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1章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1章
笑歌兀自叹息了一声道,“这女子,本就身弱体虚,这次他们不远万里而来,本是为了求医,但却刚好犯了禁忌。但她的身子,极不该如此动劳的。”
听到他准备讨论这件事,我的好心情也没了。皱眉道,“真的有这么难吗?就算连你也解决不了?不太可能吧。”
笑歌摇了摇头,“什么时候你对我竟也如此自信了?杨花落能带着她从漠乱海赶来,说明那边的人也没办法。此次我想他们应是去求黄龙搭线,去找药神谷的人来帮忙的。”
我回他道,“术业有专攻。我又不是大夫,现在有病人,我除了相信你,还有什么别的选择吗?而且我也一直对很相信你啊,他妈的!而且你也是药神谷的嫡传之人啊!我的那棘手的病,不就是你的治的嘛。”
听到我这么推崇他,笑歌吟着笑意倒了杯茶,端起转身到了窗前,看着窗外的雨景,语意不详,“但我也只有三成把握救下她啊。”
咣当一声,我们的房门突然被打开。
门外出现的,杨花落悲伤的脸。
“坐吧。”笑歌一指板凳。
杨花落握着茶杯的手指不停地点着杯子,又抓着杯柄,在桌上不停地旋转。
他脸上那一丝焦虑与不安,却是怎么也掩盖不了的。人在这里,却不知思绪已到哪里去了。
笑歌也没有开口打断他的意思,同样是用手不停地敲打着杯子。两人不知道都在想些什么东西。
乍一看,倒是我在这房子里显得蛮尴尬的。我既不是大夫,帮不了笑歌。也不是与杨花落他们有何关系之人,所以也不知能有什么帮他们。
而且杨花落进来后,那种沉默的气氛让我抓耳挠腮,坐了半天之后,实是烦闷。最后我道了一声谦,便推开房门离开了。
坐在楼下,寻了一躺椅,眼前那愈大的雨幕,一茬一茬砸在地上,溅出肆意的水花,又接着融于大地,随之而去,再也不见。仿佛我一切烦心事也随之而去,人间的生老病死,爱恨情仇,再也不思。这种感觉多美妙啊。
“一个人吗?”
我抬起头,看着那身着披风的女子矗立在我的身旁,两手互抱,不停地摩擦臂膀。
“这么冷的天,不呆在房间里,出来干什么,更何况你还是应该好生休养的病人?”抽过身旁的一板凳,递给了她,“坐吧。”
“谢谢。”女子将披风撩起,坐了下来,随我看着那雨景,怔怔道,“我快死了,不是吗?”
我愣了一下,“为何这么说?楼上那大夫都没敢开这个口,你这妄断,未免有些越俎代庖了吧。”
女子摇了摇头,语气中带着一丝悲伤,“我不怕死,但是我又怕死。”
我心中叹了一口气,我不喜欢与人这么莫名其妙的交谈。而且我不喜欢去想别人的事,这样难免会让我觉得我忽然就变成了一个小垃圾桶,然后别人就把那些他们的事往我这里倒,是不是垃圾,到我这里都算了垃圾。
他们总喜欢我能给出一些什么回答,或安慰的话。或者归根结底,他们其实并不需要什么安慰,只是想找个对象将自己的烦心事说出来,有些事,说出来总归是有一点好处的。
看着身旁的女子,我心里给自己说了一声:再听最后一次,以后谁再找我倾诉,我就让他滚蛋!
“你说你不怕死,我是真的信。你又说你怕死,是因为杨花落吗?”
女子点了点头。
我又问道,“你与他,是恋人?”
女子听我这么问,先点了点头,又摇了摇头。
这是什么意思?
女子叹了一口气,“我也不知道我们之间的关系,应该怎么算。”
“家人?朋友?”女子都摇了摇头。
这回答倒是有趣,两人既不是家人,又不是朋友,也不是恋人。那又是什么原因,能促使杨花落这个人带着女子千里迢迢来此治病呢?
从与杨花落的对话中,我也不难看出他应是漠乱海富贵人家的子弟。而相比而言,这女子就显得羞涩无比,较之那些大门大户家的闺女,显然少了几分那种大家闺秀的气质。所以,这倒让我生起了几分兴趣。
不过女子显然也没有隐藏下去的意思,她低声道,“我救过他一次。”
“哦?”
女子低头,又用双手抱住膝盖,“但也只是救过他一次。我们之间的身份太悬殊了,我没敢开口问过他。”
我心头轻叹,傻女人。说道,“这兵荒马乱的年代,我们过的都是吃了上顿没下顿日子,感情对我们来说都是奢饰品。而你能找到一个这样爱你的男子,还不抓紧把握住时间,竟还有空在那里纠结你俩的身份地位。他是比你多了一条胳膊还是一条腿呢?”
