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60章 真正的恐惧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60章 真正的恐惧
刘汉水不想离开,在简氏工作,他还能天天见到儿子,现在让他走,他当然不情愿。
“简之诚那个小子不是普通人,千万不能冒风险,你现在走都有可能已经晚了!”陈淑仪恐慌地说。
陈淑仪交给了刘汉水一张银行卡。
“里边有五十万,先找个地方藏一下,到时候我们在联系。”陈淑仪叮嘱他。
刘汉水也被陈淑仪的恐慌吓到,想到儿子的前途,他也万般无奈,只好点头答应。
就在陈淑仪和刘汉水秘密见面的时候,简之诚也驱车来到了简氏大宅。
简氏大宅里,简家诚正坐在屋里沙发上喝茶。
“来了?”看见简之诚进屋,他将茶杯放到桌子上,打了声招呼。
“嗯!”简之诚点头。
“先喝杯茶吧,饭马上就好。”简家诚将一只茶吧推到简之诚的面前。
简之诚点头,端起茶杯。
他端起茶杯,边喝水边在屋里四处踱起步来。
老宅里的装修早已经换了,老宅原来的样子,在他的脑海里,只是变成了一个影子。
“好久都没有过来了,二楼房间里我小时候的东西不知道还在不在?”简之诚似乎不经意的问。
“哦,都在仓库里,二楼你的那间房子一直关着,没有人进去。”简家诚神情平淡地说。
“我上去看看。”简之诚边说,边端着茶杯走上了二楼。
走上二楼,他直接走到了简之轩的房间。
推开简之轩的房间,简之诚直奔盥洗室。
他放下茶杯,从怀里掏出自己预先新买的牙刷,换下了简之轩的牙刷。
他轻轻地将简之轩的牙刷放到了一个塑料袋中,然后重新放到口袋里。
做完这一切后,简之诚端起茶杯,若无其事地走下了楼。
“房子似乎还是老样子。”他嘀咕了两句,重新坐在了简家诚的旁边喝茶。
“你的电视剧收益怎么样?”简家诚似乎是不经意的问儿子。
简之诚有点一愣,看了爸爸一眼问:“您怎么知道是我投资的电视剧?”
“除了你还有谁,还是苏小姐担当主角,说别人都没有人信!”简家诚冷笑了一下。
简之诚不得不佩服自己的老子的头脑。
“我什么时候做过赔本的生意,就现在的销售情况,按照分成比例,估计能给我带来两亿的利润。”简之诚说。
简家诚吃了一惊,抬眼看了一下儿子。
“这只是前期,如果后期的销售,那就另外算了。听华星那边的发行部反应,基本上各大上星卫视都已经选择购买播放权!”简之诚说。
“这么多?”简家诚眉毛一跳,眼睛盯着简之诚,有点怀疑。
“嗯,投资电视剧比投资房地产合算,主要是投资时间周期短,房地产周期太长。”简之诚说。
简家诚点点头,表示赞同儿子的想法。
“但是眼光是关键,我选的剧本很好,所以收益还可以。”
简之诚说的有点洋洋得意。
“那也要注意一些突发的事情,做事情不要保持的太高调。”
简家诚心里当然欣慰,他脸上略有笑意地点点头,给他也提出一点自己的忠告。
简之诚点点头。
父子二人的交流从来都是这样波澜不惊,平平淡淡。
说话间,阿姨将菜端了上来。
其中有一道酸菜鱼是简之诚从小的最爱,他明白是爸爸特意嘱咐阿姨为他准备。
简之诚抬起头,看了简家诚几眼。
他发现爸爸穿的黑红色马家山上,飘落着一根头发。
简之诚不动声色,继续吃饭。
“你妈妈的身体还好吧?”简家诚问。
“身体还不错,妈妈也让我问候你!”简之诚回到。
“你现在和苏氏小姐的事情怎么样了?”简家诚又问儿子。
“似乎并不那么顺利!”简之诚突然想起爸爸曾经和苏小姐以前的事情,心里有点烦,语气并不好。
简家诚也是个敏锐的人,他似乎也似乎听出儿子话里的怨气,一问一答后,也不再多说。
吃过午饭,简之诚因为下午还要回公司,起身告辞。
临走的时候,他从桌上的纸盒里抽了一块纸巾,似乎发现了什么,他很贴切地走到简家诚的身边,用纸巾帮父亲拿走了他肩膀上掉落的头发。
简之诚将纸巾攥在手里,悄悄放到了口袋中。
简之诚今天上门的目的都已经打到,他今天就是为了回家取这两样东西。
简家诚的头发和简之轩的牙刷。
这两样东西就足矣让二人的关系真相大白。
简之诚回到公司,他将包在纸巾里的那根头发,还有简之轩的牙刷一并交给了程安,如此嘱咐了一番。
程安接过东西,点点头,离开了总裁室。
看着程安离开,简之诚的心里的滋味也很复杂。
