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77章 花开并蒂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77章 花开并蒂
第二天早上,王恪一开门,看到门口停着那辆京牌黑色宾利,还有站在车旁和凌菲长得一模一样,气质却冷艳了很多的女孩,一下就愣在了那里,也不知道是因为车,还是因为人。
“你就是小姐找的男人?很普通啊,也不怎么样嘛。”凌蔓不屑的看了王恪一眼,绕过他自行进了门,留下他独自站在那里凌乱,好半天才想起来自己要出去晨练。
王恪从外面回来时,餐桌上已经摆满了早餐,看起来颇为丰盛。鉴于他对李依诺和凌菲的了解,很容易就知道这应该是凌蔓准备的,没想到她看起来那么冷酷的一个女孩子,却有这么温情的一手。
看到王恪发呆,凌菲得意的看了他一眼:“怎么样,被惊到了吧?这都是我们家蔓蔓的手艺,蔓蔓最棒了。”
王恪不屑的看了她一眼:“凌菲,你和凌蔓小时候,医院是不是把你们俩搞混了?”
“什么意思?”凌菲没有听懂,不过她知道这绝不是什么好话。
“我觉得你应该是妹妹,凌蔓应该是姐姐才对。”王恪强忍着笑说。
“你是说我不会照顾人吗?”凌菲想了想,觉得弄不好还真有这种可能。
“笨蛋菲菲,我想他是在说你不够稳重。”凌蔓冷不丁的插了一句。
“王恪,我要和你决斗!”凌菲站起来走到王恪面前,冲着他大声嚷嚷着,突然又想到了什么,转脸对着凌蔓一本正经的说道,“蔓蔓,和你说过多少次了,你应该叫我姐姐,不可以直接喊我的名字。”
“好的,菲菲。”凌蔓头都没抬的说,一看就根本不在意她说什么。
“王恪,我忍你很久了,你给我出来,我今天一定要把你打趴下。”凌菲跳到门口,冲着王恪勾了勾手指。
王恪没有理她,自顾自坐下来开始吃饭,旁边的李依诺实在看不下去了,“好了菲菲,别闹了,赶紧过来吃饭。”
“小姐,连你也要帮着他欺负我吗?”凌菲觉得自己委屈极了,泫然若泣的说,眼眶都红了。
“我是说你打不过他的,就不要丢人现眼了。”李依诺看她这样,只好无奈的说出了这个让凌菲倍受打击的事实
“什么?我一个专业人士,会打不过他一个小瘪三?”凌菲就像被踩着尾巴的猫一样一下子跳了起来,不服气的大声嚷嚷着。
李依诺叹了口气,王前进虽然隐藏的极深,可是也毕竟年轻过,他的过往是有迹可循的。她和王恪在一起了,家里自然对他的身世背景做过一番细致入微的调查,很容易就发现王前进这个人极不简单,尽管没有查到什么实质性的东西,但是从他年轻时候几次见义勇为的经历中得出一个结论:他的身手极为不凡,而且很可能是因为家学渊源。
调查结论结合王恪一贯的表现,李依诺就知道王恪应该不是一个简单的人,她一直不说,是因为她不想让王恪知道自己家里调查过他。
王恪听了她的话也是一愣,不过很快就释然了,他也见过了李依诺的父母,知道他们是什么样的人,当然不会怪她。
“你们俩吃不吃饭,不吃的话我就收拾了。”凌蔓看了两个无聊的人一眼,发出了最有威慑力的通牒。
“我吃,我吃。”凌菲立刻跑回餐桌跟前坐下来大快朵颐,还不忘示威的瞪了王恪一眼。
王恪觉得自己很冤枉,他什么都没做,一直在吃,为什么也要跟着挨骂?不过想想也正常,凌菲毕竟是凌蔓的姐姐,亲疏有别,可以理解。
吃完饭,凌菲凌蔓姐妹俩就回了各自的房间,好像都不愿意看到王恪一样,王恪只好凑到李依诺的跟前,笑眯眯的看着她。
“不去训练,好端端的看着我干嘛?”李依诺以为他要问自己调查他的事,有些心虚的问。
“诺诺呀,凌蔓也要跟我们一起上学吗?”王恪问的话却和李依诺预想的完全不一样。
“不会呀,她是个真正的天才,什么东西都是一学就会,已经有两个研究生学位了,现在正在攻读第三个,高中这点知识对她来说根本不在话下,怎么会去上学?”李依诺的回答反而把王恪弄得一愣一愣的,这个世界上天才这么多吗?怎么感觉自己身边一抓一大把的。
“她的智商有多高?不会也有一百五吧。”王恪有点心惊胆战的问。
“我没小姐那么厉害,智商只有一百四而已,所以你不用太害怕。”不知什么时候,凌蔓又从房间里出来了,经过两人身边,冷不丁的答了一句,把王恪吓一大跳。
“你是鬼吗?走路都不带声音的。”王恪忍不住说了她一句。
“我要是厉鬼,马上就抓死你。”凌蔓冷冷的说了一句,从沙发旁边拎了一个包,又回到自己的房间去了。
“我哪里得罪她了吗?”王恪完全是莫名奇妙。
“以后不要提她们小时候的事,她们是在孤儿院长到四岁的,从来没有见过自己的爸爸妈妈。”李依诺脸上露出了伤心的神色,唏嘘不已。
“那我用不用向她们道歉?”王恪立即觉得自己有些过分了,不该那样说她们,无意中揭了她们的伤疤。
“算了,你道歉不是等于又伤害她们一回?”李依诺觉得王恪现在这个样子最可爱了,有原则,会替别人着想,犯错了也绝不掩饰。
“也对。”王恪点了点头,忽然想到了什么,“等等。”
“怎么了?”李依诺不解的看着他。
王恪之前总觉得有什么地方不对,终于,他脑子里灵光一闪,指着李依诺结结巴巴的说,“诺诺……凌蔓是双学位硕士,那,那你呢?”
