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1章 责罚(上)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1章 责罚(上)
阿梓在远处只吓得惊叫出声,夜名劲风袭体,一瞬间脑里只有一个念头:“我要死了!”丹丘生留下的法力受外力牵引,自行发动周行,他双掌本能提出,却又生生凝住,说什么也不忍向大叔一掌击出。
“波”地一声轻响,胸口一阵微温,却丝毫不痛。他大奇之下低头去看,金芒触体,转瞬即散,哪里是什么杀着?竟只是最简单的驱寒术而已。他茫然抬头,金光面色微微发白,却是神色淡然,只道:“这些日子,你从未修持过他的所学么?”
“我……我是记得,可我……那些法术极是古怪,我……”
夜名确是未修炼过,一则大天龙寺密宗心法,的确有些古怪深奥处,但更多的,仍是对金光逼他修行道法之事记忆犹深,虽明知这人再不是当初那个大叔,却也不太愿去练大叔未传过的功夫。
金光自不知他这层曲折心事,说道:“你虽不算大天龙寺弟子,但受了丹丘生所学,便不宜荒废。夜名,自今日起,你需用心修炼,本座有暇时,自会象方才一样,随时试查你的用功程度。”
一番话的语气,开始仍算舒缓,但说到“用心修炼”四字,金光声音蓦地转厉,目光森然如刃,便直落在夜名身上。
夜名心中一寒,险些以为他又要象当初在岭南一样,为了自己的不用功大发雷霆。但不知为什么,害怕之意反而淡了,岭南大叔的暴躁不讲理,和眼前这个冷得不近人情的大人物重叠起来,他便不由自主地顺了急急点头,答道:“好的,我记下了,一定天天用心去炼。大叔,不过你可别考我了,你身上的伤……”
金光听如未闻,说道:“行了,今日没其他事了。你回去吧,不用总呆在厨下,多陪一陪小雨,这孩子,也是极寂寞的。”转身踱到船头,又如夜名初来时一样,默对着江水独自出神。
阿梓过来收拾食盒,夜名施礼告退,两人又敬又惧下,谁也没敢认真看一看金光面色,更没注意,他锁紧的眉心,此时竟略见了些舒展。
“只是普通厨子,且用功多年,这一点,应是绝无疑问了。而佛门修为,又最能克制魔意侵蚀,夜名,但愿这一世的你,不会让本座失望。若再错入魔道,丹丘生传你的一切,都将成为你最致命的要害。”
他缓缓合目,如此最好,这一层心思,终可以放下了。但是,才见那糕点时的不安,完全是因为这要善后的种种么?阴月皇朝余孽,与定公山的群妖聚合,到底有没有什么内在相干联系
夜名留在身边,除了宜于掌控外,也许,更是观察扑朔迷离乱局的,一个极好的切入之处呢……
但这舒展并没有维持多久。
夜名刚离开,阿梓才收拾好一切,垂手等着前辈有所示令,紧随这条大船后的另一条船上,便突然乱了起来。
江风中,一个极清脆的女子口音大叫:“我不信,我要见师父!那人公然相助外敌,险些害我天心正宗声败名裂,又岂能回来做这宗主!还有毁心居,毁心居叛宗自立,如何想回归便回归,随心所欲,再成为我天心正宗人人尊崇的三界圣女!”
“你……算我求你了,师妹,莫要如此高声……”
船距并不远,一眼可见,一男一女的声音,从那船的舱间清晰传出。又过了片刻,天心正宗施法独有的金芒烁动,一声闷响,一扇舱门轰然炸飞,一名男子极狼狈地退了出来,大声道,“你不能去,师父与师伯们正在办事。而且幻电,你尚是待罪之身,怎能任意离开拘禁之所……”
江风鼓浪,叫喊声随风飘过,连阿梓都听得呆了。待玄凤闻讯赶到,一只小艇,已靠到了这边大船的船尾,当日南郭镇外自作主张的弟子幻电,正倔强地昂着头,从小艇里纵身上了甲板。
另一只小艇追过,疾风不待近前,已提气蹑空,丈许江面一跃而过,伸手往幻电身前一拦,顿足叫道:“不可以的,师妹,你怎么可以这般任性!”他来得遑急,未看到金光与玄凤都在船尾,只急急劝道,“不论那人品性如何,毕竟是师父与四位师伯的公议,师妹,你我身份所限,岂能逾规置疑?而且,连流云宗主都没有异议……”
“疾风,幻电!”
