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头盔的附加价值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头盔的附加价值
第三十八章
  
  地球时间十月十四日深夜十一点,异界时间也已进入深夜。
  
  下班后照样集中到塔特尔的帐篷前聚餐的三人组,气氛低迷。
  
  “……虽然之前的行动十分失败,但至少我们证明了一点,这些疯狂的、混乱的、邪恶的亡灵,确实对杨毫无敬意。”哈尔强打精神道,“如果不是镇政厅以土魔法建成,我毫不怀疑那些该死的亡灵会把杨的住处拆掉。”
  
  默默嚼着“餐后甜点”红薯干的塔特尔踌躇了下,勉强地道:“哈尔,我想,我们最好还是……别再想着利用这些亡灵。我为我当时的愚蠢道歉,我不该提出这种天真的想法……这些亡灵,根本不可理喻。”
  
  “……我知道。”哈尔神色有些不自在,“我想说的是,这些完全不可控的亡灵,总有一天会反噬杨那个混蛋,我们完全无需做什么,只需耐心等候时机。”
  
  塔特尔再度沉默下来,潘西一言不发。
  
  哈尔居然主动提隐忍、主动建议耐心等候时机,他俩真是不知道应该高兴这位老朋友成长了好,还是悲哀居然连哈尔也低头了好……
  
  当然了,哈尔愿意“暂时”屈从,于这两位前盗贼团的智囊而言是正确的选择——那个邪恶的黑魔法师在得知他们的背叛后不仅没有愤怒,反而好整以暇地拿出了早就准备好胁迫他们的手段,这说明了什么呢?
  
  说明黑魔法师杨愿意跟他们讲道理。
  
  这……并不是好事。
  
  “道理”这种东西在无法地带是没有生存空间的,谁的拳头大谁才能说话算话。
  
  只有那些有法律、有规矩的地方,道理才有通行余地。
  
  换句话说……他们轻视了杨的野心,这个该死的黑魔法师,确实打算在塔兰坦荒原建立起法律和规矩。
  
  杨根本不觉得他们是值得以武力“镇压”的反叛者,人家压根不屑于跟他们玩“我能揍到你听话”这种小孩子的游戏,而是从一开始,就把他们视做了盘子里的肉……(比如群雄逐鹿,大家都是军阀就有机会互相比拳头,其中一家傲视群雄了,才会谈判,谈政治)
  
  尴尬的是,事实确也如此,当杨拿他那套道理来压服他们时,他们确实连用拳头表示反对的资格都没有……
  
  所以塔特尔和潘西这俩智囊不会劝大伙儿从现在开始拒绝领取杨发下来的物资、免得越欠越多,因为摆明了要制定规则的是杨,在别人的规则体系里去玩游戏必不可能赢,摆他们面前的只有顺从并享受或直接掀桌子这两条路。
  
  掀桌子是掀不动的,坐在桌子对面的杨份量太重了,一只手就能把桌面压得稳稳当当,反正俩智囊至少在当下是完全看不出胜算在哪……
  
  沉默片刻,潘西觉得应该给哈尔一些正面的回馈,免得哈尔多想。
  
  他正酝酿措辞时,仿佛噩梦般的、密集的“嚓、嚓”声,伴随着肆无忌惮的嘈杂交谈声从街道方向传来……
  
  “??”
  
  三人顿感头皮发炸,同时扭头看向声音传来的方向。
  
  这帮该死的亡灵哪怕是深夜也会不眠不休地满镇乱窜,这个情况他们是相当清楚的,但大多数情况下这些亡灵并不会大团大团地活动,要么独自游荡,要么三五成群。
  
  出现在街道那头并制造出扰民噪音的是二十来只亡灵,且行进方向很明显不是行者公会工地这边,这让三人组暗暗松了口气。
  
  等这群亡灵跑出街尾,三人互相交换了个眼神,同时起身,悄悄跟了上去……
  
  当夜行动失败,三人私下里都没少反省对这些疯狂的亡灵认知不足,同样的错误,他们自然会尽量避免犯第二次。
  
  玩家们并不知道平时一“下班”便恨不得躲着他们走的高级NPC居然玩起了跟踪,一路叽叽喳喳地跑到镇南废墟前。
  
  这片废墟中横行无忌的大老鼠开服以来不晓得残杀了多少无辜闯入甚至是路过的玩家,这个情况“高级NPC”们也门儿清——蹲他们那做任务的玩家经常拿出来骂的除了他们听不懂的“狗策划”、“沙雕制作组”,就是堵镇门的魔化老鼠了。
  
