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章 廿载归兮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5章 廿载归兮
这一夜,注定是不安宁的一夜!
在村外山头的一条险径上,滑了一跤,再恨恨爬起来的雷战舵主,不知怎么的,突然就有了这样的预感。
快十年了吧?在岭南混混沌沌地厮混着日子,原先跟随两代宗主除妖降魔,以身殉道的热血,不知何时起,就渐渐冷了,淡了,化成了午夜梦回时的一声长叹,大醉痛哭后的一声嚎陶。
也不是因为岭南的荒陋,和被贬罚的不甘。门规就是门规,受罚是应该的。可是,这身外世界,为什么会变得和以前全然不一样了呢?天地铜炉,万物在炉中被任意锻煮蹂躏。可既然身而为人,就该象前人一样,承担起身为人的责任,守护住这片属于人的人间,让身后的后人,也能少承受一些不得不受的痛苦……
这有什么错!天心正宗又有什么错!
非不知天下潜流暗涌,岭南如今已是道当其冲。也不是不知,穷不出穷的新兴门派,已越发不将天心正宗放在眼里。可是,当日间,看着官府大剌剌喝令自己等人不得插手,更重分发所谓高明得多的灵月宝符时,他的心,突然就痛得不能呼吸了。
“天地无极,天心正法!”
发泄般地催尽法力,雷战不放过周围一丝一分的动静。不是么?就在他的身边,白日里一怒下,几乎向剌史大人动了武的玄凤护法,不也是一付宁静得可怕的神情么?如此的宗门大辱,不冷静,却又当如何!
“曾从此村经过,往另一处山头去了。好重的饕物气息,想来已越发离得近了!只是再往那边去就是东侧,我们的阵法……”
他拈诀试查一番,开口禀道。玄凤点了点头,一挥手,冷冷地道:“没有阵法相助,大家就自己一寸一寸地去搜!下午被逼得寸步不敢停留了,我就不信,这魔物能逃出天心正宗的掌心!”
突然双眉一竖,厉声喝道:“什么人暗中偷窥?”手一扬,一道剑气从指上迸出,向路边密林里疾射过去。
黑暗中传出一声朗笑,有人叫了个好字,喝道:“好厉害的剑气,好厉害的女子!”锐响声中,一抹刀光破空而起,硬对硬地击散了剑气。但人却绝不停留,顺了刀势便向后林中奔去,只有声音遥遥传来,“天心正宗的掌心真的便很难逃么?张某人却断乎不信这个邪!”
一边的雷战厉啸一声,胸中的屈辱感,一瞬间如岩火怒喷而出,再也收拾不住,大喝一声:“护法,我去擒这狂人回来!”亮出根丈许来长的黑鞭,大鸟般地腾空跃起,向声音来处疾追而去。
玄凤心念电转,才叱得一声:“雷舵主且慢!”但这二人去得好快,转眼已没入密林深处。她略一犹豫,终是一顿足,向犹自等候命令的弟子喝道;“此人必有所图。众弟子听令,随我去助雷舵主一臂之力,查出是何人要对本门图谋不轨!”
有句话忍在心中没有说出来。这个时候,突然出现这样的一个人,唯一的用心,只能是阻碍自己一行人追查魔物下落的速度。如此公然的阳谋,只能证明岭南一带的地头,已真的不再属于天心正宗了
再高的道术又如何?诛得了魔物,却阻不了暗箭,更阻不了天时地利人和的再不我与!所以与其退避,倒不如索性面对,直面这阳谋,看看对方,到底会亮出什么样的底牌……
“死在本姑娘手下,算是你三生积的好德,否则便宜了天心正宗那帮自大狂,看本姑娘不拘回你的魂来,再砍死个十七八回!”
几乎同一时候,一间座落在东山脚的破败月老庙前,在村子神树下现身过的两名女子,正指挥一群身着银月色劲装的汉子将月老庙团团围住,往地下插入一枚枚新月状的小小令旗。
“疾!”
最后一枚旗没入土中,结果一个极完整的大圆。就见左侧的一名女子,运掌催诀,伸手向天一指,月华从指上折射朝前,就近落在一枚旗上,顿时如风起草偃,一枚枚令旗此起彼伏,无风自动,转瞬之间移形换位,绕庙一围,在地下划出一条璀如银河的光带来。
“咯咯,咯咯咯……”
庙里发出古怪的吼叫,一阵阵黑黝黝的雾气腾出,拼命冲击向光带。那帮劲装汉子不待女子下令,已分散围了月老庙。就见人人平伸出左掌,缕缕月华接入掌心,同时念诵法诀,将月华逼运至右掌,续入身前的一枚枚令旗之中。
地下光带愈盛,雾气左冲右突,却反变得越来越淡,朦胧的银色,渐渐渗入了整个庙宇的深处。
两名女子已退后站在一边,静等着下属作法完毕。原先站在左侧的那女子冷声道:“现在不嚣张了?可恨!刚追过来时,它竟敢负隅顽抗本教月老庙,月老庙,沾到月老庙三字的,就准是让人不顺心的坏东西!”
