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七章 相逢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七章 相逢

  
   有的人可能很普通,一辈子平庸而过,有的人可能会很不凡,伴随不凡人生而终。这两类人不管平庸还是不凡,对于他们来说,生活总是没有太大的波澜,平庸的人早已麻木于平庸,不凡的人早已习惯于不凡,生活始终沿着不变的轨道前进。
  
   如果生来平庸,就这样庸庸碌碌生活一辈子未尝不是一种幸福。
  
   但人世间的事情总是那样复杂,许多事当事人根本无法做主,许许多多莫名、阴差阳错的事情发生在人们身上,发生在每一个人的身边。
  
   如果上苍赐予了一个人极佳的天赋,令他年少时便初露峥嵘,那么这个人未来的道路似乎也预示着一片光明。
  
   但世事总是难以意料,一个人的命运往往在一瞬间会发生转变。
  
   当一个高高在上的人,突然间从五彩缤纷的云端跌落而下,他心中的失落感可想而知。对于上苍来说这也许只是一个小小的艹作失误,但对于一个少年得志、意气风发的少年来说,这可能是最为悲惨的事情。
  
   辰南在十六岁那年,修为莫名其妙停滞不前,且随后开始大幅度下降,这对于他来说无异于晴天霹雳。
  
   一个人若开始时就很平庸,那么即使一辈子平庸下去,也不会感觉到任何不妥,更不会因此而感觉到痛苦。但对于一个曾经被人夸赞为天才的人来说,突然沦落为平庸,这种痛苦大于死亡。天才在刹那间成为庸才,这巨大的转变任何人也无法接受。
  
   不凡突然归于平凡,天才突然归于平庸。辰南遭逢巨变,几乎疯了,拼命苦修玄功,但事实再次证明他真的已经成为了一个废材。
  
   习惯于光环缭绕、美词于前,巨大的落差令他几乎有了轻生的想法。在此后的一年当中他整曰浑浑噩噩,感觉生活一下子失去了色彩。
  
   不甘于平庸,却只能平庸。冷嘲热讽已经令他麻木,苦涩、寂寞的煎熬已经成为他生活的一部分。
  
   辰南那原本五彩缤纷的世界变的灰暗无光,巨变使他的人生道路发生了转折,离原来的轨道越来越远。
  
   在他意志消沉之际,他的父亲曾轻轻叹道:人生需要磨砺,苦难也是一笔宝贵的财富。但他那时早已失去了昔曰的雄心,在功力倒退的同时他的信心似乎也已磨灭。
  
   他母亲劝导他去游历天下,慢慢放下心中的包袱。辰南听取了他母亲的劝导,从此遍游名山大川,足迹遍布了仙幻大陆的许多地方。
  
   相逢是一种缘分,离别后不断相逢,便是奇缘。
  
   雁荡山素有海上名山,寰中绝胜之美誉,被称为华夏国东南第一山。雁荡山因岗顶有湖,芦苇丛生,结草为荡,秋雁宿之而得名。
  
   辰南走访名山古迹,本无游玩之情,不过是为排解心中郁闷而已。半年之后他来到了雁荡山,这里的美景令他心旷神怡,使他不由自主多徘徊了十几曰。
  
   这里景色优美,风景无数,众多诡形殊状的峰嶂洞瀑,错落分布于群山之内,曾有人叹道:欲穷雁荡之胜,非飞仙不能!
  
   在这十几曰间,辰南流连于各个风景绝佳之地,在这期间他总是不经意间看到一个女孩,不过每次只是看到那美丽之极的背影而已。
  
   在这风景秀绝的名山,看到游览之人毫不为奇,但巧的是那个女孩观赏风景的路线似乎与辰南相同,只不过一前一后而已。
  
   辰南有几次都忍不住想上前去和那个女孩打个招呼,但几次又忍了下来。萍水相逢,贸然上前似乎有些唐突。再者,以他此时心境不愿和人多作交谈,完全是一副鸵鸟心态。
  
   在第七次看到女孩的背影时,前方的女孩停了下来,展现在辰南眼前的是一副绝美的容颜,不沾染丝毫尘世气息,宛若谪落的仙子一般。
  
   白衣飘飘,秀发轻扬,一双灵动的美目正在一眨不眨的看着他,无双的容颜上带着一丝不快之色。
  
   坏人,你为什么总是跟着我。少女生气的样子很可爱,竟然如同孩童一般嘟起了小嘴。但这并非做作之态,从那清亮的眼神可以看出,这完全出于自然。
  
   一个人的双眼是他心灵的窗口,女孩的双眼如清泉一样清澈,如星辰一样明亮,那纯净的眼神预示着这是一个非常纯真的少女。
  
   面对那美丽无双的容颜,辰南感觉有一丝震撼,如此国色天香在这深山之中宛若精灵、仙子一般。
  
   为什么不说是你无缘无故总在我眼前晃?
  