  潜伏在暗中的三名行者面面相觑,又困惑地看向那群骷髅。
  
  难不成,这帮疯狂的家伙……试图将这只魔化老鼠干掉?
  
  自从四百多年前本土大陆与外大陆频繁接触开始,也不知是否外大陆那些信仰邪神的奴隶被转运到本土大陆后死得太多的关系,本土大陆拿巴伦各处频频出现不稳定时空裂痕。
  
  而这些裂痕,又有许多通向次元魔界,乃至无尽虚空……
  
  塔兰坦荒原也是受不稳定时空裂痕影响的重灾区,因被不稳定时空裂痕中溢出的魔气感染而被魔化的魔兽与妖兽并行,是这片土地真正的“主人”。
  
  哈尔等人对魔兽并不陌生,毕竟他们原来讨生活的索伦森山脉也不是什么善地,每年到了春秋季节,住在峡谷峭壁上的他们甚至能听到头顶森林中魔兽的咆哮声。
  
  像这只魔化老鼠这类肉眼可见皮毛强化、体型异变的魔兽,是这个世界的职业强者们最厌恶的类型——这类魔兽整副躯体都是武器,防御极强且蛮力十足,不仅非常不好对付,就算千辛万苦地宰杀掉,收益与付出也难以成正比……
  
  “体质异变”类魔兽,只有异变处有价值,比如皮毛,骨架。皮毛也就罢了,骨架一钱不值——虽然硬度和韧性比金属高,但加工难度和成本是金属的十倍以上,还因为本身的异变性质无法为炼金术师所用,职业强者们捡都懒得捡。
  
  暗中观察的三人组正莫名其妙,这只深夜行动的亡灵队伍中,其中一只站了出来。
  
  站出来的这玩家……是给我吃药。
  
  这货手里提着个钱袋子,抓出铜币,挨个发给队伍里部分人,边发还边感谢:“多谢各位兄弟来帮忙,感激不尽。”
  
  “有啥啊药哥,多大事呢,不就死一次吗。”玩家们一边笑嘻嘻地收钱,一边拍胸脯,“一会我们引开那只老鼠你就赶紧冲,跑出废墟范围就安全了。”
  
  发完辛苦费,这些自告奋勇来帮忙引怪的玩家便开始脱衣服、解腰包,将自家的财产交给跟着来帮他们拿东西的小伙伴……
  
  这一幕看得暗中观察的三人组满脑门的问号。
  
  好兄弟做任务,秦冠肯定也是要来帮忙的,他把自己的新手套装、腰包和上次狂欢夜中买到的装备都交给妙笔生花,光溜溜地走到队伍前列:“大家准备好了没有?好了就准备上了!”
  
  “OK了!”
  
  “可以了!”
  
  “好,都注意别抱团啊,都散开,能分多散分多散、尽力把那只老鼠拖久一点!”秦冠骨爪一挥,“要被追上的兄弟注意选个开阔点的地方死,撞飞到半空直接就白光了,要给撞到墙上,那还得感受下散架的滋味,挺蛋疼的。”
  
  玩家们嘻嘻哈哈地应声:“玩亡灵了还有不散架的,习惯了习惯了!”
  
  隔老远偷窥的三人组正犹豫要不要靠近点好听清楚这帮亡灵在说什么,便见那些脱得光溜溜的骷髅架子二话不说蹿进魔化老鼠的地盘……
  
  哈尔三人:“??”
  