另一名女子掩口轻笑,想是想到了什么好笑之极的事情。左侧女子皱眉道:“不准笑!就知道,一听起月老庙你就会笑……”另一名女子忍笑板起脸,应声道:“不笑,倩儿真的没笑……枫灵姐姐,只是,那个流云宗主……哈哈,哈哈哈!”
不敢让正作法的下属听见,这女子好辛苦地压住了笑声,却拉起左侧女子的手,蓦地作势正色说道:“师妹,师妹真的是你!我好想你,红叶师妹……来,我带你去见师父,他老人家就在月老庙里!我们走,我们也去写一对月老牌,这一世,我一定要和你白头偕老,永远,永远也不再分开!”
她眉眼飞动着笑意,仿出的,却果真是十成十的男子声音。
左侧女子啪地拍开她的手,道:“玉……小倩,怎么又拿这事来胡闹了!”原先女子却笑道:“人家哪儿胡闹了?那家伙,本来就是口口声声的红叶师妹!不过说起来,海姐姐,你名字唤作枫灵,又和那个什么红叶师妹长得如此相像,会不会,真的是那个大猴子的师妹转世呀?”
先前女子确是姓海名枫灵,自不久前遇上一桩事后,这名字,便被淘气的小师妹不知取笑过多少次了。饶她一向不在乎,这会儿也真有点恼了,气道:“还说我!我不过是和那画儿有几分像,名字也有几分沾边……可你呢?小倩,小倩,李小倩!除了姓不知道对不对外,名字可是一个字都不差的!”
被称为小倩的女子却不在乎,笑道:“这有什么关系?我又不真叫小倩,只是表哥从小爱这样叫我罢了。我瞧他是杂书看多了,又对民间的那些说部好奇,这才拿我这好表妹乱开玩笑!”
先前女子海枫灵更恼,却熟知这小师妹的性格,知道再拿名字说事儿,根本治不到这个乐天的小淘气。想到不久前,自己和她为了查实一件大事,去了一个叫南郭镇的小镇落。结果才一进镇,便发现镇中所有行人,居然都被人施了天心正宗的秘传定身咒定在了当场。
当时,也是这小师妹好奇心重,非拉了自己四处去查个详情。并且振振有词:“天心正宗已然没落,却敢对着凡人施法!你我身为教主她老人家的亲传弟子,岂能不代表正道去严词训斥一番?”
自己被她拉着四处张望,一阵风吹过,一幅画边的两个男子转过身来,直直地盯着自己二人看,然后……
“师妹,红叶师妹,我好想你!”
“小倩,我可怜的小倩,你终于来了,宁采臣的世界,也终于可以完整了……”
想到那两个男子疯了似的举动,海枫灵就算是现在,仍然一阵后怕,一身冷汗。也是,身为灵月教主的亲传弟子,任何异性,在她面前都是严守规矩,谁敢象那个大叫师妹扑过来的疯子一样,拉起自己大叫什么“去见师父”,就向镇心的一间月老庙里狂奔而去?
更可恨的是……事后自己才知道,那疯子……竟是天心正宗的当代宗主,朝廷敕令执掌正道的堂堂国师
男女授受不亲,一门之主,行事竟如此颠乱狂妄!难怪恩师常会言道,我灵月教取代天心正宗是上顺天意,下应民心的极善之举了!
不过燕红叶的故事,倒也是听说过一些。
据说此女是天心正宗老宗主燕赤霞之女,身负天心奥秘诀的绝代道法。并且海枫灵身为道术中人,知道的内情,比流传的无聊说部自要真实得多。
上古以来,天地间万物生育,便有了六道之分,不同族类,为了生存苦苦挣扎。六道之中,畜类灵识低下,朝生暮死也不以为苦,无足道哉。魔与妖性最嗜杀,又专横独断,生具大能,曾横绝四海,奴役五道。而人之所以生而为人,虽然善恶二性俱足,为善则仙佛,为恶则魔妖,但心性之中,总存了趋善去恶之念,自不甘堕落成魔,唯知杀戳贪嗔。
更何况,稍有道行的单个妖魔,就可以让人间赤地千里,渺无人烟,而作为个体的凡人,却弱小得那么不堪一击。
除魔卫道,守正辟邪,这八个字决不如想象中的那么容易,苦修道术的凡人,更不知要付出多少心力与代价,才能拥有与强大的天生的魔妖,正面抗衡抵衡的能力。于是,这也意味人与魔的争斗,从一开始起,便注定要连绵不止,永无妥协的可能了。
妥协的结果,就是养虎为患,一步步将前人血泪换来的大不易生存,拱手让给稍稍休生养息,就能恢复元气欺凌弱小的魔妖恶道。
如此,情何以堪?
