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5章 绝杀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55章 绝杀
两个护卫身强力壮,直接将赵煜珇放到了侧房的床上,太医连99c7a6ed忙上前查看病情。
而就在他们想要和站在门外的赵煜琪告退之际,不想眼前一花,一个黑衣人影极快从他们身边落下,挡在了赵煜琪的前面。
“谁?”其中一个护卫反应迅速,像是本能防卫拔剑而出直指星明的喉咙,与此同时,星明更快出手,双手举起蓝光,躲开剑尖的同时,直击这个他的心脉。
不想他早有准备,腾空而起,一个利落的翻身躲开了蓝光,却闪到还没反应过来的太医面前,剑锋架在床上赵煜珇的脖子上。
“赵煜琪,不想你的三弟死,就让你的人退下。”护卫盔甲下的司徒羽,身形均匀精瘦,背后一看就知是个风度翩翩的美男子,只不过他那张人皮脸太过劣质,此刻看着如同死人般惨白。
这也正是赵煜琪发现破绽的地方,哪张脸太木,太惨白,说话的时候只有嘴唇一张一合,连纹路都看不到。
“你到底是谁,为什么要潜进本宫的人里面?”赵煜琪似乎根本不在乎床上人的死活,他此刻最关心的就是,这人到底是谁,是不是劫走凤菲璇的刺客。
他就是怕他不现身,方才知道鬼谷子的下落,他心若狂喜,但依旧不动声息,他就是想要看看这些人能藏多久。
“传闻赵太子花容月貌,却心狠手辣,现在看来果真如此,连自家兄弟的性命也在所不惜,帝王无情,在下深感佩服。”司徒羽手中的剑往下压了几分,几乎挑起了赵煜珇的衣领,里面温热的血珠就要滚了出来。本来就血迹斑斑的衣袍,此刻已经腥臭得不成样子。
一旁的年轻太医识趣地往床沿挪了挪,他身上那点三脚猫功夫也只是用来逃命或者长途奔波不至于体力不支时候所用,要来对付一个高手,那是不可能的。
不过,司徒羽这样的轻飘飘的罪名压下来,赵煜琪这边还没登基,恐怕就被冠上了不仁不义、残害胞弟的帽子,日后即便是当上了皇帝,也是一个残暴的君王,如何服众?
可是,赵煜琪他不在乎,他阴柔得脸此刻带着笑意,“昨晚偷袭的那个人就是你?星明将他拿下。”
“既然赵太子不在意,那在下可不会手软了。”司徒羽只是略微的诧异,在星明侧身掠过来之前,他已经聚气,全身上下一片金光围绕,他退后两步躲开的星明的掌风,可剑尖已经以肉眼可见的速度凝结成冰刀,剑离而气不离,眼看就要割开赵煜珇的脖子。
不想躲在横梁上的辰光早有准备,一个漂亮翻身直冲而下,单掌砍断了结冰的剑气。
说时迟那时快,司徒羽翻身跳跃,迅速窜进床上,将已经醒过来的赵煜珇再次拽起,这一次剑锋不偏不倚,直接将他挡在身前当做靶子。
“三王爷,在下看您也是个人物,但是为了逃命身不由己,您就委屈一下吧!”司徒羽的人皮脸没有脱落下来,即便是说得如此真诚,也看不到他脸上的半点表情。
“王爷!”辰光大急,他方才是比他们先进的房里,不过躲在房顶,他根本来不及反应,司徒羽便剑如同游蛇,快得已经出神入化,方才那一挡,几乎用尽他的内力。
现在就算是与星明同时出手,也不一定动得了这个男子分毫,更别说将王爷成功救出。
除非太子爷肯松口,放他出去,一命换一命。可是这个机会很渺茫,要救人,赵煜琪刚才那生死攸关的时刻,他就不会让星明出手了。
不想,面容狰狞的赵煜珇并无惧意,失血过多使他看上去十分虚弱与疲惫,可是他依旧强打精神,轻笑:“大侠恐怕选错人了,本王现在烂命一条,伤成这样能不能治好都不一定,太子爷又怎会为本王舍弃抓拿你的机会?你说呢,司徒少主?”
“司徒少主”四个字一出,所有人都为之一振,就连司徒羽自己也没想到,这个平时为人处事温吞大度,碌碌无为的平庸三王,居然一眼就认出了他来。
唯独赵煜琪仿佛早就猜到了他的身份,依旧站在门外,半眯凤眼,冷笑,“原来你就是司徒羽,今日本宫看你插翅难飞了。放了三弟,本宫赐你一个全尸”
“哈哈……本少主从不稀罕别人的赏赐,尤其是你这个赵姓皇朝和这帮朝廷走狗,本少主这次到来不为杀人,若赵太子你还算识趣的话就让你的人退下,不然本少主不介意将这里化成灰烬。”司徒羽一把拽紧赵煜珇的衣领,一个提气,不费摧毁之力冲破了屋顶,老旧的瓦砖纷纷落下,只剩一个大洞如同猛兽大口。
辰光来不及思考,随尾追了出去,一声怒吼,整天动地,“大胆反贼,放了我家王爷。”
“哼,小虾小蟹!”司徒羽自鼻孔冷哼出声,脚尖点着屋檐,腾空而起,左手抓紧赵煜珇不放,右手却已经开始运气,金蛟绝杀已经对准迎面冲来的辰光,一个吐纳,扬手破空而出。
金光直接从辰光腹部穿过,犹如冰刀割破了内脏却冻结了血液,他连一点反抗的力气都没有,全身经脉断裂摔地身亡。
这凶煞的金光撞击着空着的气流,即便是站在地面离得极远的赵煜琪,也被震得不由退后两步。
“主子……”辰光最后一刻,依旧遥望着被司徒羽提在半空的赵煜珇,死不瞑目。
“辰光!”赵煜珇心胆具裂,这个跟了他十年的暗卫,死了!