  有玩家踏进废墟,瞪着一双红眼睛趴垃圾堆里打盹的大老鼠就给惊动了,猛然起身,咻一下弹射而出……
  
  “卧槽好快!”
  
  帮忙引怪的玩家们连忙四散奔跑。
  
  “不要抱团!都分散!分散!”秦冠边甩开腿狂奔边高喊。
  
  “在分了!在分了!”四下乱窜的玩家们七零八落地回应。
  
  “卧槽怎么冲我来——”一玩家遗言都还没交代完,就给冲向他的大老鼠拱到半空、化成白光消失。
  
  “跑啊!快跑!”废墟外观战的玩家连忙出声助阵。
  
  “我靠不要又把老鼠往这边引,往远处跑啊!”
  
  奔逃的玩家有心想骂几句别催命,奈何大老鼠的速度实在是太快,这些玩家压根不敢分心,互相以小命做接力,把大老鼠往反方向引。
  
  连续挂掉三、四个人后,这群玩家总算把大老鼠引到较远的地方,给需要出去做任务的给我吃药腾出条路来。
  
  不用别人提醒,给我吃药立即开启升级后就能学的初始技能“初级御风术”,跟箭一样BIU了出去……
  
  “妈耶这速度!插上翅膀都能飞了吧?”帮亲友保管财物的玩家中有人羡慕地道。
  
  “是挺快,可惜只能持续八秒。”抱着小伙伴家当的妙笔生花道,“技能结束后还有十五秒的虚弱期,速度降30%,没法一口气冲出去。”
  
  “也已经很牛逼了。”旁边一玩家道,“我朋友想转骑士,升级后激活的是初级战斗咆哮,这技能开启后八秒时间内力量提升50%,就亡灵这力量基数,加成实在不大,虚弱期还足足有三十秒。”
  
  “至少战斗咆哮虚弱期不减力量,只是不能再开技能。”妙笔生花道,“要后期有能加怒气值的装备,那就能保持三十秒一个咆哮,比行者系的御风术实用。”
  
  ——为了方便玩家适应职业体系,杨秋把玩家激活技能符文时需要消耗的微量精神力在玩家的个人面板上显示成蓝条/怒气条,显然,玩家们很吃这套,理解起来毫无门槛。
  
  “我朋友也这么说,所以他坚持要刷骑士声望,不转行者。”这玩家点头赞同,“花花,你们法系的初级冥想是什么效果?”
  
  刚还侃侃而谈的妙笔生花,瞬间低落到下颌骨搁到锁骨上。
  
  玩家:“??”
  
  “别戳人家痛处了,花花晚上刚跟那个熵不增去做法系一转,失败了。”旁边人捅了下这玩家胳臂,“他们那法系的转职还跟行者这边不一样,不能找人帮忙。”
  
  “这么苛刻的啊。”这玩家咂舌,“还好我刷的是行者声望。”
  
  “好啥呀,连花花都能被卡在转职上,你想想以后玩奶妈的能有多少?”旁边人一脸蛋疼,“传统游戏奶妈没爽感玩的人少也就罢了,这游戏的法系奶妈也能打,还一奶难求,以后组队又是要DPS排队了。”
  
  官网上游戏背景没介绍多少,各职业转职后的技能倒是在上次突破任务完成后放出来了,法系后期二转的两大分类,一个是黑暗先知,一个是黑魔法师,都有输出技能和治疗技能(黑魔法对亡灵这种生物本来就具有治愈效果),只是比重不同。
  
  闲话间,给我吃药已经冲出废墟、跑到废墟外的苍翠草地上,等在镇里的玩家们连忙放声招呼自家还活着的亲友:“药哥冲出去了!别送了!赶紧回来!”
  
