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9章 李宪想打劫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9章 李宪想打劫
李宪没有接受小姑娘萧姵的挑战,因为他从来没有系统练过长剑和大刀功夫。
不接受挑战,倒不是李宪害怕萧姵。他当然也会刀法,也就是当年二十九军杀得小鬼子闻风丧胆的破锋八刀。
不过,二十九军的破锋八刀是专门对付小鬼子的,最关键的有个三个要点:下劈气势要猛,反磕劲力要足,回撩速度要快。
刀为百兵之胆,力劈华山要有舍我其谁的气势,能够一刀把小鬼子的指挥刀、或者步枪劈断。
反磕必须全力以赴,必须保证磕开小鬼子的指挥刀或者步枪,给下一步击杀小鬼子奠定基础。
回刀反撩必须快如闪电,在小鬼子指挥刀被磕开的一瞬间,跨步上前反手斜挥,把小鬼子一刀两断。
正因为如此,他说了一句话:“比剑我可能赢不了你,但如果你是敌人,我可以一瞬间杀了你。”
这是很矛盾的一句话,至少萧姵、唐浩然和郭小乙他们刚开始就觉得很矛盾,不过李宪没有过多解释。
接下来的一个月时间,他做了两件事。
第一件事,就是传授郭小乙擒拿格斗术,还有变化出来的短剑格斗术,也就是刺刀或匕首。
李宪已经发现这个年代的人和二十一世纪完全不同,无论是速度、力量和耐力都非常变态。
后来他也想明白了,这个时空的人,不管你有多么高贵,绝对没有公共汽车,更别说火车飞机。
如果是普通老百姓,不管你想办事什么事,都必须开动你的双脚十一路,然后跋山涉水。
郭小乙仅仅是踝关节扭伤,所以这段时间所有的重体力活都是他干。每天打回一担柴翻山越岭挑回来,李宪亲自测试过,起码超过一百五十斤。
不用练力量,不用练速度,只需要训练身体的协调性就可以,这是修炼近身格斗最好的苗子。李宪也想看看军体拳到了郭小乙手中,究竟会发挥什么样的威力。
第二件事,就是李宪训练自己,主要是尽快忘记热兵器的思维方式,适应冷兵器作战模式。
第一个就是马战技巧的训练。说实话,李宪会开坦克和直升飞机,但是骑在马背上抡刀动枪他还真不行,这也是他不接受萧姵挑战的根源所在。
训练的兵器,就是萧姵当初从石古乃手中抢回来的浑铁枪。这杆枪长度一米八左右,重量接近五十斤。放在二十一世纪,李宪根本挥舞不起来。
不是说李宪没有力气,煤气罐一口气到九楼绝对不带喘粗气的,家里换煤气都是他干的活。可煤气罐要么抱着,要么扛着,绝对没想过挥舞起来玩花招。
现在真是奇怪了,自从不明不白来到这个时空,李宪发现自己的肌肉强度和爆发力,比原来起码翻了三倍。
难道这是穿越增加的福利?李宪也说不清楚。
可惜李宪并不知道长枪的枪法,他就知道齐眉棍的一些基本招式。刚开始他觉得骑马作战应该很简单,没想到真正上马之后,最难控制的就是惯性。
练武之人都明白一个道理,要把兵器挥动起来,那就是一斤灌十斤。
也就是说,四十斤的铁枪真要挥洒自如,双臂和腰腹的力量至少需要四百斤,那个惯性可不是开玩笑的。
第二个要训练的内容就是步战刀法,也就是把破锋八刀进一步熟练起来,然后传授下去。同时还要琢磨这套刀法精简之后,在马背上作为骑兵使用。
李宪训练马上铁枪的时候,实际上就是把铁枪当铁棍,并且主攻一招力劈华山,还有一招迎面闪电三刺,让萧姵连续七天差点儿把肠子笑断了。
“笑个屁笑!”李宪没有半点儿不好意思:“决定胜负的关键之处并不是招式多少,而是力量和速度。一力降十会,这是基本道理。隋唐李元霸锤震四平山,你们还没听说过吧?”
