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54章 闯营(下)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54章 闯营(下)
赵流云很郁闷,不论是谁,象他这样,刚从无泪城脱困,便面对了南郭镇这样的惨况,心中都会沉甸甸地如同压了大石也是。何况数月前才见过的恩师,噩耗突如其来,二十年前惨死的师母,一抹孤魂在此出现,却是连丈夫的最后一面都无力见到……
还要为不争气的徒弟收拾烂摊子!
他才知师母也在营中时,时光,便如突然倒流了二十年。于是恭敬地进帐,叩头,见礼,泪流满面。原本,他以为自己不会哭的,可看到司马三娘如昔的神情,飘乎的身形,那泪,便再也止不住了。
可他还要理事,只得依恋地陪师娘说会话儿,就告辞出来,去处理宗门忙不完的杂务。其实对于这些杂务,他总有一种很无奈的感觉,这些年,自己不在宗门时,天心四将舵主坛主们,不都可以打理得很好么,何必非要自己这宗主担这个虚名多管闲事?
而且,还答应了监天司,要十日内破去定公山呢!
按他的念头,这时除了留下部分人手守护师娘的魂体,好维持天罗七十二煞大阵的运作外,全部门人,便该全部拨营作先行去定公山下。当然,这个想法,在听玄凤详说了南郭镇外情形后,只能暂且作罢了,只不过他的郁闷,无端便又深了一层。
要除魔,还要不堕门派声威,还要防止别派算计……他不禁暗自叹息一声:“是不是,这玄凤,有那么一点草木皆兵了?”
于是他就势提起幻电,想要不对这小姑娘多作处罚,被玄凤冷着脸拒绝。再提起,希望不要大张旗鼓,宣扬天心正宗宗主亲临之类,话才出口,身上犹自有伤的青龙,一起身便跪下了,一句“天心正宗自有宗规,宗主的威重,非是个人小事,代表了宗门的威仪……”,便哽得他半晌说不出话来。
数百年的第一大派,规矩,天心正宗,当真是行走坐卧都有自己的一套规矩,虽然这几年不再象他才接手时那般死板,可是,也足以缚束得他对宗主这位子,一想起便有几分头疼的地步。
所以他逃,反正天下太平,有四将打理,有没有宗主,宗门一样运作,甚至私心里,还有几分早一日让四将受不了,就能早一天被废除重获自由的意思。自然,十几年磨下来,他已知道,天心四将,是铁了心和他磨到底,说什么也不肯行谏废重立新宗主之事。
对内的宗门琐事,对外的官样文章,等他安置好最后一批来投效的小门派,天色已快黑了,而他,也再受不了这专为宗主备下的主帐的严肃刻板了,任意找了个借口,便要去师娘的营帐里陪她老人家说话儿。
出奇地,青龙玄武玄凤三人没有说什么,看他离开,不再应对那些小派,对视一眼后,都有了松一口气的感觉。
这一夜,是难得的轻松,就象回到了很多年前,和师娘师妹一同住在南郭镇的那些日子。于是他哭了又笑,向师娘倾诉出二十年里对她们的思念,说起师父在月老庙的隐剧,说到师妹在今生的转世,说起每一个从思绪里浮现出来的片段。
司马三娘魂体颤抖,随了他的话,时笑时忧,问了又问,恨不能将丈夫爱女的每一点滴,都鲜活地重现于眼前。
这一夜,过得飞快。
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_
一夜过得快,凌晨便来得也快,凌晨时的变故,是他完全没有想到的,或者说,是他从没想到过,会有朝一日,有人直接冲来天心正宗的营地……
捉贼!
玄凤的弟子藏月,大声通报来这一句时,赵流云尚当自己听错了话,再问一遍,才敢确定下来。司马三娘在旁一声冷哼,道:“如今的天心正宗,连敢公开欺负上门的都有了?流云!”
她正色嘱道,“我和大胡子都是天心正宗出身,你又是当代宗主。看不起现在的天心正宗,便是看不起你,更是看不起我和大胡子!你现在便去,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对天心正宗如此无礼!”
