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2章 禁忌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22章 禁忌
汉郸城,七王爷赵煜琬的府邸,坐落城北正端高位,整座成如果是一只展翅高飞的雄鹰,那么郸王府就是一双傲视四方的鹰眼,雄伟壮观、霸道凛然。
只不过因前不久才刚建好,赵煜琬还没来得及看上一眼。
“主子怎么还没到?墨容,你再派人去看看。”一早收到消息的总管杨淳一早带着府里的下人在门等候,明明护卫早已来报说王爷已经到了城门口,却不想足足过了一个时辰。到现在还没见到人影,真是急得他嘴巴直冒泡。
主子两年委以他过来监管汉郸封地造建府邸的重任,这两年来汉郸京城两地奔波,他战战兢兢,恪守不渝,唯恐理解不透主子的心意,建出的王府不合他意。
就连一个角落,一块板砖,他也不敢轻易忽视。
现在好不容易竣工,他盼星星盼月亮的等着赵煜琬到来看一眼,不曾想这个世人趋之若鹜的风流浪荡子,他根本懒得理会,至今未曾踏出京城一步。
“杨叔,你看?那不是王爷吗?”被称为墨容的年轻护卫刚上马,就看到远处街头,一身白衣的赵煜琬,心中狂喜,惊叫着策马前去。
杨淳急不可待,一步走上了门槛,踮脚观望,只见前方一贵气公子,一人一马,清风踏雨,潇洒如同天上流云,翩然而至,游戏人间。
“快,麻利些儿,主子来了。都给我站好。”杨淳狂喜,冲着手下的丫鬟婆子吼道。
他四十上下,身形精壮,金刚怒目一看就是绝非平凡之辈。他年轻时脾气暴躁出了名的,却不知为何当了这些年的郸王府总管后,脾气倒是收敛温和了许多。
而为人处世更是越发的八面玲珑,精明过人,可谓是赵煜琬最为器重的老管事之一。
而他像今日这般急躁实属罕见了,连说话的声音都显得有些沙哑和急躁。可见七王爷这番前来,对他来说是有多大的挑战。
话一说完,他慌忙往前走去迎接,身后跟着一排的护卫丫鬟,好不气派。
“主子,您终于来了,可把老奴盼得心肝都要出来了。”杨淳一步上前,稳稳地扣住了马绳子,说得一把鼻涕一把泪,就像一个深门怨妇,好不心酸。
“哈哈……”赵煜琬半眯着灵锐的眸子,懒洋洋地将手中的酒壶随意扔到身后的墨容手中,笑声爽朗又愉悦,衬着那钟灵毓秀的倾世之颜,贵气凛然的卓越风姿,举手投足已是慑人心神,可他却仿佛不自知。
唯独引得周围的凡夫俗子纷纷侧目,为之惊艳,这就是传说中的谪仙人物,七王赵煜琬,此人乃只能天上有,人间难得几回见?
见杨淳和他身后的一排护卫丫鬟一时都失了心神,竟忘了行礼,更别说伺候他下马,赵煜琬停住了笑声,故作无奈地摇了摇头,独自飞身下马,似笑非笑地道:“老杨,你这心肝儿掉地上了,还不快捡?”
“啊?”杨淳往地上寻了一遍,顿然反应过来,尴尬得头顶直冒烟。
只是下一刻,心头一个激灵迅速拍打过来,他惊恐地上前一个屈膝,迅速跪下,恭敬地道:“老奴失礼,请主子恕罪。”
别人不知,他却知道得一清二楚,主子表面看着风流豁达,温和风趣,但实际上他最忌讳别人盯着他的容貌失神,更讨厌别人近身伺候,甚至碰一下也会让他心生不悦。
除了两位深得他心意的贴身丫鬟,一个是温柔可人的墨竹,一个是冷艳无声的幽芯。
世人皆道他风流,却无人知道,他的风月只关乎才情,不关呼**。
杨淳惴惴地说完,好一会,却等不到赵煜琬开口,他全身毛孔像是被人挤过一般,背脊顿时凉飕飕的湿了一片。
他屏住呼吸,悄悄抬头看着蹙眉不发一言的赵煜琬,顺着他目光侧脸斜视身后一排忘了行礼的下人,杨淳气得七孔生烟,怒喝,“还不跪下见过王爷,你这些王八羔子,回头看我怎么收拾你们。”
失了心神的丫鬟婆子一个哆嗦,f37f7238连连回神,全身一软,瞬时跪了一地,“奴才、奴婢参见王爷,王爷千岁千岁千千岁。”
“起来吧!”赵煜琬懒散地摆摆手,看似柔情无力,却不知如何牵动了四周的气流,只觉温和的微风拂面而过,上一刻本还舒适无比,下一秒便如千斤巨石压下心头,五脏六腑同时扭曲,绞痛异常。
“主子……”即便是内功深厚的杨淳也被这样的激烈的压迫感压得喘不过气来,想求饶却不敢开口。
主子的内力强大他一直知道,只是这一抬手之间,便如同颠覆天地,掌控万物的主宰,是让人无力反抗的惊怕,死心塌地拜服。
赵煜琬若无其事地放下那修长洁白的手,笑意煦和,“杨总管,你可真让本王失望呀!这些人一个都不要再出现在本王眼前了可好?”
