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魔高一丈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魔高一丈
第二十一章
  
  十月八日,国庆长假结束后的第一个工作日。
  
  下午两点,华科院脑科学研究院院士柯经国匆匆赶到脑智中心时,心理与认知科学研究方面的专家、京大认知系的教授、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创新中心的中青代大牛等等已经坐了一屋子。
  
  “柯老来了。”
  
  主持会议的,是脑智中心——脑科学与智能技术创新中心——主任卢逸云,刚到四十岁,华夏科研领域新生代中坚力量,是位主持并参与过国内多项AI技术研发、拥有多项专利的牛人。
  
  嗯,也是柯经国曾经的学生。
  
  “小卢不要客气,赶紧开始。”就算见到自己的学生,柯院士也没半分客套寒暄的意思,抬手制止准备招呼他的卢逸云,自己找了位置坐下。
  
  “好。”卢逸云别提多清楚柯老的性子,并不废话,立即打开投影仪。
  
  一众科学家众目睽睽下,投到白板上的……是一间实验室里的画面。
  
  一名小青年乖巧地坐着,任由研究人员往他脑袋上套了一圈儿贴片。
  
  接着,这名脑袋上连了一串贴片的小青年,小心翼翼地戴上个塑料感十足的、用数据线连着手机的摩托车头盔,一边注意着别压到脑贴片连线,一边躺下。
  
  这个头盔出现在画面里,凡是对脑科学研究、脑神经领域有一定了解的科学家们,嘴角都在抽。
  
  这么个一看就是拿摩托车头盔改的“神经接入器”、“脑波接收器”,居然能比霍金用过的那套设备还牛逼,简直让人怀疑他们要面对的究竟是科学问题还是玄学问题!
  
  画面内,这个小青年躺下后便给当场表演了个秒睡,呼噜声响起……
  
  研究人员迅速记录这个小青年的脑波数据、各项身体体征。
  
  几分钟后,小青年忽然醒过来,跟研究人员对话了几句。
  
  说完话,这个小青年再次当场表演秒睡……
  
  “配合我们做实验的年轻人,是我们脑智中心一名工作人员的家属。”卢逸云暂停画面,朝着一众大牛道,“六天前,这名家属通过网络从一家游戏工作室手中花三百块钱买到这个头盔,并于三天前,十月五号当天以这个头盔登录了名为《异界》的、自称自主研发的独立VR游戏。”
  
  “接下来,是这名家属在五号当天从该VR游戏里以他的‘游戏角色’为第一视角录制的画面。”卢逸云介绍了下,又放出了一段画面。
  
  这段画面出来,一屋子大牛们就算来之前已经看过类似视频,也不由纷纷咋舌……
  
  大屏幕上,蓝天白云和苍翠的远山都展现得无比清晰,荒废多年的古老小镇中,头上顶着各种奇葩ID的、活灵活现的骷髅架子来回疯跑……
  
  当录制视频的小青年“视线”停留在大群骷髅架子上时,卢逸云暂停了画面。
  
  “六号上午,此类视频在网络上大规模上传。到六号下午,我们请到这位家属配合我们工作,取得原视频素材后,特意请公安大学的法医学专家看过……”卢逸云深吸了口气,“专家的结论是,所有被录制下的……骷髅,都不像是虚拟模型,而更像是真实的人类骸骨。”
  
  一屋子的科学家们,一个个露出了凝重的表情。
  
  “通过视频中相当清晰的画面,有经验的法医都能辨认出某具骷髅的性别特征来,比如正对镜头这一具,盆骨结构的女性特征就十分明显。”卢逸云明白自己的结论说出来意味着什么,严肃地道,“最重要的一点是,法医专家认为,视频中录下的骷髅,没有两具是一模一样的。”
  
