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7章 簪子和我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7章 簪子和我
听刘董这厚颜无耻的话,我不由面露厌恶。
怎么会有这么不要脸的男人,养小三就算了,发妻惨死,他竟还没半点愧疚?
容则懒得理会他,只是看向容祁,道:“容祁,你找他来到底是干什么?”
容祁淡淡瞥了一眼满头冷汗的刘董,缓缓开口:“把他和那个姓杨的女人,绑到楼顶去。”
容则眨了眨眼,恍然,“对啊,这姓刘的现在没了玉佩,那女鬼肯定会来找他复仇,这样她就不会在暗地里对浅浅下手了!这招够高!”
刘董双腿打颤,撒腿就想跑。
可容则直接粗暴地将他给五花大绑,往楼上拽。
现在已经是晚上九点,公司的楼顶天台一个人都没有,刘董被绑在柱子上,不一会儿,容则又拽着杨楚馨上来了。
刘董一看见杨楚馨,就破口大骂:“都是你这个贱人!如果不是你害的那女人流产,哪来那么多麻烦事!”
杨楚馨脸色惨白,看见容祁和容则,一脸震惊:“容少……容总……你们怎么会……”
容祁懒得理会她,只是对容则道:“摆阵。”
容则马上将杨楚馨丢下,抽出好几张黄符,在刘董身边贴出一个圈。
夜,一片寂静,刘董一开始还在骂骂咧咧,但后来实在骂不动了,就被绑在柱子上发抖。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一个多小时后,一阵阴风,突然刮过楼顶。
容则眼睛一亮,“来了。”
杨楚馨吓得赶紧抓住我。
刘董更加是害怕得面如土灰,肥硕的脑袋不断地转动,冷汗从额角流下。
我也警惕地看着四周,特别是通往天台的门,等待那女鬼的出现。
“啊!她在那里!”
我身后的杨楚馨突然凄厉地惨叫一声,尖锐的指甲几乎要戳破我的胳膊。
我顺着她的视线看去,倒抽一口冷气。
只见一个浑身是血的女人,正从天台的边沿,缓缓地爬出来。
她先露出来的是头,脑壳都裂开了大半,我都可以看见里面白花花的脑子,脸上更加是血肉模糊,早已看不出五官。
然后随着她一点点爬到天台上,我才看见她身上一件火红的连衣裙。
想到那天在浴室里,隔着毛玻璃看见的那个红色身影,我一阵毛骨悚然。
果然是她偷了我的连衣裙。
杨楚馨一看见她,就跟疯了一样,拼命后退,死命地拽我的胳膊。
我觉得自己的胳膊都要断了,只能转头对她骂道:“你怕什么!你怀着她的孩子,她不会动你的!”
杨楚馨听见这话,脸色丝毫没有好转,只是更加惨白。
不过我无疑是正确的,那个刘夫人,只是阴测测地看了一眼杨楚馨,但很快就匍匐在地上,朝着被绑住的刘董爬去。
虽然她身体支离破碎,但她爬行的速度奇快无比,不过眨眼的功夫,她就冲到了刘董身边。
刘董此时已经要被吓疯了。
他肥胖的身躯不断蠕动,可被绳子帮着,他根本动弹不得,只能眼睁睁地看着那个狰狞的红色身影,逼近自己。
“你……你别过来!你这个贱人快别过来……”
刘董一开始还恶狠狠地咒骂,可当那张血肉模糊的脸,爬到自己面前时,他怕得开始嚎啕大哭,乞求起来。
“金玲……求求你了……看在夫妻一场的份上,放过我,别再过来了,求求你了……”
原来刘夫人的名字叫做金玲。
随着刘董的叫嚷声越来越大,我突然闻到一股骚味。
我捂住鼻子看向刘董,不由心里头大骂。
擦,这男人有没有出息,竟被吓得尿裤子了。
直到刘夫人抓住了刘董的脚踝,刘董终于经受不住,眼皮子一翻,晕死过去。
这时,一直在一旁冷眼相看的容祁和容则,终于动手了。
容则率先甩出一道符,直逼那个女人。
这是我第一次看见容则出手,不过作为承影大师的徒弟,修为想来也是不错的。
可不想那道符还没落到那个刘夫人身上,就突然燃起火焰,烧成了灰烬。
与此同时,刘夫人蓦地回头,朝着容则一声咆哮。
只见她直接放开了刘董,眨眼就朝着容则扑来。
“容则!”我惊得大叫。
容则脸色微变,迅速地想要躲开。
但还是太迟了。
刘夫人已经一口咬住了容则的肩膀。
“啊!”
容则惨叫一声,跌到地上。
容祁迅速地落到容则身边,修长的手一把抓住那女鬼的脖子,一把将她摔出去。
我赶紧甩开杨楚馨,跑到容则身边。
“容则,你没事吧!”我扶起他,发现他被咬伤的肩膀呈现一片诡异的青紫色,人也昏死过去。
容祁脸色阴沉,刚想给容则疗伤,他身后就传来一阵愤怒的咆哮。
我抬头,脸色大变。
“容祁小心!”
容祁自然也注意到了身后的动静,修长的身形一侧,立马躲过了扑过来的刘夫人。
与此同时,只见他长臂一伸,一把抓住她的头发。
我原以为容祁可以轻而易举地灭了那女鬼。
但我们还是低估了那女鬼的狡猾。
她被容祁抓住之后,根本没有挣扎,只是抓住机会,身子一扫,沾满鲜血的手,凌厉地划向容祁胸前。
幸好容祁反应很快,立马倒退一步。
但那女鬼的手,还是划破了容祁的裤子口袋。
哐的一声,有什么东西从容祁裂开的口袋里掉了出来。
我低头去看,怔住。
竟是我之前在容祁书房里,看见过的那个玉簪。
没想到,容祁竟将这个簪子随身携带。
看见簪子落地,容祁脸色阴沉,迅速地弯腰想去捡。
可那女鬼也不是个省油的灯,眨眼的功夫,她就判断出来这簪子对容祁的重要性,立马软下身子,将地上的簪子捏到手里。
容祁黑眸里顿时爆发出浓郁的愤怒。
“把你的脏手给我松开!”他怒吼一声,更用力地抓住那女鬼的头发。
可那女鬼直接伸手划向自己的头发。
嘶啦一声。
她的头发断开,她身形一闪,迅速地闪到了我身侧。
我还来不及惊呼出声,她就一把掐住我,将我架到天台边沿,尖锐的簪子就刺在我喉边。
“不许过来!”那女鬼恶狠狠对容祁道,“你过来,我就把你的女人和簪子,都扔下去!”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情感]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都市情感] 财运天降 陆原居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