“你说呢?”李依诺冲他做了个鬼脸,却没有回答。
“我的妈呀,我的女朋友不会是博士吧,16岁的女博士?那得叫圣斗士才对吧。”王恪心有余悸的一溜烟朝地下室跑去,他决定躲起来,把刚才的谈话统统全都忘掉,太吓人了。
“王恪!”李依诺却突然把他叫住了,然后一直推着他进了训练室,然后把门关上了。
“干嘛?”王恪不解的看着她。
“吻我。”李依诺突然提出了一个让人无法拒绝的要求,王恪一把将她搂进了怀里,低头堵上了她的小嘴。
良久唇分,王恪刚想放开她——这是两人的日常惯例,李依诺总是会在他们接吻之后迅速的跑开,以防他有什么进一步不轨的举动,久而久之,王恪也已经习惯了。
这时李依诺却抓住他的手,在他怀里扭过了身子,变成背对王恪,柔软的娇躯和他的身体完全贴合,挺翘的臀部贴在了他的大腿上,只是这一个动作,瞬间就让他情动似火。
“诺诺,你这是在玩火哟。”王恪的声音瞬间低沉下来,听起来充满了磁性。
李依诺没有说话,反而拿起他的双手,放在了自己的胸前,斜斜的歪着头,仰起了脸,媚眼如丝的看着他。
王恪不知道是不是她父母亲的认可让李依诺突然放开了,他现在也不再是什么都不懂的青瓜蛋子,立即低头再次噙住了她娇艳的双唇,同时双手轻轻摩挲起来,不过不敢用力,怕她会生气而跑开。
“傻瓜。”几分钟后,李依诺吐气如兰的说着,伸手放在他的手上,紧紧的按住了,又主动找上了他的唇。
“轰”的一下,王恪脑子里瞬间一片空白,在这一刻,掌心饱满和唇边的柔软占领了他全部的意识世界。
不知过了多久,李依诺轻轻转动了一下娇躯,王恪一个激灵,清醒过来。
“你这个坏蛋,顶的人家难受死了。”王恪低着头,李依诺把嘴巴凑到他耳畔,轻声说道。
王恪知道她说什么,尴尬的笑了笑,却没有说话,只是拿额头抵着她的额头,慢慢平复悸动的心情。
“王恪,你会不会永远都像现在一样对我好?”李依诺梦呓般低语。不管年纪大小,无论美丽与否,好像每个女人都会向自己的男人提出这样一个问题。
“那是当然了,你又不是不知道,我是一个死心眼的家伙。”王恪轻声的回答。没有赌咒发誓,也没有半句是在夸她,可是现在李依诺觉得这就是世界上最好听的情话。
其实李依诺心中一直盘旋着一个疑问,这个死心眼的家伙对简浵是不是一样的死心眼——不要奇怪她怎么会知道简浵的名字——不过终于还是没问出口。她很清楚王恪和简浵还没开始就已经断了,可是她又知道对男人来说,这种未尽的情事才是最有吸引力的。
在李依诺的心里,简浵一直都是最大的威胁。
没有到手的女人才最珍贵,这也是李依诺尽管明了王恪的人品,但还是一直都吊着他,没有让两人的关系更进一步的原因。
王恪猜的没错,的确是李司明和颜夕雪的到来勾起了李依诺别样的情思,只是事实和他想的略有出入,并没有这么简单。
李依诺这样,父母认可的原因不是没有,但他不知道,李依诺早就认定了他,给他的无论多是少、或迟或早,在她自己都没多大的区别,父母的到来让她想起的,其实是自己的童年。
每个人都有自己的童年,李依诺的童年并不像王恪想象的那样一帆风顺,甚至她还有些羡慕他童年时能有那么安稳的生活。李依诺觉得她的童年并不安稳,也绝称不上幸福。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