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10章 有人贩铜钱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10章 有人贩铜钱
没有人知道他叫什么名字,也没有人知道他究竟多大年纪。一头乱糟糟的头发,身上的衣服也看不出原来是什么颜色,手里拄着一根黑魆魆的棍子。
“都叫他徐老大,当初就是他关照我们,这附近没有他不知道的事情。”郭小乙如是说。
难道是所谓的丐帮帮主吗?李宪心里犯嘀咕,所以抱拳说道:“在下李宪,见过徐老大!”
徐老大横跨一步闪在一旁,手中黑魆魆的棍子一抬,挡住了李宪作揖:“大官人太客气了,我一个老要饭的可承受不起你这一礼。”
行家一伸手,便知有没有。
李宪掌沿碰到黑棍子就是一震,心里就一愣:这棍子什么材料,好坚硬!
这是江湖上一种非常露骨的试探,其貌不扬的徐老大竟然是江湖高手,真是大出李宪预料之外。
李宪并不是江湖中人,自然也没有修炼过什么高深武功,什么内力之类的东西更是一窍不通。
有一点李宪很清楚,想在幽云十六州做点什么事情,如果手底下太软肯定不行。
作为一个二十一世纪的职业军人,身上自然有一种固有的顽强性格。
李宪虽然不会武功,但是练习军体拳却知道“寸劲”原理。
黑魆魆的棍子斜挑上来,他作揖的双手顺势往上抬高两寸,卸掉徐老大的试探力量,给自己争取了两寸的空隙。
随即使出一半的力量沉肘往下一压,就在徐老大再度催动力量的瞬间,李宪已经提起全身之力完成了作揖的动作。
黑魆魆的棍子往下一沉,李宪顺势收回双手一指自己身上:“千万别叫大官人,你看我像大官人吗?分明一个叫花子。请问这附近的情况如何了?毕竟郭小乙曾经跟着别人起哄闹事,我担心出岔子。”
李宪以巧取胜,徐老大应该很清楚,所以微微一笑:“大官人担心得对,大新镇今晚还真不能进去。”
听话听音,李宪心中疑惑顿生:“今晚不能进去,难道这里有什么大事会发生?”
徐老大眼中精光一闪即使:“事情倒也不大,只不过两河宣抚副使蔡攸要在这里做点生意。因为害怕外人打扰,所以大新镇里面增加了不少兵丁。”
事情果然有古怪,李宪心中更是犯嘀咕:“据在下所知,宣抚使童贯、宣抚副使蔡攸指挥的大军,目前应该在雄州(今雄县)、保州(今保定)一线吧,不知蔡攸到此处作何生意?”
徐老大冷笑一声:“大官人千万别提童贯和蔡攸那厮的大军,那真是太丢人了,让我们这些自称汉人的人在这里根本抬不起头来,恨不得一头撞死。我们北地汉人听说大宋联金灭辽,稍有头脑之人莫不震惊。”
“当年魏蜀吴三足鼎立,这不是现成的例子摆着的?曹操、刘备、孙权不是已经告诉后人应该怎么做了么,大宋怎么还会如此倒行逆施?难道大宋真的一个人都没有,连唇亡齿寒的道理都不懂吗?”
“你要能够堂而皇之打赢,也能暂时震慑宵小。可实际情况是什么,我们北地人万万没想到,号称强大的大宋军队竟然都是泥人儿,还没碰到就碎了。实在是不可思议,北地汉人从内心深处都不愿意承认这个现实。”
“这不是年前吗,大辽国外面被完颜阿骨的女真军队打得全军崩溃,内部为了争夺帝位自相残杀。面对这么一个破烂局面,童贯和蔡攸率领二十万大军,竟然被萧干数千骑兵给打得全线败退,损失兵马超过十万人。”
“后来童贯那厮没办法,只能请求金兵赶走大辽国天祚帝的人,接下来就是互相扯皮,仗就没得打了。不过蔡攸倒也没有做什么大生意,不过是贩钱而已。据老叫花子了解,今晚三更时分,应该有五百贯运过来。”
刘延庆、辛兴宗所部未触即溃,童贯和蔡攸打了一个大败仗,说起来都是泪,李宪已经懒得关心。
但是贩钱?这里竟然还有如此古怪的生意,实在是莫名其妙。难道大宋朝也有人倒卖假币不成么?
李宪满脸疑惑:“这个贩钱究竟是何种缘故,在下愿闻其详,还望徐老大不吝赐教!”
徐老大点点头:“是这样子的,大宋朝一家铸钱,周边各国全部通用。大宋铸造了比大唐朝多出几十倍的铜钱,结果因为大量外流而不够用,就只能铸造更多的钱。但是铸钱需要大量的铜,而产铜量是有限的,这就有问题了。”
“大宋曾经下令,凡过关携带铜钱五贯者一律斩首示众,后来提高到携带一贯铜钱过关就要斩首。这样一来,周边各国就没钱用了,导致一贯铜钱在关外的购买力比关内高出近十倍,于是就出现了大量走私铜钱的人。”
“大新镇作为最重要的关市,大宋有专门的《关市令》,内外双方必须是以物易物,不准让铜钱外流。可宣抚副使蔡攸那厮是蔡京的儿子,更是皇帝身边的大红人,那厮一定要用铜钱做生意,别人能有什么办法?”
