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对不起,打搅了!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对不起,打搅了!
第二十九章
  
  “喂喂……等等!”秦冠忽然叫了一声,“这具尸体不是莫里斯!”
  
  “诶,你还懂看骷髅识人?”给我吃药一愣。
  
  “鉴定术啊白痴!鉴定术也能对尸体用!”秦冠白了他一眼。
  
  秦冠这一提醒,另外五人才恍然大悟,纷纷朝墙洞里的尸体甩鉴定术……
  
  这就是所谓的“轻易得到都不会珍惜了”——两组玩家中,秦冠和拉轰哥都是那种初始潜质值很够呛、辛辛苦苦肝了好几天才把潜质值提到40点的门槛才能用上鉴定术的倒霉蛋;好容易把这个初始技能学到手,自然有机会就想秀一手……
  
  反倒是其他轻轻松松就能获得这个初始技能的玩家,对鉴定术的利用率没他俩高。
  
  鉴定术下,墙洞内的白骨化尸骸脑袋上浮现一排字:“亚尔林的尸体。”
  
  “亚尔林?!”妙笔生花震惊地看向爱拼才会赢。
  
  爱拼才会赢蒋维,也正震惊地看向她。
  
  他们之前的猜测错了?最后一个进入地下通道内的镇民,不是任务主角莫里斯?
  
  “等会,亚尔林是莫里斯的好友,信中提及的镇长,他带着莫里斯的家书死在这里……难道说,镇民打出GG团灭前,莫里斯已经死了?”妙笔生花抽了口冷气,“等会儿!吃药跟信一起发现的僵尸胳臂,难不成是莫里斯的手臂?!”
  
  僵尸胳臂就在给我吃药背着的背包里,闻言忙道:“这条手臂我鉴定过,显示的是‘无主的断臂’。”
  
  “我知道,只有一条胳臂当然辨认不出主人,我的意思是,莫里斯很有可能死在亚尔林前面,所以他的家书才会落到亚尔林手上!”妙笔生摆摆手,语速极快地道,“还有可能,莫里斯因为那个‘笑声’的关系,变成了某种失了智的神经病啊怪物之类的,是镇民团灭的元凶或元凶之一!”
  
  “卧槽!主角就是凶手?!”一直安静听他们吩咐的冥风纯粹&幻灵都惊了。
  
  “不一定,只是有这种可能性。这样的话,除了找到剩下的信件,我们或许还需要找到莫里斯的尸体。”说到这儿,妙笔生花顿了下,“现在我们有两个选择,一是先出去跟熵不增他们汇合,二是继续搜索。我个人建议是先跟他们汇合再来搜索比较好,你们觉得呢?”
  
  地下避难所有多条通道,且以他们找到的这个避难所的规模看,这里不像是能提供给所有的镇民用,换言之,顺着通道找出去,或许还会有比他们发现的避难所更大的地下空间。
  
  无论是生前主动藏到空箱子后面墙洞中活生生憋死的“亚尔林”,还是他们找到的第三封信,都让妙笔生花有种不详的预感,她感觉只他们这六个人继续在这个诡异的地下空间深入搜索,很可能要出事……
  
  秦冠跟给我吃药肯定是支持妙笔生花的,冥风淳朴和幻灵这俩玩家本来就是拉轰哥叫来帮忙的,也没意见,四人对视了下,不约而同把目光放到爱拼才会赢身上。
  
  玩家之间互相都能用鉴定术查看基本信息,爱拼才会赢LV1的等级和53点的潜质值,在数值为王的玩家中天然就代表着发言权。
  
  蒋维往避难所另外几条幽深的通道看了眼,犹豫了下,勉强点头:“也好……给我吃药在这儿,还是保守点比较稳妥。”
  
  蒋维并不觉得冒个险莽一下能有什么问题,反正最多团灭一次。不过他也担心触发任务的给我吃药挂掉了会对任务有影响,毕竟这游戏的任务又邪门又硬核,他也不敢赌。
  
  六人意见达成一致,迅速退出这处避难所……
  
  另一边,熵不增小组在黑漆漆的通道中又跑了好会儿后,来到一处怪石狰狞、地形崎岖,遍布钟乳石、怪异蘑菇的山洞内。
  
  这个山洞超级大!非常大!领主杨的草药田跟这儿比而来就像是一桶水比对游泳池!
  
  更惊悚的是……这个一眼看不到尽头的巨大山洞内,到处都是各种款式的蜘蛛!
  
