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31章 陈淑仪的恐惧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31章 陈淑仪的恐惧
两人做完了脸部,又开始做全身。
等到所有的程序做下来,三个小时已经过去。
两人走出店外。
车子停在美容院门口,司机正在车内等候。
两人说笑着坐进车子里。
忽然,有一个头上缠着绷带,脸上贴着胶布的人从车子前一瘸一拐地走过。
“哎呀,这个人伤成这样,不回家休息,还在大街上晃悠什么。”
此人形象的确也太引人注目,许丽华看到此人惊叹着说。
陈淑仪听到许丽华的话也抬头看向车外。
她的心里陡然一惊,她认出了这个头缠绷带,脸贴胶布的男人是谁。
“快点开车,还待在这里干啥!”陈淑仪大声地呵斥起司机来。
“好的,太太!”司机点头,发动起车子,车子很快驶离了原地。
许丽华看着突然声音变得奇怪的陈淑仪,不明就里。
可此时的陈淑仪眼睛却一眨不眨,她盯着后视镜中头扎绷带,不断变小了的人影。
她悄悄转了下头,回望了一下车子后面。
那个男人还是站在原地,他头上的白色绷带让人看起来特别醒目。
陈淑仪的心扑通扑通跳着,这个白色绷带让她意识到发生了什么,那个救了儿子就悄无声息走掉的人,看来非此人莫属!
他什么时候来到了自己家门前?他又是什么时候跟在了儿子身后?他又是什么时候跟随着自己来到了美容院旁边?
他的行动一切都在悄无声息中进行,她却浑然不知。
陈淑仪心里一阵胆寒。
自从简氏创始纪念会见过他一面,陈淑仪就再也没有见过他,现在他的突然出现,让陈淑仪刚刚放松的心陡然一下又紧张了起来。
他现在跟随在了儿子后边,还那样奋不顾身地救了儿子,看样他已经什么都知道。
上次在创始会的礼堂外边,他问自己后不后悔,现在想来,他那句话是在威胁自己,他已经知道了她很多的秘密。
最重要的秘密当然是她将简家诚的私生子送给他的事情。
陈淑仪越想越紧张,脊背忽地渗出丝丝汗液,车窗关得很严,但是陈淑仪还是感到有一股冷风从车里穿过。
这阵冷风将她湿透的脊背吹得冰凉,她激灵灵地打了一个哆嗦。
“夫人你是不是很冷?你全身都在发抖,我们应该在美容店多待会儿,出来的太快,不小心就会让风激到。”许丽华看着陈淑仪说。
“好像是有点受到风寒。”陈淑仪抖着声音回答。
“那先送夫人回家吧!”许丽华叮嘱着司机。
司机点头。
车子在简氏老宅门口停下,陈淑仪抖得更加厉害,许丽华扶着她下车,走进屋子。
她把陈淑仪搀扶到卧室躺下,拉过被子给她盖上。
“妈妈怎么了?”简之轩走进来问她。
陈淑仪看到儿子进来,身上害冷的感觉更加厉害,她颤抖着从被子里伸出双手,示意简之轩走到她跟前。
简之轩从来没有见到妈妈这个样子,他走过去担心地问:“是不是需要找医生来看一下?”
陈淑仪摇摇头,她知道她是因为恐惧和担心颤抖,医生怎么会能看好这种病症。
她伸手拉住儿子的手,将他的手握在自己手中摩挲着。
渐渐地她感觉身上的颤抖好了很多。
“谢谢你了叶夫人。”陈淑仪说,示意许丽华可以离开了。
许丽华告辞回家。
看到许丽华离开屋子,陈淑仪问简之轩:“胳膊还疼不疼?”
“还可以吧,一动就疼的厉害。”
“伤好后就不要再去什么晨跑。”陈淑仪身上的感觉好了一些,她对儿子叮嘱到。
简之轩点头答应。
“妈妈今天的样子很奇怪,刚刚进屋的时候,脸色煞白,样子有点吓人。”简之轩说。
“救你的人长什么样子还清楚不?遇到还能不能认出来?”陈淑仪似是无意中问着简之轩。
“是个精瘦的男人,再见到不一定认得出来,他的脸上很多血,我让那些血吓得有点头晕。”简之轩说。
陈淑仪点点头,她暗暗沉思着。
……
晚上,陈淑仪仅仅喝了一点汤,回到卧室躺下了。
她在脑海里想着对策。
在黑暗处有人在盯着自己,这种感觉一点不好。
黑暗中的人挥过来刺刀,往往让人难以提防。
陈淑仪觉得有必要将此人拉到台面上,当面锣,对面鼓的和他展开对决,这样自己才能纵观全局,控制并且有效抵御对方。
“今天怎么了,看起来脸色不好。”简家诚进卧室问她。
“哦,没有什么,出去受了一点风寒,有点感冒。”陈淑仪声音疲惫地说。
简家诚说:“明天有个宴会,需要夫妇出席。打扮得体一点。”
简家诚说完,走出卧室。
陈淑仪望着简家诚出门的背影,有点心寒,自己不舒服,他连一句问候的话语都没有。
但是这是自己的选择,她也不应该有什么怨言。
当年和刘汉水穷困潦倒地在一起,那种日子对她来说简直是如地狱一般。
看着自己上班的酒吧里,来来去去的人们穿的光鲜靓丽,出手阔绰,她从心底里羡慕。
简家诚是他们酒吧里的常客,几乎天天在酒吧里混到半夜三更才走。
一次偶然的机会,她听到一个常客对她说,这是简氏的大公子,刚刚离婚,老婆去了美国。
她的心中一动,陈淑仪很明白简氏家族在清江市的地位。
陈淑仪对这样的简家诚有了很大兴趣。
离婚!老婆走了!这个男人得有多么空虚才天天晚上来酒吧待着?
