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逼NPC“走剧情”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逼NPC“走剧情”
第八十二章
  
  哈尔·玛克斯韦尔,不管是以华夏人的道德观还是以拿巴伦大陆土著的道德观,这货都得划分到“恶棍”那一栏去。
  
  绝对自利主义,心黑手狠,遇事儿也算能屈能伸,至少能为了同伙低得下头来;搁守序社会绝对不受欢迎,但要丢到无法灰色地带吧,当个小团队小组织的领袖还是撑得起台面的。
  
  总之……能打动雷克斯的东西在哈尔这里绝壁没有市场,耐着性子听妙笔生花介绍了下那三名被救者的情况,哈尔直接笑了。
  
  不光回以嘲笑,哈尔还像看白痴一样冲玩家们翻了个大白眼:“关我屁事,我为什么要去见这种恶心玩意儿?”
  
  众玩家:“我靠?!”
  
  妙笔生花抬手示意大家别忙着吐槽,仍然很有自信地看着哈尔:“你确定吗,哈尔,你真的决定不对奥斯里安三人施以援手?”
  
  哈尔也是闲得没事干才肯听这帮亡灵啰嗦,这会儿他的耐心用得差不多了,便跟赶苍蝇似的挥手:“别废话了,快滚蛋,滚出我的帐篷。”
  
  妙笔生花道:“你还记得吉姆吗?”
  
  哈尔厌烦的脸色,瞬时一僵。
  
  妙笔生花淡定地侃侃而谈:“你在肯亚帝国北方工业城市读书时的朋友……不对,吉姆的家境应该不够资格认识仍然在重点学府念书的你,那就是在你不再上学后才认识的他。你曾经对吉姆见死不救,对吧?”
  
  哈尔僵硬的脸色瞬间变得十分阴沉难看,眼周皮肤绷紧,相当可怕地用要杀人的眼神儿瞪着妙笔生花。
  
  玩家们最不在乎的就是死亡威胁……所以妙笔生花根本不介意哈尔这会儿的反应已经高度接近现实中的暴怒型杀人犯,仍旧十分平稳地继续对哈尔打出暴击:“对吉姆见死不救,甚至踩着吉姆的尸体苟延残喘这件事让你做过多少年的噩梦?吉姆之后,那些你曾经心中有愧的人,是不是也出现在你的梦中?”
  
  “住口!”哈尔暴躁地低喝了一嗓子,走前一步,手指头捅到妙笔生花的胸口上,“给我闭嘴吧,亡灵,不管你从哪里听说过我的事,都轮不到你来对本大爷指手画脚!”
  
  妙笔生花淡定一笑:“你错了,哈尔,我们不是来教你怎么做事的,我们是来威胁你的。”
  
  哈尔:“?!”
  
  “你是其他导师的老大,对吧,我们都知道,塔特尔、潘西、杰罗姆都很听你的话,以你马首是瞻。”妙笔生花愉快地道,“如果你不按我们说的做……”她抬起双手,示意吉姆看她身后的三人,“我们就要把你在噩梦中被吉姆吓得哇哇大哭、拼命道歉求饶的事情告诉所有人。”
  
  “你在胡说八道什么!!”哈尔气得脸都绿了。
  
  “我可没有胡说八道,害怕被杀死所以收下一个金币亲手掩埋好友的尸体,不当个人渣就活不下去,你在梦中可是很坦率地哭着喊出来的呢。”妙笔生花笑道。
  
  哈尔:“……(゜ロ゜)”
  
  哈尔·玛克斯韦尔,交出了膝盖。
  
  成功说(威)服(胁)哈尔同意去见三名被救者,同行路上,熵不增忍不住给妙笔生花比了个大拇指。
  
  当着哈尔的面,熵不增一点儿不避讳地夸赞起妙笔生花来:“花花你是真的稳,刚才哈尔变脸的时候我都差点以为你要被砍了。”
  
  妙笔生花得意一笑:“恰好相反,哈尔瞬间变脸的时候我就知道妥了,咱们这一套绝对有用。”
  