但杀戳本身,却也是一种恶,往往令沉浸其中的人,慢慢就厌倦了这种付出,转而渴望起那些庇护在他们羽翼下的安宁的凡人生活。
什么是道?为什么要杀起我们的刀剑?以杀止杀,是不是,也是魔的一种?
正邪两道一直有七世怨侣的传说。
传说七世之前,铸剑师一夕因始终得不到最心爱女子的爱情,绝望后终于肉身成魔。此前他更利用天魔妖矿,诱使情敌铸剑,造成自己的爱人和情敌,都承受了妖矿的最恶毒诅咒,七生七世,饱受相爱之苦,却七生七世,世世错过分离。
七世相爱却不能相守的求不得之苦,与这一对爱侣的命格互为因果,终于在四十年前的第七世,达到了自有六道众生以来,个体的怨恨,所能达到的最顶峰。
其实在一夕之前,在远古的远古,存在过更可怕的天魔一族。
那是个多姿多彩的年代,占据了三界舞台的,是一个个后代要顶礼膜拜的名字,不论是推崇恶的极致的天魔族,还是与天魔征战不止,以极善之寂灭为最后归依的上古神族。
人类尚在茹毛饮血,神魔之间的战争,使他们有了在这多灾多难的土地上生存下去的机会。但也正因为太过弱小,远古的记忆,如今早已模糊不清,只知最后神魔两族同归于尽,神族灰身灭智,殉身于他们毕生追求的寂灭境界,而魔族,也于最后一战中被全部消灭。
但魔族的余执不散,碎魂残魄纠缠成魔气。浊者沉入地心阴火,是为阴极幽泉,清者上升凝固,是为天魔之星。
每二十年,天魔与七煞星相冲相撞,由此产生的陨石,便化为了天魔妖矿。被天魔妖矿诅咒的七世怨侣,会凝成冲天的怨气,与天魔星遥相呼应,在第七世的天魔冲七煞时,成为天魔残念重回人间的唯一指路明灯。
后来,一夕魔君手建阴月皇朝,一统魔妖两道,最终受制于天心正宗的开山祖师之一,传说与之同归与尽,魂飞魄散了。但他一手促造的七世怨侣,却仍留在这人间,一世又一世地上演着悲欢离合。
直到四十年前的第七世。
燕红叶的父亲,是当时正道第一大派天心正宗的掌门人,在获知了七世怨侣的下落后,他的妻子,却对于开山祖师的遗训,即以杀一对无知婴儿为代价的以杀止杀产生了极深的怀疑。妻唱夫随,举棋不定,终于被宗心正宗明地里的世袭传镜大长老,暗地里的第六世监察秘使金光,当场褫夺了宗主身份。
宗派门规,不论对错,双方都有不能不做的理由。可是,这个被褫夺了身份的前宗主,偏偏生下了一个女儿,一个七世之前,天心正宗开山祖师爷,为了防止七世怨侣灭世,而强行用无上道法创造出来的七世爱侣之一!
唯有七世爱侣,才能修成天心正宗的至上道术天心奥秘诀,同时成为更高于宗主的天心第一人
这样的身份,早注定了是尴尬,也注定了,前宗主的女儿,和换了宗主的天心正宗再次面对时,必然有着消磨不去的心底纠葛。
具体详情已没人知道了,毕竟后来的人间大劫,使得一切内情,都变得有些虚无飘渺起来。现在仍能知道的就是,这个燕红叶,最终没有爱上七世爱侣的另一半赵无为,却爱上赵无为的同父异母兄弟
赵流云。
但为时不久之后,天魔冲七煞,二十年前的那一场人间浩劫,因了七世怨侣之一七夜的入魔,变得更是不可收拾,一切曾有的意见纷争,在此时,也更显得毫无意义起来!
只听说那一夜,所有自认为还站在人的立场上,不希望人间变得以杀戳和极恶为能事的修道之士,全部来到了阻止成魔的七夜引下天魔星魔气的战场之上。
包括燕红叶和赵流云。
战死。
死的便是那女子。而生者,虽成了天心正宗的新宗主,从此只肯用一件事来安抚自己,当成让自己活下去的唯一意愿:
转世重见,二十年之约,不见不散!