  只残存寥寥数人的玩家连忙拼命往回跑……虽然收了辛苦费,但能不耽搁玩游戏的话还是没人愿意死下线的。
  
  远处,鬼鬼祟祟暗中观察的三人组:“……”
  
  这三人一言不发,默默撤退……
  
  一言不合挥刀内斗,同伴被砍边跑边笑,是前盗贼们对这些亡灵内部关系最深刻的认知。
  
  万万没想到,这帮亡灵居然还愿意为了送某个同伴安全地离开小镇,不惜慷慨献身……
  
  就算它们的“命”毫无价值,死在魔化老鼠手下的家伙很快又会继续在镇中活蹦乱跳,三人还是觉得,他们有必要重新认识这群亡灵。
  
  杨秋的生活节奏是跟着地球这边走的,到了睡觉休息的时间,自然要回地球享受足够便利的现代生活。
  
  外表再看不出,杨秋好歹也是300多岁的老人了。比起一两百岁时的血气方刚豪情万丈,对如今的杨秋而言,啥也没有安稳的睡眠和愉快的好心情重要……他不在的时候随便那帮贼心不死的前盗贼和跟哈士奇一样的玩家怎么折腾,等他“上线”了再清算就行。
  
  临睡前,杨秋用电脑登录玩家论坛,给脑智中心的卢主任去了封邮件。
  
  卢主任那边安排的人都晓得在游戏里照顾病患“NPC”了,杨秋就觉得以双方这互相都心知肚明的情况,咱们能敞开来说的话索性就敞开来说了——
  
  虽然我绝对不会承认我这边有能力让“游戏玩家”穿越到另一个世界,但既然你们认为这里面有研究价值,那么我有困难的时候向你们开口也是理所当然……咱不是你们的下属部门没资格要经费,但好歹支持了你们的研究,不能一点好处不给不是?
  
  于是……次日一早,刚起床的卢逸云,便看到了这封堪称无耻的邮件:
  
  邮件中,自称《异界》游戏制作组的“目标”,非常坦然地发来了一长串物资清单,并极其不要脸地表示希望能在三天内安排妥当,送到安市郊区某地。
  
  最让卢逸云无语的是,这家伙索要物资,连个理由都没想!
  
  完·全没有出具任何理由、不找任何借口,就是坦坦荡荡地伸手要东西!
  
  卢主任做了几个深呼吸,再次仔细看了一遍这封邮件。
  
  很好……不但连要物资的理由都不给,甚至连给了物资后如何回馈的承诺都没有!
  
  卢主任的心情,那简直是无数个卧槽都难以形容……
  
  身为华夏国AI领域顶尖的科学家、又在脑智中心干了多年协调统筹的主任工作,卢逸云是见过不少无耻人士的——在世人看来纯净神圣的科学领域照样有小人。
  
  比如,实际学历最多高中水平,却居然能掌握某个领域的话语权的,某个年龄段的人。
  
  又比如,隐藏在高等学府乃至正经机关部门的学术混混,学术骗子……
  
  这些学术界之耻、科学界的贾跃亭,正经的成就贡献没有,骗经费的手段那是比专业的骗子还溜;没什么项目是丫们吹不出来的,没什么蛋是丫们扯不出来的,没什么大工程是丫们不敢转包给学生乃至外行人去干的。
  
  一千万的经费拨下去最后只有五万块钱用到了正经做事的人手上,这个笑话并不局限于“地方”。
  
  所以卢逸云感觉就很操蛋……连个借口都不编、连个空口承诺都不给,这“目标”到底是哪个位面来的奇葩?
  