风轻云淡的话语,就像在和你闲聊着一些有趣的事儿,可在后面一排的丫鬟婆子听来,却如同跌落冰窖,陡然心如死灰。只有当事人才知道这句话的份量。
“是!”杨淳此刻恨不得砍了自己的手来恕罪,自然不会轻饶这么一群蠢货。
这些都是他寻便了整个汉郸城的人牙窝子,千挑万选出来的拔尖人儿,却万万没想到,这头一回就犯了主子的禁忌。
不过,他心里也明白,实在也怪不得这些下人,毕竟是人见到这样的主子,没有为之疯狂,已经是最好的结果了。
就连他方才,也被主子那一声舒畅的笑声给吸引,久久不能忘怀。
“王爷,饶命……”
这些丫鬟婆子还没开口求饶,杨淳已经对着空中招手,几个黑影飞速而下,将人带走。
偌大的王府并不是皇宫那样的庄严巍峨,金碧辉煌,而是入院清幽风凉,精致秀丽却不失大气,不是红墙玉瓦,却处处丹楹刻桷,暗香疏影,是那种情至深处的自然和贵气相互融合,相互交错,每一处都恰到好处,值得人们细细探究和回味。
“墨容,你进来伺候本王更衣吧,墨竹她没有跟着来。”赵煜琬悠然地踏进了他花尽千金建起来的扶絮阁,对着如同猴子一样兴奋不已却不敢吭声的墨容,说出这话竟然十分委屈。
墨容眨眨眼,灵动黝黑的眸子苦恼地滚了滚,点缀这他稚嫩如同仙童的粉脸,萌得让人汗颜。只见他想了又想,最终还是决定不忿地指责:“肯定是主子您抛弃了墨竹姐姐的,现在倒是委屈了?”
“那是你不愿意伺候本王更衣了?”赵煜琬入屋,便随意倒在一旁的贵榻上。
紫檀楼阁,淡淡的木香散发,清幽至极,厚实的地毯、精美的刺绣,白玉砚墨,书香画卷,古琴青瓷,样样不凡,处处雅致。
窗边纱帘轻拂,午后阳光洒下,如同流动的星河,衬得那塌中男子,清风明月,姣姣如仙。
墨容咬咬牙,敛住了不知何时丢失的心神,坚定地摇摇头,“这样不好,墨竹姐姐会怪我。主子您还是自己更衣吧。”
“罢了,本王逗你玩儿。你呀,和你姐姐学得,真是无趣。”赵煜琬微微一笑,摆摆手让他下去。
他是男人,主子不会让他碰他的衣物的,尽知道打趣人。墨容躬身退下,掀帘之间,回头一个眼神,顿时心满意足。他知道这个主子是他一身的追求。
赵煜琬闭上眼睛,将一切的情绪格挡开来,闭目养神。
忽然,一个黑色身影从窗外落下,单膝下跪,无影无声。
仿佛怕打扰到赵煜琬,他等待了片刻,才开口:“属下参见主子。”
“愁锐,你来了?”赵煜琬仿佛从梦中醒来,睁开惺忪睡眼,慵懒地问。
“是。属下有要事禀报。”愁锐低头,不敢与他直视。
“嗯。”他依旧淡淡地半眯着眼,疏松的嗓音,十分温和诱人。
仿佛这个世上没有什么事情能让他生出一丝多余的情绪来。
愁锐没有被他影响,该做的事,他一分不会落下,“三王爷到了汉郸,正往鬼幽谷方向前行,不过他隐藏了身份。”
“哦。”依还是淡淡的,就像他一早就知道了一样。
愁锐虽说已经习惯,但他依旧为自己的短浅感到有些沮丧,他的主子,总是这么强大,仿佛一切都在他的掌控之中。
“本王猜到了,三哥借着公务将四哥推出来,本就是打这个注意。看来他和鬼谷子关系不一般啊!”似是为了安抚他,赵煜琬不由得解释一下。
“主子,我们是不是要……”
话没说完,赵煜琬就抬手打断了他的话,“不必了,让他们斗去吧,本王无什兴趣,只是可惜了鬼老前辈那些药。”
“那主子要不要救他一命?”
赵煜琬狡黠地一笑,“你有信心从萧空图和太子手下抢人?”
“有。”愁锐十分了解他们两人的实力,别的不敢说,但只要不正面交锋,从鬼幽谷救一个人,这点能力他还是有的。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