蓦地一声怒喝,疾风吓了一跳,急转过身,不远处玄凤眉梢竖起,按捺不住的火气,正显出无余,厉声叱道,“宗门大事,你等这般当众叫嚷,成何体统?而且疾风,你以大师兄身份传令,竟全不阻止这丫头的任性妄为,当真岂有此理!”
而更近处
宗主。
金光并没有太多的表情。自船上乱生之后,他伸左手扶了船舷,便一直冷冷看着,一言不发,连幻电冲上船尾,向这边逼近时,他的神情,都没有一分的改变,反倒是冷冷一眼,扫向过来护卫的阿梓,示意她不得多事。
但不知为什么,才和金光的目光触上,疾风蓦地便是一身冷汗,更甚于听到玄凤怒声时。不由自主地,他当即跪倒在地,嚅嗫叫道:“宗……宗主,对不起,弟子无能,未能办好师父交待的事务。错在弟子办事不力,还请宗主不要怪罪幻电……”幻电却怒道:“关你什么事?是我自己不服,不服师父和众师伯的这一公议!”
“幻电!”
玄凤又一声叱斥,愤怒里涵了几分焦急。但幻电仍站在原处,眼中噙泪,却决不低头,手指着金光,向玄凤大声问道:“师父,弟子的确逾越了。但这人有什么好,凭什么可以回来做这宗主?他勾结监天司之事暂且不提,可这些年来,天心正宗因他几成笑谈,我们办事时还未受得够么!”
玄凤脸色铁青,猛上前几步,出手如风,连封了幻电数处大穴。幻电也不还手,继续叫道:“师父,我知你一直不喜欢流云,三番四次要废了他,但是,这个人呢?他就一定合格?师父,你如何处置幻电,幻电决无怨言,可天心正宗,你和几位师伯,不能因为他做过你们二十年的宗主,就拿整个宗门……”
声音戛然而止,玄凤手指自她哑穴上收回,回身径自跪下,沉声道:“玄凤治下不严,宗主,幻电的事,便交与我来发落了罢!”
但无人回应。
金光仍只看着,扶在船舷的左手,微微有些发颤,面上似笑非笑,静看幻电大叫,玄凤亲自出手制住,跪地请求自行处罚弟子
一言不发。
玄凤的头,便低了下去,再不敢看宗主的神情。疾风有心帮着说话,暗看一眼师父,心中却是一震,只因师父的脸上,并不是生气恼怒,更多的,是不安犹豫。半晌,才听玄凤又禀了一句,“宗主,此事我一定会禀公办理,还请宗主允下!”声音却是低了许多。
“流云的折子,写完了没有?”
又过了片刻,金光才缓缓开口,却是全不相干的问话,玄凤一愣,答道:“青龙在协他办理,大约要至晚才能完成。”金光一点头,口气仍是淡淡地,道:“待各自办完了事,你们三将,去本座房中一趟。还有流云,让他也一并过来。”收回左手,负在身后,往回二层的方向行去。
他走得并不慢,步子也是极稳,玄凤跪地目视他离开,神色却越来越是不定,猛地起身,向一边不知如何是好的阿梓一招手,压低声叮嘱道,“你跟上宗主……要快,记着别听他的,一步也别离开……”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恰似爱如潮 白娴
[总裁豪门] 醉一生爱你不朽 半弯弯
[短篇] 没有风的情雨 万贵妃
[短篇] 换你一世温柔 一碗小炖蛋
[玄幻奇幻] 妙手神帝 通林
[官场] 乘风越海 风流小二
[总裁豪门] 是谁扯断了姻缘 南絮
[婚恋生活] 命中注定恋上你 千秋落
[短篇] 放纵的青春 酷帅流弊
[都市异能] 医眼至尊 星辉