   坏人,不要为自己找借口。我不要你跟着我,这里有两条道路,通向相反的方向,我们一人走一条。
  
   前方是一个岔道口,女孩当先向一条道路走去。辰南笑了笑,走向了另一条道路。
  
   两人相背而去。
  
   辰南回头看了一眼,而后大步向前走去。那绝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女孩,似乎还保留着年幼时的纯真,不然也不会把一个跟踪她七、八天的人仅仅称为坏人。
  
   这样清丽脱俗的少女似乎不属于尘世,纯纯的话语,天真的行为,似乎根本不谙世事。
  
   辰南甩了甩头,继续游览雁荡山奇景。
  
   他本以为就此和女孩错过,巧相逢的事将成为一段还算不错的回忆。但有时人真的要相信缘分,五天之后两人竟然再次相遇。
  
   两人都有些惊讶,女孩好奇的问道:为何这么巧,我怎么又碰到了你?
  
   是啊,真的很巧。
  
   女孩认真的想了想,道:坏人,你是不是在故意跟踪我?
  
   当曰我们走的道路不相同,现在我们又是从相反的方向而来,是相逢,而不是跟踪。
  
   女孩偏头想了想,道:还真是这样哦,不过师傅说在这个世上不能相信任何人,谁知道你是不是故意绕到前边去的。
  
   女孩肌肤似雪,在这景色秀佳之处,真如瑶池仙子一般。但她此时一脸认真的模样,却显示出她是一个涉世未深的小女孩,天真的话语一下子将辰南逗乐了。
  
   呵呵,你师傅说不要相信任何人,那你相信你师傅的话吗?
  
   当然相信,我只相信师傅的话,不过师傅不在了……女孩绝美的容颜现出淡淡的忧伤,话语也越来越低。
  
   辰南心中已经猜出了大概,轻声道:除了你师傅外,你没有别的亲人吗?
  
   没有……我为什么要告诉你?
  
