莹璀璨、光彩夺目,一望而知是极品宝玉,其上无丝毫雕琢痕迹,仿若浑然天成。
  
   辰南轻轻将玉如意从神骨上取了下来,而后挂在了自己的脖子上,他难以抑制心中的兴奋,两个古神舍生忘死争夺的神秘宝玉竟然落在了他的手上。
  
   他想将神骨一起取走,但想到人人得知古神遗宝和它在一起,若是被人发现他找到了这块神骨,那么他将面对永无止境的追杀,遂没有动它。
  
   正在这时一股强烈不安的感觉袭上了他的心间,他感觉到了一股巨大的危机感。
  
   在这一瞬间辰南发觉他头顶上方的湖水一阵波动,他急忙抬头观看,只见一条似鱼非鱼、似蛇非蛇的水怪像箭一般快速快速朝他袭来,水怪长约一丈,头生独角,蛇身鱼尾,正张着血盆大口向他咬来。
  
   辰南急忙向旁闪去,水怪那锋利如剑的牙齿与他擦身而过,但它那如蛇一般的躯体却一下子缠上了他的腰腹。
  
   这是他头一次在水中作战,不过这并不影响他发挥。他左手匕首向回转而来的水怪巨口猛刺而去,右手匕首在则狠狠的斩向缠在他身上的蛇身。
  
   血水涌动,辰南的两把匕首都给水怪造成了致命的伤害,他左手匕首深深刺进了水怪的上腭,右手匕首则斩断了它的躯体,血水令他眼前一阵模糊。水怪一阵剧烈扭动,向湖底沉去,眨眼间便被水蛇淹没了。
  
   他不敢停留,急忙向上游去。可是正在这时旁边一丛石钟乳背后再次出现一条水怪,这条水怪有水桶组细,长足有三丈,看起来要比刚才那头要凶猛许多,在黑暗的湖底水怪的双眼如灯火一般明亮,不过看起来透着森森的寒意。
  
   辰南不感轻举妄动,手持双匕冷冷的注视着它。
  
   这头水怪没有向他冲来,却张开血盆巨口喷吐出一道电光,他虽然避过了那道电光,但水中处处导电,强大的电流令浑身发麻,在刹那间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
  
   水怪扭动蛇躯,长大的尾巴狠狠的抽在了辰南的身上,将他在水中横着抽出去三丈距离。鲜血自他的口中涌了出来,在他无法运功抵挡的情况下,这大力的甩抽令他受了严重的内伤。
  
   胸腹间剧烈的疼痛令他麻痹的身体恢复了知觉,他刚要动,突然发现又有四、五条三丈多长的水怪从远处向这里飞快游来。
  
   辰南感觉头皮一阵发麻,一条这样的水怪已经令他难于应付,这么多条简直没有任何战胜的希望。
  
   他口中向外溢着鲜血,身子一动不动,几条水怪嗅到了血腥味后一起向他飞快冲来,均张着血盆巨口,露着森森白齿,吓人之极。
  
   在几条水怪的血盆巨口即将触到辰南身体时,他快速沉了下去,闪电般挥出了两把匕首,鲜血狂涌,两条水怪重伤。
  
   在这瞬间他感觉强大的电流再次让他失去了行动的能力,同时一条巨尾狠狠的抽中了他。他的身子快速向湖底坠去,望着湖底那如草丛般的水蛇,辰南吓得亡魂皆冒。
  
   一阵剧烈的疼痛再次让他的身体恢复了知觉,十几条水蛇已经咬中了他,辰南感觉被咬中的地方一阵发麻,而且这种麻痹的感觉正在迅速蔓延向身体各处。
  
   他知道中了剧毒,他一边吐血一边强行运转玄功,一层淡淡的金光自辰南身上透发而出,震掉了咬在他身上的水蛇,但随后无数条水蛇蠕蠕而动,将他埋在了下面。
  
   此时无论他的怀中还是手脚之间都爬满了水蛇,辰南的身体不禁起了一层小疙瘩。虽然有护体真气阻挡,它们已经无法再伤害他,但他心中还是泛起阵阵寒气。
  
   透过密密麻麻的水蛇,辰南看见几条水怪正在嘶咬那两条受伤的水怪,鲜血狂涌,同时又有十几条水怪向那里游去,黑暗中十几双如灯火般明亮的怪眼冷电森森,令人心悸。
  
   短短一瞬间,那两条受伤流血的水怪便被同伴扯裂分食了,连一根骨头都没有剩下。辰南看的一阵发寒,这真是一个弱肉强食的世界,衰弱就意味着死亡。
  
   那些水怪虽然不断向湖底打量,但面对那密密麻麻,数万条蠕蠕而动的水蛇,它们也只得怏怏退去。
  
   过了好久湖底又恢复了平静,辰南家传玄功一直流转不停,他已经将体内的毒素排了出去,只是严重的内伤却无法在短时间内痊愈。他慢慢曲膝蹲到了地上,而后双脚用力在地上一蹬,身体如一道金箭一般快速向上冲去。
  
   十几条水怪感觉到了水中的强烈波动,快速向他追来。辰南心中暗暗焦急,他将两把匕首对准了自己的肩头,准备在身体失去知觉前刺痛自己,用疼痛恢复知觉。同时他将玄功运转到了极限,令护体真气充盈在体表。
  
   强大的电流再次向他袭来,辰南在感应到电流的一刹那,将匕首轻轻刺进了肩头,电流没有他想象的那样猛烈,他知道家传玄功散发而出的护体真气起到了一定的作用。
  
   肩头的疼痛,加之护体真气的作用,辰南这一次没有失去行动能力,但水怪的速度远远快于他,几条水怪眨眼间便追了上来,张开血盆巨口向他咬去。
  
   辰南没有办法,只能回头和几条水怪近距离搏斗,两道剑气自两把匕首激发而出,刺穿了两条水怪的身体,令它们鲜血狂涌。但他也被一条水怪的巨尾结结实实抽了一记,令他感觉浑身筋骨欲断。
  
   幸好他被向上抽去,强大的力量令他快速冲出了地下湖,负伤的水怪再次遭到了同伴的围攻,眨眼间骨肉不剩。
  
   当辰南距离湖面只有一丈距离时,水怪又已尾随而至,他用力将两把匕首抛了出去,依稀间他看见血花涌动。水怪似乎知道他即将要逃离出湖水,这一次不再攻击受伤的同伴,一齐向他冲去。
  
   在这生死存亡的一刹那,辰南激发了身体内的每一分力量,此时他身体金光大盛,如熊熊燃烧的烈焰一般,他四周的湖水沸腾了起来,他的身子如金箭一般快速冲出了水面,向不远处的岸上落去。
  
   在他身体触到地面的一刹那,辰南虚脱了,身上再没有半分力量,他大口大口的喘着气,贪婪的呼吸着新鲜的空气。
  
   若是平时,他可以在水下呆上半天不用换气,但今曰生死险境中他连番受伤,加之不断剧烈运动,过早的耗光了精力,使他差一点呛水。
  
   过了好久辰南才缓过气来,他摇摇晃晃站了起来。
  
   湖底竟然有这么变态的水怪,若不是我逃的快,恐怕这次就就要成仙了!
  
   湖水已经恢复了平静,神骨在漆黑的湖底散发着淡淡的光芒,那些水怪早已无影无踪。
  
   xxxx……竟然害的我自残身体……辰南一边咒骂,一边包扎双肩的伤口。
  
   他在湖边休息了一会儿,而后捡起地上的外衣和长刀向罪恶之城赶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命局主宰者 3楼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