  柯院士眉头紧拧,下意识将视线投向坐在他附近的老教授。
  
  京大心理与认知系主任关国民,也正凝重地往他看来。
  
  两人对视一眼,没有说话,继续专心听卢逸云介绍情况。
  
  卢逸云已经切换到下一段画面,出现在画面中的……是几具怪异的、穿着短袖棉T恤和大短裤的骷髅。
  
  被这几具骷髅围着的,是一名神色暴躁、一看就知道正强忍怒气的中年男子。
  
  这名中年男子不是亚洲人,面部骨骼、五官特征像是斯拉夫人加拉美人种混血,四肢比例又像是黑人。
  
  当然,卢逸云关注的并不是这名“NPC”,而是NPC身上穿的很有奇幻风格的衣物着装,以及骷髅们们的新手装。
  
  展示了一段玩家与NPC交互时各自衣物的动态表现后,卢逸云暂停画面,沉声道:“针对此部分片段中展示的衣物布料材料与皱褶变化,我们分别连线了北美方面研究虚幻引擎布料材质方面的专家,以及国内AI物理引擎服装材质面料实验室,得出的结论是……就算是目前全球最顶尖的实验室,也很难提供这种完美展现面料材质和布料皱褶的即时变化运行演算。”
  
  顿了下,卢逸云补充道:“两方的专家都认为,这种拟真度的布料演算做成CG是没问题的,但要想做到即时演算,除非拿超级电脑来当服务器。”
  
  这还仅仅只是布料……
  
  所谓听话听音,卢逸云说到这个程度,这一屋子的科学家都能明白她想说什么了——全球顶尖的实验室都无法做到实时演算的布料物理表现黑科技,区区一个自称“自研发”的“独立VR游戏”居然能做到;本来就是AI智能技术研究领域专家的卢逸云以身为科学家必须保持的严谨态度,对此抱持保留态度。
  
  柯经国默默点了下头。
  
  他很能理解卢逸云,作为脑科学研究方面的专家,他也非常难以置信脑波能通过这么简陋的“接收器”接入架设在异地的“网络游戏”、还能在游戏中完成一系列复杂操作的黑科技居然能存在于现实中,更扯淡的是,还是一帮自称“游戏制作组”的民科搞出来的!
  
  科学家的脸往哪放!
  
  然鹅科学家必须有严谨的科学态度,虽然呕到不行,也仍然要保持客观中立的立场,所以包括卢逸云在内的科学家们都不会旗帜鲜明地否定……
  
  并不用确实的语言表态的卢逸云,接下来又展现了三个由脑智中心员工家属提供的“实拍”片段。
  
  这三个片段都以游戏内的“人类NPC”为主,分别为被玩家言语激怒后强忍怒气、连语气都变得硬邦邦的第一段,提着武器追杀玩家的第二段,以及最重要的第三段——玩家骚扰NPC进食、无礼地将NPC吃的食物“徒手”拿起来观察,然后被NPC一刀砍死……
  
  场面虽不血腥但很残暴,一众科学家更是看得满脸愕然。
  
  如果说与活人无异的情绪表现、语言反应勉强还能归类为“游戏制作组有某种手段将超级电脑作为实时演算的服务器使用”的话,那NPC吃的食物居然跟现实生活中的一致、都是超市里常见的商品,那就很诡异了——虽然去除了包装装在盘子里,但怎么看这个NPC吃的都是淀粉火腿肠和早餐面包吧!!
  
  在一屋子的科学家满脸的匪夷所思中,卢逸云脸色诡异地……拿出了一份盖着国安绝密公章的文件。
  
  “这是对《异界》游戏放出的登录头盔进行溯源调查后得到的……结果。”卢逸云咽了口唾沫,从文件袋里拿出一叠A4纸,将其摆到幻灯机下。
  
  “这批头盔流出源头,是九月二十五号到十月一日之间,自G省安市一处郊区民房中寄出。寄件人和租用民房留下的是同一个人的身份证件,户籍警取档调查后,确认登记的身份证件属于一名被失信执行人,此人因涉嫌违法已于18年被逮捕,本人还在看守所里,应当是他的身份被人冒用。”
  
  说到这儿,卢逸云深吸了口气,脸色更加诡异:“当地民警于昨日对头盔流出地进行实地走访,接触了民房房东、附近邻居、以及周边餐馆后,确认……自上月月中起,租用该民房并长期出入的,只有一名年纪在三十到四十之间的男子。”
  
  科学家们:“?!”
  
