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二十二章 炮口抬高几分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二十二章 炮口抬高几分

  “进攻,再继续进攻!”
  愤怒的李巡抚挥舞宝剑,在马背上咆哮着。
  在他前方是溃败的骑兵。
  可怜的张副总兵昏迷着被从他面前抬过去,就是到了后面在他没看到的地方偷偷睁开眼,然后那些亲兵立刻哭的更大声了,就仿佛张副总兵马上要殉职一般。而他们两旁那些倒霉的步兵继续硬着头皮向前,就连那些车营的士兵,都推着他们的轻车和各种火炮向前。
  张副总兵长出一口气,然后舒舒服服地闭上了眼。
  亲兵们号啕大哭。
  不过李巡抚没兴趣管他,骑着马手持宝剑,俨然儒将的李巡抚,不断厉声呵斥那些士兵上前,然后一辆辆轻车和炮车被推上大堤。
  甚至敌军的炮弹都飞了过来。
  虽然这些炮弹打的有些高,没有落在大堤上,反而带着刺耳的呼啸落在李巡抚附近,在雪地上打得冰雪飞溅。不过李巡抚很英勇的,依旧拿着宝剑岿然不动,在他的激励下,大堤上的士兵也奋勇杀敌,炮声隆隆,枪声犹如鞭炮……
  反正就是很激烈。
  但李巡抚要求的渡河进攻就恕难从命了。
  没有船啊!
  呃,其实可以从上下游踏着冰面过去的。
  那敌军也半渡而击之怎么办?
  没看见那些骑兵伤亡惨重吗?敌军很厉害的,没看见连张副总兵这样的猛将都重伤了,敌军如此凶悍,我们还是这样对射好了,反正炮弹子弹打过去一样是杀敌。
  军门老爷,要不您亲自到河堤上督战,也让小的们士气大振?
  呸!
  李巡抚才不会这么傻呢!
  他在后面都差点被炮弹打中,真要是跑到大堤上,一枚炮弹岂不是要了他老命?
  这些贼人的确精于火器。
  亲自督战差点被炮弹击中的李巡抚最终在将领们苦劝下,还是后撤到炮弹够不到的地方,然后在那里彻夜不眠,继续看着远处大堤上那不断照亮夜空的火光。这场大战一直打到天亮,最终那些步兵也溃败了,他们在这半晚上,把携带的弹药全都打了出去,没有弹药肯定不能继续打,咱们还是先补充弹药吧!
  然后李巡抚也只好如此,毕竟这没有弹药的确没法打仗,好在这弹药补充也容易,蓟州城里有的是,送过来就行,在这之前就先暂时让那些贼人苟活一天。
  “简直浪费啊!”
  黎明的微光中,杨丰看着下面被轰得一片狼藉的河面。
  河面算是彻底被轰碎了……
  一晚上所有炮弹和子弹全打河面上能不碎吗?
  “他们居然没炸膛?”
  徐寿惊叹道。
  的确,就冲那些粗制滥造的弗朗机质量,使用一夜居然没炸膛的,这人品好的简直夸张,要知道哪怕是他们每次开火前,也和这时候的欧洲同行一样先在心中默默祷告,别被自己的武器把自己炸死。
  “少装药呗!”
  胡怀德很干脆地揭开了谜底。
  对面数千官军就这样用减装药的大炮,对着河面轰了半晚上,后期实际上因为炮弹没了,又觉得还留着火药不好解释,所以干脆用空炮向这边喷火玩。
  至于将领……
  他们当然知道了。
  他们把李巡抚赶紧哄着后撤是为了什么?
  他们也得照顾军心,说到底他们是靠这些士兵混饭的,激怒了士兵们战场上给他们打黑枪也不稀罕,这件事本身与他们又没有利害关系,王保做的也的确不地道。他们也清楚戚家军不好打,如果是轻松捡功劳当然好说,可打戚家军那是真得必须拼上血本的,不上自己的家丁是没用的,上了都不一定有用。可剿灭他们得到的好处根本抵消不了家丁的损失,更何况还得罪了部下士兵,可以说怎么算都是得不偿失,既然这样何不卖个人情,士兵爱怎么玩就怎么玩吧!
  反正又不是没打!
  既然打了就没责任,看看人家杨元多聪明。
  “走,继续前进!”
  杨丰说完随即再次敲响了他面前的战鼓……
  “大河向东流哇!
  ……”
  在他的嚎叫声中,进京的大军在朝阳中再次启程。
  这一天无人阻挡。
  当晚他们露宿南蔡村。
  而一直在另一边尾随的官军,借口弹药还没有补充足够,哄着李巡抚没有继续下令进攻……
  其实李巡抚也懂。
  他很清楚这些混蛋就是糊弄他的。
  可是他也没办法,说到底他就是个督战的,而且还不敢真的跑到最前沿督战,万一真的被炮弹伤了,那可就亏大了,拦截不住他不会死,最多也就是免职而已,他一把年纪回家养老也不亏了。可要是上最前沿督战被流弹误伤,那可是真会死的,为此搭上老命是肯定不行,可他不亲自看着那就管不住人家糊弄自己,实际上他就是真上前线督战,一样也挡不住人家糊弄他。
  他知道打一炮需要装多少药?他知道炮弹飞过去落哪里?对着河面打的确过于嚣张,可炮口调高几分谁不会呀?
  反正前面还有个河西务。
  孙总督在呢!
  孙总督的底线就是河西务,不过河西务一切好说,过河西务就必须得上奏了……
  好吧,万历根本不知道这些。
  皇帝陛下那里到目前为止就是接到了樊东谟的那份奏折,然后批示交给孙矿和李颐处置,他俩一个蓟辽总督一个顺天巡抚,这本来就是他俩的职责范围,在这以后其他杨丰南蹿天津,在天津劫掠官仓,煽动民变这些统统都不知道。
  包括之后的战斗。
  因为这些本来就在他俩这个处置的范围内。
  非要报上去给自己找麻烦吗?
  但是……
  不能过河西务。
  准确说不能到河西务。
  因为只要杨丰到河西务,那万历就肯定知道了,那里有不受他俩控制的机构,河西务有户部分司,有河西务钞关税监太监,人家又不是受他俩节制的,前者是户部直属,后者是司礼监外差。
  目前孙矿还能凭面子让他们对此保持沉默,毕竟杨丰没到河西务,他们可以说不知道。
  但到了就完全不同了。
  他们会上奏。
  不上奏就是他们犯罪。
  然后万历知道一切,那时候他俩就只能撤职了。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