  “怎么说?”没出上力的冥风淳朴和爱拼才会赢齐齐侧目。
  
  “你们知道我是网文写手嘛,为了把人物写活我看过一些心理学方面的书。”妙笔生花并不藏私,大大方方把自己观察人类NPC反应的窍门交代了出来,“一个人如果真的生气,愤怒的情绪是有一个积累的过程的,吵架的人越吵声音越大、情绪越激动就是这么回事。如果瞬间就表现得非常生气,这个愤怒就会带有表演的成分,或是有心虚、逃避、迁怒之类的因素在。”
  
  一脸阴沉走在玩家们后面的哈尔,惊骇地看向这个只有说话声音好听这一优点的亡灵女士。
  
  网文写手是啥,哈尔无法理解,但心理学和妙笔生花对人类愤怒情绪的描述非常清楚直白,哈尔细一琢磨,便连只觉阵阵肝颤……
  
  ——这些亡灵,居然还懂心理学、还知道分析人的情绪反应?!
  
  刺客之神啊,杨到底是从哪个可怕的次元魔界召唤来的这些奇葩!
  
  玩家们私自搭建的帐篷里,哈尔见着了奥斯里安、莉卡和黑发少年。
  
  他不是把团队安全放首位的雷克斯,也不在乎会不会有人袭击亡灵们的车队,更不可能对他只觉得“恶心”的倒霉蛋产生同情……自然跟奥斯里安三人无话可说。
  
  跟奥斯里安三个大眼瞪小眼、沉默别扭地干站了会儿,哈尔便不耐烦地扭脸看逼着他过来的亡灵们:“我已经看到他们了,混蛋们,你们满意了吗?”
  
  这一幕吧……玩家们也很困惑。
  
  “他们怎么不交互呢,难道哈尔在这次任务里没剧情?”冥风淳朴疑惑地道。
  
  “不应该啊,雷克斯是五级,哈尔也是五级,他们俩都应该有剧情才对啊?”妙笔生花抓耳挠腮。
  
  “是不是还缺了什么关键因素?”爱拼才会赢也皱眉。
  
  哈尔额头上青筋都冒出来了:“看着我说话,别当着我的面嘀嘀咕咕的,你们这帮混蛋亡灵!”
  
  “emmmmmm……哈尔,你跟他们说几句话嘛。”妙笔生花便道。
  
  哈尔脑门上青筋密布:“你说过只要见见他们就行了,别得寸进尺!”
  
  妙笔生花“啧”了一声,拉长嗓门儿道:“你这样我很难办啊哈尔桑~~配合一下嘛~~不然我们就要去找塔特尔聊天了哦~~”
  
  哈尔的手一下扶到腰间佩刀上。
  
  “砍死我也是没用的哦。”妙笔生花好整以暇地道,“就算你把我们在场的人都砍死也没有用的,直白跟你说吧,知道你秘密的人不止我们这几个人,你听得懂吧?”
  
  哈尔忍了又忍,憋屈地把手收回来……
  
  这货说到底也是肯亚帝国的国民,对于兽人族吧……不咋看得上,毕竟他生长的环境里兽人族只能算是家畜的一种,打小世界观就定型了,没那么容易改。
  
  过滤掉俩兽人,哈尔能勉强捏着鼻子搭话的也就只剩下黑发少年了:“你,小子,你叫什么名字?”
  
  玩家们不在乎哈尔满身的杀气,黑发少年可给哈尔吓得不轻,被问话后硬是吓得一哆嗦才磕磕巴巴地道:“我、我叫布鲁克。”
  
  “你是哪里人。”哈尔看了眼几名玩家,暴躁地继续对话。
  
  “我是……莱茵人,之前住、住在因纳得立。”少年布鲁克战战兢兢地道。
  
  “你是怎么落到威斯特姆的?”
  
  “我和同伴们进索伦森山脉外围捕捉长耳红狐,意外……走散了,又、又被一支从南边来的商队骗了,想跟着他们回城,结果、结果就……”
  
  “——你是白痴吗!”哈尔一下就给点着了,咆哮着吼道,“住在因纳得立,居然还不知道这些来来往往的商队是什么德性?还跟着他们走?!”
  