  “一个人?!”柯经国失态地惊呼出声。
  
  “是的,只有一人。”卢逸云神色别提多怪异,“此外,网警部门协同调查、调取了这名冒用他人身份的嫌疑人一个月内的网购记录,确认此人在一个月内分别网购了三百个抗压塑料摩托车头盔,五百件州广小厂家出产的无印花白色T恤,五百条工装五分裤……还跟某监狱订做了五百条牛仔布腰包,五百个人造皮革双肩包。”
  
  科学家们:“??”
  
  “不会是,那个游戏里面的骷髅穿的那身吧?!”柯经国连声音都在颤抖。
  
  “就是那一身。”卢逸云沉重地道。
  
  科学家们,目瞪口呆……
  
  “还有……通过调查被冒用身份的支出记录,当地民警发现……这名冒用他人身份的男子,与当地线下超市达成合作,定期收购线下超市下架的过期商品。”卢逸云再度咽了口唾沫,“超市业务员证实,这名男子收购的过期商品包括各种面包,方便面,饼干,能量棒,淀粉火腿肠……等等。”
  
  科学家们,瞠目结舌……
  
  “小、小卢。”柯经国激动地站了起来,声音发颤地道,“没、没有惊动这个人吧?”
  
  “当地警方配合国安调查期间,并未惊动被调查人。”卢逸云说话仍然很严谨,很镇定。
  
  嗯……这当然也是因为这位科学家已经震惊过了……
  
  满屋子的科学家顿时就爆了,各种略带口音的普通话响起一片。
  
  “大家静一下。”卢逸云连忙抬手,“领导的意见是,希望我们能统一意见,拿出一个稳妥的方案来,接下来不管是采取哪种接触方案……领导都会参考我们的意见。”
  
  她这话依然很严谨,很滴水不漏,不过意思已经很明白——领导也不是不知道这个神秘人暴露出来的黑科技意味着什么,不会贸贸然插手胡来,一切以国内科研领域的需求为优先考虑!
  
  一众科学家这才冷静下来……
  
  不管《异界》游戏的黑科技是被一群人还是一个人掌握,也不管这人到底是民科也好、还是有什么未明背景支持的科研工作者也好,既然这人身处国内并自称国内人,那都是要争取合作、争取学习机会的!
  
  正经搞科研的跟那些搞文艺文学的不一样,能走到国内国际顶尖水平的科学家,可没那搞圈地称王的精神头——有那精力干点别的啥不好!
  
  要是科学家也跟文学界某些人一样搞学术门阀,那这世界就要完蛋了!(PS:没有暗示,不要过度解读_(:з」∠)_)
  
  “小卢,那个登录头盔呢?”柯经国急切地道。
  
  “经过该家属同意,我们尝试对头盔进行了拆解。可惜这批头盔不知是否经过特别工艺加工,与后脑接触的部分似乎已经加工为一体,不采取暴力手段无法拆开。”卢逸云遗憾地道,“在留下相关数据和X扫描图片后,因该家属强烈要求,已经归还。”
  
  说着,她便把头盔实物图和X扫描图片用幻灯机投影到屏幕上。
  
  科学家们坐不住了,纷纷起身,围到屏幕旁边观看讨论……
  
  X光图片中,能看出头盔内部贴合后脑这一块儿确实加装了一些东西进去,可惜关键部分似乎被含铅物质隔离,看不到内部结构。
  
  “能弄到个头盔好好研究下就好了!”柯经国说着,目光炯炯看向卢逸云。
  
  卢逸云点头道:“可惜这些头盔都已经有归属人了,我们尝试过,非初次使用头盔时在该游戏官网上申请过个人ID的第二人,戴上头盔后并不能成功连线。目前,我们已经安排了工作人员通过该游戏官网论坛联系对方,希望能以‘玩家’的身份申请到账号和头盔,只是一直没有回复。”
  
