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9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9章
临近后院的时候,忽然听到清脆的吹树叶声音传来,但尤使我惊讶的是,这声音较今日我在水云间听过的琴音竟然丝毫不落下风。
果然,月光下,后院里,老七躺在凉椅上,手里拈着一片树叶正在独奏。
我在一旁矗立,听完了一曲。
“我只知你刀法过人,却没想到你在乐理方面也是佼佼者。”
老七自嘲一笑,“谈什么佼佼者,其实我也只会这一首曲子,不过吹了二十多年罢了,纯属自娱自乐。”
“你刚那首曲子,叫什么?很好听。”
老七回道,“这个曲子,是我父亲教我吹的,名字叫《送别》,以前在清风居的时候,每天晚上,我都会抽空吹上一会。”
“挺好的。”
从旁扯过一椅子,放在老七的身边,也躺了下来,打算再与老七聊聊天,赏赏月。
不过等了半天,老七却没有接话,我扭头看去,老七独独地看着月亮,似乎我存不存在,对他来说毫无所谓。
我有些尴尬,好像是破坏了老七所在的这幅风景画,想开口与他聊聊什么,但又想不到什么话题比较合适,憋了老半天问了一句,“今天你吃饭了没?”
刚一开口,我就觉得说的不对劲,但话已经泼出去了,也不可能收回来,便又闭上了嘴,以掩饰我的尴尬。
却是沉默了一会,老七那边突然传来了笑声,我扭头看去,老七也正巧扭头过来。
......
如果现在提到老七,我第一点想到的就是他的刀。第二是那吹树叶的本领,还有他那由骨子里透出的忧郁的气质。
但最印入我心的,是那一晚在月光下的笑容。笑歌性格阳光,每天脸上几乎都挂着笑容,看起来平易近人。而老七则是拥有一种彼岸花的气质,与我们似乎不同存于一个世界上,只可远观而永远走不近他身边。但他那发自内心的一笑,才让我觉得他与我一样,是实实在在,有血有肉的人类。
......
“你可真不会聊天。”
看着他笑着回我的话,顿时后院的气氛都轻松了不少,我也讪讪回道,“以前老一个人呆着,每天对的都是那一成不变的山石,再会聊天也得退化了。”
老七点了点头,似乎很认同我的观点,“我以前,也是一个人在清风居的后山马棚呆着。不过我比你强一点,好歹还有马儿陪我。”
听他肯聊,我便来了兴趣,因为我想知道,拥有那样过去的他,是怎样练出这么出色的刀法。
“我记得上次在一线天见你,与你一道出现的,还有一使锤的小胖子,是叫二胖不错吧。他二你七,想来都是你师傅冯竹兰救的吧。”
老七听到我提到那些人,脑袋里似乎将他们都过了过,“师傅心肠好,救下人不少,总有十三人罢。但后来死去了不少,只留了三人,我算一个,二胖一个,还有一个十二。二胖性格傻,人老实,冯少爷喜欢他,便一直带他在身边。十二与二胖刚好相反,喜欢自由,师傅当年病死后,他守孝七天后就离开了清风居,气的冯少爷大骂十二为忘恩负义的畜生。我呢,介于他们两人中间,算属于随遇而安的性子,就一直呆在清风居里,为人又比较孤傲,不讨喜,所以一般都是我一个人呆在后山,生死自理。”
听闻老七还有一位朋友,我追问道,“那你出来之后,没去找过十二吗?”
不过老七也挺郁闷,回了一句,“我也很奇怪,照理来说,以十二的性子和他手里那一双分水峨眉刺,不说名扬天下,那也可以说是小有名气,可我到现在也没听说过他,更何况去找他呢?怕也是木秀于林,死了吧。”
以老七的性子,能说出这样的话,那十二这个人,也应该是没了。这世界上永远不缺少有才华有本事的人,但大浪淘沙,只有最后活下去的,才算强者。这也让我担心起这个院子里的三个人,不知道将来都会怎样呢?
将脑海不切实际的想法压了下去,又问老七道,“你那师傅能教出你这样徒弟,想必也是一方大家,为什么从来没有听过冯竹兰这个名字?”
