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33章 刺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33章 刺杀
一股强大的内力冲撞而来,马车陡然分裂,一时之间,鲜血横流,浓郁的杀气填满了整个山坳。
熟睡中的赵煜琬似乎此刻才后知后觉地坐起来,迷茫地盯着如同修罗的战场。
他惊怕地抬眸,远远看到一个紫衣锦袍的人影字碎裂的马车内掠出,一把尖利的长剑自他左侧闪来,直刺其心脏。
“大哥!”赵煜琬大惊失色,千钧一发之下,他几乎用尽全力飞速而来,就像拉到尽头的弓箭,凶猛地将赵煜琪推开,长剑微偏,刺进了他的左臂。
赵煜琪抱着凤菲璇双双跌落地,转头却见赵煜琬为他挡了剑,鲜血像是一道喷泉冲出,染红了他的双眼,赵煜琪再无暇顾及凤菲璇,迅速飞身而起,将赵煜琬接住,惊怕地大吼:“七弟,七弟!”
与此同时,两人的暗卫迅速现身,将刺客挡了下去。
“大哥,你没事吧?”赵煜琬忍痛睁眼,本该是灿若星辰的眸子,此刻布满了虚弱的痛苦,如同不食人间烟火的仙人,一不小心便被尘世的污迹,玷污了他的圣洁,伤害了他的灵魂,让人不忍直视。
凤菲璇的心莫名地抽紧,那满是鲜血的白衣,犹如漫天遍野的红霞,耀眼又酸辣,刺痛了她的眼睛,让她想落泪。可是喉咙像是被什么东西咽住,想开口却不知道该如何叫唤他。
即便已经有人将一把剑横在了她的脖子,她竟然也浑不自觉。直至一个冰冷的女声自背后传来,“别动。”
凤菲璇一愣,生生停住了脚步。
“大哥没事,七弟你忍住,来人,传太医……”赵煜琪此刻已经丧失了理智,刚想喊人,扭头才发现凤菲璇已经被人劫持。
“萱儿!”他大喊,相对于方才赵煜琬替他挡剑的惊讶,他现在面对凤菲璇的危险,却是毫无准备,发自内心的害怕。
赵煜琬扶着手臂站了起来,善解人意地说道:“大哥,有暗卫在,臣弟没事,你快去救她。”
赵煜琪回眸见他只是手臂中剑,并是没生命之忧,这才点了点头,站了起来。
“不想死的,就放开她。”他手握软剑,萧杀地盯着前面的黑衣人,那幽森的凤眼如同潭渊里囚禁已久的魔兽,带着撼动天下的力量。
“站住,再上前一步,我就杀了她。”随着黑衣人的娇喝,横在凤菲璇脖子上的剑锋微微发抖,削断了她的发丝。
这个杀手是个女的!凤菲璇冷淡地一笑,镇静自若地道:“小美女,你是不是找错人了,方才你没看到吗?他用我来挡剑,此刻又怎么会在乎我的生死。须知用我做人质,你很愚蠢,不但害了你自己,还毁了你这帮弟兄。”
刚想抬脚的赵煜琪一愣,他何时用她来挡剑了?
被她这么提醒,他方才醒悟过来,即使是刚才那样的生死攸关的时刻,他不但没想过要用她来做挡箭牌,反而是下意识地将她护在了身下。
却不想那危在旦夕的时刻,他只是本能地侧身想要避过要害,就被她误会了。要不是对他有着深切误解和不信任,她又怎么会这么想呢?
