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章 你要谋杀亲夫?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章 你要谋杀亲夫?
邹行浑身被烧得焦黑,瑟瑟发抖地看着我,眼里满是怨恨。
“因为是你不来!你不来我才会被杀!”
我听得更云里雾里,只能换个方式问:“到底是谁杀了你?”
邹行突然发抖得更厉害,头摇得跟拨浪鼓一样。
“我不能说……我不能说……”
我急了,刚想继续追问,容祁突然抓住我的手,将我拉入怀里。
“别问了。”他淡淡道,“她是和别人缔结了契约才会被杀,所以她不能说出对方的名字。”
“契约?”
“杀害无辜之人是要受天谴的,很多鬼怪为了逃避天谴,都会和死者缔结契约。这样死者的死,便不是他们的罪过。”
容祁一脸漠然道,明明在说他人的生死,但他依旧是一副高高在上睥睨的姿态。
话落,他一抬手。
邹行突然停止了挣扎,身体慢慢虚无起来。
“你在做什么?”我慌了,生怕容祁又对邹行动手。
“送她去投胎而已。”
我这才放下心来,看着邹行的身体彻底消失。
见身边男鬼一脸云淡风轻的样子,我忍不住开口:“你是不是知道杀害邹行的凶手是谁?”
容祁挑了挑眉。
“不错。”
“到底是谁?”
容祁没有回答,只是长臂一揽,霸道地将我搂入怀里。
冰冷的气息迅速包裹住我。
“你想知道?” 他低首,邪魅地一笑,在我耳边厮磨道,“如果你今晚将我服侍舒服了,我就告诉你。”
我瑟瑟发抖地抬头看他,突然发现,这男鬼虽然是笑着的,但他的眼底,冰冷一片,毫无笑意。
我心里怕得要命,想要后退,可他禁锢住了我。
下一秒,掠夺的吻铺天盖地地落下来。
“不……我不想知道了!你放开我!我不要服侍你!”我挣扎道,奋力地推容祁冰冷的胸膛,可都是无用功。
“你不服侍我可以,那换为夫来服侍你。”
容祁笑得更为邪肆,丝毫不将我的反抗放在眼里,大手直接掀开我的睡裙,不由分说地挤入我。
我绝望地发现,自己再一次被侵犯。
还是被一只鬼。
我尖叫地求救,可晓敏和罗晗毫无反应,房外也没有动静。
“不要挣扎了。”容祁用冰冷的唇堵住我的求救,“没有人会来救你。”
冰冷,可耻的愉悦感,将我彻底吞没。
我气得浑身发抖,心里的绝望几乎让我窒息——
难道我这一辈子,都要一直这样被这男鬼侵犯?
想到这里,我也顾不上恐惧,怒骂道:“放开我!你这个强尖犯!放开我!”
那男鬼身子一僵。
下一秒,他重重地将我推到旁边的衣柜上,我的后脑勺被砸得生疼。
我忍痛抬头,就对上一双染满怒意的黑眸。
黑暗之中,容祁的面容俊美异常,魅惑人心;可眼底所蕴含的杀意,又宛若地狱修罗,让人不由心惊。
“呵,强尖?”他冷冷开口,“舒浅,你是我明媒正娶的妻子,这是行夫妻之事!”
“我不愿意,你就是强尖!”我虽然怕的要死,但此时早已是破罐子破摔,还有什么不敢说的。
眼前的俊庞,怒火更甚。
“好,强是吗?那我就让你尝尝,什么叫做真的强!”他恨恨道。
话落,他再次狠狠地侵入我。
这一次,比以前都要粗鲁,我疼得眼泪直流。
我想要挣扎,可他直接将我摁在墙上,更加肆意地掠取我。
绝望之中,我的手无意间落在睡裙口袋里。
我心头一颤——
我摸到了朱砂。
方才对付邹行时,容则给我的朱砂还没有用完。
想起之前邹行碰到朱砂时痛苦的样子,我的手骤然捏紧。
舒浅,难道你要一直这样逆来顺受,永远遭受这个男鬼的羞辱?
那活着,还有什么意思?
想到这里,我咬咬牙,鼓起所有勇气,抓住朱砂,朝容祁那张近在咫尺的俊脸,狠狠甩去!
朱砂立马散落在他脸上。
可让我震惊的是,那些朱砂刹那间就化作烟散开,没有在他英俊异常的脸上,留下一丝痕迹。
我还来不及疑惑这是怎么回事,那男鬼的黑眸里爆发出狂怒!
下一秒,他狠狠地将我甩到一旁的床上。
我被甩得头晕目眩,挣扎地想要起来,可容祁直接欺身而上,将我压在床上,我动弹不得。
下一秒,我脖子一冷。
我惊恐地发现,那男鬼掐住了我的脖子。
“舒浅,你竟然想谋杀亲夫?”他怒火滔天,眼神里甚至闪过里杀意。
好可怕……
这男鬼真的好可怕……
可下半身的疼痛那么清晰,那么耻辱,我顿时也顾不上恐惧了。
“你不是我丈夫!不过是一个只会强迫我的男鬼!”
“你找死!”
那男鬼的黑眸更冷,掐着我的手突然一个用力。
窒息感,瞬间将我包围。
他要杀了我了……
我闭上眼睛,不敢动弹。
可想象中的疼痛没有到来,相反的,我脖子上冰冷的触感,突然抽离。
“舒浅,你给我等着,总有一天,你会求着我要你!”
那男鬼张狂的声音在我耳边响起,下一秒,我身上的冰冷突然全部消失。
我睁开眼,就看见宿舍里空空荡荡,哪里还有那个男鬼的身影。
我感觉自己浑身的力气仿佛都被抽干一般,整个人瘫软在床上,泣不成声。
第二天早上,我被晓敏她们摇醒。
“浅浅,你怎么回事,为什么半夜跑回自己床上去了?”我一睁眼,她们就着急地问道。
我把昨天晚上邹行来到的事,全部告诉了她们,但自动省略了容祁的部分,只说邹行是自己去投胎转世的。
“她说是因为你才死的?”罗晗不解,“浅浅你知道她为什么那么说吗?”
我摇摇头。
晓敏则一脸沉思:“浅浅,邹行死的那个晚上,你有发生什么特别的事吗?”
特别的事?
当然有,那晚我被一只男鬼强了。
不过这个我不能说。
我仔细回想那天晚上,突然想起来,的确还有一件事,之前被我忽略了。
“那天晚上,邹行似乎打电话给我!”我迅速道,“但那时候我已经睡了,所以没接到。”
晓敏和罗晗脸色微变。
“难道是她那时候打电话跟你求救?”晓敏猜测。
我还是觉得奇怪。
要求救,她也该跟保卫处或者警察求救啊,打给我干什么?
我们想了很久都没想出个所以然来,干脆不想了,去上课。
上课结束,我和晓敏她们刚走出教室,却看到一个意想不到的人在等我。
本站推荐小说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