一股欲望的火焰开始在她的心底熊熊燃起。
在一次次不断的试探中,心中苦闷的简家诚终于躺在了她的床上。
但是此时的她还和刘汉水同居着。
陈淑仪是个聪明的女人,她能不知道自己肚子里的孩子是谁的?只是她太希望走进简氏的大门,她对简家诚说怀里他的孩子。
简家诚当时并不想和她结婚,但是她的眼泪和自杀的威胁,终于让他缴械投降。
陈淑仪顺利进入了简家的大门,生下了简之轩。
刘汉水也不糊涂,她觉得陈淑仪怀的孩子是自己的,他也一次次私底下找到陈淑仪,他想要回孩子。
陈淑仪借口刘汉水条件不好,说把孩子养大后给他。
她当然不能把孩子给她,她是因为孩子才勉强进了简家门,孩子给她,她不也得跟着滚蛋。
陈淑仪说他条件不好,也是实际情况,刘汉水给人家打工也无暇顾忌孩子,他只好无语走掉。
十年以后,刘汉水自己攒了点钱,又重新来找陈淑仪要孩子,陈淑仪当然不会把简之轩给他,刘汉水的一次次纠缠让她心里很烦。
巧合的是苏家出了变故,简家诚的那个讨厌的私生子被送到了简家。
简家爆出私生子丑闻,当时也正是简氏上市的重要时机,为了不让简氏陷入危机,简家诚答应了陈淑仪将孩子暂时送到她的表哥家寄养的要求。
陈淑仪谎称的这个表哥就是刘汉水。
陈淑仪对刘汉水玩了一出狸猫换太子的把戏。
不明就里的刘汉水领着被当做儿子的苏长清走了。
陈淑仪曾骗刘汉水,她说让他领走孩子,简氏差点将她赶出家门。
刘汉水当时对陈淑仪不断道歉,真心地表达着自己心中的愧疚。
但是他那里想到,这个狠毒的女人给他的是别人的孩子。
刘汉水领着孩子远走他乡,他像对待自己的孩子一样精心对待着长清,要不是那次事故要输血,他还真的一辈子被蒙在鼓里。
陈淑仪不知道刘汉水已经将长清送了回来。
刘汉水寄给简氏总裁的信简之诚收到,纯属意外。
他的信本来是寄给简家诚的,他以为简氏的总裁还是简家诚,他不知道简家诚的儿子简之诚现在是简氏的现任总裁。
所以,阴差阳错,让他们接回长清的信就落在了简之诚的手里,简之诚也在第一时间找到了苏长清。
现在的情况明显表示,刘汉水已经知道简之轩是他的儿子,至于那个苏长清,陈淑仪才没有闲心知道他在哪里。
她现在心里最担心的是儿子和自己的安危。
陈淑仪躺在床上辗转反侧,她在想着对付刘汉水的方法。
简之轩走进了父母的卧室,他靠近陈淑仪伸手摸了一下她的额头,然后问她:
“妈妈,是不是还是很不舒服?看你晚上没有吃什么东西,要不要让阿姨给你熬点粥?”
望着儿子关心自己的眼神,陈淑仪身上突然有了力气,不为别人,只是为了儿子,她也要多吃点东西,不能惧怕什么。
“好吧!”陈淑仪点头。
简之轩答应着,出去让阿姨给陈淑仪熬粥。
为母则刚,此时的陈淑仪不想、也不会、也更不能被别人轻易打到。
……
结束拍摄的时候已经是凌晨两点钟。
肖雨将苏在锦送回了简之诚的别墅附近。
苏在锦走进别墅,蹑手蹑脚地上楼。
卧室里,简之诚睡得正香。
她悄悄去浴室洗了澡。
然后,她来到床边,掀开简之诚旁边的被子轻轻躺下。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