  少年布鲁克:“Σ(っ°Д°;)っ”
  
  “你这种不知天高地厚的半大屁孩子我真是见得太多了,看了几本传奇小说骑士传说就觉得自己也能成为故事书里的主角,跟着些不像样的菜鸟团队就敢贸贸然离开城镇,还觉得自己能混出名堂!”哈尔暴躁地指着小孩骂,“我告诉你这些死孩子最后都是什么下场吧,要么跟所谓的兄弟好友一起变成某处荒野里野兽的粪便,要么被人利用去干些必死无疑的蠢事,最后的归宿仍然是某头野兽的粪便!”
  
  把少年布鲁克一顿臭骂,哈尔满脸青筋地瞪向玩家们:“满意了没有,混蛋们!”
  
  玩家们:“……”
  
  “满意、满意,当然满意。”妙笔生花嘴角抽搐着道。
  
  玩家们听不懂黑发少年的语言,哈尔骂人的话倒是听得清楚明白,以妙笔生花的情商,很容易听出哈尔貌似是在骂那小孩,其实是在怨恨自身过往——过去能被做成副本,这货当然也是有故事的人。
  
  不管哈尔到底是在借机发泄情绪还是感怀身世,这家伙忽然暴走这么一出倒是符合了玩家们对“NPC走剧情”的要求,行动力超强的妙笔生花毫不犹豫打蛇随棍上,严肃地道:“威斯特姆这个地方实在是太邪恶了,你觉得呢,哈尔?”
  
  哈尔本能地就想脱口而出“关我屁事”,紧急关头想起上一次这么说时被这帮混蛋亡灵威胁到现在,咬着牙关强行忍住了:“是是是,所以呢?”
  
  一帮玩家压根没想到哈尔是怕了他们才憋屈地顺着他们的话往下说,见哈尔的态度跟之前大不相同,还以为是“走了剧情”的效果,一个个的都振奋了起来,捏着小拳头紧张地盯着哈尔……
  
  “哈尔,我觉得我们有必要消灭这个魔窟般的地方,拯救那儿的人民,你觉得呢?”妙笔生花激动得呼吸都开始粗重起来。
  
  哈尔烦躁地随口敷衍了个“当然”,声音出口才反应过来眼前这个亡灵说了什么,都顾不得生气了,脸上的表情从惊愕迅速转化为惊喜……
  
  “成了成了!”冥风淳朴、熵不增、爱拼才会赢三个同样惊喜万分。
  
  “哈尔,那就让我们去攻打威斯特姆吧!”妙笔生花激动地道。
  
  “不错!正应该这么做,这才是我们出来的目的!”哈尔斩钉截铁,一口应下。
  
  他还头痛怎么在雷克斯的监视下骗这帮亡灵去给杨惹个天大的麻烦呢——这帮家伙居然主动作死,简直是瞌睡遇到枕头!
  
  当然了,放亡灵们出去惹事不表示他们也要拿命陪葬,哈尔立马拿出“NPC”的操守、厚颜无耻地对四名玩家道:“想要拯救沦陷于威斯特姆的人,你们还需做到两件事,亡灵朋友们。”
  
  “你说,我们保证做到!”四个玩家都把胸脯拍得哐哐响。
  
  哈尔竖起两根手指:“第一,你们必须要说服雷克斯。如果雷克斯不同意,他有权限取消我发放的任务。第二,这次任务只能由你们自行完成,我们与莱茵王国有过节,如果我们公然进入莱茵王国的城镇,会引来强大的敌人,这反而不利于拯救沦陷于威斯特姆的可怜人。”
  
  “没问题!”四个玩家再次把胸脯拍得哐哐响。
  
  “激活”哈尔的交互剧情,在玩家们看来触发任务已经是十拿九稳,说服雷克斯只是最后一哆嗦;至于哈尔要求的导师NPC不参战这点,在玩家们看来也不是多大事……哪个游戏不是NPC动动嘴,玩家跑断腿?
  