李宪终于明白了:“简直岂有此理!铜钱毫无止境外流,大宋朝的铜不就枯竭了吗?如果要铸造兵器战具,用什么?”
徐老大呵呵一笑:“看大官人说哪里话,蔡京、蔡攸父子,还有童贯那厮,他们怎么可能关心兵器不兵器。按照《关市令》,铜镜都必须是官营,可实际上又如何?至于周边各国囤积大量的铜钱和铜镜之后干什么,根本没有人关心。”
想到大宋朝的俸禄体制,李宪完全明白了:“五百贯铜钱,相当于二十名兵马统制官一个月的俸禄,看来蔡攸动用了军饷来做生意啊。”
“大官人高见!”徐老大点点头:“童贯和蔡攸那厮带领大军二十万过来,是打仗的不是做生意的,所以不可能从家里带钱出来。现在用铜钱和大金国做生意,那就只能是军饷。”
一贯铜钱就是十三斤,五百贯就接近七千斤,这可不是一个小数字。如果熔化成铜水,就可以铸造将近四万枚箭头。
根据历史记载,童贯和蔡攸赎回燕京的代价是一百万贯,也就是一千三百万斤铜钱,如果铸成箭头至少是六千万枚,都可以堆成山了。
正因为如此,完颜阿骨打得到赎金之后不到一年,就对大宋朝发起了致命一击。而这不到一年的时间,刚好是铸造箭头的周期。
大宋军队一再惊呼辽兵、金兵骑射厉害,如果没有大量的箭头供应,骑射个屁呀!
李宪突然想起后世在网络上看见一个汉奸帖子,说的是大宋每年给大辽国上贡五十万缗铜钱买回平安,属于大智慧的最高级谋略。
五十万缗就是五十万贯,也就是六百多万斤铜钱,更是几千万枚箭头。这还是一年的量,过去百多年每年都上贡如此之多。结局不问可知,大宋军队碰到大辽军队铺天盖地的箭雨,每战必败。
这就好有一比,二十一世纪的小日本鬼子说:“把东风41战略核导弹送给我吧,我们绝对和你们保持和平。”
然后为了“伟大的和平”,东风41战略核导弹就送给小鬼子,然后就觉得高枕无忧了。这他娘的什么逻辑?
目前兵荒马乱的,老子手上分文皆无,是不是应该请求蔡攸这个小奸贼赏赐几文?
想到这里,李宪微笑着问道:“徐老大既然如此清楚,请问贩钱的车队到了何处?”
“现在天快黑了,车队应该还有不到二十里。”徐老大不动声色。
李宪抓起缰绳:“麻烦徐老大在镇外找个吃饭的地方,如何?”
看了郭小乙一眼,徐老大笑道:“老地方,镇东两里的烧锅店。那里的狍子炖萝卜很不错,再来二斤烧锅子,就是神仙过的日子啊。”
烧锅店,原来是一排低矮的茅草房,而且就在大路边上,李宪的眉头顿时就皱了起来。
要知道眼下可是天下大乱,金兵生杀予夺,纵横无忌。官道边上竟然有这么一家烧锅店,而且人来人往热闹得很,说明丝毫没有受到战争冲击。
李宪两世为人,当然知道这里面必定有极大讲究。这个老板究竟是谁,为何有如此能量?
随着一阵爽朗的笑声传来,打断了李宪的沉思:“徐老大,今天什么风把你给吹来了?”
徐老大呵呵一笑:“今天可是怪风,充满了铜臭气,如果不到你这里来二斤烧锅子,老叫花子就别想睡觉了。来来来,老叫花子给你介绍一位少年英杰,天成县李宪。这位叫高彪,大家都叫他高托天。他们兄弟别的本事没有,老叫花子就是佩服他们熬的烧酒。”
果然有些意思,李宪心中已经有些模糊的影子,但却没有抓住。
这是一个起码一米八的大汉,而且身材魁梧,像一尊铁塔,年纪应该在二十出头。外罩一件白色羊皮外袍,里面一身黑色紧身装。
李宪自从来到这个时空就没洗过脸,更没梳过头。身上的衣服还是从死人身上扒下来的,和人家一比那真是比叫花子都不如。
“徐老大一向眼高于顶,还从来没听他如此推许一个人。既然他说来了少年英杰,我们哥俩儿要好好亲近亲近。”
这不是什么好话,李宪只能在心里苦笑:俗话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江湖人真是麻烦,走到哪里都要出手试探一番。然后论个高低,排个座次啥的。
黑铁塔口中大呼小叫,脚下甩开大步上来双手一抱拳,似乎要给李宪作揖。
俗话说:入境问忌,入乡随俗。
李宪只能跨步上前双手一托:“掌柜大哥千万不要客气,江湖穷小子承受不起。”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都市情感] 诡异妖氛 盗门九当家
[都市情感] 花哨绝人 肤浅失眠中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枪皇 小妖快跑
[乡村] 乡野风月 无言
[都市情感] 神级相师 夏遇
[总裁豪门] 余生不知情欢 蓉蓉
[总裁豪门] 情慕南雨敬深秋 阮佳
[游戏竞技] 峡谷巅峰 机器人布里茨
[总裁豪门] 一如清雨入微泥 苏千羽