  所有的钟乳石间都缠绕着古怪的厚重丝网,视线能看到的地方,都有大大小小造型各异的蜘蛛在爬行蠕动。
  
  地面上,甚至还有一种八条腿锋利得像刀子、形体也比较像螳螂的蜘蛛型怪物来回穿梭……
  
  刚走出通道的五人,二话不说掉头狂奔,一路上都在津津乐道如何更有效率地刷怪的唐葭和拉轰哥跑得尤其快,其他人差点儿都追不上。
  
  对不起,打搅了!
  
  二十分钟后。
  
  两组玩家在约定的时间内范围给我吃药发现任务的小木屋汇合。
  
  “咦,你们怎么只剩下两个人了,其他人呢?”妙笔生花奇怪地看了眼熵不增和拉轰哥。
  
  “呃……挂掉了。”熵不增尴尬地道,“我们跑到刷怪点去了,满山洞都是蜘蛛怪……逃跑的时候我不小心摔了下,夹心软糖(唐葭)、杨英和沉迷学习三个回头救我……我倒是跑掉了,她们叁没了。”
  
  唐葭和杨英是郑青月的小伙伴,肯定会积极救她;沉迷学习那个姑娘呢,大约是觉得自己被救过一次,所以想把人情还回来……
  
  妙笔生花:“……”
  
  “你们发现了刷怪点?!”秦冠一点儿都没说同情下那三个死下线的妹子,惊喜地道,“你们找到出镇子的安全路线了?”
  
  “路线倒是挺安全的,就在镇子东北面最挡头那的地窖下面,一条路走到尽头就是。”拉轰哥道,“不过刷怪的地方谈不上安全,那山洞里面怪密得简直没处下脚,我估摸着不拉个大团过去,估计是站不住。”
  
  “刷怪点的事情先放一放。”妙笔生花连忙道,“这个刷怪点是任务带出来的,不解决掉任务,说不准狗策划什么时候就把通道给封了。”
  
  她还能不知道玩家是什么德性吗,要知道能刷怪,搞不好就丢下任务跑去疯去了!
  
  这话说出来,确实已经开始心动的秦冠和拉轰哥便安分了……他俩都是有能力组织大团刷怪的,非常有可能丢下任务去嗨皮。
  
  接下来,两边便把互相搜索到的信息汇总了下……
  
  “莫里斯的妻子找过来了,但是找错了路,进了那条通往怪物巢穴的地儿是吗……”妙笔生花语气有些沉重,到底是吃写手饭的,比较感性,就算是任务剧情里的悲剧她也觉得不落忍。
  
  熵不增把妙笔生花小组找到的两封信反复细看了一遍,凝重地道:“你们这边也发现了很了不得的东西啊……这个游戏还有邪神这种设定的?”
  
  “八~九不离十。”妙笔生花点头,“无法判断距离、别人听不到的笑声,失控,发疯,怎么看都像是克系神话。最重要的是,‘亚尔林’这个镇长是自己把自己藏在空箱子后面的墙洞里憋死的,我们玩家的骷髅架子上还有或多或少的伤痕呢,亚尔林身上一点伤都没有。”
  
  熵不增了然:“是这个道理,恐惧镇子里发生的事,所以躲到了地下,然而地下也有让亚尔林十分恐惧的事,所以藏起来不敢动弹……不愧是游戏设定里被黑魔法师选作亡灵种族复生的地方,这个镇子的问题不小。”
  
  顿了下,熵不增继续道:“还有个问题,莫里斯的妻子到底是为了寻找丈夫的踪迹主动钻进地道,还是因为在地表上遭遇危险,所以不得不钻进地道逃生?”
  
  “这镇里除了那只老鼠还能有什么危险,总不至于是那些慢吞吞的僵尸NPC吧。”给我吃药吐槽了句。
  
  他这话一出来,在场所有人都死死地盯住了他看……
  
  “对啊!僵尸!”妙笔生花用力掐大腿骨,“我们怎么就把这么明显的事情忘了!”
  
  “镇里的僵尸NPC就是曾经的镇民?可不对啊,信里面提到的将军明明是叫夏洛特,但复活点不远处那只僵尸将军明明叫兰斯洛特·埃德加啊。”秦冠懵逼地道。
  
  “等、等等!”熵不增忽然想到了什么,激动地举起在亚尔林尸体手中发现的信件,“这封信里面提到的‘农夫的儿子比尔达’是第一个发疯的人,发布清理河道任务的那只僵尸NPC,就叫比尔达!”
  