  达成共识,哈尔&四名玩家,都满足而喜悦,可谓是皆大欢喜……
  
  等杨秋“上线”时,这帮饥~渴~难~耐的玩家便连队伍都拉出来了、团都组好了,正团团围着雷克斯要求放任务……
  
  杨秋“监听”了会儿这帮玩家游说雷克斯的说辞、弄清楚他“不在线”的十六小时里发生了什么后,整个人的表情,就变得十分奇异。
  
  “……杨?”
  
  坐杨秋对面喝下午茶的罗威尔监察,硬是被他这古怪的神情唬得下意识坐正。
  
  杨秋定定神,微微一笑:“罗威尔监察,你能暂时替我看着家吗?”
  
  罗威尔:“??”
  
  黑袍监察想到亡灵们已经离开了四天,算了下三轮车远征队的日程:“恕我冒昧猜测……你的亡灵们,难道在莱茵王国惹了麻烦?”
  
  “当然不是。”杨秋气定神闲地品了口茶水,“事实上,我们的亡灵朋友们正在做的,也是我曾经想做的事。只是当时要应付烈阳教会那帮疯子,无暇抽身罢了。”
  
  罗威尔监察一听这话,顿时凝重起来。
  
  “噩梦屠夫”也想去干的事儿,一听感觉就很不妙!
  
  “我想,你也许会需要一位同行者,杨。”罗威尔监察郑重地道。
  
  “这是我的荣幸。”杨秋丁点儿犹豫没有,当即笑容可掬地笑纳。
  
  罗威尔:“……”
  
  黑袍监察忽然感觉哪里不太对的样子……
  
  这边杨秋玩了个小心机把罗威尔监察拉下水,另一边,营地里给里三层外三层围着的查理·雷克斯,那叫一个焦头烂额。
  
  雷克斯简直想破了头都搞不明白哈尔是怎么跟亡灵们达成意见一致的!
  
  明明那家伙除了发放任务外根本就不愿意搭理这些亡灵!
  
  “……请各位冷静下来,听我说。”雷克斯咽了口唾沫、抬手照亡灵们压了压,“我在半年前,曾经路过威斯特姆。这座镇子虽小,却有着大大小小几十家黑色产业,所有的商家都豢养了打手,再加上镇上的民兵队……想要拿下威斯特姆,并不容易。”
  
  “除此外,威斯特姆距离莱茵王国南境第一大城因纳得立只有几十公里远,因纳得立驻军可朝发夕至,即使打下来了,我们也无法占领。”
  
  “更别提威斯特姆镇中还居住有数千与黑色产业并无直接关系的平民,若镇中混乱,这些平民必然会遭受牵连……”
  
  上线等了半天还没能带团出征的拉轰哥早就不耐烦了,大手一挥、十分社会地道:“放心吧,区区佣兵打手算什么,大不了我们夜袭,大半夜的这帮人动起来肯定没我们灵活!占领更不用担心,把据点打下来有了复活点,什么什么因的驻军能叫个事?”
  
  “没错!”秦冠也出声道,“交给我们就行了雷克斯,我们什么素质,跟那些封建军队就不是一回事,打下据点保证秋毫无犯,平民一点事都不会出!”
  
  话都让这俩摩拳擦掌的血盟老大说了,纪棠便只能诚恳地对雷克斯道:“请相信你的亡灵朋友,雷克斯,我们虽然是亡者,但并非不知生命的可贵。”
  
  玩家们不会袭击平民,这点纪棠比谁都有信心……鉴定术扫过去连白板装备都没有的老百姓,玩家们要肯多看一眼那都是无聊闲出来的!
  
  雷克斯仰天长叹:“好吧,那就让我陪你们走一趟——”
  
  “别别别!”杨英、唐葭、秦冠等转了战士的玩家都紧张上了,竭力阻止,“你可别添乱了,咱们又要攻城又要分心保护你,没那功夫!”
  