其实李宪是想说岳云八十斤双椎天下无敌,好在他突然想到岳云还没出世,所以改成了李元霸。
不过半个月之后,李宪开始在地上演练破锋八刀的时候,萧姵仅仅看了一眼就脸色发白:“原来你的刀法如此犀利,动作干净利落,快如闪电。我在你手里走不过两招就会被腰斩。我也算是见多识广,要说刀法,你堪称天下第一。”
李宪心道:那是当然了,一千年的经验是白给的吗?而且是为了对付专门的敌人总结出来的刀法,目的就是一击必杀。如果老子练了半天,最后不能杀人那才怪了。
破锋八刀是双手刀法,李宪连续演练了七天,主要是要琢磨出一套单手刀法,这样才能用于骑兵作战。
经过反复推敲,骑兵使用马刀作战,其实只有三招:右劈、左劈、反撩。
第三个要训练的就是在马背上跑马射箭,这个只能拜萧姵为师。
李宪作为侦察兵,对于弓箭并不陌生,在丛林作战的时候也经常使用手弩、可拆卸反曲弓,而且能够射出连环三箭,命中率极高。
但是在马背上百步穿杨,尤其是急速奔驰的马背上翻身射箭,李宪还真做不到,这和在马背上使用冲锋枪完全是两码事。
好在郭小乙搜罗回来的弓箭不少,七拼八凑弄出来九副好弓,完好无损的狼牙箭也有四百多支。
在山洞里呆了一个半月,军体拳、刀法和棍法都传给郭小乙。
因为郭小乙被救出来之后,上山的时候一直使用李宪捡回来的那根铁棍当扁担,现在已经爱不释手,所以棍法就成为最好的招式。
破锋八刀镇住了所有人,可惜讲究爆发力,不适合女孩子,萧姵练了几天掌握诀窍就没有继续下去。
唐浩然蠢蠢欲动,但是双腿骨折不能投入训练,只能坐在地上比划。
李宪带着郭小乙下山了。
虽然现在大雪封山,不下山已经没有办法。
李宪磨练自己的武艺每天都会出一身透汗,终于发现一个重要问题,所有人都没有办法洗澡,更没有衣服换。
最糟糕的是,所有人的头发因为没有梳子,又没有办法洗头,结果都是脏兮兮的。
弄回来一尊青铜鼎,平时只能煮马肉人参汤。每天晚上烧点开水,也只能给唯一的女性萧姵擦擦身子。
最关键的还是没有衣服,三个大男人臭烘烘的还能够对付一段时间。萧姵那是公主级别的存在,况且曾经被大雪给埋住了。现在一个多月没有换洗衣服,实在是太那个啥了。
萧姵当然也想下山,希望找到一家客栈好好洗个澡。可是唐浩然双腿还没好,而且萧姵的身份非常敏感,最后只能留在山上。
怀安县是德州治所,是郭小乙曾经要过饭的地方,也是李宪要去的地方。
李宪心里清楚,虽然怀安县是金兵打下来的,现在名誉上属于宋朝,只不过暂时还在金兵手里,因为童贯还没有凑齐赎金。
郭小乙骑着枣红马沿着南洋河带路,眼看着怀安县就在眼前,因此就有些心虚起来:“公子,小的只从那些金兵尸体上找到三贯钱,我们又要吃住,又要买东西,只怕不够啊。”
李宪骑着菊花青毫不在意:“我什么时候说要买东西了?”
“不买东西我们出来干什么?”郭小乙有些纳闷:“你不是说要给小娘子买衣服的啊,还有木梳和铜镜那些小东西,难道不要钱啊?”
李宪点点头:“萧姵那个小丫头,我看针线活没有她的箭法好,就算弄回布匹她也做不好衣服。你不是说对那里很熟悉的吗?城里面的情况,我指的是衙门、大户,知不知道?”
“那当然知道了,不然怎么要饭呢。”郭小乙猛然醒悟:“难道公子想去那个啥?”
李宪冷笑一声:“干脆说打家劫舍就行了,没什么不好意思的。我们要啥没啥,最彻底的叫花子,当然要找人施舍几个小钱。你看看谁比较方便呢?”
郭小乙点点头:“如果真要说有钱有势,只能是刘彦宗那个老匹夫家。听老人们说,他祖上曾经是唐代卢龙节度使,后来投降大辽,当了六朝宰相,结果金兵一来他又投降金兵。人们都说他们刘家就是靠投降起家的,投降就是祖传。”
“这个人我知道。”李宪微微一笑:“还有谁?”
郭小乙果然不愧是叫花子:“大新镇的曹勇义家,大辽国进士出身,后来是太子少保,结果金兵一来他就投降了。我就不明白呢,那些见到敌人就投降的,全部都是读书人当大官的,平时说得不知道多好听。”
历史果然没错,那就好办了。
李宪微微点头:“哈哈哈,慢慢你就会明白,人世间最无耻的就是读书人。你想啊,像你这样一无所有的小叫花子,就算想投降,谁瞧得起你啊,是不是?”
郭小乙实际上没有听出李宪话中的深层次含义,只不过随口附和:“公子说的是,我们今晚住在什么地方呢?”
李宪没有丝毫犹豫:“越过县城直奔大新镇,我想看看进士出身的太子少保,究竟是个什么东西。”
其实能是个什么东西呢,根本就不是个东西,因为整个大新镇只有两家。一家叫曹府,一家叫刘府。曹府在镇南,刘府在镇北。
当然,大新镇肯定不止两家人,而是有一百多家。因为这里是边市,人来人往川流不息,各种服务性行业上百家。
李宪和郭小乙最后并没有进镇子,而是在大新镇西面一里多地的小山沟停了下来。
满世界冰天雪地,已经快要日落西山了不进镇子住下来,这中间当然是有问题。
原来,为了保安全起见,李宪让郭小乙留下战马,重新当一回小叫花。目的是首先溜进镇子看看风向。
毕竟这里暂时被金兵控制,如果不搞清楚就一头扎进去,那实在太危险。
郭小乙没有进入镇子,而是很快就带回来一个人,让李宪立即决定更改原计划。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都市情感] 诡异妖氛 盗门九当家
[都市情感] 花哨绝人 肤浅失眠中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枪皇 小妖快跑
[乡村] 乡野风月 无言
[都市情感] 神级相师 夏遇
[总裁豪门] 余生不知情欢 蓉蓉
[总裁豪门] 情慕南雨敬深秋 阮佳
[游戏竞技] 峡谷巅峰 机器人布里茨
[总裁豪门] 一如清雨入微泥 苏千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