她别过头看着我,“你又怎知他是爱我,而不是为了报恩呢?”
“报恩派个人来就行,还会亲自来?而且还会磕头这么求人吗?”
女子还想说话,但让我反驳了,“我不喜欢跟人这么空谈。你的事,终归还是你的事,你自己想不通,与我怎么说都无用的。回去吧,先看好病再说!”
我不想再多聊,起身扶住她,将她带回了楼上房里。
赏雨的好心情没了,粗暴地将门一把推了开来,对着房内的两人,“现在有什么赶紧的就一块说了吧!都不知道你们在浪费什么时间!老子都烦了!”
房内的两人外带那女子都愣了。
我看到这样,更来气,吐了一口唾沫,“看个屁啊!她现在怎么治,直接说!能接受就治,不行就离开。大家就别这么浪费时间了行不行?!”
笑歌与杨花落对视了一眼,又待女子点了点头后,笑歌才道,“既然如此,我也就直说吧。她现在需要将全身血液全部换一遍。越快越好。”
“对嘛!”我桌子一拍,“你早早说不就行了!”
我接着转头问女子道,“怕不怕?”
女子看了杨花落一眼,后者递出坚定的眼神,“不怕。”
我又看向杨花落,“你可有什么意见?”
“没有。”
“那好,”我胳膊递了出来,“要换血,你得有血是吧,不知我身上的血,行不行?”
笑歌耸了耸肩,“得先溶血试试,而且你一人的血,远远不够的。”
我瞥了一眼杨花落,他也即刻会意,将头伸出窗外,朝着楼下大喊了一声,“上来!”
噔噔噔,楼梯上就传来了声音。
不一会,人就涌在了门口。
“一个接一个!排队!”那些守卫丈二摸不着头脑,但还是依我言乖乖站好了队。
笑歌看我行动了起来,也没有废话,接过女子的手就用银针刺了下去。旁边杨花落用茶杯在低下接了小半杯,试过自己的血后,然后就拿着与那些守卫去了。
不过他的手法就没对待女子这么温柔了,噌地划拉起刀就往那些人手上来上一道,然后血液泊泊地趟了出来。那些守卫们也算是些汉子,刀在手上过,眉毛都不带皱的。不过很可惜的是,前面他们的血液,却未有与女子相融的意思。
最后只剩我一人的时候,我抬头看了看前面那些家伙,脸色都不怎么好看,而且安静地可怕,落针可闻。我叹了一口气,真是屋漏偏逢连夜雨啊。不过我还是从笑歌手里接过银针,刺了点血出来。
我的血液滴到茶杯里,还未待反应,我与那女子的血液就融到了一起。
“好!”那边杨花落就大喝了出来。
气氛顿时轻松不少。
我大骂道,“放你娘的狗屁!不是抽你的血,好什么好!”
杨花落讪讪一笑,“倾兄请务必要帮我这个忙啊。”
我将视线转到笑歌那边。
笑歌那边皱着眉头道,“如果只有他一人的话,一次少抽点血,多来几次...”
杨花落将胸脯拍的振振有声,“倾兄放心!这些日子一定好吃好喝地供着!”
笑歌无奈道,“我担心的不是这个。”
“那是什么?”
笑歌道,“每一次换血,都会伴有极大的风险。所以最好,还是一次性解决了。”
杨花落一听,二话不说,里面对着那些守卫喝道,“将这小镇里百姓的血液都抽一点来,若是哪一家合适,马上请来,并以黄金百两为许!”
众守卫允诺一声,就准备离开。
“等等!”杨花落又跟了一句,“就算不合适,也留予一锭金子为报,明白否?!”
我眼睛一瞪!不合适也给钱?!还是一锭金子!少说能让普通人家活上一年了。还真是有些嚣张的资本啊!
杨花落转过头来,看着笑歌,“大夫您还有吩咐?尽管说。”
不过不等笑歌说,我就凑了上去,“那些普通百姓的血,自然没我这等习武之人的精纯。他们一人都百两黄金,我又怎么算?”
杨花落似乎已经有了想法,所以当我问道他的时候,他也不慌不忙,眉毛睥睨一挑,“只要能治好她,我就许二位漠乱海封地一处。如何?”
笑歌与我眼瞳,顿时都缩成了一根针。
不过不等我们说话,女子却转身从房间里跑了出去。
我看了杨花落一眼,他赶紧拔腿追了上去。
我看着他俩离去后,对着笑歌道,“这杨花落,看样子身份真是不凡啊。”
笑歌似乎还未从震惊中恢复过来,惊叫一声道,“我突然想了起来!”
“什么?”这家伙咋咋呼呼,吓我一跳。
笑歌愣愣转过头来,“漠乱海掌权之人!就姓杨!”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