  柯经国听出她是在委婉表示“脑智中心家属不愿意为科学献身献出头盔”,当即板起脸。
  
  卢逸云也没办法,她也非常想把那个头盔拆开来看看,奈何那小青年配合实验就已经是极限,扬言抢他头盔他就要爬到脑智中心最高的科研大楼楼顶直播跳楼,没有妥协余地……
  
  见柯老不接受她的解释,看样子要发火,卢逸云赶紧补救:“柯老放心吧,我们正在积极联系拥有头盔的玩家,如能说服玩家转让,就有拆解研究的机会了。”
  
  柯经国脸色这才缓和许多。
  
  要不是领导明确指出由脑智中心这边出面主持工作,要不是脑智中心派出来的是他曾经的学生、他也很认可的卢逸云,以柯经国的脾气搞不好是要“强横”地插手“指挥权”的,反正华科院经费充足人才储备又丰富,砸钱砸俩头盔过来立马就能展开工作。
  
  另一边,杨秋并不知道短短两天的时间他已经被调查了个底儿掉……
  
  就算他知道了也无所畏惧,反正\"制作组\"只有他一个人,他用的身份还是买的身份;而且归根到底他并没做啥违法乱纪的事,虽然卖出头盔仿佛有非法集资的嫌疑,但反正买了头盔的玩家压根不可能投诉举报他——别说他随时能跑路了,就算给请去喝茶,也不过是去警察叔叔那儿混两顿饭的事。
  
  此刻,杨秋正坐在流放镇镇政厅中,笑呵呵地看着玩家们围绕着今日即将出炉的四件竞买商品勾心斗角……
  
  截止到地球时间十月八号下午三点,给我吃药狠命肝了三天、连工作日都特意请了一天假,终于排在第四个肝出友好声望。
  
  声望条拉上去后,他便蹲在了游侠导师工地,眼巴巴地等着第五人出现。
  
  像给我吃药这样蹲在旁边的,还有前三名肝帝,以及砸钱买下其中两名肝帝竞买权的老板。
  
  这俩老板都背着缝纫NPC新上架的双肩皮包,目前算是游戏里“RMB战士”的象征——对出了不了流放镇的玩家而言,这个双肩皮包的作用只有一个:装钱。
  
  同样款式的双肩皮包,给我吃药也背着一个……
  
  等了没多久,便见两个玩家一前一后同时冲向游侠导师交任务。
  
  然后吧……先交任务的那玩家气愤地大骂了一声“我草”,后交的那个则是喜笑颜开。
  
  含给我吃药在内的四名肝帝,露出同情的表情……显然,先交任务那玩家算错了自己的有效工时,虽然抢先一步交了任务,但是结算时给的声望不够。
  
  “有效工时真的是太坑了,尤其是对刷声望的人来说。”陪给我吃药蹲着等结果的妙笔生花感慨地道。
  
  “是啊。”给我吃药点头道,“有效工时不足一小时,给的铜币倒是不变,但要扣掉声望。昨天我就吃过亏,算错了几分钟,结果塔特尔只给我算了及格分的60%声望,简直血亏。”
  
  除了收集物资类型的任务没有时限,只要收集到足够物资就能上交外,其它搬砖任务都有“有效工时”的限制。
  
  不划水、或者不要划水得太明显地做满一小时(游戏时间)的任务,高级NPC和僵尸NPC都会给足“工钱”。
  
  要是算错了时间,每有效工时不到一小时,差距在十分钟以上的话,NPC会拒绝结算;差距在十分钟以内的,“工钱”也会给足,只是NPC会在一段时间内拒绝给你发任务——比如一次性做满三个半小时就去交任务,NPC会给四个小时的工钱,但接下来会有一小时的游戏时间内不搭理你。
  
  若是高级NPC的话,会将本应给满100的声望值扣掉,只给保底60点声望……
  
  凑齐五名肝帝,游侠导师塔特尔·乔当即拿出三枚以兽筋串着的、铭刻着“伪装幻影”魔法符文的水晶,宣布半小时(游戏时间)后五名友好玩家便可对“欺诈宝珠”进行竞买标价。
  
  给我吃药和妙笔生花这俩潜质值在40点以上、激活初始技能“鉴定术”的玩家,立马非常有玩家素质地朝塔特尔·乔拿在手上的“欺诈宝珠”甩出技能。
  
  “欺诈宝珠”
  
  “装备效果:使佩戴者获得主动技能‘伪装幻影’。”
  
  “‘伪装幻影’有50%概率被潜质值高于佩戴者30%以上的智慧生物看破。”
  
  给我吃药激动地道:“我靠,装备名称是蓝色的,是蓝字装备!跟塔特尔那把弓是一个等级!”
  