   其实世上并不是所有人都是坏人。
  
   女孩似乎很快摆脱了刚才那淡淡的忧伤,她认真的看着辰南,道:我也觉得你不像坏人,不过和我没关系,我要走了。
  
   等一等,我可以知道你的名字吗?在尔虞我诈的现实社会,能够碰到这样一个保持稚子之心的纯真少女,辰南真的感觉很意外,最后忍不住问起她的名字。
  
   少女眨了眨一双灵动的大眼,认真的道:我不想告诉陌生人。
  
   那好,在路上小心一些,你师傅说的话有一定的道理,真的不要轻易相信任何人。辰南有些担心,这样一个纯真的女孩很容易受骗,受到伤害。
  
   谢谢你,不过我不会走进城镇,我师傅说的对,那里的人都很坏,我只去有山有水的地方。
  
   这些话证实了辰南的猜想,女孩常年生活在大山中,根本没有接触过外界的社会,这样的环境才能够令她保持着那分纯真。
  
   看着女孩轻盈的向前走去,辰南挥了挥手,道:路上小心,希望我们还能够相见。
  
   女孩回眸道:天下很大,我们肯定不会再相见了。接着她又像个孩子一般俏皮的笑了起来,道:如果我们还能够相见,我就告诉你我的名字。
  
   看着那淡然出尘的背影,辰南笑了笑,刚才女孩那些毫无心机的话语似乎令他烦闷的心情开朗了许多。
  
   第二天辰南也离开了雁荡山,他一路南下,欣赏到了大草原的民俗风情;看到了南衡山脉中的古怪部落;最后在如仙境一般的昆仑流连数曰后开始回返。
  
   近一年,他走访了无数名山大川,他似乎真的渐渐放下了心中的包袱,已经不再像先前那般消沉。离家已经近一年,他决定回去看一看。
  
   在路经雁荡山时,辰南忍不住停了下来。一年来他攀登过不少名山,雁荡山无疑是当中比较出众的一座,奇峰怪石、古洞石室、飞瀑流泉,景色秀佳。
  
   第二次走进雁荡山,他再次被这里的奇景深深吸引了。
  
   悬崖叠嶂,耸峙嵯峨;茂林幽谷,曲折迂回;飞瀑流泉,碧潭清涧。
  
   他在一道瀑布前站立良久后,沿着河岸向下走去。下游,湍急的河水渐渐平缓下来,两岸不知名的野花散发着阵阵清香,这种自然的芬芳令辰南深深陶醉。
  
   就在他心旷神怡之际,蓦然发现了一个熟悉的身影。
  
   一个如精灵、似仙子般的女孩正赤着脚在河边蹚水,光洁如玉的小脚丫泛着惑人的光泽。正是三个月前,那个纯真无比,在雁荡山与辰南数次相逢的女孩。
  
   女孩似乎刚刚自河水中出浴,略湿的头发上带有点点水滴,清丽脱俗的容颜,灼若芙蕖出渌波。
  
   看到有人自上游走来,女孩急忙逃出河水,快速穿上了鞋子。当她细看之下,认出辰南时,惊讶的张大了嘴巴:是你……
  
   呵呵,是我。现在可以告诉我你的名字了吧?
  
   女孩有些不好意思,脸色微红,道:你怎么又来了?
  
   路过雁荡山,忍不住再次进来游览一番。
  
   啊,原来是这个样子,和我一样哦。
  
   你还没有告诉我你的名字。
  
   女孩灿烂的笑了起来,道:我叫雨馨,在一个雨夜,被师傅在花丛中捡到的。
  
   女孩那甜甜的笑容,轻柔的话语令辰南有一股心痛的感觉。
  
   一个弃儿,自小和师傅在深山中长大,没有玩伴,没有朋友,只有一个相依为命的师傅,然而师傅又已经离去了……
  
   我叫辰南,希望能够和你成为朋友。
  
   朋友?女孩的笑容不见了,声音低低的道:我从来没有过朋友,师傅不在了,只剩下我自己了……
  
   如果你愿意,我们以后就是朋友。他有一股保护这个女孩一生一世的冲动,女孩的身世太可怜了,辰南对她充满了怜惜。
  
   呵呵,好啊,我终于有朋友了。雨馨很快摆脱了悲伤的情绪。
  
   但她越是这样,辰南越觉得有一股心酸的感觉。
  
   他走过去,轻轻将她拥入怀中,怜爱的拍了拍她的后背,道:以后我会把你当作亲妹妹一般来照顾,不会让你受到任何伤害。
  
   雨馨有些慌乱,轻轻一挣,一股大力立刻向辰南涌去,将他推出去足有半丈距离。辰南暗暗惊骇,这个女孩的体内竟然隐藏着一股超强恐怖的内力。
  
   雨馨认真的道:对不起,师傅说过,不能让男人碰我。
  
   辰南笑道:傻瓜,你没有明白你师傅的话,有些男人的确很坏,但并不是所有的男人都那样。跟我一起离开大山吧,我带你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让你看看人与人之间是怎样相处的。
  
   我不去,你也别去好吗?我们刚成为朋友,我不想立刻又失去你。
  
   为什么?去外面的世界看一看,你会明白很多事情的。
  
   我有些怕,师傅说外面的人很坏,要我只呆在山中,远离城镇。
  
   辰南明白,女孩的师傅知道她心姓单纯,怕她吃亏,才这样告戒她。虽然这种保护非常不可取,但还是能够看出女孩的师傅对她的关爱。
  
   有我保护你,没有人能够伤害你。
  
   可是……我还是有些害怕,师傅说外面的人吃人不吐骨头。
  
   人与人之间虽然经常发生一些丑恶的事情,但并不都如你师傅说的那样,到了外面你就知道了。
  
   真的吗?可是……我觉得呆在大山中很好啊,干吗非要出去?
  
   山中虽然风景优美,少了尘世的喧嚣,但外面的世界也很精彩,一个人若是游离于整个人类社会之外,他的人生是不完美的,少了很多的乐趣。
  
   真的吗?你没有骗我吧?雨馨显然已经意动,她心中所想皆挂在脸上,不像常人那样隐藏在心里。
  
   真的,我带你去熟悉一下城镇生活,保你会喜欢,我保证不会让任何人伤害你。
  
   好吧,让我想一想,我们先在雁荡山呆上几天。雨馨从没有走进过城镇,曰常所需都是在一些偏僻的小山村换取的,突然要走进城镇,和许多人生活在一起,她着实有些恐慌。
  
   不要怕,我说过,我会保护你的。
  
   几天后,在辰南的劝说下,雨馨终于和他一起走出了大山。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命局主宰者 3楼
[悬疑灵异] 我的鬼夫有点萌 左眼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王牌赢家 小豌豆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