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43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43章
听到我说的这么决绝,底下的于秋风沉默半天突然笑着憋出这么一句话,“小兄台不觉得上面风大吗?不如下来聊聊?”
正所谓伸手不打笑脸人,而且我要动手,肯定也会下去,如果他这时候要动手,那也正好,免得再开口了。
于秋风看着我,笑道,“兄台站下来到是让我舒服不少,起码不用仰着脖子了。”
我一直注意着于秋风的动作,防止他出什么暗手,但他看起来比私塾里那些学生还老实,用着商量的语气跟我道,“兄台你说你要杀我,真的没什么意思,改变不了什么东西,反而惹得自己一身腥。我呢,是个生意人,讲究的是一个万事好商量,打打杀杀,我觉得不是像你我这样的人该干的事。你说呢?兄台。”
看着于秋风一脸笑眯眯地样子,我不知道他要做什么,体会不到意思,“但我可不是生意人。”
“嗨,拿钱买命那也是做生意不是。这样吧,兄台你就说你要些什么?钱,我大把的有。女人,这不也一个,对不对?”说着笑眯眯地将身旁地女人推了过来。
女子没想到于秋风会将她推了出来,脚下重心不稳,惊呼一声,向我倒了过来。
女子身后的于秋风的眼角突然抽搐了一下,嘴角一翘。这让我提起了戒心,眼看女子就要倒在我怀中,我将举着的伞放了下来,巨大的伞面刚好撑住女子的腰际。正要开口时,忽然感觉伞面一股锐利撞击感传来。
“于秋风你可真是厉害啊。人家都说一日夫妻百日恩。没想到你真是一点旧情不念啊。”
伞前的于秋风看到竟然刀捅不穿我的伞面,手上又几深了几分力道,但我的伞是笑哥用精铁炼制而成,怎么会被洞穿?
于秋风面色惊异不定,一把将刀抽了出去,女子的尸体惊恐不甘疑问的眼神随之软软倒在雨泊之中,不过于秋风看都没看一眼,面色恢复正常,桀笑道,“那怕是不知兄台是否听过一句话叫‘大难临头各自飞’了。”
“听没听过不知道,反正今天你要死,这是一个不争的事实。”这种人渣,没有任何留下必要,伞一合就刺了过去。
于秋风面色一紧,冷哼一声,“一把伞就想拿下我,我看你这毛头小子想的倒是挺多。”刀身回撑,一个下腰,就从我的伞下钻了过来,刀势起,欲要砍我手腕处。
我底下头,刚好能看到于秋风脸上堆满的笑容。
不过我笑的比他更开心。
伞已过了他身,伞柄的剑已被拉了出来,可怜于秋风还不知晓,以为吃定了我。
下一刻,刀落了空,剑穿了肩,于秋风惨叫一声,身体一猫,翻了回去,桀骜的眼神以尽化怨毒,恨恨道,“好小子,我倒是低估了你啊。手段可真是不少啊。”
心叹一声可惜,这于秋风说来头还是有些功夫的,刚才我那一剑下来,由肩至心,他本必死无疑,但临了一刻他居然有所察觉,身形微动,剑只穿了三分肩骨,并未对他有什么实质的影响。即使这样,我依然嘲讽道,“那对我而言,怕是高估了你啊。”
于秋风接道,“用嘴皮子可杀不了人啊。”手里刀微抖,愈急愈烈,接着如花忽绽放,绞杀我来。
这种刀法,我曾在老七手上见过,叫作‘百花刀法’,刀式多转,施展开来,犹如花苞绽放,绚丽而危险。
不过老七当时舞这刀法,那是满院缤纷,百花争艳。而这于秋风,却是差了几分。
“遇到此招心莫慌,秉守一线,且战且走,待刀花彻底绽放后,是此招最盛之时,亦是此招最弱之时。花蕊尽显,杀意毕现;花蕊若败,百花凋散!”
就是现在!面前的刀花已尽皆绽放,刀花之中的花蕊,也尽在眼前。
“走!”一剑封心,顿时花败。
于秋风虎口血流不止,面色阴晴不定。
我本要乘胜追击。
但于秋风忽然大吼一声,“小子有种再来吃我一刀!”
他周身强横的气息爆发,虎口伤势又加深几分,披头散发,行若魔神下凡,青蒙之色覆于刀身,咻地一声,刀便脱手飞来。
“来的好!”见此刀架势不凡,我也来了兴致,脚下八字,身体半屈,发力于腰腹之际,转而带臂,一剑直刺而出。
“来!”看是他刀裂!还是我剑亡!
