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8章 无解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8章 无解
“没什么。就是想说谢谢,我没事,这点小伤都习惯了。”上了药,额头上的痛楚也缓解了不少,但对于心脏的绞痛,这点小伤真是不足一提。
她很累,此刻只想闭上眼睛睡觉,至于这个男子的身份,不说也猜出了一二,而且她确实没什么兴趣。因而对于护卫的喝诉,她只是耸耸肩,无所谓。
习惯了?赵煜琪一滞,什么叫连伤都是习惯了?这女人不出口惊人死不休。任谁也不会相信,这样娇滴滴的女孩子,会将这么重的伤当成一种习惯,还渗着血,她竟连吭都不曾吭一声。
而且,她似乎对他高贵的身份,似乎没什么感兴趣。
赵煜琪心中一阵发紧,抱着她的力度又加重了几分,“赵煜琪,我的名字。放心吧,回到京城,我定能帮你解开这毒。”
历来目中无人又众星捧月的他,第一次被一个女人忽视得如此彻底。
仿佛想证明什么,他忽略掉这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身上的诸多疑点,说出自己的名字,还许下这不同寻常的承诺。
昏睡着的凤菲璇,是被人抱着下马车的。而此人,正是马车里抱了她一路的赵太子,赵煜琪。此时的他,抱着凤菲璇直往他的正殿寝宫,无人阻拦。
要知道正殿寝宫,那是未来太子妃的居所。也就是寻常人家的正房。
听闻消息,太子府上上下下,一片轰动,各院都纷纷前来打听,这个被太子抱回来的黑衣女子,到底是何方神圣。
一路随行的舒娘和护卫的院子,此刻早已被各路人马围得水泄不通。只是,赵煜琪入府前,就已经痛下死令,谁都不能将凤菲璇的来历说出去,违者格杀勿论。
“张正权,冯太医怎么还不来?”赵煜琪心里狂躁不已,他已经派了几批人去了,怎么还不回来?
难道这个冯老头竟然敢给他摆架子不曾?不行,他得亲自去将这个老家伙抓过来。
“殿下,唉,殿下,您稍安勿躁,方才郑若风统领已经差人回报,冯太医还在宫里给娘娘把脉,马上就到。”张正权是个四十多岁的老太监,人长得矮小,却自赵煜琪出生便在他身边伺候,其忠诚程度不亚于太子府任何一个人。
“她等不得了,你知不知?到底是哪一个宫里的,让郑若风立马将他给本宫抓出来。”赵煜琪已经暴怒了,后果很严重。
张正权再清楚不过了。可是他不得不硬着头皮劝,“殿下,万万不可,现在还不知道方姑娘的来历,要是这是事闹到了宫里头,皇上和皇后娘娘会坐视不理吗?您想想,万一方姑娘……”
赵煜琪方才也只是一时乱了阵脚,现在经过张正权提醒,自然是知道后果的严重性,便摆摆手道:“知道了,你差人去看看其他太医,全部都请过来先给她看着。冯太医给本宫好好盯着。还有,别给任何人来寝宫打扰。”
自从入京后,凤菲璇便开始昏迷,忧心草的毒再一次强烈地发作,似是要吞噬她的心脏。根本无暇顾及现在到底身处何方,更不知道赵煜琪竟然为了她搞得整个太子府鸡犬不宁。
甚至现在还差点闹到皇宫去了。
赵煜琪坐回床边,看着那个连昏迷都能如此刚强坚韧的人儿。
她此刻笔直地躺着,尽管已经难受至极,但手脚依旧绷紧不曾松动半分,似是在时时刻刻保持着高度的警惕,随时随地站起来战斗一样。没有半点柔弱的女儿姿态。
她以前过的什么生活,才养成这样如同铁血军人的习惯?
赵煜琪凤眼陡然聚焦,满怀深意的审视着她,那小小的娇躯里到底蕴藏了什么样的秘密?加上那个诡异的指环,他似乎已经无法自拔地沉迷在她的身上的每一处。
“妈,好痛,救救小萱,妈……”凤菲璇平常睡眠质量非常高,她从不做梦,但现在心力交瘁的昏迷,让她的思绪回到了4c炸弹爆炸的前一刻,她见到她的妈妈,在对面疯狂地寻找她,嘶喊着她的名字。
“砰”炸弹爆炸了,她看到自己身体被瞬间撕裂,化成灰烬。
她妈妈泪流满脸地冲过来,斯歇底里地呐喊着她的名字,“小萱,小萱……”
那痛苦悲恸的声音环绕着她的耳边,刺痛着她的心灵。
“妈妈,妈妈……”凤菲璇眼角的泪水一滴一滴往下流。那声声呼唤苦不堪言,闻者伤心,看者动容。
妈妈?是娘亲的意思吗?哪里的人是这样称呼母亲的?
赵煜琪鬼使神差地伸手将她抱起,像哄小孩一样,安慰道:“不怕,没事了,没事了……”
张正权带着冯太医进来那一刻,就看到了这副景象,看来这位来历不明的方姑娘,不简单,竟然能让只和她相处半天的殿下,变了一个人。
那日常挂在脸上的慵懒,冷淡,霸气都不见了,竟然懂得温柔地安慰人?张正权忧心地皱了皱眉,心道,这可不是一个好现象。殿下日后是一代帝王,本就该高高在上、薄情寡义的,万万不可为一个来历不明的女子,自毁前程的。
“殿下,冯太医带到。”张正权尖着嗓子,打断了这看似温馨的一幕。
赵煜琪面不改色地将凤菲璇放回床上,站起来给冯太医让位。
“有劳冯太医了。”
“殿下客气了。”冯子阳刚过疑惑之年,一脸温和,他是靖国目前最有名的太医,专攻疑难杂症和配毒用药,所以赵煜琪才这么着急召他过来。
再无过多的话语,他放下药箱,走到床前大方地握住了凤菲璇的手腕,认真地把起脉来。
只见他眉头紧皱,好一会,才站起来道:“老夫不才,此毒,无解。”
“什么?冯太医,你是在和本宫开玩笑?什么叫无解,你不是整个靖国最出色的神医吗?”赵煜琪暴戾地盯着冯子阳,怒吼。
“下官不敢。只是这位姑娘中的毒,是忧心草,下官医术不精,无能为力。”冯子阳不卑不亢,并没有因为对方是太子而产生过多的情。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