  玩家中激活了初始技能“鉴定术”的有二三十人,流放镇里的NPC早就被他们鉴定了个遍,其中除了亡灵种族复生导师潜质值比玩家高出太多、鉴定术甩过去啥也看不见,像塔特尔那把射杀过无数玩家的弓、哈尔那把砍死过N多玩家的长刀,装备信息都被人贴在论坛上了。
  
  “老哥,老哥,鉴定出来是什么样的?”蹲在旁边的肝帝玩家连忙凑过来打听。
  
  虽然同属竞争者,但反正欺诈宝珠有三个,五名游侠声望肝帝玩家还不至于分外眼红,给我吃药爽快地把鉴定到的装备信息分享给肝友。
  
  “真不错啊。”这个头顶ID叫伽罗的肝帝是个女玩家,听了装备信息后羡慕地道,“可惜了,我没那么多钱,只能陪跑。”
  
  “好歹是辛辛苦苦肝出的声望,怎么不把竞买权卖了?”给我吃药好奇地道。
  
  “嗨,别提了。”伽罗糟心地道,“我算了算我应该能抢到竞买权的时候发过帖了,也有个妹子找到我说她想要。结果这几天那帮大佬一个个的都把搬砖党的铜币预定了,那妹子压根收不到铜币,气得下线了。”
  
  给我吃药不由得露出了同情的神色……
  
  铜币价格涨到十二块钱一个后,砸钱的大佬们发现一直相互抬价不是事,便跟着首位玩“从产出源头控制铜币流向”的人妖大佬香草布丁学习,纷纷通过线下线上搭人情拉关系等等手段各展神通拉拢搬砖党,在收铜币的同时拉起了各种小团体,虽然还没开放建会系统,但玩家内部硬是把公会雏形给搞出来了。
  
  要搁那种单服在线数万人的大型游戏,这一套肯定玩不转,但……《异界》满打满算就三百个玩家,能拉拢到一定数量的搬砖党,还真能控制住铜币流向。
  
  就比如香草大佬尽力在帮的给我吃药,包括小周的工作室在内,足有二十来人产出的铜币流向给我吃药,拿下个欺诈宝珠完全是板上钉钉。
  
  闲话间,最后一名肝到竞买权的玩家在几个朋友的陪同下喜滋滋地往他们这边走过来。
  
  明显,这玩家不是伽罗这种独行侠,是有朋友支持的,对欺诈宝珠也有想法。
  
  蹲在附近聊天的俩老板,一下严肃了起来……
  
  得亏了骑士导师那边出的亡灵马吸引走了更有氪金实力的RMB战士,让游侠导师这边的竞争压力小了很多,但四个拿得出钱的人抢三个欺诈宝珠,这就得有一个人拿不到。
  
  俩老板对视了眼,齐齐起身,朝有竞买权也有购买意愿的给我吃药和最后一名肝帝玩家走来。
  
  “哥几个,打个商量,咱们和谐一下?”老板之一笑呵呵地道。
  
  给我吃药没出声,最后一个肝帝玩家却似乎很有兴趣:“怎么说?”
  
  老板之一道:“我是这么个意思,咱们四个人拍三个欺诈宝珠,反正肯定会有一个人买不到,三个人买得到,对吧?那咱们要是第一个宝珠开始拍卖了就发力互相抬价,那第一个买到的人搞不好要吃亏,因为后面两个可能不会抬到第一个那么狠。就算倒过来也一样,个个都想到第一个出来的时候不用急,先看看情况,都集中在第三个宝珠时才厮杀,照样是要血亏一大笔。”
  
  “是啊,我们玩家之间为了抢拍卖品互相厮杀,溢价的铜币就等于是白白回流、让系统给回收了。”老板之二接着道,“这挺不划算的,还不如把铜币卖给等着抢亡灵马的人呢。”
  
  因骑士导师没有游侠导师热门的关系,那边到现在还只刷出两个友好,剩下三个名额还在竞争中。
  
  “这么说是有道理,可是还是得有一个人买不到啊。”最后一名肝帝玩家摊手道,“咱们四个里面,我看着也不像有哪个愿意主动不要宝珠的吧?”
  