  玩家做任务的时候,真心很少去关心发任务的NPC叫啥名字。
  
  尤其是外国人名的NPC,除了特别重要的、有重要剧情或身份的、又或是让玩家印象深刻的,一般并不能被玩家记住——比如无数某兽玩家肯定报不出幽暗城旅馆老板叫啥,飞行NPC又叫啥。
  
  就算是《异界》这种沉浸感满分的全息游戏,目前为止全游戏的玩家能报得出名儿的,也就高级NPC中经常毫不留情地砍死玩家的那几个,比如刺杀者导师哈尔、游侠导师塔特尔、宝藏专家潘西、武器大师雷克斯、骑士导师杰罗姆……
  
  换成玩家必须要去买腰包的缝纫技能导师NPC,那估计九成玩家都想不起来这个卖背包的叫啥名字。
  
  熵不增能把发布清理河道任务的NPC想起来,还是因为她跟唐葭和杨英在这里搬了几天砖的关系……
  
  玩家们赶到河道附近,找到了这只头顶绿色名称“比尔达”的僵尸NPC。
  
  见到玩家,这只智能很低的僵尸NPC便按设定程序主动搭讪:“嗨,同胞们,愿意帮我做点事吗?”
  
  “比尔达,你认不认识莫里斯?!”妙笔生花急切地道。
  
  莫里斯这个名字似乎是某种开关,呆板机械、只会按照任务程序交互的比尔达冒出了新的话语来:“莫里斯?真是个让人深刻的名字啊,我记得他。”
  
  “有戏!”玩家们精神一振。
  
  妙笔生花继续交涉:“莫里斯出了什么事?他到哪去了?你这里有没有莫里斯的信?”
  
  “有。”比尔达只对最后一句话有反应,慢吞吞地起身,进入自己身后的小屋内……
  
  连动辄杀人的高级NPC住的帐篷都乱闯的玩家,当然也试图混进僵尸NPC们住的小木屋翻箱倒柜过。
  
  不过现在已经没有玩家想这么干了——僵尸NPC倒是不会像高级NPC那样砍死玩家,但如果玩家进入它们的屋子吧,马上就会弹出“玩家违法亡灵种族扮演者禁令”的红字警告、然后强制死亡回复活点,并被踢下线。
  
  总之,这帮僵尸NPC有系统大神保护,比高级NPC还惹不起。
  
  一群玩家等了半天,这只行动比百岁老人还慢的僵尸NPC总算是拿了一卷羊皮纸出来。
  
  任务要求玩家找到的第五封信,上面的字符排列是比较整齐的,但字体却很糟糕,每一个字符的线条都抖得非常厉害,像是写信的人在拿起笔时完全控制不住自己的手一样。
  
  好在写这封信时莫里斯似乎是比较理智的,信的内容还可以被系统翻译出来:
  
  “亲爱的安娜:”
  
  “我记不清已经离开你多少天了,我的爱。”
  
  “如果可以的话,多么想再看你最后一眼……”
  
  “可我不能再与你相见了。”
  
  “也许……疯狂是种解脱,而理智才会让人痛苦不堪,我痛恨自己总是能清醒过来,又能用理智的大脑一遍遍地回忆起过去,回忆起对你的爱,回忆起我这罪恶的灵魂是如何麻木不仁。”
  
  “夏洛特囚禁那些可怜人时,所有人都暗自庆幸最辛苦的重活将由那些外乡人包办,所有人都暗自得意自己不是沦落至此的可怜虫……我也是其中之一,我有罪。”
  
  “我渐渐明白过来,那些诡异的笑声,其实是在地道中回荡的哭声……”
  
  “他们活着时,我们竟对离我们如此之近的绝望哭声视若罔闻,我们将他们的痛苦当做常态,我们不认为他们有值得怜悯的价值,我们居然枉顾了最基本的常识——他们,也是人。”
  
  “他们回来了……”
  
  “我闻到自己身上腐烂的臭气,我已经不能再用这双手拥抱你了。”
  
  “我们这些人污浊的灵魂和腐朽的躯体被永远长留此地,是最后的救赎……”
  
  “我不记得我这次浑噩了多久,隐约中,我好像做了一场梦。”
  
  “梦中,我看见了你,我的安娜,我梦见你为了我而来,我梦见你在镇中走动,呼唤我的名字。”
  
  “我忍不住走向你,可却把你吓到了。梦中的你不认识我,你尖叫着逃走,让我心痛极了……”
  
  “幸好,这只是一场梦。”
  
  “永远爱你的莫里斯。”
  
  妙笔生花:“……”
  
  这姑娘面无表情地将信纸递给队友们传阅。
  
  所有看到信纸上内容的玩家,都露出曰了狗的表情……
  
  “狗策划做个人吧——!!”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