他站起来,又走到大玻璃窗前,眺望着远方。
……
茶馆里,陈淑仪看着刘汉水走远后,她在茶室里又待了一会儿。
刘汉水的出现,增加了她和简之轩的不安全因素。
现在这个不安全因素,基本上让她安抚掉了,可是现在又出来了另一个不安全因素——简之诚。
简之诚她的心里一直对他有种恐惧。
从她进入简氏大门第一天起,这个孩子安静不说话的样子就让她心里惴惴不安,他清澈的眸子像是能看透她的内心,让她有时候感到心里很虚。
她在简氏,很少去招惹这个孩子,尽量躲避着他,不和他有过多的亲密接触。
她和简之诚的关系就这样在互相的冷漠中,变得很尴尬。
简之诚看到陈淑仪在客厅,他就会一直带着自己的卧室,而自己要是看到简之诚早客厅坐着,她也不会主动来到客厅。
他们生活在一个屋檐下,却都过得想陌生人一样,都知道彼此的存在,但是都躲避着对方。
陈淑仪不喜欢简之诚,简之诚能感觉到。
简之诚讨厌陈淑仪,她当然也能从他的小小冰冷的脊背就能体察到。
两人谁都不打扰谁,基本也不互相说话。
简之诚毕竟是个孩子,他活动的范围只有学校,回到家里的沉默,简家诚早就看到了眼里。
他看出来,依靠陈淑仪这个女人来照顾简之诚那是天方夜谭,他就想找人来专门照顾简之诚。
当年自己和黄惠贤那件事情过后,他对黄惠贤一直心存内疚,他一直暗暗关心着黄惠贤的生活。
他知道黄惠贤还有个妹妹待业在家里,他派人以招工的名义,安排黄惠贤的妹妹黄惠惠进了自己简氏的工厂。
黄惠惠张的和姐姐黄惠贤模样很像,着勾起了简家诚过去很多美好的回忆。
看到黄惠惠性格温婉,他想到自己的儿子需要陪伴,就让她住进了家里,专门照顾简之诚。
没想到,之诚和这个黄惠惠特别投缘,性格也一天天变得开朗起来。
简家诚也开始对黄惠惠一天天有了感情。
要不是徐英子两年后非要带着简之诚去美国,黄惠惠也不会离开简氏大宅。
简家诚在黄惠惠离开大宅后却十分惦念起她来,终于他在外边租了房子,和黄惠惠同居在了一起。
黄惠惠毕竟涉世未深,情窦初开,瞒着姐姐和简家诚交往,并且怀孕。
世上没有不透风的墙,陈淑仪知道后当然上门打闹。
在她的不断上门的辱骂后,黄惠惠心情变得很糟糕,怀孕的生活整天闷闷不乐,生孩子的时候,大出血死去了。
虽然黄惠惠的死和陈淑仪没有直接的关系,但是也不能说和她在孕期上门一次次地辱骂没有关系,简家诚对此也一直耿耿于怀。
但是陈淑仪却不这么认为。
黄惠惠那个女人来到简氏大宅带简之诚后,一开始就对她形成了一种威胁。
虽然她不用再面对这个孩子,但是黄惠惠的加入,却让这个孩子像变了一个人,这让她有些嫉妒。
这样一个冷漠的孩子,似乎和黄惠惠那个女人很合拍,在她的身边有时候笑声咯咯的,都让她怀疑那些笑声不是从他的嘴里发出来的。
但是简之诚一见到她,立刻变得像一只警觉的黑猫,时刻盯着他,让她心里很紧张。
好在她进简氏门两年后,简之诚去了美国,黄惠惠也不久死去,这样她才觉得日子过得不那么压抑。
到现在想来,陈淑仪都感到迷惑,仅仅是一个孩子,他的存在为什么无形中会对自己有一种压抑感。
她在简氏大宅里,真正顾忌的人,不是简家诚,反而是简之诚。
陈淑仪走出茶馆。
今天她没有让司机送自己来,她打车回到家里。
陈淑仪回到家里的时候,简之诚刚刚走不久。
回到家里,敏锐的她看到摆在桌子上的两只茶杯,她问简家诚:“有人来过?”
“之诚过来吃了午饭。”简家诚在看报纸,他点点头说。
“之诚来过?”陈淑仪有点惊讶的问。
也许她的声音太大,简家诚奇怪地看了她一眼。
“他来吃饭,只是来吃饭?”她有点慌张。
简家诚更是奇怪她的表现。
“孩子回家吃个饭,有什么好大惊小怪的?”简家诚不满。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都市情感] 神级龙卫 花幽山月
[总裁豪门] 余情潇潇 一尾猫
[都市情感] 王牌赢家 小豌豆
[都市异能] 全能麟少 执笔
[都市异能] 恐怖杂货店 巫门老九
[穿越重生] 医世为妃 神妃济世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王者巅峰 菠萝影
[总裁豪门] 替嫁逃妻有点甜 甜甜糖
[都市异能] 鉴宝神通 红薯蘸白糖
[都市情感] 命局主宰者 3楼