待流云匆匆赶到营边,四十九名弟子结成的天罡北斗阵,正如临大敌,与两名几乎一模一样的老者对峙。两个老者除衣饰质地不同,便再难分辨,左手都盘了一条长蛇,赤练吞吐不定,发出嘶嘶的怪声。其中一人将左手抬高,一拍那长蛇的蛇首,那蛇便听懂了似地长身竖立,向营里一个方向不住颔首。
玄凤与那持蛇的绸衣老者对面而立,面沉如水,冷冷道:“便是灵月教长老那又如何?天心正宗的宿地,岂容外人说闯就闯!”
“灵月教?”
流云吃了一惊,疾步过去。他已知灵月教以海枫灵为首,便驻在南郭镇外,心中还曾莫名地暗喜过,只盼迟早有机会过去拜访。想不到不过一天功夫,便有灵月教的人,公然找到营里中来了。
绸衣的自是介无悦了,沉了脸对玄凤说道:“小蓉灵性过人,决不会认错方向,天心正宗既然自命正道,想来不会包庇几个绑架本教杂工,闯入本教宿营的为非作歹之徒罢?”
葛衣的介无邪却在一边大摇其头,道:“大哥你又错了,你当说小蓉天生异禀,可以藉物寻人才对。至于灵性过人与不会认错方向,那可是风马牛不相及的两回事!而且,那几人对我灵月教而言或许是为非作歹之徒,但对天心正宗而言,有关就不必说了,哪怕无关,也不过是事不关己高高挂起的外人,所以会不会包庇这些人,与天心正宗是否自命正道也全无关系!”
介无悦转头向自己弟弟怒道:“按你这说法,岂非天心正宗不问是非曲直,只要与己无关便全然不闻不问了?正道第一大派,就是这样作正道表率的么?”介无邪眼观鼻,鼻观心,心平气和发反问一句:“不是么?”介无悦更怒,再争几句,两人滔滔不绝,唇舌如枪,却于相互针对之中,一句句坐实了天心正宗阻止二人入营,便是成心回护小贼的论调。
其实一路寻来,那异蛇能力保持的半个时辰早过,只知最后确认的地点,正在天心正宗营地,这二人方从总坛过来,又是八大长老的身份,一向目高于顶,又自负口舌之利,这才当即硬闯。相比之下,一直不远不近跟着二人的钟永等人,行事便要慎重得多,运法术通知海枫灵后,便是隐在营外暗地里静观事态,决不肯莽撞现身。
以赵流云满不在乎的性子,也听出了这两人言辞里的暗剌,暗自皱眉不已。那边天心正宗弟子见了自家宗主出来,更是按不住火气。青龙和玄武站在一边,向流云一见礼,青龙已抢先道:“宗主,虽然大家俱是正道中人,但只凭一条蛮荒来的无名黑蛇,便要硬行指认追踪的小贼失踪在本门营地,这种说辞,若容忍宽容,只怕我天心正宗,从此便要沦落到人尽可欺的地步了!”
青龙在四将里素以宽厚见称,这般声色俱厉的说话,实在是前所未有,流云暗自一凛,但想到海枫灵,心绪又是一阵复杂,一时不知如何措词才好。
倒不是这时还念头儿女私情,只是昨夜和师娘说起转世的师妹时,他犹在保证,定要设法让师娘暗中见一见这一世的红叶。想不到天刚放亮,令师娘恼怒吩咐“看看到底是何方神圣,敢对天心正宗如此无礼”的不速之客,偏偏便是红叶师妹转世的海枫灵师门中人。
玄凤也退了一步,抱拳道:“宗主,这二人擅闯本门,言语上也无礼之极。莫说他二人并无真实凭据说有灵月教对头逃离时通过了我天心正宗的宿地,就算是有,也当先通报拜访,请本门相协代为查看下落,岂能这般径自闯营,一言不合便要动手相向?”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云海中的风 九转
[官场] 草根天路 渔阳员外
[玄幻奇幻] 紫血龙珠
[婚恋生活] 凝眸你的绝世天颜 苏沐染
[乡村] 人性禁区:迷失在荒岛 坐怀就乱
[都市情感] 绝世小保安 寻梦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悬疑灵异] 诡异妖氛 盗门九当家
[乡村] 我的邻家表姐 一本正经