  雷克斯:“……”
  
  他其实很想为这帮亡灵对他的关心感动一下,但不知道为啥又总感觉不太对劲……
  
  远征队出发的时候,杨秋给他们这些导师都提了下矩阵权限,除了原先固定死的“日常”任务外,多出了自由任务的操作选项,让这帮导师NPC能在遇到突发状况时指使不怕死的玩家们上去顶缸。
  
  这个权限也预留给了米娅,不过杨秋并没直接把米娅拉进矩阵,而是给雷克斯留了个“拉人”的后门,米娅有生命危险时才由雷克斯把她拉进来——职业级的强者忍受玩家们的精神折磨都已经十分挑战接受力,就别去勉强只是平民的米娅了。
  
  玩家们把雷克斯说服,躲暗处看笑话的哈尔才领着自家兄弟登场。
  
  这货在雷克斯深沉的注视中不要脸皮地上前与雷克斯打招呼,装作很为亡灵们考虑的样儿假模假样地与雷克斯商量任务怎么发能让亡灵们更便宜行事。
  
  有足足俩月当“发任务工具人”的经验打底,这群“高级NPC”不管乐意不乐意其实都已经对发放任务给亡灵们的套路和任务格式烂熟于心,扫清了雷克斯的心理障碍,这帮人很快便把像模像样的任务发了下来:
  
  “《拯救威斯特姆》”
  
  “《解救被贩卖的平民》”
  
  “《消灭敌人》”
  
  在雷克斯的强烈要求下,《消灭敌人》这个任务被更改成《捕捉敌人》,他倒不是像杨秋似的不愿意华夏同胞无意中沾上鲜血,而是怕亡灵们杀兴起了把平民也祸祸了。
  
  玩家们完全不在乎是消灭还是捕捉,接好任务便欢天喜地地杀向威斯特姆。
  
  目送狂喜乱舞的亡灵们离开,雷克斯扭过头,冷冷地看向哈尔。
  
  哈尔当然不惯着,也不善地看过来。
  
  “……有时候,我真不太明白为什么你这种短视的人也能平安混到这么大。”雷克斯压抑的怒气无声无息地朝外释放,措辞相当地不客气,“你以为出了塔兰坦你们就能无所顾忌了吗?别太天真了老兄,你们的一切行为,都在杨的眼中。”
  
  哈尔面色微变,但并不肯露怯,反而“哈”了一声,更加趾高气扬地道:“少在这里教训人了,小查理,你以为你是谁?别说这事儿本来就是亡灵们自己的主意,就算是我煽~动的又如何?杨没有出声,就证明杨也同意这么做,你有什么资格在这儿乱放屁?”
  
  这话雷克斯完全没法反驳,嘴皮子抖动了下,只能恨恨地道:“但愿你真像你自己说的这么有底气。”
  
  哈尔一伙人目送怒气冲冲的雷克斯离开,骑士杰罗姆便忍不住轻声嘀咕:“这家伙还真嚣张。”
  
  塔特尔神情麻木地道:“这个年纪就已经是武器大师,自然有嚣张的资本。”
  
  这位前圣乌鸦的智囊很显然在经历了早上的打击后状态一直不对劲,这句话硬是一口气把哈尔、潘西、杰罗姆都打击到了……
  
  哈尔过了三十岁才勉强进阶刺杀者,潘西其实并没通过宝藏大师转职,与雷克斯同龄的杰罗姆更不用说,压根没取得正式的骑士徽章——要不是联手起来都没把握能无伤把雷克斯干掉,他们早就动手除掉这个碍事的家伙了。
  
  潘西本想扯几句话闲话把这阵尴尬混过去,忽然面色大变。
  
  “潘西?”站旁边的杰罗姆首先发现潘西脸色不对。
  
  哈尔回头看了眼,也给潘西骤然惨白的脸色吓到:“嗨,伙计,你怎么回事?”
  
  “……等等!我们忽略了个问题!”潘西满头大汗地道,“那帮亡灵自行去攻打威斯特姆——可他们并不能跟当地人语言互通!且被杀死就会消失……那要怎么让当地人知道它们来自塔兰坦?!”
  
  哈尔呆了呆,猛然用力掐大腿、飚出从玩家们那儿学来的口头禅:“卧了个槽!”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