  老板之一笑着道:“所以才说和谐一下对我们都有好处,比如说,我们四个商定每个宝珠300铜币,买下宝珠的三个人每人给没要宝珠的人200铜币,这样一来三个人能得到宝珠,一个人能得到600铜币,这样不就很划算?便宜系统不如便宜玩家嘛。”
  
  蹲在旁边的伽罗不由得“我靠”了一声:“不买就能拿钱,那也算我一个嘛,我也有竞买权的啊。”
  
  老板之一看了她一眼,仍旧笑呵呵地道:“不是有竞买权就可以和谐,要至少拿得出500铜币才好谈和谐的嘛,要不然其他人不是很亏?”
  
  伽罗闭紧嘴巴不说话了,她是个独行侠肝帝,确实拿不出500铜币。
  
  俩个已经卖掉竞买权的肝帝玩家听他们这么一商量感觉也很亏,听到有500铜币才有资格谈和谐,便也不再想太多……
  
  最后一名肝帝玩家想了想,道:“也可以……那谁愿意白拿600铜币退出?”
  
  俩老板都不说话,只站在旁边看看他又看看给我吃药。
  
  给我吃药蛋疼地道:“别看我,我反正不会退出的,我要玩宝藏专家的。”
  
  最后一名肝帝玩家皱了下眉:“那……等下,我和我朋友商量下。”
  
  这个大兄弟跟他朋友走到旁边,碰头嘀咕了好会儿,再回来时,态度爽快了很多:“我退出也可以,你们什么时候给我钱?”
  
  俩老板大喜,老板之一连忙道:“这个简单,咱们互相不抬价完成拍卖了就当场付钱。反正这游戏就这点玩家,又不可能砍号重练,不存在骗一把就跑路的说法。”
  
  说着,俩老板便主动将他们准备的钱展示了出来……
  
  因为这游戏过度硬核、游戏币就是实物铜币的关系,单个十克重的铜合金钱币必须随身携带,俩老板背着的双肩背包里都装着十几斤重的铜币。
  
  这种“实物”货币使用起来非常麻烦,玩家们也不是没有抗议官网不出储物行囊,然鹅狗官方做出的反应居然是承诺会在近期上线银行、给玩家们提供更容易携带的大面额“铜票”,气得不少玩家直喷狗策划追求真实感追求到蛇精病。
  
  给我吃药见状,便也默默打开了背包。
  
  要能和谐一把,给我吃药当然也是极其愿意的……
  
  通过烙印矩阵围观全程的杨秋,不由得感叹:“会玩还是你们会玩,这都能谈成和谐。”
  
  “不过……不可能由着你们这帮家伙扰乱货币回收,抱歉了!”
  
  没有感情的杨秋,当即通过烙印矩阵修改了传输给塔特尔的指令。
  
  于是……刚辛苦谈成和谐的玩家们,便见游侠导师在开始拍卖十分钟前,走到他们这帮“友好玩家”前面,公布了拍卖模式——
  
  “暗拍?!”
  
  谈和谐时出力最大的老板之一,下巴差点没掉到地上。
  
  面无表情的塔特尔冷血无情地道:“不错,你们五个同时出价,价格最高的三人可得宝珠。”
  
  一群玩家顿时神色各异起来……
  
  之前觉得自己拼不过两老板、对着给我吃药这个有香草布丁支持的封闭内测元老更没胜算的第五名肝帝玩家,很明显地产生了动摇……
  
  三个宝珠放在一起暗拍,所有人都只有一次出价机会。
  
  换句话说……别人出价300,你出301就能拍赢。
  
  根本没法和谐!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