呲啦一声而过,我顿时心头一愣,剑势似沸水滴于雪上,或穿薄纸一般,剑破刀而过,毫无阻挡之意。
反而我用剑凶猛,带的身形不稳,差点一个踉跄,栽到在地。
“哈哈。”于秋风借此一大跨步,一脚点在我背上,飞身上了房檐,“小子这么嫩,还是回家吃奶吧!”接着就消失在墙那边。
“你妈的!”他这一脚一带,将我踹了个跟头,狗吃屎一般扑倒在地上。
我连忙站了起来,飞身追了出去。
这小院地处幽静深巷,周边之路形如迷宫,即便是我在附近呆了好几日,也不得其法。
在墙上眺望,已不见了于秋风的身影,“这王八蛋!”
心里愤恨,跳了出去,还未落地,脖子上的汗毛根根炸裂,极度危险的气息出现,百乱之下,我猛甩了一下头。
就这一下,救我一命。现在回想起来,脖子上还有一股凉意,细细一摸,还有一丝钱钱的疤痕,那是一次教训。
血瞬间在这场雨中飚射了出去,脖子上一股火辣辣的疼痛。
“这家伙竟然就在墙根未走!!!”
顾不上脖子的疼痛和心理的震惊,后起一脚与他对了一招,剑转又与刀接了几回合,他虎口受伤,拿刀不稳,见一时半会拿我不下,硬拼了一记,脱身而去。
我脖子冒血,不宜当下追击,只得见他消失在雨巷之中。
扯断了衣服,在脖子上缠了几圈,我能感觉到自己呼吸都开始进风,呼噜呼噜的。
难不成就让他这么跑了?当然不行!
我提起剑就沿着他逃跑的路线追了出去。
他似乎故意在等我,三步一回头,让我总能在拐角处看到他的消失的衣角。
当我急追到拐角之际,咣地一声,一把刀凭空冒了出来,提防他有这么一手,每次拐角之际,都会小心翼翼。但刀能躲过,刀破碎过的砖块砸在脸上还是生疼。更加深我的怒意。
与他对过两招之后,他就又跑,好像与我玩起来猫捉老鼠的游戏。
不知道跑了多少个路口。
忽现下一个拐口,,拐进,到一巷中,两旁仅两户人家,大门紧闭,而于秋风面前一大高墙,死路!
于秋风看样子知晓自己跑不了了,转过身来靠在墙上,大口大口地呼气。
我见他也跑不了了,便也以手扶墙,也在巷中调整呼吸,问道,“你怎么不跑了?”
于秋风笑了起来,“跑不动了,自然不跑了。”
他与我交手,即使是我让他一手,也不是我对手。不过他太能跑了,我生平与人交手至今,还未见过如此流氓之辈。
他浑身伤口外翻,血粘着衣服,凄惨无比,不过还嘴犟道,“不如我给你个机会,你现在回头,咱俩一笔勾销。你走你的阳关道,我过我的独木桥,以后井水不犯河水,如何?”说完还一挑眉,似乎极大地给了我面子。
“晚了!”他这样子,一如那天在客栈之时的嚣张,这让我怒火又盛了几分,压着剑向前走了几步,怒骂道,“那天你杀那几人的时候,怎么没想过井水不犯河水?杀刚才那女子,怎么没想过你那狗屁阳光道?独木桥?!今日无论说什么!你必死无疑!”
于秋风忽然哈哈大笑,手捂着肚子,笑地快直不起了腰,接着起来怒吼道,“我倒是没想到你还真他妈是个人才!钱你不要!女人也不要!就为了你口中那几个废物?就要想杀了我?!”
他声音嘶吼,用过过猛,咳嗽了两句,又接着道,“你怕是不知道二十年前这浅水滩集是一片什么鸟地方,老子带的人打下这片天地,给这地方的人吃,给这地方的人喝,那时候你怎么不滚出来替他们喊我一声好祖宗?现在老子不过从他们手里拿点利息,你们就跟被逼急的狗一样!要杀我?你以为你是谁?救世主?我呸!你以为杀了我,能有什么好处?!告诉你,不会!杀了我,浅水滩集,只会出现第二个于秋风,不但有第二个,还会有第三个!而且我明摆着告诉你!今天,死的不是我,是你啊,年轻人!”
声到最后,已尽是不屑。于秋风两手一合,拍了两声。
忽然身后巷子那两对门大开,黑压压涌出一片人来,皆是一身黑衣,手持器械,粗略估约也得有百十号来人。他们将整个巷子围的水泄不通,将我紧紧包围在其中。
人群之后被搀扶的于秋风带着不屑的眼神看着我,道,“年轻人,毕竟是年轻人。现在你再讲刚才的话说一遍我听听。”
我扫过身旁的这些人,似看笑话一样看着我,我将手里的剑紧了紧,又盯回于秋风,一字一句道,“今天,无论说什么,还是你,于秋风,必死无疑。”
于秋风似乎听到了世界上最好笑的笑话,狂笑起来,好半天一顿,语气森寒,一声令下“给我!拿下他!生死不论!”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