返回 第29章 救人与锄奸 首页
请收藏网址方便下次进入,并分享给你的朋友一起观看
第29章 救人与锄奸
陷阱挖好了,战斗一触即发,其实李宪心中还是忐忑不安。
飞狐县(涞源县)处于白沟(拒马河)上游,也就是童贯两次进攻燕京城被辽军打得大败而归的战场之一。
童贯之所以会连续惨败,这中间有很多原因。
种师道统率东路兵,驻扎白沟。王禀率领前军,杨惟忠率领左军,种师中率领右军,王坪率领后军,赵明、杨志率领选锋军。种师道以都统制兼东路军总指挥自领中军。
辛兴宗统率西路兵,驻扎范村。杨可世、王渊统率前军,焦安节统率左军,刘光国、冀景统率右军,曲奇、王育统率后军。吴子厚、刘光世统率选锋军,并听刘延庆节制。
童贯的两次惨败而归,都是辛兴宗的西路兵打的。但是责任却不能完全算到他头上,因为种师道也有不可推卸的责任。
辛兴宗主战却又胆小如鼠,而且主持正面战场,中了辽军的“蒋干盗书”之计惨败,当然有丧师失地之罪。
种师道彻底避战,不仅没有如期发动进攻牵制辽军,反而坐看友军丧师失地而不救,其罪过比辛兴宗更大。
因为种师道在不同场合多次说过:“今日之事,譬如盗入邻舍不能救。又乘之而分其室。且师出无名,事固无成,发踪之初宜有所失。”
无论是从道义上讲,还是从国家战略上讲,种师道的言论当然是对的。但是既然领命上了战场,那就是另外一回事了。即便朝廷战略错误,种师道也不应该袖手旁观。
这些事情前不久刚刚发生,飞狐县一带的百姓全都看在眼里、记在心中,所以他们对大宋再也不抱丝毫希望。
加上大宋朝廷对幽云十六州的政策不得人心,完颜宗峻又在这里大肆造谣,所有的因素搅在一起,这才出现有钱有势的大户阖家搬迁局面。
幽云十六州的大户不仅自己主动搬迁,甚至组建汉儿军胁迫其他百姓搬迁,不听话就杀人,究竟是谁错了?李宪一直不能下结论。
杨各庄就在浮图峪口上,东面不到二十里就是辛兴宗所部三个月前败退的路线。
当唐奎派出的细作返回来第一个人的时候,李宪终于明白完颜宗峻为何要停在杨各庄了。
原来,浮图峪这里是一条南北向的大山沟,长度超过三十里,南面大山里面有一座大金矿、一座大铁矿和一座大铜矿。
“公子,范家庄都是开矿的苦力,一共有苦力两千九百多人,庄主范涛。董家庄有工匠七百多人冶炼铜铁,庄主董常福。兰家庄有工匠四百多人冶炼金银,但是庄主是个女的,不知道叫什么名字,人们称作赛金花。”
“只有董家庄的董常福一定要离开,因为他手里有两万斤铜,十万多斤铁,违背了大宋朝廷的禁铜令,是要诛九族的。听说大金国马上就要把这里交还给大宋,所以董常福想赶紧逃走。”
“范涛认为自己手下都是苦力,如果离开这里就没饭吃,他们决定不走。兰家庄的赛金花也不想走,因为他们只会炼金炼银,到其他的地方也没有活路。可是女真鞑子八十多人带着汉儿军四百多人威胁,现在就要打起来了。”
细作是个瘦小个子,很快就把自己掌握的情况说了一遍。
情况再次出现意外,救人如救火,李宪只能随机应变。再说了,如果被人把矿山破坏了,到时候都没地儿哭去。
“既然是这么个情况,就没有必要在这里守株待兔。唐奎,立即收拢兄弟们,我们从两侧山梁迂回过去,干掉女真鞑子和汉儿军,顺带把董常福的人也收拾了。”
留下八人在杨各庄隐蔽监视,李宪和唐奎各带五十人兵分两路,沿着山脊向南猛扑过去。
幸亏这些人都是在江湖上闯荡的,山脊上的积雪最浅,所以一个半小时的穿插行动没有出现掉队的人。
当然,最关键的一点,还是因为这个地方就是“幽云巨盗”韩云山的老巢,三大矿山东面十里就是五回岭。
五回岭的主峰叫做白云山,东南半山坡就是朗山寨,和三座矿洞就隔一条山脊,想不熟悉都不行。细作能够很快摸清情况,也就是因为这个原因。
只不过韩云山他们原来的目标是针对城内的大户,从来没有认为深山老林的矿山里面,还会有什么值得自己注意的事情。
唐奎听说在自己的眼皮子底下有人闹事,实在是不把朗山寨放在眼里,放在江湖上是非常没有面子的事情。所以一听消息就心头冒火,脚底下自然越来越快。
唐奎这一路走东山梁,赶到沟头坪不远的时候终于发现了敌情。
沟头坪西侧山壁下面就是一座矿洞,现在一批苦力提着十字镐、钢钎、撬杠、大铁锤占据了制高点,看起来有四五百人,正在和拿着哨棒的一百多人对峙。
“都给老子看清楚了,领头的是二十多个提着单刀的女真鞑子。直娘贼,竟敢到老子的地盘上兴风作浪。弓箭准备,悄悄靠上去之后全部给老子钉死在山上!”