老七摇了摇头道,“他是个好师傅,但其实自身的武功造诣,并不算多高。我学刀三年后,就已经可以力压师傅了。但为了照顾他的情绪,我从来没太过张扬。倒是二胖,跟了师傅十年,才能与师傅打成平手,师傅还蛮开心,奖励了他一把重达三百斤的大锤。十二难说,他与人动手从来只胜一招。以前以为他是无意,但是后来愈发觉得他深不可测。”
听老七这样说,我的脑海已经能想象来那十二骄人的风采,又叹了一句,“可惜啊。”但又脑筋一转,道,“你师傅水平既然那么低,那你又是怎样练到今天这地步的呢?”
老七听完眉毛一皱,我才发觉我问到了不该问的私人秘密。但老七好像不这么认为,反而回道,“你要突然问我怎么练成的,我还真不知道说些什么,更多是不知道怎么表述。但是我可以给你说说我平时怎么练刀的。有些枯燥,你想听吗?”
这还有什么说的,当然回答愿闻其详啊。
老七于是清了清嗓子,“我每天早上都会四点左右醒来,后山有一瀑布,大约高有三百尺左右,有一小路可以蜿蜒下去,我醒来之后就会到下面打水上来,每次来回得四次,才能将马厩里的水缸灌满。这时候差不多六点左右,之后打坐两个时辰,吃饭休息半个时辰,然后练刀到午后饭时,吃过饭后,开始与人轮番交手,一般到太阳落下才结束。再一顿晚饭后,回房打坐修内力。然后完了去睡觉,就这样了。”
刚开始我听的还有些认真,后来他一句就这样结束后,我提高了几分音调,“就这样?”
“就这样啊。”
我有些无语,这听了还不如不听。
老七却有些不明白,“那不然你还想怎样?”
“我还以为你遇到什么山外高人之类,然后给你来一次醍醐灌顶之类的。”
老七一笑,“那都是写在小说里面的,大都骗人的,当不得真。书山有路勤为径,学海无涯苦作舟。想要拥有过人的本领,岂是说说而已的。我这样的日子雷打不动过了十多年了,才有现在这半吊子的水平罢了。真正让我好奇的是你与笑歌,你们两个一天看起来也是吊儿郎当不干正事的,没想到手上功夫也没有那么不堪。”
我有些不好意思,“嗨,哪有这么说的。我也很努力的,只是你没发现而已嘛。笑歌那才是站在巨人的肩膀上,自然可以理解。对了,那日我与你交手,能体会到你体内澎湃的内力,那你有没有修炼出真气呢?”我为了表示我只是怀着探讨的心理,加了一句,“我到现在都没接触过这方面的东西。”
老七听我在那吹牛,一笑而过,后听到我的问题,说道,“其实你问我真气这方面的问题,那可真是问错人了,清风居我怕是除了十二,其他人也都没接触过这样的东西。我认为一个人的实力,并不是用一个真气就可以衡量的。就比如我与十二交手,我虽勉强落于下风,但是真让我二人不留手。我应有八成把握成功逃走,五成把握与他同归于尽,三层把握杀了他能活下来。所以,真气这东西应是比内力更上一层次的存在。没有的话也用不着妄自菲薄,真气这东西,有则更好,没有也不影响。等有机会,我们再回头研究就好了。世界上就没有什么钻研不透的东西。”
我在旁边一如小鸡啄米般点头以表同意,听到他拿十二做比较,忍不住道,“那若将十二换作我呢?”
“你?”
“嗯。”我紧盯着老七的双眼,防止他糊弄我,但他没有这样的意思,他手抚上胡子,看了看我道,“其实那日我与你交手,觉得那肯定不止你的真实水平,虽然我的刀到了你的喉尖,但你眼神丝毫不见慌乱,甚至还有藏一丝看见猎物的兴奋。虽然笑歌最后一声将你我之间的交手停了下来,但是如果真的让我评价的话,我做多只有五成把握杀了你然后还能活下来。”
虽然没有十二那三层来的震撼,但是我这五层已经很满意了,即使我觉得老七有些夸大其词,但是谁不爱听好话呢?我满意地拍了拍他的肩旁,“不敢当不敢当。”
老七也笑了,话到现在,气氛已经聊的很愉悦了。
然后我又脑抽地补了一句,“那如果将十二换作笑歌呢?”
没想到老七的面容一下变的尤为严肃起来,他闭上了双眼,似乎脑海中已经模拟了他与笑歌交手的场景,好半会才开了口,“如果我二人不动手,那还好说。如果真的动起手来,我有五成把握杀了他,剩下的五成就是他杀了我。”
这怎么跟我的不一样?
“你杀了他还全身而退的几率呢?”
“怕是一成也没有。”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