  嗯……虽然感觉操蛋,卢逸云也没当即回绝,一脸黑线地先给领导打了个请示电话……
  
  “给,当然给,有所求就是好事,最怕的是‘目标’无所求,那我们才没处下手!”电话那头,领导极其豪迈地下了批示。
  
  卢逸云默默挂掉电话,面无表情地回复邮件,表示相关物资已经在统筹……
  
  两小时后,卢逸云又收到了“目标”发来的新邮件。
  
  这封邮件中,“目标”表示内测账号将考虑新增二十个名额,这批名额不公开发放,只通过邮件申请发放给指定申请人。
  
  账号申请人要求拥有包括且不限于厨师、医生、护士、教室、文艺工作者等领域从业经验,且登录游戏后每个游戏日内申请人必须抽出五小时的时间在游戏内担任指定职务。
  
  也就是以每天满登录12个小时现实时间算,有五个小时要当游戏里的“工具人”,剩下的七小时才能自由活动。
  
  这批特定内测账号优先考虑身有残疾、有必须卧床的老年病的申请人。
  
  邮件末尾,“目标”直言不讳地表示,这批号的审批通过权将作为对物资支持的感谢,交给专家组。
  
  卢逸云看到这儿,神色就变得非常诡异……
  
  游戏的时间流速只有地球时间的一半,这一点专家组老早就知道了,且围绕着这个难以理解的现象讨论过多次。
  
  纪棠进入游戏的这些天里,每次登录游戏时都有外派到该军区医院的工作人员谨慎地记录着他的身体情况,短期来看,“精神”在“游戏”中度过的双倍时间,对纪棠的身体状况并无负面影响。
  
  相反,因负伤而身体日渐虚弱的纪棠,精神状况渐渐好转,连食欲食量都日渐恢复。
  
  军区医院的主治医生认为,纪棠再修养半年左右便能出院。
  
  “这家伙能猜到纪棠与别的玩家不同,不奇怪,纪棠身上的特质太明显。但他怎么能知道纪棠的情况,还知道纪棠在游戏期间……恢复较快?”
  
  卢逸云匪夷所思地喃喃自语。
  
  纪棠的身份本来就是保密的,在外网是绝对查不到的。
  
  专家组对头盔的安排也是保密的,并没有公开——在深度睡眠中获得自由活动的能力,变相延长寿命,这两点的诱惑力不言自明。
  
  发现纪棠在进入游戏后居然缓慢地、一点点地恢复精神这个更加难以解释的现象后,就连领导都要求他们务必要严密看管剩下的七个头盔……太多人家有常年卧病的病人了,就算戴上头盔并不能治病,但能让病人在深度睡眠中暂时忘记病痛折磨、缓慢恢复精神,对于病人家属来说也值得一掷千金——要知道止痛药是有副作用的,吃多了还有耐药性。
  
  “这家伙到底是怎么发现的?!”
  
  卢逸云明白过来为啥这货伸手要物资的时候这么坦然了,这让她愈发惊疑不定。
  
  变相延长寿命、还能缓解重症患者痛苦的东西当然是好东西,但再好的东西运作方式出问题,也会造成大问题。
  
  专家组从一开始就搬到G省来,就是不想惹麻烦。
  
  专家组的人包括卢逸云在内,都不是很希望“目标”发现登陆游戏的头盔的附加价值,因为他们都很担心这家伙利用这种“垄断资源”搞事。
  
  想来想去没有头绪,卢逸云只能默默将邮件内容拷贝到U盘里,再将邮件删除。
  
  这事……她可不能自作主张,得交给领导。
  
  “还是领导有魄力,换我的话,搞不好这批物资会拖上两天,等对方后续表态……那样的话,也许‘目标’,就不会这么爽快了。”
  
  卢逸云叹了口气。
  
  只在将头盔临床应用于意识障碍患者的当天上过线的卢主任估计万万想不到,如果她多上线几次,没准儿就能发现到“目标”发觉纪棠精神状况变化的原因——游戏里的玩家互相甩个鉴定术就能看到对方的潜质值(精神力),十二号时初次上线的纪棠53点的潜质值,才短短三天过去,就暴涨到了60……
  
  普通的玩家长期通过烙印矩阵将灵魂投射到异界去“跑步锻炼”都能提升精神力,又何况是因身体原因而导致精神下降的病患呢?
  
  虽然地球上没有魔力存在的空间,地球人的精神力上限较低,没法儿像魔法位面的施法者一样将精神力增强到自身极限后反哺肉~体、达到使肉~体躯壳超越寿命年限的神奇效果,但能让精神力提升,对地球人而言也绝无坏处。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