唐奎一向心狠手辣,桀骜不驯。现在心头冒火,下手自然就往死里整。
因为唐奎他们是从下面摸上来,刚好出现在汉儿军和女真鞑子的身后。
利用积雪和树林一直靠近到二十多米附近,也就是四十步的距离,唐奎这才率先射出去一支箭,目标正是女真鞑子的一个小头目。
这一轮冷箭近距离发起突袭,五十张弓一下子就射死了十多个女真鞑子,还把汉儿军射死二十多人,沟头坪顿时炸开了锅。
江湖中人对弓箭并不感兴趣,近身缠斗才是他们的长处。
唐奎懒得继续放箭,反手从后腰带上拔出自己的兵器,一根四尺多长的十字鎏金拐:“杀上去,一个不留,全部给老子杀光!”
五十多条汉子拔出兵器突袭剩下的数十个汉儿军,几乎一个照面就每个人杀掉一个对手,两轮打击之后女真鞑子和一百多汉儿军全部横尸就地。
唐奎在尸体上把十字鎏金拐上面的血迹擦干净,这才冲着坪上的苦力怪叫一声:“我是朗山寨的兀头鹰唐奎,你们这帮苦哈哈听说过没有?”
大家就隔一座山头,这能没听说过吗?那些苦力一阵欢呼:“原来是唐大侠来救我们,真是太好了!”
他们这一叫不打紧,差点儿坏了李宪的好事。
原来,李宪从西侧山梁摸上来,发现沟底下的一堆碎石上似乎正在谈判,三个人呈品字形坐在石头上,其中一人果然是穿着黑色貂皮大衣的女人。
李宪一眼就看出来,碎石堆靠近沟头的高处是矿工,应该有一千多人。矿工的身后还有数百人,里面竟然有一两百道士打扮的人。
碎石堆下游就是五六十个女真鞑子打头阵,后面全部是提着哨棒的数百人。再往后是数百苦力,他们似乎没有参与纷争的想法,所以距离很远。
自己人少,居高临下才能发挥威力,所以李宪带领五十人一直往山梁上面走,然后溜到山沟往下游靠拢,随后钻进了矿工里面,慢慢挤到了最前面,也就是谈判地点附近。
“董庄主不用多说了,我范涛本来就是挖石头出身,没家没业的。手下的几千兄弟都是一起摸爬滚打出来,在一起搭伙求财,所以绝对不会走。你想走就走,不要把我扯进去。”
“以前是大辽国,没有禁止炼铜。现在这里马上就要变成大宋了,谁敢过来炼铜?没有人开炉,你范庄主挖出来的就是一堆废石头,谁来给你们工钱?说句不好听的话,不是我董常福,你们照样饿死。”
“放屁!”李宪在人群中骂道:“没有张屠夫,天底下真要吃带毛猪吗?没有你董常福,别人开的工钱更高!你董常福喝苦力们的人血,竟敢在此大放厥词,真是不知死活!”
听到劳工群里面有人出言不逊,董常福闻言大怒:“庄主谈话,谁敢放肆?”
“庄主?你不过是一头摇尾乞怜的丧家犬而已,狂吠什么?”李宪左手提着青龙剑闪身而出:“狗命都不在了,你知不知道?”
看见来人满脸煞气,而且非常陌生,董常福顿时跳了起来:“你是谁?”
李宪入乡随俗,随口给自己弄了一个绰号:“天成县金枪李宪!”
董常福右手指着李宪,气得直发抖:“这里是大金国天下,你竟敢带头闹事?”
李宪冷笑一声:“放屁,这里自古就是大汉天下!除了你这个汉奸之外,其他的都是汉民。”
董常福怒喝一声:“这是乱贼,给我抓起来!”
嗖嗖嗖——董常福话音未落,一通乱箭已经直奔他身后的女真鞑子射去,正是李宪带过来的五十人来到了矿工前面。
本来李宪的计划是通过自己鼓动,然后利用身后的矿工剿灭汉儿军,没想到东侧山梁上一阵欢呼惊动了所有人,数百汉儿军竟然掉头就跑。
李宪也没有想到“兀头鹰唐奎”这个名号竟然有如许威力,让那些汉儿军根本就没有想过作战,顿时被搞了一个措手不及。
好在唐奎突然现身厉喝一声:“朗山寨全伙在此,专门捉拿奸贼董常福。谁敢乱动,一律视作同谋诛灭九族!”
数百汉儿军毕竟是拼凑起来的民家子弟,根本就不是军队。跟着别人起哄还行,真要拼命是不可能的。
一听杀人不眨眼的“朗山寨全伙在此”,汉儿军顿时就懵了。数百人把手里的木棍一扔,全部抱头蹲在地上。
上一章 目录 下一章
本站推荐小说
[总裁豪门] 爱过才懂情浓 旧时绵绵
[都市情感] 诡异妖氛 盗门九当家
[都市情感] 花哨绝人 肤浅失眠中
[游戏竞技] 绝地求生之枪皇 小妖快跑
[乡村] 乡野风月 无言
[都市情感] 神级相师 夏遇
[总裁豪门] 余生不知情欢 蓉蓉
[总裁豪门] 情慕南雨敬深秋 阮佳
[游戏竞技] 峡谷巅峰 机器人布里茨
[总裁豪门] 一如清雨入微泥 苏千羽