这样的真情,是少女心中最深的梦,海枫灵当然也例外不了。她被打动的结果,就是心血来潮地央动教主,从此不去穿灵月教的银色教服,改着了类似于传说中那个燕姓女子的素色衣裙。
当然,这一半也是因为小倩那小丫头的异想天开更离不开她那个爱胡闹的表哥!虽说他那尊贵的身份,不该是被自己这样私下腹诽着的对象
可哪有那样的表哥?迷上了说部,便连表妹的小名都改了,还一个劲地煸动表妹,拉着她一起打扮成说部里人物的样子……
想到这里,海枫灵终于回过神来,见小倩仍在笑,机灵一动,道:“就知道顽皮,倩儿,你老提那件事,看来,你是很乐意听到这几句的了?”拉长了声音,摇着头背书般吟道,“……可是,当我们的命运开始纠缠的那一刻,属于宁采臣的世界已经消失了,只有宁采臣和聂小倩才是个完整的天地。如果只有宁采臣,那么只不过是无止境的痛苦,还有孤独……”
小倩“呀”了一声,叫道:“你……你那时不在月老庙里么?怎么听得见那个穷酸在后面和我说的话!”脸上突然红了,掩饰般地回头看向阵里。
阵里银光闪烁,月老庙里的黑雾被压制得几不可见,从破门望去,已隐约能看到一个人形怪物正跌在大堂上不住发抖。知道阵法已经奏效,她真的欢喜了起来,拉了海枫灵的手便叫道:“快了枫姐姐,你瞧,这魔物快被逼尽魔气恢复原形了!”
随即想到一事,忍不住问道:“枫姐姐,我们来岭南,真只为了避开那个讨厌的流云宗主吗?还是……也有一半专程是为了这个魔物而来?”
海枫灵见问的是正事,便也正色道:“别小看这魔物,本身没什么了不起,可难当的是,他挟着的那些无孔不入的饕气!饕餮性最贪婪,嗜食精血,无物不可入口。伏诛后余习不化,凝为饕气,所过处赤地千里,凡人性命,万不存一……”
没等她说完,小倩已好奇地问起另一个问题:“姐姐,上次我们去南郭镇,不也是因为弟子来报,说那里的月老庙有轻微饕气的动荡外溢么?怎么……怎么这东西和月老庙如此有缘?”
海枫灵道:“岂只有缘?这其中,只怕大有古怪!”往庙里一指,续道,“本地剌史已然查出,魔物本是此处庙祝,后来因香火惨淡,才出外混口饭吃的。他的行踪如果没有查错,在失踪化为魔怪之前,最后去的,应该就是那个南郭镇了!”
小倩更是奇怪,但一想到南郭镇,没由来地,脑子里便突然闪过一个中年书生的模样,跟着心中便是一跳。那日海枫灵被拉走后,这书生便缠过来一个劲儿地说起话来,模样虽老了点,但谈吐却激动热切,便是年轻人也比不上的。
什么“我想过,我真的想过,如果真的有来生,我就求求它,求它不要再让你遇到我,更不要让你爱上我,心中再也不出现宁采臣……就让我和小倩的故事,永远埋在宁采臣心中刻骨铭心,这样足就够了。”
什么“可老天有眼,小倩,我的宝贝,你到底不肯忘了这二十年之约。到底……到底是找回了我的世界,将所有的光彩,都亲手交还给等了二十年的我的手里……”
她有点迷惘地止住脚步。当时初遇时,只觉得这书生将自己真当成故事里的对象,什么二十年前爱侣,实在是傻到家了。可是,为什么呢?一提南郭镇,就会不由自主地想起这书生?
呸,你是李小倩啊,假的小倩,和这个呆书生,以及这个呆书生等的人,又岂会有丝毫的关系?
不过,传说中七世怨侣之一七夜圣君的胞弟,对实际是七世怨侣另一半的魔宫小狐妖小倩,爱得情深如海死不放手的痴情傻子宁采臣,还真给人一种很傻很有意思的感觉呢
听说岭南事了后,枫姐姐还要去一趟南郭镇的。那么,到了那时,不知还能不能再撞到这个被自己和枫姐姐费了好大劲才甩掉的傻书生了?
她的脸更红了,连自己都觉得有点莫名其妙。于是,急忙摇了摇头,将这些无聊的念头驱了出去。见海枫灵已过去助下属们加紧降伏魔物,便也大叫了一声:“枫姐姐,我也来出力吧!这一次偷跑出来前,表哥送了我好多护身除魔的小玩意儿呢”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古代言情] 唐门奇葩录 小鱼大心
[总裁豪门] 轻柔白月光 十六夜少主
[婚恋生活] 爱你注定一辈子 沫果
[总裁豪门] 冰冷少帅荒唐妻 明药
[总裁豪门] 我的神秘老公 秦汤汤
[都市情感] 超级女友在都市 夜神归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都市情感] 我的高冷大小姐 大大洋洋
[短篇] 执手相濡以沫 严如白
[总裁豪门] 慢慢恋上你的温床 鄀宁宁