“你闭嘴。”看到赵煜琪的犹豫,黑衣女杀手似乎有些得意,握着手中的剑深了又深,那寒光森森的刀口已经贴近了凤菲璇雪白的脖子,珍珠般大小的血珠沿着刀锋冒了出来。
“你们的目标是本宫,不要伤害她,本宫放你们走。”赵煜琪扔下手中的剑,对着不远处依旧激烈的战场打了一个手势,让那些铁骑和暗卫都退过来。
黑衣女杀手微微颔首,显然同意了赵煜琪的说法,其余的此刻则听话地停了下来,退到她的身后。
赵煜琪等人一步步上前,黑衣刺客架着凤菲璇一步步退后,远离了原本的官道,靠近了了无人烟的走命山。
“哼!”黑衣女子突然的冷哼,让凤菲璇觉得不妙。
果然,退到走命山脚下的黑衣人并没有放开凤菲璇,而是将她一提,迅速一个翻滚扔进了山坳的松木堆里,紧接着背后一个硕壮的手臂将她接住。
三百六十度旋转,凤菲璇被人扔上肩膀上扛着飞了起来,后面赶上的黑衣人紧跟其后,四五个身影在松木间穿梭,每一个人的速度都快得如同闪电,凤菲璇根本来不及记清方向,更无暇顾及现在的状况。
赵煜琪大骇,暴跳如雷。上当了,对方目标不是他,而是萱儿。
“追!”赵煜琪此刻才后悔莫及,迅速捡起地上的剑,双脚一缩,紧追上前,跃近了山坳。
“主子小心。”星疏大惊,拼命地跟随身后,如同鬼魅一样闪进了灌木从中。
相对于其他人的惊怕,被萧空图紧紧抓住的鬼谷子则大大地松了一口气,他感激地看了赵煜琬一眼,便开始谋算如何他如何脱身去和凤菲璇会合。
“冷最,此处危险,你速速去将太子殿下找回来,不能让他受伤,其他人迅速包围走命山,别让刺客逃了。”由于失血过多,此刻的赵煜琬脸色苍白接近透明,但他却只是眉头紧蹙,担忧地盯着赵煜琪消失的方向,冷静地下令。
“是!”所有还活着的铁骑整齐一致,不到一刻钟,便将走命山团团围了起来。
唯独冷最一动也没动,直至赵煜琬转头过来,他才双手握剑,单膝下跪,“主子,太子有星疏,卑职不能离开您。请主子坐下让卑职给您止血。”
“让你去,你就去,若太子少了一根头发,你们全给本王自行了断。”赵煜琬冷清的眸子一寒,低沉的嗓音由于愤怒而变得有些沙哑。
不想,冷最依旧沉静,拔剑往脖子一架,坚定道:“让主子受伤,卑职本就该死。”声音刚落,他手腕一沉,眼看就人头落地。
砰!赵煜琬右手已经甩出了一个暗箭,将他手中的剑打落地。
赵煜琬气恼地责骂,“废物,没本王命令,谁允许你死了。”
冷最憨厚地微笑,他的主子最好,对他们从不曾开口责骂半句,若是开口,便是救他们的命。
赵煜琬没有再强求,他双眉紧蹙,深沉的眸子盯着远处的山坳,见时间已经差不多,便自行运了内功止住了手臂的血迹。
“冷最,替本王包扎一下伤口,本王亲自进去接太子出来。”
他担心的其实并不是赵煜琪,而是扶影阁是不是能顺利将人带走。拖了这么长的时间,也不知道是否能顺利脱身。
萧空图一听,顿觉不妙,“王爷不可,现在太子爷已经进去里面情况未明,您万万不可再涉险,让卑职去。”
赵煜琬瞥了鬼谷子一眼,转而对萧空图说,“不必了,萧门主你是神捕,看好你的犯人便可。冷最,我们走。”
说完,转身便跃进了茂密的松林,带血的白衣飞舞,扬起了一片彩云。
急速的风流撞击7207a1a1着凤菲璇的脸,她只觉眼一花,被人扛在肩上又是三百六十度转弯,还没来得及反应,双手已被人捆起,一块黑布直接塞进了她的嘴里。
扛着她的铁臂,陡然一松,她像垃圾一样被扔下了地下,娇弱的身体连挣扎的机会都没有,直接撞破了地下的灌木从,一个跟斗滚进了陷阱里。
“噗”的一声闷响,凤菲璇只觉得背脊一阵刺痛,五脏六腑皆错位了一样震荡不止,全身仿佛裂开了一样,剧痛让她怒不可遏。
算什么,她到底算什么?
凤菲璇忍痛翻身而起,尽管双手被绑,但她依旧敏捷如同黑豹。黑沉的眸子,此刻满是萧杀,借着洞口的光线,她找准边上一块尖锐的石头,开始费力地锯割手腕上的索绳。
四五道疾风掠过,她知道那些把她扔在这里的杀手已经分头走远。
可是,不一会,头顶一阵飓风骤起,两道身影几乎同时落下,震得洞内碎土纷纷落下。
“主子,他们分道逃了,该追哪一边?”低沉的嗓音,凤菲璇听过,那是赵煜琪的暗卫星疏,没想到他这么快就追了来。
凤菲璇不由得停下手中的动作,收紧呼吸,尽量将自己隐藏起来。这是她逃离赵煜琪的唯一机会,当然这个必须要建立在在她能成功脱离方才的刺客的基础上。
不管怎么样,她都要搏一搏。
赵煜琪只是沉默了一会,便果断地决定,“分头追,你走这边。”
星疏一愣,单膝跪下,“主子不可,卑职不能离开您左右,恕难从命。”
赵煜琪脸色铁青,咬牙下了死令,“这是命令,立刻给本宫追。若救不回她,你以为守在本宫身边你就能护得住本宫的命吗?走!”
那萧杀的坚定,让凤菲璇也不免为之动容,原来他为了能救回她,竟然连生死都置之度外了。?
要知道暗卫就如心脉,是他保命的关键。她何德何能,让一国太子如此拼命?
凤菲璇双手紧握成拳,指腹不小心触碰到拇指上那一块温热的指环,突然一震。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