可是对于司徒羽来说,凡事朝廷的人都死不足惜。如果不是深知在此处动手,难轻易脱身,他也不会留着赵煜珇的狗命到现在。
就算赵煜琪此刻表现得多么冷淡,他还是敢肯定,只要赵煜珇一刻不死,这个人都会有所顾忌。
“想走,没这么容易。”正当司徒羽提脚想要带着人一同离开,不想星明已经从后面袭击过来,他双掌不知何时已经聚满了蓝光,特意避开赵煜珇的要害,直刺司徒羽的心脉。
“不知死活。”司徒羽本能闪身错开,以飞快的速度将赵煜珇往胸前一提,当了他活生生的靶子。
不料有人更快,赵煜磷用尽全身的功力,像一支拉到尽头的弓箭,闪电一般从侧边房檐出冲出来,出乎所有人的意料,他直接用背替赵煜珇挡住了星明的蓝光。
“三哥……”赵煜磷一口鲜血喷了出来,鲜红的液体如同下雨一般自空中洒落,飘飘扬扬滴到所有人的脸上。
“四弟!”赵煜珇这下才认清来人是谁,一瞬间犹如万箭攒心,对天长啸,“啊……”
锥心之痛让他爆发了极限,这一声怒吼,威力无穷,直接震裂身上的衣物,挣脱了司徒羽的手掌。
他全身的伤痕交错崩裂,面容狰狞,凶狠如同猛兽。他抽出腰间的剑,拼命一样往司徒羽身上砍。
这一幕,赵煜琪也为之动容,他腾空而起,抢在微雾之前接过了下落的赵煜磷,“你去将三爷救下!司徒羽交给星明。其余人全部听令,不惜一切代价死擒司徒羽。”
现在不是内斗的时候,即便他们兄弟之间斗得你死我活,也不该成为仇人利用的把柄,更不能堂而皇之的让他们死在司徒羽手中。
要整治老三有的是办法,根本不用冒天下之大不韪去毁了他们,让世人或者那些道貌岸然的老匹夫去指责他的罪行。因而,他现在没有隔岸观火的理由。
“卑职救驾来迟,请殿下恕罪。”当赵煜琪扯着已经昏迷的赵煜磷落地,龚勃和王然才带人姗姗来迟。
星明的功力比司徒羽的还差一个级别,而他方才顾忌赵煜珇,运掌只是故意偏离些少,杀伤力自然没有辰光那一掌致命,所以,赵煜磷目前还死不了。
这边,微雾拽住近似癫狂的赵煜珇下来,星明与司徒羽已经展开一场高手之间的对战。
微雾将赵煜珇交给下面的护卫之后,也上前去帮忙。
“倒也算及时,王然,用箭,让弓弩营准备。”赵煜琪将赵煜磷交给墙角那个直发抖的太医后,转身便开始发号施令,“龚勃,让风捕准备,三人助暗卫攻击司徒羽,若被他逃出,留下五人待命沿途抓捕,剩余三人加上所有鬼捕立即启程回京,围攻黄楼阁,救出鬼谷子后,将司徒羽引致西门四角,生擒,死捉。”
头顶打斗激烈,生死拼搏,可是赵煜琪依旧镇定自若,连日来的压抑,在此刻爆发,他是天生的皇者,唯有发号施令,排兵布阵时,才能如此意气风发,傲视天下。
“是,卑职立即安排。”两人迅速行动,不到一刻钟,所有人已经准备好随时待命。
一营弓弩手,分为里外两层,本次带来孤山的弓弩手可谓是百发百中的高手,三十人每人一次连发三支,足以将区区一个司徒羽刺成刺猬。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言情] 深夜情贼 飞鸟尽
[都市言情] 重生神医王者 不吃鱼的猫
[穿越重生] 穿越之绝色女配 春虫虫
[婚恋生活] 爱情难言对错 二馨儿
[幻想时空] 一城晚秋,爱若隔岸观火 叶初酒
[婚恋生活] 花嫁之容氏浅浅 许暖暖
[短篇] 路过余生遇见你 六零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游戏竞技] 我是传奇 天然呆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总裁豪门] 纵欢 三更四雪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言情]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穿越重生] 书穿之进击的女配 春虫虫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